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晚舟南宫丞小说大结局 医妃捧上天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医妃捧上天作者尘烟
  • 医妃捧上天小说源于:ysg

白晚舟南宫丞小说大结局 医妃捧上天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医妃捧上天小说在线阅读

医妃捧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捧上天》第七章

啪!

阿朗想都没想就打翻了白晚舟手上的碘伏,又将白晚舟从床边迅速拖开,若不是碍着她的身份,阿朗恨不得也狠狠扇她几个耳光,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拖拽的过程中,白晚舟的后脑勺被扯到,头部血管丰富,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顿时又开始血流不止。

可白晚舟注意不到自己的伤势,她只是心疼那瓶碘伏,也不知药箱会不会再给药了,那瓶碘伏是多么珍贵啊!

阿朗看到床边还有几粒丸药和一包药粉,夺到手中,意欲全部毁掉。

白晚舟心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给赖嬷嬷救命的消炎药和止血药!要是被毁了,赖嬷嬷铁定熬不过今晚。

她也顾不上解释,扑到阿朗身上就开始抢,阿朗见她披头散发疯疯癫癫的样子,越发气愤,狠狠将她推倒在地,恼怒的道,“我真是瞎了眼了!”

说着,便将药全部扔到窗外。

白晚舟伏在地上,痛得难以动弹,不流泪,可情绪根本压不住,只能紧紧咬着唇瓣,很快一股咸腥钻入口中,唇被她咬破了。

“王妃既然心术不正,这屋里就别呆了,还是出去跪着忏悔吧!”阿朗愤愤道。

“朗侍卫、王、王妃是在救老身啊……”赖嬷嬷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看到眼前情景,便猜到发生了什么,她急得要命,既担心白晚舟为了她再次受伤,又怕自己的救命药被丢了。

阿朗怔了怔,“嬷嬷,您说什么?”

赖嬷嬷无力的捶了捶胸,“王妃是在救治老身啊!太医来之前,也是王妃替老身先缝合了伤口,要不老身早见阎王了。你们鞭笞王妃的时候,老身想起来阻止,可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呀……”

阿朗这下彻底懵了,不禁回忆起昨晚的事,他去请太医的时候,嬷嬷腿上伤口又深又长,血流不止,可是带着太医回来时,伤口确实不流血了。

难道,真的误会王妃了?

阿朗看向趴在地上沉吟的白晚舟,滚了滚喉结,“王妃……”

白晚舟用虚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把药捡回来,红色药丸口服四粒,白色药粉敷在伤口……”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听不见了,竟是昏迷过去。

阿朗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错怪了人,连忙到院外找回了药,放在灯下研究,想确定药是真是假,只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赖嬷嬷急道,“快拿来给老身服用,若有问题,老身自负生死。”

阿朗只好半信半疑的按照白晚舟所言把药给赖嬷嬷用了,弄好赖嬷嬷,他才想起看地上的白晚舟,手刚碰到白晚舟,就被烫得缩了回来。

这哪里还是个人,根本就是个火炉!

阿朗想起从驻府大夫哪里拿回的退热药,房中有现成的药罐,连忙煎出浓浓一碗喂白晚舟喝了。

赖嬷嬷说什么也不让白晚舟再瘫在地上,将床让出一半,求阿朗将白晚舟搬了上来。

阿朗很郁闷,本来只要看一个病号,现在变成两个,还都是重症,不管哪个出了问题,都是他兜不起的,难啊!

这一夜,兵荒马乱。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赖嬷嬷一觉过后竟退了热,气色也回了三分,倒是白晚舟睡得昏昏沉沉,高热也退不下去。

阿朗也不敢向南宫丞禀报,只打了毛巾把子不断给白晚舟擦拭额头,擦到日头爬上树梢之时,白晚舟终于醒过来了。

“王妃,您好些没?”阿朗颇感愧疚的问道。

白晚舟烧得头痛,身子上的痛楚也一阵阵的,只张了张嘴,“渴。”

阿朗连忙去倒水,白晚舟见赖嬷嬷还在睡着,便摸了摸腰间,药箱果然应声出现,里面多了退烧药,止疼药,还有几支注射用高效抗生素。

白晚舟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药箱,是会更新的,这就意味着,不怕药物用完就没有了。

火速往嘴里塞了几粒退烧药和止疼药,阿朗便回来了,白晚舟就着水把药咽了下去,便把头偏到里面假寐,不再理会他。

阿朗知道王妃是记恨自己昨夜误会她,也不好意思解释,只挠了挠头,站在床边守着两人。

等赖嬷嬷醒了过来,白晚舟才起身,拿出一根针管,“嬷嬷,我现在要给你打消炎针。”

