尘烟-《医妃捧上天》白晚舟南宫丞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医妃捧上天作者尘烟
  • 医妃捧上天小说源于:ysg

尘烟-《医妃捧上天》白晚舟南宫丞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医妃捧上天小说在线阅读

医妃捧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捧上天》第十六章

下定决心的白晚舟,当即便拨开人群往皇后处挤,可惜没挤两步,就被庆王妃一把揪了了出来,“母后一见你就发了哮症,你若真关心母后,就离母后远些。”

庆王妃的话引来了南宫离,南宫离也怒目圆瞪,“太医院几十个太医联手会诊,好容易才把母后的病情控制住了,也有两个月没发作了,今天一碰到你,就发作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就是个丧门星,专门来克母后的!”

楚醉云满脸同情的看向白晚舟,抚了抚南宫离,“四公主,母后发病原因尚不明确,还是不要这么说晚舟,她毕竟是你嫂子。”

南宫离跺了跺脚,“云姐你就是心善!这种人你还替她说话!谁认她做嫂子!要不是她作梗,我嫂子应该是……”

南宫离想说我嫂子应该是你,不料颖王正好走了过来,便把话忍了回去,狠狠剜了白晚舟两眼,又冲回皇后身旁去了。

颖王其实听到南宫离的话了,只是他性子一向温吞,并不放在心上,只握了握楚醉云的手,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流言。

楚醉云目光流转,与颖王深深对视,仿佛在说,多谢你相信我。

白晚舟急于救皇后,懒得看他们你侬我侬。

庆王妃还架着她不许她靠近皇后,她干脆使出在伊拉克战场时学会的擒拿术,三两下把庆王妃绊倒,自顾自往里挤去。

她其实也没把握这些人会让她给皇后用药,但她算着,喷雾能喷个半米远,她的胳膊也能伸个一米,只要在离皇后一点五米左右的范围之内,对着皇后的口鼻猛喷一阵,就能立刻缓解病症。

庆王妃在身后怒斥着,楚醉云和颖王也呼喊着,白晚舟仿若无闻,直直拨开人群。

最后一关是南宫丞,只见他眼睛都红了,“白晚舟,休得放肆!”

白晚舟还是不说话,猛地举起喷雾,对皇后喷去。在场之人没谁见过这玩意,都以为是暗器,庆王更是高声喊道,“金羽卫,护驾!”

南宫丞没想到她竟然袖着暗器,想也没想便是一个飞身,对着白晚舟的胸口就是一脚。

事关皇后性命,南宫丞这一脚用了十成内力,在战场上连敌人的铠甲都能踹碎,更别说白晚舟那单薄的身板了。

白晚舟只觉胸口传来一阵刺痛,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喉中腥甜并作,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子也绵了,手里的喷雾哐的掉落在地。

金羽卫很快赶了过来,庆王指挥道,“淮王妃心怀不轨,竟向皇后行刺,拖下去杖责五十大板,问问是谁指使的她!”

说话间,有意无意朝南宫丞看了过去。

南宫丞并不理会,弯腰捡起喷雾,细细看了几眼,并未发现机关所在,心中不由奇怪,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那边白晚舟已经被金羽卫顺地往外拖,可怜她好心救人,此刻连为自己辩解的力气都没了。

就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慢着!把淮王妃给本宫放了。”

众人一看,竟是皇后苏醒过来。

南宫离急道,“母后,那匪女想暗算您啊!”

皇后白着脸,挣扎着起了身,“别胡说,你七嫂是在救本宫!”

所有人都愣住了,白晚舟是在救皇后?

晋文帝也满是疑惑,“皇后,你还好吗?”

皇后点点头,“臣妾方才本已难以呼吸,淮王妃对着本宫喷了那气雾之后,本宫立刻就缓了过来,喉头都松了,呼吸也畅快了,从没这般顺意过。”

庆王凝起浓眉,“母后,您确定吗?淮王妃用的那暗器,没人见过,不知是不是毒雾啊!”

皇后冷冷看了庆王一眼,“本宫还不老,没有那么糊涂,淮王妃施救还是行刺,本宫分得清楚。”

庆王被皇后抢白,脸色有些难看,还想再说什么,庆王妃在后扯了扯他的衣角,他也就作罢不言了。

他是金羽卫首领,既下了令拖白晚舟出去杖责,没有他收令,金羽卫便没停下动作,板子已经招呼到白晚舟身上。

白晚舟闷哼一声,新伤旧痛加到一起,只觉眼前一黑,就迷了过去。

皇后见奄奄一息的白晚舟居然又挨了板子,不由动了怒,“本宫让放了淮王妃,一个个都聋了?”

