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有生死薄》全文,扫尘居小说,扫尘居

  • 时间:
  • 作者:扫尘居
  • 来源:ZW
  • 我居然有生死薄免费小说

《我居然有生死薄》全文,扫尘居小说,扫尘居

我居然有生死薄小说在线阅读

我居然有生死薄免费在线阅读

第004章地中海贫血症

男子一脸肃杀之气笼罩着全身,那模样真的太过吓人。而旁边几个大汉更是魁梧得吓人,身上还有刺青,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者。

虽然这里是医院,可坐在地上的王隐坤依旧不敢乱动,更不敢说话。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叫救命的话,这些人会给自己挂点彩。

男子摸出烟点燃,心急如焚的在抢救室门口来回踱步,十分烦躁的样子。

王隐坤偷偷瞄了对方几眼,突然发现男子额头上竟然闪过一丝黑气。

"眼花?!!"

他愣了一下,不由多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不是自己眼花,而是真的在对方额头上看到了这异样的黑气。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被吓得产生的幻觉不成?

不由向旁边几个大汉看了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黑气幻象。

不,这不是幻象,而是自己似乎眼睛多了某种功能,能看到普通无法看到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印堂发黑吗?"

他心中嘀咕,印堂发黑,不就是要倒霉的征兆?

"还看,小子,我告诉你,如果我们小姐有什么事情,你等着陪葬吧。"旁边大汉怒吼了一句,抬脚就准备踹。

"住手。"眼看这一脚就要踹下去,男子出言阻止了。

大汉一愣,立刻收回正要踩下去的腿,退到了一边。

"算了,刚才也是我情急之下才撞到他的,跟他无关。"男子挥了挥手,几个手下退下。而他则走到了王隐坤的身边,蹲了下来。

"小兄弟,不好意思,刚才,对不住了。"说着,他递过去一张名片塞到王隐坤的手中"我欠你一个人情,有麻烦可以打我电话。"

然后便站起身,"你可以走了。"

"小子,你运气不错,快走吧。"旁边大汉在男子的示意下,将其扶起,笑说起来。

王隐坤没想到这一身肃杀之气的男人,刚才像要杀人一样,现在居然跟自己赔礼道歉,还真是让人费解。

不过照对方的行事作风看来,到不算是个坏人。只是脾气有点急躁了而已,到算是个直爽之人。

王隐坤看了一眼名片,吓了一跳。

魅宇娱乐,韩天泽。

我勒个去,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天泽。这家伙在天州市的名头可是极响的,势力极大。虽说不上只手遮天,但也是跺跺脚震三震的人物。

自己竟然碰到的是这位大佬,想起以前这家伙的各种传说,不由菊花一紧,尿意而起。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韩天泽立刻一脸紧张的冲了过去。

"这位先生,你女儿暂时渡过了危险期,不过……"医生一脸难色,吞吞吐吐起来。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韩天泽脸色冷到极点,模样狰狞得怕人。身边几个手下更是一脸怒意,吓得医生和几个护士颤抖不已。

"病人先天海洋性贫血,这种病根本无法治愈。不过,现在他脾脏过大,得马上进行手术切除掉部分,我们也只能暂时保住她的性命,无法治愈。"医生这话说得很客气了,这种病现在根本无药可医。

"先天海洋性贫血?"一听这话,韩天泽吓得脸都白了。柔柔可是他的命,怎么可能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呢。

"这是一种遗传性血液疾病,切除掉部分脾脏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医生再次解释道。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除非进行干细胞移植,如果能成功的话,或许能够治愈。只不过,机率不高,你得做好心理准备,这类病症患儿一般活不过五岁。"

韩天泽听完后双腿一软,直接就瘫了下去。幸好身边的手下一把扶住,不然就坐地上了。

"怎么会这样,不公平,不公平……"他一脸激动,近乎疯狂的叫道,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柔柔今年正好快五岁,那岂不是说生命快走到尽头了?这样的打击,他如何受得了。

