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天师最新章节阅读 风水天师(老糊涂)免费V完本阅读

作者:老糊涂

书名:风水天师

更新时间:2023-01-31 21:33:10

来源:mp

风水天师大结局预览, 老糊涂 著 完结版 殷三生小说全文:避起来。地动山摇之后,山间迷雾升起,阴风刺骨的刮着。我们躲在山坡后,我亲眼看见幽蓝色的光芒闪过,伴随着惊雷声,一个个拿着长枪剑矛的士兵从里面走出来。接着两个,三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身穿铠甲的士兵,手持各种武器从其中走出,铠甲的剧烈的碰撞声越来越多。渐渐的周围遍布着百万军马的脚步声,声音如天崩地裂般。八匹战马眼睛通红如灯笼,拉着硕大的战车出来,威武豪壮又带着浓郁的极阴之气。啊我吓的尖叫一声,这时爷
风水天师最新章节阅读 风水天师(老糊涂)免费V完本阅读

你见过阴兵借道吗?

我见过。

也因此,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叫殷三生,江北城,断脊山,是我出生的地方。

这里背靠一片山谷极阴地,形状像一口棺材,拥抱着一潭死水,方圆几十里人烟更是稀少。

那夜农历七月十五,夜黑风高。

我从小体弱多病,一岁半的时候,爷爷正抱着我从镇子上的诊所回家,走了许久山路,在山石后歇脚。

突然云层中电闪雷鸣,紧接着大地震荡,爷爷以为是地震,抱着我躲避起来。

地动山摇之后,山间迷雾升起,阴风刺骨的刮着。

我们躲在山坡后,我亲眼看见幽蓝色的光芒闪过,伴随着惊雷声,一个个拿着长枪剑矛的士兵从里面走出来。

接着两个,三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身穿铠甲的士兵,手持各种武器从其中走出,铠甲的剧烈的碰撞声越来越多。

渐渐的周围遍布着百万军马的脚步声,声音如天崩地裂般。

八匹战马眼睛通红如灯笼,拉着硕大的战车出来,威武豪壮又带着浓郁的极阴之气。

“啊……”

我吓的尖叫一声,这时爷爷一把死死捂住我的嘴,道:“阴兵借道,生人回避,千万别叫喊,不然就没命了。”

可是说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感觉脑袋撕裂般疼痛,人已经晕了过去。

据说爷爷抱起我就跑,在那之后的两天里,我依旧没有醒来,并且气息越来越虚弱。

爷爷抓耳脑塞的研究着一柜子的书籍,从中寻求着救我的办法。

“阿生,时机成熟了,爷爷这就救你。”

就在我病入膏肓的一个夜里,他将我从病床上抱起,带着我重新回到断脊山,那个荒凉的峭壁上。

那里爷爷早就布好了阵法,其中画着复杂的图腾,将我放在阵法中央。

随后他站在阵法外,手中捻着口诀,大声唱着听不懂的咒语。

没过多时,阵法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在爷爷催动下,阵法开始刮起一阵阴风。

一阵黑风中,一个金色盔甲的男人抱着头盔走了过来,身材高大威猛,手上拎着一把滴着血的长剑,慢慢的穿过阵法向我走来。

此时,我依旧昏迷中,爷爷面色欣喜的大声道:“今日我孙儿命悬一线,请尊入我孙儿体内,命格相容合二为一,相助相生。请君入体!”

说完,那人化成一股黑气由我的嘴灌进我的体内,我也醒了过来。

水火交融般撕裂的痛,让我撕心裂肺的痛哭,最后痛的撑不住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我却觉得身上轻松很多,爷爷激动不已。

说来也怪从那之后,村子里再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只是我的胸口多了一道太极阴阳印。

从那之后,我们家干起了火葬场的生意。

说起来这个老头子也很怪异,放着好好的床不让我睡,非要我去睡太平间。

小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长大后懂事我就觉得后脊背发凉,一回想就一身鸡皮疙瘩。

……

二十年后,我已经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

迈出学校的大门,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做社会的一颗螺丝钉,普普通通的娶妻生子挣钱。将独自把我养大的爷爷,接出深山过一过城市的生活。

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可是现实生活,还是打疼了我的脸……

为了找工作,啥工种我都不放过,可是看着投出去简历已经见底,依旧没有聘用我的,被拒绝的也很干脆。

想在这个社会上生活,还是得为了几两碎银子折腰啊。

就在我坐在路边长嘘短叹的时候,手机响起来,我一掏兜,悲催的就剩五毛钱了。

苍天啊,你开开眼啊,还让不让人活……

“耗子,你在哪呢?”

电话正是我的发小余道打来的,叫着我儿时的外号,我报了位置,不一会他就开着路虎车过来。

“今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上车,他依旧是一身白色的道袍,头发冠起,剑眉秀眼,别说还挺仙气。像刚从某个剧场出来的白脸小生,想起来也有两年没见了。

我们两家祖上是旧识,余家后来发达,他也成了江北城有钱的富二代,跟我这种温饱都困难的家庭,可不能相提并论的。

“耗子,我今天过来,是有重要的事。”余道神色急迫。

“啥事?”我漫不经心的问着。

“我昨天突然发现你的星象变了。”

余道极其认真且凝重,我是不信那些玩意的,我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

“你又神叨了。”

我掏着耳朵不愿意听,普通人谁愿意关心这些。

“根据你的生辰卦象显示,象曰:寡宿、空亡和丧门。”

余道一字一顿,搞得我心里发颤,预示的字面意思我都懂,可是想想这么多年,那么多人说我活不下来,我不还是好好的活着?

我大笑起来,伸手捶了他一拳,道:“靠!哥们,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那些封建迷信呢?寡宿?我都没个对象哪来的寡宿。空亡,我都没啥可空的,再说我爷爷倍健康……”

“我看你就是跟着你老爸学的神神叨叨,你这些玩意上个年代盛行,这会年轻人你看看有几个信得,都信这个……”

我手指一捻,可不就是钱呗。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我这种没钱的。

我也曾经想过靠着一张嘴,去桥洞下面摆个摊骗骗人,忽悠下老幼,至于其他的根本没什么出路。

“耗子,你不要不当回事,小时候你爷爷不是也教过你风水相术吗?总之,你也要多小心。”余道担忧着我。

“我爷爷那个老头子,懂啥啊,一个三流的老道士不正经……屁用没有啊,照样挨饿受冻,受人欺负。”

这一说我就想起,他不救济自己孙子,却和隔壁村的小寡妇下馆子。

越想越气,他唯一的孙子食不果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谈情说爱,真是越老越没羞没臊。

正好饭点,从他那忽悠了一顿饭,坑了二百块钱,高兴的往回走。

脚还没进门,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电话中他的咳嗦声不断,让我的心立刻揪起。

他虽然经常为老不尊,做事一点都不靠谱,可是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阿生啊,爷爷恐怕不行了,不知道……咳咳,还能不能见你最后一面……”

“轰”的一声,我瞬间感觉脑袋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