晋文帝见皇后说话的中气确实已经恢复,便亲口下令,“放了淮王妃。”

金羽卫不听皇后的指令,晋文帝的圣旨却不敢不听,当即放了白晚舟。

“淮王妃,你还好吗?”皇后不顾南宫离劝阻,起身走到白晚舟身旁问道。

白晚舟听到人喊她,勉强睁开眼睛,没有答话,先吐了一口血。

 

《医妃捧上天》第十七章

皇后急得念珠绳子都掐断了,菩提子一颗颗散落在地,发出叮咚之声,“丞儿,你这个是非不分的东西!还不快叫太医救你王妃!”

南宫丞不太相信白晚舟会救皇后,但也后悔下脚太重,她的性命,毕竟留着还有用。

“六嫂,麻烦腾一间屋子给她治伤。”

楚醉云满脸都是担忧,“西厢便有几间空着的客房,我让人搬张春凳来抬七弟妹。”

皇后怒斥,“什么时候了还用春凳!她还经得起折腾吗?丞儿,你造的孽,你给本宫抱她去!”

楚醉云红了脸,退到一旁不敢说话。

南宫丞微怔,下意识看了楚醉云一眼,只见她低头咬唇,不知在想什么,终于还是弯腰抱起了地上的白晚舟。

到了客房,太医也赶到了,诊了脉,对南宫丞问道,“王爷,您这一脚,用了几成功力?”

“……十成。”

太医叹口气,“王爷是东秦数一数二的高手,五成功力,便可要一个人的性命,这十成功力下去,老夫实在无力回天啊!王妃此刻还能有气儿,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南宫丞滚了滚喉结,不知该说什么。

皇后不放心,不顾旁人反对,扶着南宫离也过来了,她一来,晋文帝自然也来了。

帝后都来看淮王妃的伤情,其余人等没有不来的道理,片刻功夫,房中便堵满了乌压压的人头。

庆王上前看了一眼面如金纸的白晚舟,惋惜的摇摇头,“七弟妹这怕是不行了,七弟还是准备准备吧。”说着,又啧啧嘴,“这真是头疼事,七弟妹若是普通官宦女子,好好安抚一下娘家也就罢了,可那滇西王,怕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咱们还得想想怎么对他说辞。”

他这么一提醒,晋文帝的头皮立刻就紧了。

白秦苍,那可是个破落户,急眼了什么事干不出来!若不是牺牲了老七的婚事,怎么可能换来这一年多的安稳?

他手上五十万悍匪,此时镇守在滇西,不止震慑着西南的大宛国小宛国,还把滇西那些珍贵的山货向六国流通出去,着实为东秦的经济做了很大贡献。

若他得知妹妹被南宫丞一脚踢死,不止滇西的天要变,整个东秦的天都要变。

想到此处,晋文帝立刻掷地有声道,“传朕旨意,把所有太医都宣到将军府来!救不活淮王妃,朕就摘了他们的脑袋!”

龙威之下,谁还敢喘大气?

所有人都意识到,淮王妃再不堪,也死不得,可太医们赶到之后,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淮王妃没救了。

“冬若,回宫把天芒丹取来!”皇后温和却有力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冬若姑姑怔了怔,房中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天芒丹是乌由国国师穷尽毕生心血炼制的,一共只得三丸,皇后这一丸,还是当年皇后的父亲范姜大将军大败乌由时,乌由交出的战利品,大将军上供给晋文帝,时值皇后临盆,晋文帝又转送给皇后,后来皇后顺利生产,天芒丹才得以保存下来。

晋文帝道,“皇后,天芒丹这种天材地宝,百年难求,你确定要给淮王妃用?”

皇后含泪,“天芒丹是提气吊命的灵丹,本宫又用不上,此时不拿出来,更待何时?”

晋文帝叹口气,没再说话,冬若见晋文帝默许,连忙乘马车回宫讨天芒丹去了。

再说白晚舟浑浑噩噩,只觉眼前人影晃动,却一张脸孔都看不清晰,这一幕是多么熟悉,和前世濒死前的感觉一模一样。

极致的冷,无尽的黑暗。

死亡的恐惧再一次袭来,委屈的泪水决了堤。

她,只是想救人啊!