医生也一脸无奈的站在一旁,一是真的无能为力,二是害怕。

"这病我能治,如果你需要的话。"站在一旁没有走的王隐坤走了过去,语出惊人的说道。

他刚刚跟岳母打了赌,正愁没赚钱的机会呢,这不就来了吗,当然不可能放过了。

这病虽然有些棘手,不过对于他来说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这种时候,有人说这样的话,所有人瞬间纷纷转过头向他看来。不过,当看到王隐坤这么一个年青人时,都不由透着轻蔑和失望。

"小兄弟,你是医生吗?"主治医生问道。

"中医。"王隐坤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神态异常自信。

一听是中医,这名医生顿时脸上更加轻视起来,就算是中医,这么年青的最多算个学徒,有什么经验可言。

"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据我所知,老中医也拿这病没有办法,就凭你?如果你是想在这里骗钱的话,你怕是走错地方了吧。"医生不客气的警告起来。

一时间,韩天泽脸上也挂上了冷意。虽然刚才他欠王隐坤一个人情,可他此时拿自己女儿的病来开玩笑的话,自己也不会放过王隐坤。

"柔柔是我的命,绝对不容儿戏,如果有人胡说八道我一定会让他后悔,我再问你一句,你真的确定能够治她的病?"说完,他眼睛透着精芒,死死盯着王隐坤。

这目光,似乎能将让人看透一样,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而王隐坤虽然心中咯噔一跳,但是却并没有躲闪,而是直直面对,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之怕以如何反应,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医术十分自信。

"小子,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乱说话,后果很严重。"他的手下也一脸厉色的提醒了起来。

"好,就让你看看。"韩天泽观察王隐坤的反应,到真有些出乎预料,最终点头同意,带着他往抢救室走。

见二人往抢救室去,医生可不乐意了,立即阻止。

"这位先生,病人现在刚刚才渡过危险期,不能乱来,否则有什么意外,谁来负这个责?"

"我是孩子的父亲,有什么问题我一力承担。"韩天泽冷冷的说道,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看错人。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你们胡乱来,会害死人的。"医生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挡在门口不让进。

韩天泽使了个眼色,几个手下立刻上前清障。

"你们不能乱来……"

医生大叫声中,几人已经走了进去。

此刻的小女孩躺在病床上,惨白的身体骨瘦如柴,身上插满了管子,奄奄一息。

王隐坤立刻上前,迅速检查起小女孩的身体状况。

"现在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再不治疗,她最多只能活一周。"

"你只要能治好,你就是我韩天泽的恩人。"

"放心吧,我能治好。"王隐坤非常笃定的点了下头。

"多少把握?"

"十成。"

这么肯定的回答,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可信。这病全世界的医生都没办法,他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年青就能行了?

"切!这位先生,你真不能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绝对不让他胡来啊。"医生在门口位置大声警告起来。

"你不能治就给我闭嘴。"韩天泽可没给这医生什么好脸色,既然不能治那还瞎哔哔干嘛。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自信。

"小兄弟,需要我做什么?"

"一副银针,三万块钱。"王隐坤也不废话,直接开出了价码。他可是奔这三万块钱来的,这病可不能白治。

"只要你能治好我女儿,我给你一百万。"韩天泽直接报出了个天价,可把王隐坤给吓了一跳。

"不,我只要三万。"王隐坤却也没有趁人之危,更是让韩天泽更加高看他一眼,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

眼前这小子,不简单。

 

 

第005章神奇的针灸术

韩天泽立刻让手下去找银针,指望眼前这医生是不太可能的。

而就在这个空档,这个医生也报了警,甚至还将医院领导叫了过来。

"万主任,这小子冒充医生,非要给病人治病,我制止不了,已经报警了。"这医生一见领导来了,顿时底气也足了起来。

"不管什么人,都能不拿人命开玩笑。"万主任闻言,也是一脸的厉色高声说道。

"万主任,你快劝劝病人家属吧,就是这位先生。"这个医生指着韩天泽说了起来,看样子,挺着急的。

"啊!韩、韩总,怎么是您啊!!!"万主任转脸看到韩天泽之后,很是意外的惊呼出声。

很显然,他认识。

"万主任,我女儿的病你们医院治不好,难道还不允许其他医生来治吗?"韩天泽现在心情本就不好,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而且身份摆那儿,也不需要跟他客气。

