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 时间:
  • 作者:苏迷凉
  • 来源:WXB
  •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在线阅读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第六章 还不赶紧认错

“大爷、大爷……您不能打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月姐儿是夫人留下的唯一骨血啊!”

若是平日顾言卿听了这话,必然是要饶了顾七月一次的,只此时……他却冷笑了下。想着若非次次都是自己饶了顾七月,怎么能让她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儿?

如今倒是挺好啊!这一旦出了事儿,林嬷嬷就开始拿出这一套来了!

他之前总是上当,这次,可别想让他再这么做了!

“来人,林嬷嬷管教不严,连累大姐儿外出未归,把她拖出去仗打二十!”

顾七月知道自己这会儿是必须要站出来说上几句不可了,林嬷嬷毕竟年纪大,若是真的让打上二十杖,那不得直接要了命去?

“父亲!这一切都是女儿的错,你要打就打女儿,别拿林嬷嬷撒气!这二十杖落在女儿的身上没什么,可是落在林嬷嬷的身上,那是要了人命的。父亲,我母亲都已经过世了,只留下一个林嬷嬷在我身边照顾我。若是嬷嬷死了,那女儿也跟着死了算了!”

晋氏听得这话,连忙开口劝着。

“行了行了,什么打不打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拦着大爷点儿!若是真把大姐儿给打出个好歹,那还了得?好歹都是亲父女,那又有什么仇?”

晋氏补的这一句话挺有效果,几人连忙上前把大姐儿给拉住了。

而顾言卿身边的贴身小厮也急忙上前抱住了他的大腿,就算是顾大爷脚下没个轻重,重重踩了几下,他也没敢放手。

顾言卿深吸了几口气,此时这胸口的气儿不但没顺,反而更堵了。

“好!你们倒是故意的一起,我如今当不得你们的家了?这逆女连累了顾家门庭,我今天就得当着祖宗的面儿教训教训她!连带着林嬷嬷也一样!都给我打!”

“大爷!不能打!不能打啊!她可是七月,是大姐儿啊!”

晋氏急忙上前。“您可是一向最疼大姐儿的,现如今怎么能对大姐儿下板子!要打就打我,都是我这个母亲没做好,都是我的错!实在不行,我到祠堂跪着去!”

晋氏一番话令顾言卿语塞。

顾七月眯着眼瞧了下,这晋氏还真就不是一个好招惹的,看不出来她的手段挺高明的。

本来顾言卿没那么生气,或者气一下打了一巴掌许是就会气消了,她倒是好,一句接着一句的,硬是把顾大爷心头的火给挑得越来越高。本来只想着随便教训一下林嬷嬷就算了,现在就是连着自己也得跟着遭殃。

林嬷嬷瞧着情况不对,也看出来了晋氏表面上在劝,可是一句一句地都在挑着顾大爷的火。

她连忙要开口,只想着自己这个老奴被打就被打了,可是姐儿那可是金贵的身子,打不得的。

她刚刚想要说话,却忽地被顾七月给拉住。

“嬷嬷不过是个下人,这儿还用不着你来说话,一边儿去!”

“大姐儿……”

顾七月对着她摇了摇头,而后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开口。

林嬷嬷从未见过眼神如此清灵的大姐儿,一时呆住,倒也真就没有开口。

顾七月不慌不忙地挣脱开周围婆子们的束缚,整了整衣服,再行为极其标准地对着顾言卿行了个礼。

“父亲要打我,自是没有问题。可就算是衙门判案子,也得让被告做个辩驳吧?我若是说的不对,或者做的事儿不好,到时候父亲再打我自也是无妨的。可如今,难不成父亲一点儿辩白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女儿么?”

顾七月这一套做出来,令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怔。

大姐儿向来刁蛮任性,说不出什么有理的话,别说作品出这么一番标准的大礼来。

她如今退了一步,还行了礼,顾言卿那烧上心头的火便不知不觉地因为惊讶而灭了几分。

虽然语气还是凶悍,到底没有刚刚那股子的冲动了,他站定了,一脚把抱着自己腿的小厮给踢到了一边儿。“边上站着去,再敢拦着,我打断你的腿!”

那小厮连滚带爬到了门外躲着去了。

顾言卿自是到了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晋氏也只能在另一旁坐了下来。

顾七月道:“青风给父亲母亲上壶茶,让这些婆子侍女们都先下去,只把这些人都先记着。”

晋氏闻言,眸色瞬间犀利了几分。

她竟瞧不出这顾七月能想到这一点儿,不能让这些人等下跑出去乱嚼舌根子,毁名声。

顾七月……什么时候这么能耐了?