赖嬷嬷看到那针头,有些怵得慌,但还是勇敢道,“打吧,随便打。”

白晚舟一笑,不知是不是因为苍白,笑容显得有些凄楚,“也不是随便打的,你把袖子卷起来,得打胳膊。”

给赖嬷嬷打完,白晚舟硬着头皮给自己也打了一针。

阿朗在旁看着白晚舟手起针落,惊得嘴巴都张大了,这是什么古怪医术?但是看起来,两人确实都比昨夜好了很多……

为表心中的亏欠,阿朗道,“王妃,对不起,大家都误会你了。属下这就去向爷禀报清楚,您是在救嬷嬷,不是在害嬷嬷。”

白晚舟摆摆手,“不必。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我救赖嬷嬷之事,就帮我保密。”

阿朗愣了愣,“为什么?”

被人冤枉的感觉很好吗?

白晚舟冷冷道,“你家爷对我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他更愿意相信我是害嬷嬷的人,多解释无益。”

白晚舟的话让阿朗无言以对,因为她说的是事实,爷是极聪明的,昨夜的事,仔细想想,便有很多疑点,可他并不追查,只凭赵二家的几句话,就狠狠责罚了王妃,可能,只是借此机会给白晚舟一点颜色看看吧。

“那属下送您回轻舟阁休养,爷那头,属下就说您重伤在身,跪了一会便昏迷了,相信爷不会再为难您。”

白晚舟“嗯”了一声,留下几粒退烧药和止痛药,对赖嬷嬷道,“起热了就吃这个药,止痛药一天吃三次,晚上我会来再给你打针。”

赖嬷嬷知自己两脚已从鬼门关拽回来了,对白晚舟感激涕零,“王妃是老奴再造父母,待老奴好了,定拿下半辈子好好报效王妃!”

白晚舟不置可否,前世,在她手下乞命的病人不计其数,事后有送钱的,有送礼的,也有送人情的,她从未收过任何,这也是她的原则之一。

可是这一次,她决定先收下赖嬷嬷的承诺,这个时代,这个世道,不是她凭一身医术就能安然无虞的,多些保障总归不会错。

 

《医妃捧上天》第八章

楠儿是个很听话的丫头,白晚舟叫她做好吃的等着,她就真的煮了一锅咸粥一直等着。

阿朗送白晚舟回来的时候,咸粥已经在吊锅上足足熬了半宿,米粒儿都熬化了,香气扑满了整个轻舟阁,阿朗闻见了,鬼使神差的就跟着白晚舟一起进去了。

楠儿见到白晚舟完好的回来了,开心得不行,看到她身后的阿朗,脸又垮了下来,低声道,“这狗腿子怎么也来了……”

阿朗分明听见了,只装作没听见。

白晚舟烧退了,又累了一宿,此刻饥肠辘辘,便道,“好香的粥,快给我盛一碗。”

楠儿连忙盛了一碗粥,又捡了一碟自己做的腌菜瓜,既清淡又有味儿,白晚舟吃得很香。

阿朗被粥香勾了魂,直勾勾盯着粥碗吞口水,他一个大男人熬了一夜,此刻比白晚舟还饿。

白晚舟见他这副模样,又好笑又好气,想着昨夜要不是他,恐怕就要在赖嬷嬷的小院里冻成冰溜子了,便对楠儿道,“你给朗侍卫也盛一碗吧。”

楠儿不情愿,又不敢忤逆白晚舟,盛了一碗狠狠放到阿朗面前。

“王妃盛情,属下就不客气了。”阿朗也不管楠儿面色不善,搓搓手端起粥碗站着就喝了,喝完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平白惹楠儿啐道,“饿死鬼投胎吗!平时狐假虎威的欺负我们小姐,现在居然好意思来蹭吃蹭喝!皮也太厚了!”

白晚舟吃饱喝足,身上的痛经就变得敏感,背后和脑门的痛楚都无端端放大了好几倍,又病恹恹的趴到了床上,楠儿这才发现她后脑勺又流血了,惊呼一声,连忙找布条给她包了起来。

不等楠儿包好,白晚舟就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中途醒来,也就是喝水和吃药,一觉断断续续的竟睡到了傍晚,想起赖嬷嬷那边还要打针,挣扎着起来了,给赖嬷嬷打完针,回来又躺下了。

那边厢南宫丞得知赖嬷嬷竟然捡回一条命,十分高兴。

阿朗想趁机告诉他是王妃的功劳,便试探着道,“爷,嬷嬷既然无碍了,要不要给王妃也治一下伤?她伤得重,昨夜又着了凉,听说烧得厉害。”

南宫丞原本有些笑意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她是活该!让她就这么着,死不了就行。有劲儿了不知她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丢人现眼!”