"王医生,病人什么情况?"万主任立刻转脸向抢救医生问道。

王医生也不是傻子,瞬间便看出了端倪。连他们主任都要客客气气的,对方肯定有来历,立刻说赶紧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韩总,你女儿这病属于遗传性疾病,现在全球最顶尖的医疗技术也无法根治。请千万不要相信什么所谓的偏方神医,这些都是骗人的。"万主任赶紧解释提醒起来,眼睛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王隐坤。

"再说了,一个小年青,医生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他又冷冷哼了一声。

"万主任,话不能这么说,有志不在年高嘛。既然你们治不好,那让这位小兄弟看看也不打紧吧?"韩天泽其实心里也是无奈,要是医院有办法,他何必拿自己女儿冒这个险呢。

"就凭他?"万主任脸上充满了不屑之色,转脸看了看王隐坤"你有医师资格证吗?"

"没有。"王隐坤如实说道,他只是医大毕业,还没拿到证呢。

"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连证都没有,行医是违法的你知道吗?"

"你不是有证吗,那这病你能治吗?"王隐坤也是一脸不屑的质问起来。

"……"万主任顿时被怼得哑口无言,的确,他不能治。

"既然不能治,那就闭嘴,出了事情我承担就是。"这下王隐坤可没给他好脸色看。

这时,韩天泽的手下快步走了进来,"您看这针行吗?"

王隐坤接过,打开盒子,里面一套普通的银针。

"行。"点了下头,便往床边走。

"小子,你要是乱来,就等着坐牢吧。"万主任厉声呵斥起来,冲过去要阻止,却被韩天泽给挡了下来。

"让他试试。"

"韩总,你让他乱来,病人随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一切由我来承担。"韩天泽也是鬼迷心窍,很信任王隐坤。

"我都说了,这病没人能治,根本治不好。"万主任气愤的急喊道。

"怎么,我女儿病治不好你很高兴?"韩天泽也是来了怒气,脸色一寒,阴沉得可怕。

"……"万主任吓得赶紧闭嘴,才想起这家伙的可怕之处来,不由摇了摇头站在一旁等着看王隐坤出丑。

"小兄弟,请。"见医生闭嘴,韩天泽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隐坤点了点头,拿着银针走了过去。

在韩天泽紧张的注视下,他迅速撕开塑料袋,拿出一次性的针,开始在小女孩身上扎了起来。

这出针下针的速度,非常娴熟,一套针法更是如行云流水一般,看着都那么优美,就像是一套艺术的杰作一般。

王隐坤全神贯注,不断拈针。

现场没有人敢发出一丁点声音,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

大约半小时之后,王隐坤手如魅影,迅速飞舞,那些针迅速被拨出。

"呼……"他长长松了一口气,额头上已然布满了汗水。

虽然有青囊经的知识和经验,但施针对于体能和精神力的消耗那是巨大的。王隐坤也没有想到如此,如果时间再长一点,他恐怕就得晕倒掉。

自己这体能,还是太弱,以后得想法办提升提升。

"好了……"他收针之后站了起来,一下子头晕目眩,差点就要摔倒。一旁的韩天泽赶紧扶住,才勉强站住。

"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元神消耗有些严重而已。"王隐坤脸色泛白,勉强挤出个笑容。

"柔柔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她是先天性体弱,我已经用针封住了一些重要穴道,等之后我开些药调理,再行几次针就没事了。"王隐坤觉得一阵恶心,真的不行,赶紧走到外面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王医生,病人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值……!!!"这时护士看着监测仪上的数据,惊呼起来。

王医生赶紧过去,看了一圈,直接傻眼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会这样……?!"万主任看着这些数据,也是一脸的懵圈。难道,那小子真的是神医不成?