前世因救人被捅,今生因救人被踢。做个救死扶伤的好大夫为何那么难!

南宫丞站得近,见她呼吸都弱了,眼角泪珠却滚滚落下,她翩弱的身体一点点下沉,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消逝在眼前,心里不由抽搐一下。

就在这时,冬若姑姑赶回来了。

太医们见到天芒丹,信心大增,当场用蜂蜜水化开丹丸,往白晚舟嘴里喂,可白晚舟牙关紧锁,一滴都喂不进去。

皇后急得来回踱步,“这可如何是好?”

太医道,“还有一法,由人先将药水抿到嘴里,再慢慢渡到王妃口中。”

皇后二话不说吩咐道,“丞儿!”

南宫丞听到太医的话时,就想拉楠儿上,可惜那丫头见白晚舟遇险,已经哭晕过去,抬在另一间房里躺着。

“你还等什么?等她断气呢?”皇后极少动怒,对南宫丞更是从未有过重语,今日算是急了眼了。

南宫丞虽不情愿,却不敢怠慢皇后的话,只得将药水抿到自己嘴里,又一点点对着白晚舟的唇瓣渡了进去。

一旁的楚醉云,看着这一幕,涂着蔻丹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掌心。

 

《医妃捧上天》第十八章

一碗药水,足足喂了半个时辰,还溢出来好些,好在白晚舟的呼吸和脉搏都渐渐平稳了。

太医们自觉脑袋保住了,纷纷擦汗,“天芒丹不亏为救命灵丹,王妃暂时无碍了,后面还得看她的求生欲望如何。”

皇后激动地坐到床边,想看看她,谁知一靠近,又嗽咳起来。

南宫离拉开皇后,口中嘟哝,“奇了怪了,一靠近就犯病,难不成她还真是克母后不成?”

皇后斥道,“咳咳,不得……咳咳……胡说……咳咳……”

晋文帝见白晚舟暂时脱离了危险,便道,“皇后,我们回宫吧,你凤体要紧。老七,你在这好好的看着淮王妃,若有不测,朕唯你是问。”

南宫丞垂了垂眉,喏声道,“儿臣遵旨。”

皇后也怕自己给太医添乱,便对看热闹的人道,“都散了,让淮王妃好好歇息。”

众人巴不得这一句,立刻作鸟兽散,唯有楚醉云故意放慢了两步,待所有人都离开,才盈盈走到南宫丞面前,眼角挂着两滴晶莹,端的是我见犹怜。

“七表哥,晚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也不要太过自责,那一脚,毕竟是她自己鲁莽了些。”

南宫丞虽厌憎白晚舟,但皇后喷了喷雾之后确实好了,他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现在也觉得可能真是错怪了她,楚醉云这么说,无疑是在暗示白晚舟纯属活该,南宫丞听了,不由就觉得有些刺耳。

重重吐一口气,“今晚的事,对不住你了,把你的归宁宴破坏了。”

楚醉云心里一凉,南宫丞这句话回得,倒是把她当外人了,咬了咬唇,眼底雾气愈发沉重,“七表哥快别说这种话,醉云只恨没能替晚舟受伤。等会儿我去厨房亲自做些你最爱吃的鸭油饼和蜜柚茶来,这一晚上也没见你吃什么,晚舟的性命要紧,你的身体也重要啊。”

说罢,就扯裙离开,她从不是死缠烂打之人,温柔解语才是她的杀手锏。

“等等!”身后传来南宫丞的呼声。

楚醉云嘴角牵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转过身来,已又是那副因关心白晚舟而泫然欲泣的表情,她也不开口,只用一双水汪汪雾蒙蒙的大眼睛等南宫丞说话。

“你与六哥新婚,他一定等着你回府,茶点就不用了。”

楚醉云目乱睛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一刻,南宫丞已经坐到床边,伸手探白晚舟的额头。

楚醉云终于恼羞成怒,匆匆离开了房间。

她一走,白晚舟就睁开了眼睛,南宫丞的手还搭在她额上,被吓了一跳,连忙缩回。

白晚舟用全身力气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你们家人是不是个个有洁癖?你不会跟你大嫂一样,摸我一把就要去洗手吧?”

