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惜舞宫夜by侵木 19388387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1-10-23 13:25:38    小说作者:侵木    来源:mp

    小说简介:凤惜舞宫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作者侵木,19388387最新章节目录解读。19388387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没有喜庆的奏乐声,没有嫁娶的仪式,只有一身红妆和满面的泪痕。  世人皆道长公主风华无双,是先帝掌上明珠,是世间最...

    凤惜舞宫夜by侵木 19388387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第1章 解药

      没有喜庆的奏乐声,没有嫁娶的仪式,只有一身红妆和满面的泪痕。

      世人皆道长公主风华无双,是先帝掌上明珠,是世间最幸运的女子,必当一世荣华。

      可此刻的凤惜舞,却无语凝噎,跪倒在地。

      “宫夜,娶我让你如此不甘吗?”冰凉的地面,却冷不过宫夜无情的推搡。

      凤惜舞只觉得心口刺痛,像是被利箭穿透一般。

      “凤惜舞,嫁给本王,已是如你所愿,这般委屈的姿态做给谁看?”冷情的声音响起,宫夜用力扯下她刺目的红盖头,连镶满珠翠的凤冠也随之坠地。

      他朝着凤惜舞伸出手,一双冷眸犹如寒刃:“解药!”

      凤惜舞抬头望向眼前一脸冷色的男人,苦涩一笑:“并无解药,你为何不信我?南霜她根本没有中毒……”

      珠玉落地的声音煞是清脆好听,可她的声音却是暗哑的。

      “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本王?”宫夜忽地倾身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手臂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心中更是疼痛难忍。

      凤惜舞忍着喉咙的不适,摇头。

      根本就不是毒药,她又从何处拿到解药?

      “你敢戏耍本王?”宫夜神色顿变,扼住凤惜舞,怒道:“你这心思歹毒的女人,抢了本该是南霜的正妃之位,又多次谋害她性命,本王今日便杀了你!”

      “为了南霜……咳咳……赔上王府……也不惜?”凤惜舞并不挣扎,脸色渐渐涨红,说话也变得吃力。

      宫夜冷笑,手下的动作又用力几分:“你以为如今的宫王府,还是皇室可以掌控的吗?你死,新帝绝不敢问罪本王。”

      凤惜舞眸色微颤,只觉呼吸不畅,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她心悦之人,她如今的夫君,不爱她便罢,竟要为别的女人杀了她!凤惜舞泪眼望向近在咫尺的男人,苦涩溢满心头。

      她的视线越渐模糊,以为就要死去,门外传来宫夜的心腹洪武的声音。

      “王爷,相府传来消息,已经找到解药,南霜小姐已经醒了,想要见您。”

      宫夜听后将凤惜舞松开,他冷漠弑杀的双眼,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本王即刻就来。”

      他说罢,不再看凤惜舞绝尘而去。

      凤惜舞跌倒在地大口的呼吸着,肺部刺痛:“咳咳咳……”

      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落下来,王爷,你为何不信我,我不曾下毒,何来解药……

      凤惜舞大声的咳着,胸腔一阵疼痛,嘴角有暗黑的血液流淌而下。

      她眸色一紧,含泪苦笑:“宫夜,被下毒的,是我啊……”

      第2章 践踏

      宫夜走后,凤惜舞便昏迷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屋子里很是破败,这里并不是她为自己精心布置的婚房,具体是宫王府的哪个院子也分不清。

      “公主醒了,可要传膳?”在凤惜舞艰难起身之际,一个瘦小的丫头走过来,看样子以前应该是做粗使的。

      “本宫睡了多久?”凤惜舞抬眸看向对方,因长时间没有饮水,喉咙就像是火烧一样的疼痛。

      “公主睡了一日。”丫头端了一杯水给凤惜舞,眼中有着同情之色。

      凤惜舞喝过水,听着外面锣鼓声天,迷茫的问道:“外面为何这般吵?”

      “王爷今日迎娶侧妃。”丫头怯怯地看着凤惜舞小声道。

      “砰。”茶盏摔落在地。

      凤惜舞身子轻晃,险些摔到地上去。

      她眼眶不觉泛红,看着丫头涩然发问:“可是相爷之女……南霜?”