看着这些医生和护士的表情,韩天泽再傻也明白过来。王隐坤不简单,他将自己女儿暂时救了回来。

"小兄弟,谢谢。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韩天泽的恩人。"他走到王隐坤面前,一脸恳切,深深冲其鞠了一躲,久久不起。

"你付钱,我治病,咱们谁也不欠谁的。"王隐坤看着他,淡淡说道。不是他不激动,而是因为太过激动,反到平静下来。

小说他看过不少,心里很清楚,真正的高人都是一脸平淡的。所以,他想当高人,这样才有逼格嘛。

"不管怎么样,您都是我的恩人。"韩天泽是条爱憎分明的汉子,他坚持,王隐坤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女儿还需要继续治疗,所以,我恐怕得暂时住到你家里才行。"王隐坤想了想,提出了这个要求。他腿脚不便,来回跑也是麻烦,索性住韩家去算了。

"你的意思是,柔柔可以回家?"韩天泽是个聪明人,话语间早已听出了他的意思。

"嗯,她差不多该醒了,你去看看吧。"王隐坤心里算了算时间,看着抢救室说了一句。

韩天泽大喜,立刻转身走了进去。果然,他刚刚进去走到床边,女儿柔柔便睁开了眼睛。

"爸爸,我、我渴,想喝水。"柔柔声音细弱的说道。

"好好好,爸爸这就给你去倒。"韩天泽欣喜若狂说着,冲手下使了个眼神。大汉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倒来一杯温开水。

周围的医生和护士都惊讶得不得了,小柔柔竟然真的没事了,而且还知道要水喝。不仅如此,脸色也比之前的惨白更多了一些红润,看起来没有再那么的虚弱。

"爸爸,这里是医院吗,柔柔不想在这里,味道好难闻。"柔柔嘟着小嘴,说了起来。

"好好好,爸爸这就带你回家。万主任,麻烦你们把这些管子给拔了吧。"韩天泽心情大好,脸上也挂上了笑容,态度比刚才好多了。

"韩总,这万万使不得,为了确保……"万主任还想劝说,可是看到韩天泽再次冷下来的脸,他的话戛然而止。

"拔了吧。"无奈的吩咐了一声,护士立刻将小柔柔身上的管子全部扯掉。

"回家喽回家喽,嘻嘻……"小柔柔开心的笑了起来,天真无邪的样子真惹人喜爱。

给他穿戴好之后,韩天泽抱着柔柔,在众医生护士无奈的注视下离开了抢救室。

"柔柔,是这位叔叔救了你,快向人家说谢谢。"来到王隐坤旁边,韩天泽赶紧教导起来。

"谢谢叔叔救了柔柔,叔叔你长得真帅。"小丫头调皮天真的笑说道。

"呵呵,你叫柔柔啊,你也长得很漂亮哟。"王隐坤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那个小兄弟,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韩天泽这时才想起,自己居然还不知道恩人的姓名,这礼有点失大了。

"我叫王隐坤。"

"好的,王神医,我们走吧。"韩天泽语气恭敬的笑说完,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王隐坤跟着他离开了医院。

 

 