阿朗吓得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

白晚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天连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早才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外头传来楠儿急急的声音,“赵二婶,里面是王妃的寝房,您不能随便闯……”

话音未落,一个粗壮的身影已经蹿了进来。

来人正是赵二家的,只见她面色不逊,也不顾主仆尊卑,竟大摇大摆穿过屏风,直直走到白晚舟床前,连礼都不行,老辣辣道,“王爷唤王妃到长淮阁去一趟。”

白晚舟睡饱了,精神也好了许多,扶着床柱坐了起来,冷冷瞥她一眼,那张脸黑中透黄,毛孔粗大,一看就是常年便秘,“出去说话。”

淡淡四个字,便叫赵二家的那张黑脸憋红了,出去说话,意思就是你不配站在这里。

赵二家的不敢违背,退到屏风之外,恨恨道,“王妃,快着些吧,王爷最不喜等人。”

白晚舟挑了挑眉,“我自打进了这门,除了挨他的打,又没跟他打过交道,他喜什么不喜什么,我哪儿知道。”

赵二家的见口舌讨不到便宜,闷闷的站在那里不敢再说话。

楠儿看着伤痕累累的白晚舟,不忍替她穿衣,“小姐,您浑身上下都是伤,要不就别去了吧,奴婢去跟王爷启禀您的情况。”

白晚舟冷笑,“我的伤都是拜他所赐,他能不知道我浑身上下都是伤吗?他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折磨我。给我找件宽松些的衣服就罢了,死不了。”

楠儿咬了咬唇,眼眶又红了。

长淮阁。

南宫丞正端坐在案前看帖,一袭玄色长衫,领口袖口有隐隐约约的六爪龙纹,如墨长发也用白玉龙纹冠束起,通身上下散发着逼人的清贵气质。

赵二家的通报白晚舟到了,他头也没抬,仿佛没听到一般。

足足晾了白晚舟半盏茶的功夫,才抬眸看了白晚舟一眼,见她一身宽袍,衬得像个未成年幼女似的,不由皱了眉头,“回去换身像样的衣裳。”

 

《医妃捧上天》第九章

白晚舟一头雾水,换衣裳?像样的?这鸟人又搞什么花样?

一旁的阿朗适时地提醒道,“今日将军府大办楚大小姐的归宁宴,您得和王爷一同去赴宴,届时京中达官显贵都会到场,还是穿得隆重些更合时宜。”

白晚舟脑壳一紧,要是没记错,自己大前天才在楚醉云的婚礼上出了大丑,前天又挨他一顿痛打,昨夜还被逼在赖嬷嬷的小院跪了一夜(虽然没跪完),现在又要装恩爱一起出去赴人家的归宁宴?

白晚舟还没这么精分,当即便拒绝道,“我身体不适,不宜出行,去了也会给王府丢脸,还请王爷独自赴宴吧。”

南宫丞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出去了笑,旋即凝出凌厉之色,“本王只等你一盏茶的功夫。”

这是不容置喙的意思了。

白晚舟心中气愤,正欲反抗,阿朗在旁幽幽劝道,“软轿已备好,王妃还是抓紧时间吧。”

楠儿也怕白晚舟说出什么话又激怒了南宫丞,连忙把她往外拉去,一边拉一边回头道,“王爷放心,奴婢会把小姐盛装打扮好送来!”

出了长淮阁,白晚舟终于忍不住骂街,“有病吧不是,前女友的婚礼要参加,前女友的归宁宴也要参加?”

抢了人家老公,在人家婚礼上大闹,现在还要去人家娘家撒野?找抽呢不是?

楠儿撅了撅小嘴,“小姐,奴婢要提醒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咱们没得选择。”

楠儿一语道破天机,白晚舟除了仰天长叹,也莫得办法了。

回到轻舟阁后,楠儿一通操作,一盏茶后,坐在铜镜前,白晚舟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一身云霞色蜀绸缠枝绣长裙,颜色虽淡雅,绣工却极其华丽,丝毫不比南宫丞身上的龙纹绣逊色,长裙之外,套了一件成色极品的纯白雪貂坎肩,雪貂毛茸茸的可爱,把长裙的贵气压下去几分,衬得她明艳中带着几分俏皮,完全看不出是个浑身是伤的可怜鬼。

这些都是哥哥给她的嫁妆,黑风山旁的没有,就是好东西多。

趁着白晚舟照镜子,楠儿又迅速替她挽髻匀脸画眉抹胭脂,动作一气呵成,俨然美妆博主水平。

“你把我打扮成这样,是要闪瞎谁的眼?”