林嬷嬷瞧着有些奇怪,只连忙听着顾七月的吩咐,安排着三姐儿就座,撵出去了一干丫头。只留下了晋氏身边的大丫头在。而这青院里头,其他人都一并撵了出去,就连青风、明路也走了开,只剩下林嬷嬷自己。

等到屋里头没那么多人了,顾七月自己朝着放在正堂前的蒲团上一跪,一副等着受审的模样。

“父亲,现下这屋子里没那么多人了。我们顾家有什么话就敞开了说,也不怕丢人。”

“……”

顾言卿顾大爷一向都是被自己女儿给顶撞着说话的,如今瞧着她这么一副模样,倒是没话可说了。

“父亲不说,那女儿就先说了。第一父亲不该治林嬷嬷的罪。第二父亲不该听信他人的话,不分青红皂白就闯到女儿院子来,要打要骂的。第三父亲就算要打,女儿也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也没有在众人面前随便动手的道理。”

“你……”顾大爷一时愣住,随即讽刺一笑,眼神忽而冷了下来。“这么说来,都是为父的不是?”

“你这个丫头,怎么跟你父亲说话的?还不赶紧认错?天下哪里有子女说自己父母做错的道理?当父亲的,对也对,错也错。你才多大,这就敢说你父亲的不是了?都怪平日母亲对你太过于放纵了!”

晋氏瞧见顾言卿神色变动,连忙放下了茶杯,对着顾七月呵斥,一副极其护着女儿的慈母模样。

“是啊,大姐儿,你赶紧给你父亲道歉。这事儿,那可是你的不对。”林嬷嬷在一旁开口劝着,虽然是觉得大姐儿这要出终于知道对自己好,心底舒服,可到底还是担心顾大爷真的恼怒了。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第七章 不做亏心事

这一家终究还是男人说了算的,顾大爷若是真的对大姐儿起了厌弃之心,她就彻底无依无靠了。

顾七月拉住了林嬷嬷的手。

“嬷嬷别急。相信我父亲不是那种糊涂虫,好歹也当了这京城里的四品大官儿,若是这事儿就如此胡乱地处理了,那岂不令其他的人笑话父亲?连带着更是会笑话顾家了。”

“……”这大姐儿胆子可真大。林嬷嬷头更疼了。

顾大爷听着这话,敢情这女儿跑出去一整夜没有回来,事儿还要怪到他的头上来了?

“母亲,这事儿本来就是你们为人父母的不对,若是全都怪到我的头上来,那岂不冤枉死我?”

“好好好,你还提了我三样的错!你到底是胆子够大了,也有能耐了。”顾言卿气得砸了茶具。

顾七月眼瞧着茶具在自己的脚边碎开,她也不怕,只继续说道:“父亲难道真的就对?先是林嬷嬷,她可是府里的老人了,又是先母身边的人,你要动她,还要打她板子,你这样做算对?况且,林嬷嬷身契不在顾府,而在杜府。她是杜家的人,在这里是来照顾女儿的,您自然无权对她如此。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父亲在母亲死了之后,就连杜家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好犀利的一张嘴!

晋氏在一旁咬牙切齿。

大姐儿竟然有这么好的口舌,她竟然从来都不知!

顾大爷阴沉着脸,瞧着这个胆子大的闺女。“你倒是会给你身边的人留活路。”

“这都是跟父亲学的,父亲当年身边有个叫顽石的,您是否还记得?”

顾七月瞧了父亲一眼,唇角微微一勾。“他当年失手打碎了太爷爷最喜欢的槐花瓷器,太爷爷要当场打他发卖。父亲可是扑了上去替他挡了的。父亲能爱护自己身边的人,我又怎么不能?我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自然最像父亲。”

顾大爷唇角一抽,眉目之间的怒气倒是弱了几分。

“最后,我也要提醒一下父亲,林嬷嬷在娘死之后,就已经烧了卖身契。她从来都不是我的奴婢,她也不是顾家的奴婢,她是良民。您可是四品官员,若是随意打杀良民,您可知道后果?”

这话说出来,顾言卿惊了一身的虚汗。

自己家的奴仆想处置那就处置了,况且自己家的人,自是门规森严,这种事情最后也绝对不会被透露出去。可她是杜府来的,如今又没有了卖身契,要是真的被打了,御史那里正闲着呢,搞不好要参他一本。

“父亲这一错便是绝对不能动林嬷嬷的。”

顾七月一番话说出来,直接让晋氏心头越发动容和惶恐。

大姐儿这人从来都是个愚蠢的,怎么能口齿如此犀利?