第006章五百年野参王

王隐坤去了韩家,并没有跟曲彤雨说一声,而是直接关掉了手机。

他想给曲家一个惊喜,给自己老婆长长脸面,好让曲家人知道自己不是废物。

第二天一大早,王隐坤便一早起来,在韩家的别墅花园里练习起了五禽戏。这是当年华陀所创,用于强身健体的功法。

虽然这在些信息印在他脑中,但是却还得慢慢修炼。

这副身子,实在是不怎么的。

一套五禽戏打完,已是大汗淅沥。冲了个凉,换上韩天泽让人准备的衣服,这才下楼吃早餐。

"王叔叔,您刚才在花园里是在学小动物做游戏吗,好好玩的样子哟?"餐桌上,小柔柔天真的眨巴着眼睛盯着他,好奇的问了起来。

"是啊,叔叔在做游戏呢。"王隐坤笑了笑,小朋友居然把自己的练功当成了游戏。

不过就这么干巴巴的练,进度不会快,没有三五年根本出不了什么效果。但是,如果用上药物辅助的话,那又不一样了。

"对了,王神医,你这练的应该是一种功法吧?"韩天泽到是见多识广,好奇的问道。

"呵呵,如果不嫌弃,我叫你一声韩老哥,你叫我声兄弟就行。"王隐坤淡淡笑了笑,这句话他可不是随便出口。而是昨天晚上便已经盘算清楚了的,靠自己的力量还是太过单薄,需要靠山,需要人脉。

因为他知道一句话,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事情,所以,团队极为重要。

不管这个团队是以什么样的形式维系出来的,但必需有。

"好,那老哥我就高攀了。"韩天泽也是福慧心智,王隐坤对他有大恩,能跟他打好关系,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

"是兄弟我高攀了,哈哈。"王隐坤笑了笑。

"我这也不是什么隐秘的功法,华陀五禽戏而已。"

"哦,原来是五禽戏啊,我说怎么有点动物的意思呢,呵呵。"王禽戏韩天泽当然听过,那只是一种强身健体的体操而已,很多人都会,算不得什么。甚至,连武功都算不上。

只是,他哪里知道,王隐坤打的这才是真正的五禽戏,可不是现在流传的五禽戏。

当年华陀有感而发,创造了此功法,可不仅仅只是强身健体而已,其中奥秘只有等王隐坤自己去发崛了。

"兄弟,这里是一百万,你务必收下。"韩天泽说完,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王隐坤面前。

"这是干啥,咱们可是说好了的,讲的三万就是三万。"王隐坤也是有原则的人,如果真为了钱,他完全可以狮子大开口,漫开要价。

"这不是诊费,只是兄长的一点心意,你无论如何也得收下。"韩天泽坚持,虽然王隐坤不要,但他不能不给。

王隐坤注视着他足足有半分钟,这才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我依然只收三万,剩下的钱想请老哥你帮我个忙。"说着将卡又还了回去。

"兄弟还跟我客气啥,说吧,只要能办到,我再所不辞。"

"有笔和纸吗?"王隐坤问了一句,韩天泽立刻让保姆找来放到他面前。

王隐坤提起笔,唰唰写了起来。

"这是小柔柔以后吃的药和熬法,这一张是我需要的药。"他将两个药方递了过去。

"好,我这就让人去抓。"韩天泽看了一眼药方之后,立刻吩咐手下去抓药。

王隐坤开的这两张药方里面的药可都不便宜,当然,这对于韩家来说算不得什么。

随后,他又为小柔柔进行了一次针灸,小家伙的就更有了些精神。这样的变化,让韩天泽对他更加有信心。

王隐坤回到客房之中,脱掉了裤子,在自己右腿上又摸又捏了起来,片刻后,对腿部的情况了然于心之后,这才拿出韩天泽帮他弄来的一套银针。

屏气凝神,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片刻后,达到了要求之后这才开始施针。

自己给自己施针,要求极高,所以非常慢。

一套针灸下来之后,他明显感到腿部传来的酸胀感。有一股气在腿部经络之中乱窜,隐隐传来痛楚,他这才满意的拨针。

这说明,自己的经络正在慢慢打通。

看着盒子里的银针,他摇了摇头。这针还是太差,以后得想办法搞一套厉害的银针才是。

之后便用特殊手法,为自己的腿部按摩,整个过程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才算结束。

此时的他,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体力还是太弱,疲惫不堪的王隐坤,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

当他再次下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部明显能伸得比之前更直了一些,也更灵活了不少。看来这套针灸之法真的是极其有效,心中暗叹青囊经果然厉害。