楠儿瞪了白晚舟一眼,“咱们黑风山的大小姐,到哪里都不能输了一口气!既然去,就要风风光光的去,管她什么楚小姐醉小姐的,咱们要做整条街最靓的崽。”

白晚舟吞了口口水,一直以为这丫头胆小懦弱,没想到黑风山的狼性也早在她身上生根发芽。

淮王府在安静的城北,将军府在繁华的城南,一路过去路程不近。

白晚舟与楠儿坐一乘软轿在后,南宫丞与阿朗骑马在前。

街角一家钱庄门庭若市,阿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爷,您今儿还愿意带王妃赴宴,是不是因为……”

南宫丞微眯起眼睛,也朝钱庄看去,嘴角扯出一个冰冷的弧度,“本王此番回京,有人坐不住了,想利用那个女人打击本王,本王偏不让他得逞。”

 

《医妃捧上天》第十章

护国将军府门口有两座石狮子,龇牙咧嘴,面目狰狞,让人还没靠近便望而生畏。

轿子停在石狮旁,阿朗走过来打起帘子,“王妃,到了。”

软轿虽软,终究颠簸,一路过来,白晚舟浑身痛得像针刺,动作便慢吞吞的。

南宫丞自是不会等她,已经不见踪影,阿朗提醒道,“王妃,爷进去了。”

白晚舟挽了楠儿的手,“哦,咱们也进去吧。”

将军府很大,穿过先帝亲笔题词的照壁,是一个敞阔的天井,地面铺着清一色狮纹砖,显得大气磅礴,天井尽头有一道月亮门,过了月亮门,又是一片牡丹园,牡丹花期本是仲春,现在时值深秋,这里的牡丹竟反季盛开。

过了牡丹园,终于隐隐约约听到丝竹管弦和人声嬉笑。

楠儿擦了擦额角汗水,“幸亏有王爷带路,否则咱们非得迷路不可。”

南宫丞听到楠儿的话,眉头一锁,加快了脚步,仿佛想和身后这两个女人撇清关系。

白晚舟看出他的嫌弃,鼻子哼出一口气,干脆放慢了几步,落在阿朗身后。

阿朗夹在中间,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时,一道翠色身影窜了出来,一把握住南宫丞的手臂,脆生生问道,“七哥,你怎么才来?”

来人正是南宫丞胞妹南宫离,今年才十五岁,因着尚未婚配,还没封号,大家便按照排位唤她一声四公主。

南宫丞看到她,眉眼顿时舒展,眼底蕴着宠溺,“不是我来得晚,是你来得太早,去学堂上课从没见你这么积极。”

南宫离淘气的吐了吐舌,目光突的扫到后面的白晚舟,不由皱起眉头,“哥,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还嫌在六哥府里不够丢人?”

白晚舟听她口气满是不屑,心想得,老公不爱,小姑子不疼,原主这媳妇当得也未免太失败。

南宫丞没有回答,而是岔开话题,“宫里都来了哪些人?”

南宫离压低声音,一副了不得的模样,“父皇母后都来了,谁敢不来?”

南宫丞微微一怔,“母后身子不好,怎么也来了?”

南宫离撇撇嘴角,“她不来,不就得便宜那一位。”

阿朗连忙提醒道,“公主,人多眼杂,小心隔墙有耳。”

南宫离冷笑一声,“隔墙有耳就隔墙有耳呗,母后堂堂一国国母,还能叫个妃妾欺压了去?”

阿朗正待再劝,门后传来一阵女声。

紧接着就是几个女眷缓缓迎出,为首的是大皇子庆王妃,后面跟着三皇子赵王妃,四皇子端王妃,最后是新嫁娘颖王妃。

庆王妃看到南宫丞和白晚舟,不由惊道,“哟,这是老七媳妇吗?前日在颖王府……”

颖王妃袅袅上前,亲热的握住白晚舟,“都怪醉云招待不周,七弟妹突发隐疾,我们也没照顾上,实在是羞愧。”

见颖王妃把白晚舟上吊自尽说成突发隐疾,庆王妃抿嘴一笑,颇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白晚舟也抬眼打量着颖王妃,前日她披着盖头,原主又怒火攻心一心求死,还真没看清她的长相。

颖王妃楚醉云,护国将军府嫡长女,摄政王外孙女,京城第一名姝,自己老公前女友,哦不,前未婚妻,根正苗红的官n代,偏生还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

但见她穿一身杨妃色水袖长裙,裙上无半点装饰,唯有几颗翡翠雕刻的梅花扣点在胸前,一头乌发松松挽成朝云髻,用一根凤纹金钗销住,端的是云霭雾鬟,粉妆玉琢。

旁边几位王妃在她的光芒之下,通通黯然失色。

这颜值!怪不得让南宫丞惦记到现在。

尘烟的《医妃捧上天》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捧上天》就可以了哦~

医妃捧上天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