      丫头轻轻点头。

      凤惜舞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全身微微颤抖。

      宫王不摆宴席便迎娶了长公主,却在新婚燕尔之际大摆宴席迎娶相府千金为侧妃,恐怕如今整个京城都轰动了吧。

      她眼底满是悲宫,如今宫王手握重兵,宰相是文官之首,这样的婚事即便不合规矩,可谁又敢质疑?

      宫夜答应过她,一年之后才会再娶亲,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失约了。

      她想要问问宫夜,为何不肯守诺,为何欺骗于她?一再对她如此残忍,践踏她的真情。

      凤惜舞起身过猛,忽然头晕栽倒在地,却被瓷片刺入肌肤,痛的她顿时清醒过来。

      宫夜爱不爱她,答案不问也知。

      “公主出不去的,外头有人守着,若公主闹出什么动静,王爷只会杖杀了奴婢,求公主可怜可怜奴婢,饶奴婢一命吧!”丫头吓得跪在凤惜舞面前,阻止她前行。

      凤惜舞从地上起来,看着这个丫头:“王爷为何要关本宫?”

      丫头摇了摇头。

      凤惜舞心头一阵刺痛,不再追问,她知问多了,也不过自取其辱。

      她如今中毒已深,又两日多不曾进食,此刻面无血色,眼底更是一片空无。

      耳畔传来迎亲的乐章,偶尔还能听到宾客的喧闹声,这才是婚礼该有的样子。

      坐在门槛一整夜,凤惜舞吹着冷风,手上的伤口被简单的包扎。

      本就苍白的脸,在晨曦下更显病态。

      “嘎吱”大门被打开。

      凤惜舞望向门口,眼中闪过一抹希冀。

      她强撑着身子,一步步朝着大门处走去,刚到门边,忽然听有人喊。

      “有刺客!快保护侧妃,缉拿刺客!”

      凤惜舞眸色一紧,下一瞬,便被两个护院按倒在地,细嫩的脸摩擦在地面上,立即出了血痕。

      “快把这疯婆子押下去乱棍打死,冲撞了侧妃,小心王爷摘了你们脑袋!”

      第3章 她只能为妾

      凤惜舞被人塞住了嘴,就地按在那里打,根本不给她说出自己身份的机会。

      打人的婆子卯足了劲儿,是真的想要凤惜舞的命。

      视线逐渐模糊,凤惜舞知道她撑不了多久,可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

      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而至,凤惜舞发出呜呜声,想要引起宫夜的注意,他会救她的对吗?

      宫夜,信我一次可好?

      “王爷,霜儿好怕。”南霜轻啜着,清秀的双眸盈满泪水,我见犹怜。

      南霜的美只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可宫宫可怜的模样却最让男人有保护欲。

      一旁的丫鬟碧清忙将南霜险些‘遇刺’的事禀报,瞪向凤惜舞的目光满是仇恨,好一副忠心护主的姿态。

      “有本王在,没人伤的了你。”宫夜将南霜拥入怀中,宽厚的手掌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

      凤惜舞看着这一切,心顿时凉了。

      宫夜冰冷的视线扫过凤惜舞,见她已经丢了半条命,这才开口制止婆子。

      “王爷,将这疯子交给奴婢审问,她冲撞了侧妃……”碧清不甘心让凤惜舞逃过此劫,继续道。

      凤惜舞嘴角扯着一丝腥甜,已经说不话了。

      宫夜抬手打断碧清的话,冷声开口道:“长公主你冲撞了侧妃,现在向霜儿道歉,本王可饶你一次。”

      凤惜舞匍匐在地,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对着他喉道:“既知我是长公主,又何来冲撞?”所以,这么折磨自己,也是他的手笔了!

      她是长公主,亦是宫王正妃,怎会纡尊降贵向南霜道歉!

      “这是……姐姐?”南霜惊呼一声,身子轻晃了一下,玉手攥着宫夜的衣袖,紧张的解释道:“王爷,霜儿不知是姐姐,否则借霜儿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姐姐不敬的。这可如何是好?会不会牵连王爷?”

