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 时间:
  • 作者:方兮兮
  • 来源:WXB
  • 久违了,秦先生免费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小说在线阅读

第4章不能便宜了贱人

  好室设计公司老总赫天是业界顶尖室内设计,他的方案老早就被秦氏集团总部认可,只是与莫大军的好处没有谈妥,一直卡着没有签合同。

  我想方设法,吃喝玩乐进贡给莫大军,还牺牲了一把色相,终于把这个合同敲定……到头来竞是给贱人做嫁衣。

  叔可忍婶不能忍!

  我火速起床,洗漱更衣赶赴现场。

  我一路上将车子开的快要飞起,来到秦氏总部楼下,将车子往路边一停,便下车往楼上走去。

  莫大军的办公室这段时间我来的不下百次,闭着眼睛也能找到。

  我以最快最优雅的步伐赶到办公室门前,开一点门缝,看到夏健果然坐在办公桌前,正伏案书写着什么。

  该不会来迟了吧。

  我心一横,推开办公室的门,扬起嗓子用一百分的热情喊道:“莫总,只听新人笑,不管旧人哭,您可真是喜新……”

  办公桌后的人突然抬起头来,我剩下的话尴尬的堵在了喉咙里,上不去咽不下,差点把自己梗死。

  办公室里哪来的莫总,分明是秦佑,他一双眸子带着审视看着我。而坐他面前的赫然是死对头夏健。

  夏健看到我来,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哟,小林啊,一大早接到秦总电话,我就想你昨夜睡的晚,这时候怕还在补觉,我一琢磨,签个约而已,都是为公司办事,你来我来都一样。”

  夏健笑的那叫如沐春风,好像借着皇悦这辆顺风车,已经登上好室副总经理的位置。

  而秦佑则靠坐在大班椅上,两手抱胸,挑着眉,一副好戏即将登场的模样。

  嗬,想看戏,那老娘今天就让你当一回男主角。

  我林瑟今天就是把这个单给砸了,也不会便宜夏健。

  “夏经理,这你来和我来,还真不一样。”我露出八颗牙齿专业级的笑容,慢慢的走向秦佑,眸光流转,千娇百媚的对秦佑吹一口气,说:“你说是吗?佑。”

  昨夜我和秦佑激吻的事,恐怕早就传到了夏健耳里,只是是怎么传的,我尚且不知。

  但是只要有这事,就能说明我和秦佑的关系很不简单。

  果然,夏健的脸色变了变,笑容也变得僵硬,而秦佑的脸色则有些难看,一双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好像很嫌弃我。

  嫌弃,接下来更有你受的!

  我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握住椅子的扶手,整个上半身悬浮在秦佑的身上,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说:“秦佑,你要是敢和他签约,我就把你和康弦的丑事抖的人尽皆知,让你下半辈子都不得安宁。”

  秦佑懒懒的转过视线,直视着我。

  我们的距离相距离不到五厘米,他的脸像高清电影里的特写,展现在我的眼底。

  他长得还真是好看,浓眉长睫,修鼻棱唇,尤其是皮肤,如此近距离,竟连个黑头也没有。

  过分!

  这几年我为了生活,熬的天天冒压力痘,这货倒好,肤白貌美。

  我暗自翻个白眼,双手死死扣在椅子扶手上。

  秦佑此人最是假正经,以前我们交往的时候,人前和我牵个手都要脸红半天。背地里却和康弦打的火热,不要脸!

  我抓住他这一点,挑起嘴,得意的说:“夏经理,你还不走,是想让人请你走吗?”

第5章秦少是个无能

  说完,我张嘴咬住他的嘴唇,迫使得他不敢用蛮力推开我。

  “小林,你……那你们忙吧。”

  夏健脸皮再厚,也没有胆子欣赏秦少的现场春宫戏。

  直到身后的办公室门被关上,我才松开秦佑,一抹嘴角,得意的笑了起来。

  秦佑却突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神情闲淡的说:“林经理,夏经理似乎忘了把签好的合同带走,麻烦你走的时候带给他。”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眼神里却尽是嘲讽。

  “什么!?”

  我惊讶的瞠大眼睛,转身抓起桌上的合同,白纸黑字红印章,竟然已经签了!

  敢情刚刚那一场大戏,白演了。

  我急火攻心,一把抓起秦佑的领子,吼道:“姓秦的,你耍我!”

  “从你进来我一个字也没有说。”

  “……”

  好像是这样的。

  我突然像斗败的公鸡,颓败的低下头。

  秦佑突然反客为主,倾过身来,恩威并施的说:“只要你跪下来求我,这几张就是废纸。”

  他眯起黑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却想撕烂了他的脸。

  这货分明是故意的,他就是为了看我笑话,过分!

  “姓秦的……”我咬牙切齿正要说几句狠话,他两手一摊,笑容恬淡的说:“和康弦那点事吗?无所谓,你尽管去爆料,需不需要我给你提供几个大V的电话?”

  “你……”

  我竟然忘了,他和康弦就要订婚,和自己的未婚妻传出点亲密事,不叫丑闻,那是情趣。

  “求我!”