南宫丞是聪明人,顿时就明白她先前在庆王妃那里受了委屈,但他不想接这话茬,只淡淡道,“醒了?”

白晚舟冷冷道,“早就醒了。”

一丝尴尬爬过南宫丞的心头,刚才与楚醉云的种种,岂不是都叫她听见了……

白晚舟也不揭他短,皇帝施压,今晚他不敢找茬,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只淡淡问道,“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南宫丞见她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皇后,冰冷的黑眸稍稍融释了些,“母后被你用那玩意儿喷了以后,立刻就好了。”

白晚舟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测,皇后铁定是碰到过敏原了,哮喘之人最容易对花粉过敏,该不是外头的牡丹花吧?

“娘娘可对花粉过敏?”

南宫丞难得心平气和的回答她,“母后只对艾草过敏。”

“艾草?”

艾草只在端午时节繁茂,现在已是仲秋,不可能有艾草,这就奇了怪了。

胸口传来一阵阵刺痛,白晚舟不欲再做追究,把喷雾给了南宫丞,“你把这个交给娘娘,让她随身携带,再遇到这种情况,对着口鼻喷三下就行了,不要多喷。”

南宫丞接过喷雾,想了想,还是袖进了袖中。

毕竟受了重伤,天芒丹在提起气脉之后,功能也是主打修复,白晚舟很快又陷入了昏睡。

南宫丞站在床边,看着她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庞,眼神不由自主的带了淡淡的疑惑。

她,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

 

《医妃捧上天》第十九

第二日一早,白晚舟在胸痛气闷中醒过来,见南宫丞不在,屋里也没有其他人,便摸向腰间,药箱不出意料的又出现了。

除了之前用剩的药,里面多了强心剂和内脏止血药。

挨了窝心脚,内脏肯定是出血了,心脏供血不足,心率也跟不上,止血药和强心剂都是急需的。

止血药吞下去就行,强心剂需要注射,好在白晚舟已经习惯给自己注射。

将将注射完,南宫丞就推门进来了。

白晚舟连忙将针管藏到箱中,奇妙的事发生了,箱子越缩越小,最后缩到只有一个挂件那么大,可以直接藏在袖中或挂在腰上。

“做什么慌慌张张的?”南宫丞凝眉道。

白晚舟支支吾吾,“没,没什么。那个……我感觉好多了,可以回府吗?”

淮王府虽然步步惊心,但将军府更危机四伏啊!

南宫丞看着白晚舟已经恢复了些许血色的面容,多少有些匪夷所思,他那一脚,即便服用了天芒丹,也不可能恢复地这么快,“你确定?”

白晚舟点头,“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说话间挠了挠脖子,领口不经意露出一抹灿黄。

南宫丞眯起眼睛,旋即一把拎住了她的衣领。

白晚舟最讨厌被人拎脖子,当即恼火,“你有完没完!没人教过你这样很没教养吗!”

南宫丞不理会,手往里伸去。

白晚舟怒不可遏,这鸟人果真是喜怒无常,和平相处不到半天,就又要整幺蛾子?反正已经九死一生,她也不怕再闹一出,当即张开嘴,满口细牙紧紧咬住了他的爪子。

南宫丞吃痛,甩开白晚舟的獠牙,怒道,“你属狗的吗?”

“你才属狗!”白晚舟捂住胸口,眼中也焚着怒火。

南宫丞讽道,“你这身板还激不起本王的兴趣。”

白晚舟气得快炸了,占了便宜还卖乖!“激不起兴趣你都要乱摸,激起兴趣你不是要变禽兽?”

南宫丞这次倒没生气,只定定盯着她的胸口问道,“你哪来的软猬甲?”

白晚舟皱眉,“软猬甲?”

记忆的闸门打开,软猬甲,金丝与千年藤枝扭缠而成,柔可贴身穿,坚可挡刀枪,是出嫁时哥哥从自己身上脱下来给她的。

能在南宫丞十成功力下侥幸偷生,软猬甲功不可没,之前被刺客直刺胸口却逃过一劫,大抵也是它的功劳了。

至于白秦苍是哪里得的,那还用说……

白晚舟心虚的咬唇不言。

好在南宫丞没有追问,只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恢复这么快,原是穿了软猬甲,既然如此,回府吧。”