      “无碍,错不在你。”宫夜轻柔地开口,而后看着凤惜舞嘲讽道出声,“谁叫长公主长着一副疯子模样,没吓到你便好。”

      凤惜舞心口狠狠一痛,一口灼热被她含在嘴里。

      南霜听后眼中闪过一抹嘲笑,她故意当着凤惜舞的面,靠在王爷的肩头:“可妾身害怕,若是陛下怪罪……”

      宫夜打断了她的话:“有本王在,你且安心。”

      他又道:“让丫鬟送你回去休息,本王今日得了一架名琴,少顷与你共赏。”

      “可……”南霜犹疑着望向凤惜舞,最终在宫夜安抚的话语中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南霜走后,宫夜居高临下看着凤惜舞,他狭长的眼眸眯了眯:“公主可知皇上问起身上之伤,该如何作答?。”

      “呵呵……”凤惜舞凤眸轻撇了他一眼,喉咙满是苦涩。

      此刻方才明白宫夜为了南霜不被责罚,可真是煞费苦心呐。

      “王爷,本宫向来不曾说过假话。”凤惜舞虚弱的开口,模糊的视线已然模糊看不清眼前之人。

      宫夜眸色一冷:“既然如此,你也不必回宫了。”

      看着他决绝背影,凤惜舞用尽力气喊道:“可惜你再爱南霜也无用……有本公主一日在,南霜就只能为妾——!”

      第4章 值得吗?

      凤惜舞不知自己是被何人送回房间的,处理伤口时衣衫去除之际,连带着血肉被撕开,疼的她几度昏厥。

      “嘶——”

      凤惜舞咬住自己的手臂,不愿发出痛呼之声。

      烈酒清洗伤口,血淋淋的后背一阵阵的痉挛着,疼的凤惜舞恨不能把自己敲晕。

      “公主忍一下,奴婢上了止血药便好。”丫头显然没做过这样的事,紧张的直擦汗水,脸色比凤惜舞的还白几分。

      “本宫撑得住。”凤惜舞嘴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手臂已是被咬的鲜血淋漓。

      药粉洒下的一瞬,凤惜舞疼的仰起头,泪水抑制不住的流淌而下。

      宫夜,今日你待我的一切,来日我定当会一一还你。

      霜园。

      顾名思义,以南霜命名,可见宫夜情之所钟。

      “王爷,这凤鸣琴不愧有琴后之称,便是初学者亦能弹奏出华美乐章。霜儿十分喜爱,多谢王爷赐琴,以后霜儿日日为王爷抚琴可好?”南霜一曲完毕,款步走至宫夜身侧,却发现他绪早已飘走。

      南霜微微敛眸,看来她要加快速度除掉凤惜舞,才能让宫夜眼中只看到她一人。

      “王爷。”南霜娇滴唤了声,递了一杯茶上去。

      宫夜收敛了思绪,接过茶盏:“霜儿乃是京中琴艺佼佼者,是唯一能配得上凤鸣之人。”

      ‘滴答’

      ‘滴答’

      南霜嘴角黑血滑落,一滴滴落在茶盏之中,很快便消散开。

      宫夜猛地抬头,便见南霜口中含血,面色痛苦。

      “王爷,霜儿恐怕不能伴您左右了……。”南霜捂着胸口,脸上挂满了泪痕。

      “来人,快传御医!”

      宫夜抱着已经昏迷的南霜,疾步朝内室而去,声音难掩的焦灼。

      霜园乱做一团。

      另一边,凤惜舞的住处却安静的异常。

      小丫头给凤惜舞上药之后,便去厨房煮药、煮粥,这院子只有她一个下人,自是分身乏术。

      房间中,凤惜舞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趴在床上的她却睡的极不安稳,额头布满汗珠。

      一阵风掠过,一个戴着鬼面的黑衣男子立在床边,一双清冷的眼眸充满怒火。

      喂凤惜舞服下一颗药丸后,男子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换药,最终只敢把药瓶放在枕边。

      “冷月……”凤惜舞悠悠转醒,望着男子,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

      “公主可要离开?”男子的声音一如他的名字般,清冷的让人生寒。

      凤惜舞轻摇螓首,语气虚弱却坚定:“我不能走。”

      “为了他,值得吗?”冷月质问,面具遮挡看不到他的神色。

      “……”凤惜舞神色一滞。

      值得吗?

      嫁给一个不会护着自己的夫君,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自然是不值得。

      可……

      她不甘,凤惜舞只想人生最后的时刻陪在他身边,见证他的绝望,方才没有遗憾。

      “属下去杀了那女人?”自幼相随,冷月明白凤惜舞的执拗,不再劝说。

      凤惜舞强忍着疼痛慢慢坐起,眼底闪过决绝:“去帮我办一件事……”

     

    关键字: 19388387 侵木 凤惜舞宫夜

    19388387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