“好。算你说的对。那你私自出府,还顶撞你继母,更是一夜未归,这总该打了吧?”顾大爷手指在桌子上叩着,听着自己这个女儿狡辩着,不知为何,这一刻心头却真的多了几分舒适。

“女儿昨天不是私自出府,一夜未归,也是有原因的。女儿昨天差点儿遭了贼!”

“什么?”

顾大爷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会儿也顾不得要教训顾七月了,两三步冲到了她的面前,抓住了她的肩膀。

“遭了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听这话,他的头皮一阵发麻,心瞬间就揪了起来。本来以为是女儿贪玩,自己出去犯了规矩,谁知道竟然这种事!

顾七月便将昨天的事情给说了。

只说了是跟晋氏出去的,最终的结果却是晋氏一个人回来了,而她自己因迷了路,在路上被几个人给尾随,还好她聪明,找到了上香的后山上的一处洞穴里呆了一晚上,等到第二天有尼姑找到了她,她才敢回来。

顾七月这话才说完,顾大爷的目光瞬间阴冷了下来,而后犀利地看向了身边的晋氏。

“七月说的话可曾对?”

晋氏不由得心头一震,表情一转,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相公这是不相信我?我平日里对大姐儿也不薄,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是留给她,但凡有家宴活动,我哪一次没带着她去?我对她到底怎么样,相公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如今……你……你却在怀疑我!”

顾七月挑了挑眉。

就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晋氏不会承认。

只她也动手杀了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想找出证人来指认晋氏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能一击必中,那自然要先顺着她的话说,摆出一副子贤母孝的样子给顾大爷瞧瞧才是。

“母亲说笑了。父亲自然不会怀疑是母亲故意的,不过是例行问一问而已,母亲也别太紧张了。毕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嘛!”

“……”晋氏呼吸都不顺畅了。

这顾七月说话句句带刺儿。听着表面是好话,可是仔细揣摩,真就全是扎心。

“大姐。你说你遇到了贼人,可是那些贼人怎么能轻易放过你,还有那些贼人可都是男子,你一个女儿家……”

顾欣容之后的话倒是没继续说,却见她说着说着自己的脸倒是先红了下。

她虽然话没说完,却让周围的每一个人都瞬间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呵呵,妹妹真是多虑了,难得容姐儿还能想到这一层。不过如果是你,那肯定是没得救。是我就还好。”

顾七月后面多余的话也没说,却是上下打量着顾欣容,啧啧地发出感叹。

众人听到她这样的声音,瞬间黑了脸。

“放肆!你好歹是容姐儿的亲大姐,有你这样说你妹妹的?”

顾大爷脸色黑了一片,晋氏的手指紧握成拳,更是在自己的手心里扎出道道血痕来。

“父亲,容姐儿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她的名气自然比女儿大。那些人若是知道追的人是容姐儿,你觉得能放过?况且……我也没说错,妹妹的脸如此漂亮、好看,脸上更是一点儿瑕疵都没有,哪里如同女儿这般……”

说到这里,顾七月将额头上的刘海往上一撩。

道道疤痕,令顾言卿心头一震,想要说出来的话这一刻全数被堵了回去。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第八章 偏生就没人疼

顾七月讽刺一笑。

“试问我如此丑陋的容貌,就算是被抓了,那又能如何?别人只会觉得晦气罢了。所以,父亲我说这样的话,您可觉得是不对?”

一时房间里鸦雀无声。

顾七月脸上刺眼的疤痕,便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得掉的印迹。只要有这样的疤痕一天,她就极难找到属于自己命定的良缘。

顾大爷平日里对顾七月百般忍让,百般放纵,也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生母杜氏,更为重要的便是她连女儿家最想要拥有的普通容貌都没有。

“罢了。今天这事情就算了。这一次的事谁也不许再提。若是今后听到了半分闲言碎语,不管是哪个仆人,一概打死。”

顾大爷目光狠厉。

晋氏知道这话是专门说给她听的,连忙低头应了。

顾大爷带着晋氏和顾欣容等人离开,顾七月这才松了口气,暂时算是过了一关。

林嬷嬷走了上前,看着顾七月的脸只觉心疼。

“姑娘何苦这般说自己。只平白地让人心疼得紧。姑娘本应该就是金尊玉贵的人物,也是长得最好看的。比这顾家的什么才女美女的,也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姑娘可别自顾自地说这样让人心疼的话了。您这以后定是要嫁个最好的男儿的。”