他心中在想,要是当年不失传的话,现在引领世界医术界的就不会是西医了吧。

"隐坤兄弟,你下来了?"韩天泽见他下得楼来,笑问了一句。

"是啊,身体疲惫得紧,没想到一觉就睡到了下午,真是不好意思,呵呵。"

"哪里的话,柔柔的事情让你费心了。"韩天泽只当是给柔柔治病,他才这么疲惫的,心中更是感激不已。

"王叔叔,辛苦了,给你吃。"小柔柔这时也懂事的跑了过去,递给他一颗巧克力。

"谢谢小柔柔,你真乖。"王隐坤接过巧克力,笑着亲切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兄弟,药我已经让人抓回来了,你看看有没有问题?"事关自己女儿的生命安全,韩天泽不得不小心谨慎。

茶几上放着一堆中药,分装成了很多包。

王隐坤赶紧走过去查看起来,他看得很认真,一一拿起闻了闻,又看了看,花了十几分钟,这才点头确定。

"放心吧,你抓的这些药材很不错,年份很足,而且还有些是野生。"

"那就好,我这就让人拿去煎了吧。"说完,赶紧吩咐人,按照王隐坤给的方法去煎药。

煎药过程中,二人便坐在沙发上闲聊起来。

"王兄弟,你这腿怎么……"韩天泽好奇的问了一句,他很想知道为什么王隐坤医术这么高,可为什么治不好自己呢。

"哦,车祸导致的。"

"治不好了吗?"

"能治好,不过差了一味药引而已。"王隐坤也没有隐瞒,的确,想治好这腿,可并没有那么简单。没有合适的药材,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什么药?"

"千年野参皇!"

"这可不好找,五百年的行吗?"韩天泽皱了皱眉头,一脸凝重的问道。

闻言,王隐坤不由眼前一亮,猛的看向他。

说真的,千年份的野参皇,这个年代几乎是不可能见到的。

"虽然年份差了些,但如果真有五百年的野参王,也能凑合用,韩老哥你知道哪里有吗?"王隐坤一脸欺许的说道,既然对方能说出这话,肯定就知道哪里能找到。

"这种东西有钱也买不到,不过,我传闻穆家有一株五百年份的野参王。"韩天泽肯定的回答道。

"真的吗?你知道怎么样穆家才能让出来吗,比如说多加钱呢?"王隐坤心中大喜,要是能用钱买得到,他可以多赚钱,就算再多也值得。

毕竟,他可不想就这么残废一辈子。

"呵呵,穆家不缺钱,那可是穆老爷子用来调命的东西,基本上没有可能得到。算了,我再帮你打听一下吧。"韩天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穆家,那可是江南首富,钱多到吓人。不仅如此,还有军方背景,恐怖得吓人,不管是钱还是势,人家都不缺。王隐坤听完,也是不由低下了头,气氛一下变得沉寂。

 

 

第007章收了个干女儿

面对一个又有钱,又有势的家族,想从对方手里面拿到五百年份的参王,那简直就比登天还要难。

难道,自己这条腿就没有治好的可能性了吗?

"哎!兄弟,不要气妥,我会帮你打听一下,看看哪里年份大的野参。"韩天泽见他情绪不高,淡淡的安慰了一句。

王隐坤低着头不说话,十几秒之后他猛的抬起头,面露欣喜之色。

"你刚才说那参王是穆家老爷子用来调命用的?"

"没错,是……啊?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韩天泽话说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一拍大腿惊呼起来。

自己怎么把王隐坤是神医这事给忘了,如果他能治好穆老爷子,那参王穆家自然得双手奉上啊。

"兄弟,如果你真能治好穆老父子的病,那一切皆有可能。只是……"他话说一半,又露出了难色。

"只是什么,老哥说话别吞吞吐吐的啊?"