马车刚到淮王府,阿朗就向南宫丞报告了不知什么消息,南宫丞听后,神色变得凝重,当即便把白晚舟丢给楠儿,急匆匆走了。

楠儿少不得又哭了一通,这丫头有点儿洁癖,哭完立刻拿了白晚舟自己的衣服出来,“小姐,咱把衣服换了吧,别人的衣服,总感觉哪里不干净。”

白晚舟倒没洁癖,但一想到衣服是楚醉云穿过的,心里也难免膈应,就忍着胸痛换了,“衣裳质量挺好的,扔了可惜,赏给外院的丫鬟吧。”

楠儿点头,把换下的衣服抱在手里,嘀咕道,“颖王妃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周到,借人衣服,还配了香囊。”

白晚舟微微一怔,“香囊?拿过来我瞧瞧。”

楠儿解下暗袋里的香囊,递到白晚舟手中。

白晚舟把香囊捧到鼻边闻了闻,眉头便锁了起来,撕开口子一看,果然……

 

《医妃捧上天》第二十章

楠儿把衣服给了负责扫撒的丫头壮儿,壮儿人如其名,才十三岁的年纪,已经发育得如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楚醉云苗条,又爱穿显身材的剪裁,衣服到了壮儿身上,绑得紧紧的。

但她从未穿过这么好的衣裳,依旧开心地要命,赶着来谢白晚舟。

白晚舟胸口一阵阵作痛,态度便淡淡的。

壮儿憨愈,也不察觉,高兴完了,又哭丧了脸道,“这么漂亮的衣服,可惜眼下不能穿,至少得压箱底一年了。”

白晚舟心想以你这长势,一年后还能塞得进去吗?不由好奇问道,“为何?”

壮儿绞了绞辫子,“赖嬷嬷不好了。她老人家要是死了,我们不得守孝一年么。”

白晚舟心中一惊,怪不得南宫丞回来的时候那么着急就跑了。

可她伤口明明缝合好了,还用了两天抗生素,就算这两天没连着吃药,也不至于就要死了啊!

白晚舟当即便对楠儿道,“扶我去赖嬷嬷那里一趟。”

楠儿头摇得像蝴蝶振翅,“小姐,您都自身难保了,就别管别人了好吗?”

“医者仁心,悬壶济世,这是我的职责。”白晚舟丢了一句楠儿听不懂的话,直接扶着壮儿下床了,她不允许已经捡回命的病人因疏忽再度丢命。

楠儿哪里放心,追上去和壮儿一起搀扶着白晚舟赶到小院。

南宫丞果然在这里,只见他眼底蕴着深不见底的悲郁,不断的轻喊着“嬷嬷”,似乎这样就能把她从死神的魔爪里喊回来。

而床上的赖嬷嬷,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白晚舟趁人不注意,迅速的把最后一剂消炎药装进针管,装好才对南宫丞道,“让开。”

南宫丞一抬头,冷不防一根细细的针管都快怼到自己眼睛了,下意识往后一缩,“滚出去,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不想嬷嬷死,就让开!”白晚舟面色惨白,却气势汹汹,像只虎虎生威的母老虎。

南宫丞的耐心有限,晋文帝只下令保住她的命,可没说别的,一把便将她扫趴在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今日可没人再护着你。”

白晚舟伏在地上,胸口一阵闷痛,紧接着就吐了一口血,这个鸟人,真的没有道理可讲。

阿朗憋不住,帮楠儿一起扶起了白晚舟,欲言又止道,“爷!”

南宫丞皱眉道,“还啰嗦什么,把她拖出去。”

“爷,您要不让王妃试试吧。前番嬷嬷病危就是王妃救回来的。”阿朗鼓足勇气说出了事实。

南宫丞怔了怔,“你说什么?”

阿朗抿了抿唇,又重复一遍。

南宫丞问道,“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本王?”

“王妃不许说。”阿朗低声嘀咕,“再说说了您也不信呐……”

南宫丞朝白晚舟看去,但见她虚弱得很了,眼窝都有些凹陷进去,嘴角还挂着丝丝鲜血,可眼中倔强却呼之欲出,那是……蔑视?

这女人在轻蔑自己。

有一瞬间,南宫丞几乎被这抹蔑视灼伤,他扭开头,再次向阿朗确认,“她真能救嬷嬷?”