  秦佑微抬起下巴,用那种施舍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等着他这尊大佛布施的可怜人。

  我林瑟就是低进尘埃也不会求这种人。

  “不过就是合同,不过就是份工作,有什么了不起,我不干了!”

  我拿过合同唰唰几下撕的粉碎,一扬手,纸屑如柳絮纷飞漫天,洋洋洒洒落了满地。

  我得不到的贱人也别想得到!大不了,同归于尽。

  秦佑显然被震住了,他惊讶的看着我,而我已经不想再多看他一眼,义无反顾的转身。

  手腕再一次被握住,秦佑抓了我的双手扣在背后,用力往前一推,我顿时失了平衡往前扑去,正好扑在了办公桌上。

  “林瑟,你怎么可以这么下贱,为了钱,什么男人都往上扑,好,那就让你贱个够。”

  秦佑突然发狠,解了我的腰带将我的双手绑住,我大喊大叫,骂他混蛋,流氓,蓄牲,喝止他放开我。

  他却没有放开我,突地后背一凉,这货竟然扒下我的裤子。

  “啊!”我尖叫一声,突地喉咙一紧,所有的声音都被卡住了。

  身下传来生涩的痛,好像要将我的身体撕成两瓣,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眼睛死死的瞠着。

  “当年,你为了钱是不是就……”身后的人突地顿住了。

  “你,你……”他“你”了几下,突地往后退去。

  禁锢的力量陡地消失,我抬起身,往身下看去。

  裙子被推到腰上,裤子早已不知踪影,血顺着大腿内侧像一条细小的蛇缓缓的爬过白皙的皮肤。

  想我林瑟珍藏了26年的清白竟然就这样没了,还是因为最讨厌的前任。

  我愤怒的看向秦佑,他怔怔的站在那里,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第6章被狗咬了

  我突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个帖子说,说越是高大英俊的男子,那方面越是不行,难道秦佑也是?

  我看着他,越看越觉得是。

  难道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意,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我被渣男欺负。

  我突然觉得人生也不是那么的悲崔,我开心的大笑起来,哈哈大笑的眼泪直往外飙。

  “报应,这就是报应,姓秦的,你欺负我,却没有想到自己是无能,老天开眼,太解恨!”

  秦佑错愕的脸上突地阴沉下来,胸脯剧烈的起伏,显是动了怒。但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怕他了。

  破天荒的,秦佑竟然没有反驳,他解开我手上的腰带。

  我飞快的拉下裙子,只可惜裤子撕烂了,无法再穿。

  裙子虽然能够遮羞,但是若这样出门,万一有风吹过,或者一不小心被勾到裙摆……想想那画面就太美。

  但也不可能找别人来给我送裤子。

  看来,只能求助秦佑。

  左思右想,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姓秦的,你弄坏人家的东西是不是该赔。”

  秦佑已经穿戴整齐,恢复一惯潇洒身姿。

  他往我身上瞟了一眼,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语气说:“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变态!谁要求你!

  虽然我没有实战经验,但是八卦帖子看的多。

  都说外表高大英俊的男人多数是个唇膏短频快,而越是无能的男人越是喜欢吹嘘自己英勇,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无能。

  秦佑架子虽然摆的足,但是眼神闪烁,一看就是外强中干,心虚的很。

  我笃定这一点,态度更加嚣张。

  “只要你签了合同并帮我买了新裤子,这个秘密就烂在我肚子里。你若不答应,我就出去吆喝,告诉所有人秦少是个短频快。我可是你的初恋女友,我的话别人绝对会相信。”

  秦佑转头我一眼,突然往我身前逼近一步。

  办公桌后的空间就这么大,他这进一步,我们两之间的距离就不到十公分了。

  高大的身形让我感觉到莫大的压力,却强挤了笑脸,好声好气的说:“我敢保证那句话就烂在我的肚子里,秦少永远是那个,高大英俊风流倜傥,伟岸不凡的秦少!”

  我腆着笑脸,赞美的话像不要钱一样的往他身上倒。

  秦佑的脸却板的紧紧的,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我,他用极缓的速度往我逼近,这种感觉让我有种钝刀割肉的感觉。

  “姓秦的,到底答不答应,是活人就出个气……”

  秦佑突地一手扣住我的后脑勺,一手扣在我的腰,嘴巴堵住我的,却不是像先前那般疯狂,而是有些温柔的,让我错以为他还是以前那个阳光温暖的大男孩。

  我了个去,什么阳光男孩,这就是个精虫上脑的变态。

  你一个无能要不要这么积极。

  可恨的是,这家伙力气大的很,我拼命的挣扎也挣脱不开,我抬起腿便要开始反抗,他猛地朝我压来,只听砰地一声闷声,我被压的躺倒在办公桌上。

  身下的办公用品硌的后背生疼,我却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士可杀,不可辱,老娘已经被你吃一次豆腐,就当是被狗咬了,再来一次老娘绝不客气。

  我拼死抵抗,两腿乱踢,伸手便挠他的脸。

  他用腰腹的力量将我死死的压在办公桌上,一手抓住我乱打的双手扣到头顶上方,另一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这家伙力气奇大,转眼就把我的衣裙撕成了碎片……

久违了,秦先生[!--zhujue--]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