"穆老爷子的病很麻烦,据说连国手任老都过来看过也没有办法,现在就靠那株五百年的参王吊着命呢,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如果兄弟你没有确实的手段,我看还是最好不要去惹麻烦了吧。"韩天泽这的确是在为他考虑,如此严重,几乎没有可能性的怪病,真的看不到希望。

"怪病?你知道多少,给我讲讲情况,拜托了老哥。"王隐坤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好机会,他得判断一下是什么病,是不是真的不能治了。

如果真能治好的话,自己不仅收获穆家的人脉,而且还能弄到参王把自己的腿给治好,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穆老爷子吃不下东西,晚上总做恶梦,说有魔鬼在抓他,我就知道这么多。"韩天泽回忆起来。

"你见过韩老爷子吗?我指的是生病之后。"听了这些情况,王隐坤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一周前见过一次,老爷子面无人色,脸上透着铁青,跟死人没什么区别。"正巧,他几天前正好去探望过一次。

要不是因为正好帮忙弄到了一味穆家急需的药材,他根本没有资格见到穆老爷子呢。

听完,王隐坤低头开始在脑子里搜索起相关症状的信息来。

吃不下东西,面无人色,铁青……

"穆老爷子眼睛是什么颜色?"思考了片刻之后,王隐坤猛的抬头问了一句。

"眼睛?让我想想。"韩天泽立刻闭上眼睛回忆起来,他回忆得十分仔细,确定之后这才睁开眼睛肯定的说道:"我想起来了,穆老爷子眼仁比正常人大些,而且眼角眼白的地方是红色的。当时我只以为是眼睛充血,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有些不正常。"

"那就对了。"王隐坤一听,立刻确定了对方症状。

"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病?"

"这是魂症。"王隐坤很肯定的回答道。

"魂症?"韩天泽听都没听过这种疾病的名字,一脸好奇的看向他。

"所谓魂症,便是有邪魂浸染。准确来说,不是普通的病。这种病,普通人称作中邪。"

"中邪?可是穆家也请了许多大师过来瞧过,都说没有问题,你会不会搞错?"

的确,老爷子这种怪症,穆家又怎么可能不请这方面的高人来诊治呢。

"呵!我非常肯定这是魂症。至于那些所谓大师瞧不出来,要么是邪物太过厉害,要么是那些大师能力太差,具体原因得亲眼见过才能判断。"青囊经里所记载信息,绝对不会有错,王隐坤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

"这样啊……"韩天泽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低头沉思起来,他这是在考虑,要不要帮忙引荐一下。如果真能治好穆老爷子的病,对他也是有极大好处的。至少,穆家这条线可以攀上。

别看他势力不小,那也只是局限在天州这一城市而已,能弄死他的大有人在。如果能攀上穆家,那就不一样了,自己的实力甚至可以立马提升一个档次。

"韩大哥,能帮我引荐一下吗?我想试试。"王隐坤提出了这个要求。

韩天泽就知道他会提这个要求,当然,他也对此事很是期待。

"你有几成把握?"

"如果没有其他原因的话,八成。"王隐坤说得很保守,话不能说满的道理他很清楚。

韩天泽顿时来了兴趣,八成,已经很高了。那么奇怪的病,连国手都束手无策,王隐坤居然有这样的自信,看来自己是低估他了。

"行,这事情急不得,我得去活动一下看看穆家是什么态度才行。"

王隐坤点了点头,的确,穆家地位摆那儿,而且是这种大事,的确急不来。

到了晚上,药熬好,他自己跟小柔柔都各自喝了一碗。

"嗯!好苦啊……"小柔柔喝下药之后,急得赶紧吃了块巧克力,小脸蛋难受得要命。

"呵呵,柔柔不怕,你瞧,叔叔也喝呢。虽然苦,但可以治病,不用打针。"王隐坤笑了笑。

"嗯,柔柔不想打针,柔柔要喝药。"小丫头一头打针,怕得要命。

"呵呵,这就对了……"