顾七月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这张脸无妨。嫁什么最好的男儿?天下男儿皆薄幸,有几人能真正地把女人放在心底疼?你瞧我这个父亲,娘在的时候,仿佛是个真心实意的,可那时候不也纳了个妾?如今又再有了晋氏和几个儿女,他这日子过得好,也大约是真的把我娘给彻底忘记了。嬷嬷不懂,女人家不能只靠着男人过活,要永远想一想自己才是。”

……

顾欣容跟在晋氏的身后,心头还气得很。

一步三回头地瞧着青院,只恨不得立刻回去,狠狠给顾七月一个巴掌。

“你跟她生什么气?”晋氏叹口气,拉住了她。

顾欣容气恼地扑到了晋氏的怀里。“娘,那个顾七月怎么就没死在外头!她若是死了……那穆穆安哥哥……”

她的话只说了半截儿,后面的含糊着,令其他的人也听不清。或者干脆也是没说。

只晋氏最了解女儿,帮她把头发理顺了些,搂住她道:“你不用急。他自然会是你的。我们顾家不只是顾七月一个嫡女,顾七月那个名声,早就坏透了。安哥儿也知道顾七月的那张脸,不过碍着你姨母的面儿,不好提退亲的事儿罢了。再过几日,由我出面,这退亲的事自然能成。”

晋氏可是顾家当家大夫人,如今顾七月的亲事,她不点头顾七月还真就嫁不得。

那安哥儿是好歹是个伯爵府的嫡子,身边也没个妾室。若是女儿嫁过去自然会是最好的,只以前那个安哥从小就跟七月有婚事,其他的人却是不好参与的。

听说的是,这亲事是安哥儿的父亲定下的,这一回,估摸着想要换人也是必然不大可能的了。尤其还是在顾七月什么问题都没有犯下错的情况下,若是明面上去否决,她这些年经营的好名声,那可就都没了。

“谢谢母亲!那我先去收拾一番……今日下午还要出去与人一起赏花呢!”

顾欣容虽则长相不算是特别好看,可胜就胜在她的善解人意和温柔似水,尤其平日里书读得稍多一些,倒一直有些才女的气质,颇有些不凡。

“你啊,去赏花便去,一定要穿着那一身净白色的长裙,外面套上浅绿的外衣。素净一些……”

“娘!这我自然知道。跟我关系最好的安和郡主,她一向不喜女子野艳,更不喜那种刁蛮任性的。她一向重视规矩,我自然是要穿的素雅一些。”

顾欣容笑着回道。

“你明白就行。还有,少跟那些个庶女们来往,若是有人跟你多说什么话了,你只管找个借口打发了便是。别跟人走的太近,以免惹得其他的嫡女们不高兴。”

“嗯,放心。女儿才瞧不上那些个卑贱的丫头呢!”

顾欣容一直在女子学堂里读书,本就诗书读的不错,识的字也多,再加上表面性格又安静乖巧,别人让她帮忙做些事,她从来都不推却,倒算是不少京都才子心目中的佳人人选。

在学堂里,也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闺蜜,大多数都是四五品官员的嫡女庶女。虽则有几个庶女跟她的关系还不错,不过真心从心底里,她是瞧不上的,毕竟她自己可是嫡女呢!

这嫡庶之分向来就有,庶女可是没什么资格跟她平起平坐的。

顾欣容这边急急地换了衣服便出了门去参加宴会赏花去了,只青院里头的顾七月却在蒙着头睡大觉。

林嬷嬷怕这种变换莫测的天气会让顾七月感冒了,只帮她在一旁多盖了盖。

不多时,大丫头明路嘟着一张嘴,满脸不高兴地走了进来。

青风瞧见她这个样子,一把拉了她过来。“怎么这副表情,看着多不开心一般!可是有什么事儿?”

“当然了!你都没瞧见墨香阁那些人的嘴脸!我刚刚从那边过来,得了消息,说是容小姐等会儿要去参加宴会,已经得了拜贴了。可怜咱们家月姐儿……偏生就没人疼!我瞧着那些人那么猖狂的模样,心口都绞成了一团。别提多生气了!”

青风无奈。

“你啊,偏生就要爱打听。可打听了,又让自己憋屈,真是……这又何必呢!”

“反正我就不开心!那些个人,典型地让人糟心!”明路担忧地瞧着躺在床上的顾七月,一时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只为何,咱们家的月姐儿一点儿都不在乎呢?今天还被那些人这么对待,她也仿佛都没记住一般,还能睡得这么好……”

顾七月自然是睡了,可小睡片刻自然也是醒了。

青风跟明路小声说的话,她听到了,只闭目养神,并没起身。

她不记仇?那些事儿没放心上?

孩子……你们还真是天真!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全部精彩内容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zhujue--]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