“也许吧……”

南宫丞起身让开床边位置,“把她扶过来。”又道,“若有差池,本王定不会饶她。”

明明面对面,他却不肯和白晚舟直接对话。

白晚舟冷笑着,被阿朗和楠儿搀到床边,她心里愤怒极了,可她不能把对南宫丞的愤怒发泄到无辜的赖嬷嬷身上,立刻便投入了救治工作。

用一根布带绑住赖嬷嬷的手腕,对她手背轻拍数下,直到青筋鼓起,找到筋脉,手起针落,把一管高浓度抗生素注入了赖嬷嬷的血管内。

注射完抗生素,又撕开她的裤管,把之前包好的伤口小心翼翼的剪开,果见伤口又黑又肿,脓液漫出来,都能闻到腐烂的味道了。

感染了。而且还是高度感染。

几个小丫头吓得都不敢看,白晚舟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对着伤口先喷了碘伏,再喷上止痛剂,然后就用刮片开始刮那些烂肉。

比起之前徒手缝大动脉,这些并没有难度,不一会儿,烂肉刮净,白晚舟在伤口四周又涂了一遍碘伏,才重新换纱布包扎上。

整个过程南宫丞都没敢开口,他不想承认自己怕打扰了她,见她洗手,才问道,“嬷嬷得救了?”

“度过两天危险期再说。”

“那嬷嬷还有危险?”

“可以这么说。”白晚舟面容冷静,“听天命尽人事吧。”

她一贯如此——作为医者,救治病患是她的职责,但尽了全力还未能挽救患者生命,就不是她的责任了,她从不会为此自责。

楠儿心疼主子,见差不多了连忙就扶住白晚舟,“小姐,您面色不好看,额头也一直在冒虚汗,赖嬷嬷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了,您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听了楠儿的话,南宫丞才想起白晚舟自己也是重伤,这个女人,和刚成亲时真是判若两人。

这一年来,她长进了?亦或者,从最初就因偏见误解了她?

“你回去吧,嬷嬷这边有人照看。”

白晚舟冷笑一声,“你确定?”

赖嬷嬷的伤势确实很严重,但她处理得非常好,就算感染,也不至于危及生命。刚才拆纱布的时候,她就发现包扎纱布的线被人动过,她有自己的一套打结方法,刚才拆的,分明不是她打的结,伤口也脏兮兮的被污染过。

南宫丞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本王会安排专人照料赖嬷嬷。”

“那就好,她若能熬到清醒,你务必立刻派人喊我过来。”白晚舟说完,便扶着楠儿回了,她可一秒都不想和鸟人待在一起,鸟人就是鸟人,脑子只有鹌鹑蛋大,俗称脑缺。

南宫丞见她处理完伤口跑得比兔子还快,好像避瘟神似的,倒有点不习惯了,记忆中她就是个花痴,跟狗皮膏药似的总想贴着自己。

毕竟重伤未愈,白晚舟回到轻舟阁后,又昏昏沉沉发起了低烧,药箱没有给退烧药,只能就着一杯热茶吞了几粒消炎药下去,又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楠儿坐在床头,双手托腮,满脸都是笑意。

白晚舟被她笑得瘆得慌,“你笑什么?”

楠儿一骨碌站起来,“小姐您醒了,我这就去喊王爷进来。”

“王爷?”

“是啊,王爷来看您,已经在外头等了好一会了。”楠儿说着,压低了声音,“小姐,您有没有发现,王爷好像开始关心您了?”

白晚舟翻了个白眼,“有求于我罢了。”

楠儿嘟起腮帮子,“小姐,您要自信点啊!”

白晚舟不想看她那张八婆的脸,“喊他进来,没准是赖嬷嬷醒了。”

南宫丞走进来,白晚舟言简意赅问道,“是赖嬷嬷醒了吗?”

南宫丞支吾一声,“……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

阿朗把白晚舟为赖嬷嬷做的一切都告诉了南宫丞,将军府里又误会了人家,还把人家踢得差点没了命,作为一个有涵养的皇子,不来探望一下事主,说得过去吗?

但骄傲如南宫丞,当然不可能承认,“没什么事,就是经过。”

白晚舟半起身,靠在一个迎枕上,正色道,“那我倒是有事要跟你说。”

南宫丞挑眉,“说。”

“皇后娘娘突然犯病,是有原因的。”

皇后的事,南宫丞是极上心的,“什么原因?”

尘烟的《医妃捧上天》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捧上天》就可以了哦~

医妃捧上天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