喝过药之后,王隐坤赶紧走到了花园之中,开始打起了五禽戏。青囊经中记载,修炼此功可以让全身经络都运行起来,这样更利于药物的吸收。

只是这一次修炼此功法,他明显感觉到体内好像有着某种能量,在引导着刚才喝的药力进入自己的身体,最后来到大腿处,不断疏通着堵塞的经脉。

心中一喜,果然有效,不由更加专心的修炼起来。

因为腿脚不太方便的原因,这五禽戏打起来到是不怎么好看。小柔柔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又蹦又跳的拍着巴掌,开心得不得了。

一晃到了第三天,王隐坤帮小柔柔针灸了三次,他已经可以肯定,小丫头身体里闭塞的经脉已经全部打通,而且还激活了一些病灶的位置,只要再继续服用自己开的中药一段时间,这病就能好得八九不离十。

"韩大哥,小柔柔的病已经没问题了,我开的药先喝着,我得先回家去一趟了。"

"真的吗,太好了,真是谢谢你了兄弟。如果柔柔真要有什么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那死去的妈妈交代。"说到这里,堂堂坚毅的汉子眼睛里竟然泛起了泪花。

"哎!放心吧老哥,我以性命保证,柔柔能健健康康的长大成人。"王隐坤也被他这话给感动,重重的保证道。

"兄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想让柔柔认你当干爹,你觉得怎么样?"韩天泽一脸诚恳的问道,为了柔柔的安全,他想与王隐坤的关系更进一步也在情理之中。

"啊?韩大哥这话说得,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只要她愿意我这边没有问题。"王隐坤也的确很喜欢这小丫头,有这么个干女儿其实也挺不错的。

"太好了。柔柔,你喜欢王叔叔吗?"韩天泽赶紧将小丫头叫过来笑问道。

"喜欢啊,跟王叔叔在一起柔柔很开心呀?"小丫头歪着头,开心的答道,她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这么问自己。

"那让他当你干爹,这样你就有两个爸爸疼你了,你开心吗?"韩天泽蹲下来笑问道。

"哇!好啊,柔柔又多一个爸爸了,哈哈哈,柔柔好开心,干爹……"小丫头开心的又跳又叫起来。

"好好好,干爹现在没什么送给你的,下次再给你带礼物。"王隐坤将她抱了起来,笑说道。这见面礼暂时没有,还是挺尴尬的。

"嗯嗯嗯,干爹送的礼物一定很不错,嘻嘻。"小丫头还真是古灵精怪,让人疼爱极了。

逗了小丫头片刻之后,向韩天泽要了三万块钱现金,便离开了韩家别墅。

今天就是三天之期,不回去不行。再三向小丫头保证会尽快回来看她,这才得放行呢。这种被当成一家人的感觉,挺好。

 

《我居然有生死薄》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居然有生死薄》即可哦!

我居然有生死薄[!--zhujue--]小说

我居然有生死薄-扫尘居社会都市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扫尘居的社会都市小说,作者扫尘居的小说免费在线全文阅读,一起来看关于主角王隐坤曲彤雨的故事,看他们是如何诠释这个小说的:当入赘废婿有了生死薄之后,一切都将发生转变。沧海一条虫,天地不能容。他朝化蛟龙,遨游天地中。

小说名称:我居然有生死薄

扫尘居《我居然有生死薄》全章节免费阅读-王隐坤曲彤雨

我居然有生死薄王隐坤曲彤雨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我居然有生死薄王隐坤曲彤雨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扫尘居创作的,主角是王隐坤曲彤雨的小说最新目录。当入赘废婿有了生死薄之后,一切都将发生转变。沧海一条虫,天地不能容。他朝化蛟龙,遨游天地中。

小说名称:我居然有生死薄

《我居然有生死薄》全文,扫尘居小说,扫尘居

扫尘居的小说风格,王隐坤曲彤雨是本文主角,我居然有生死薄精彩内容值得推荐,我居然有生死薄小说在线试读精彩内容欣赏:当入赘废婿有了生死薄之后,一切都将发生转变。沧海一条虫,天地不能容。他朝化蛟龙,遨游天地中。

小说名称:我居然有生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