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兰香贺柏松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7-04 12:25:18    小说作者:凤小溪    来源:mp

    小说简介:《62781638》是最近热门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赵兰香贺柏松,《62781638》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赵兰香贺柏松的小说1979,乙未羊年。  赵兰香坐在开往县城的拖拉机上,捂着自己的头巾以免让风吹走了。......

    赵兰香贺柏松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1979年

      我死了,在孤身活到60岁那年寿终正寝。

      我活了,回到了18岁时的风华正茂。

      1979,乙未羊年。

      赵兰香坐在开往县城的拖拉机上,捂着自己的头巾以免让风吹走了。

      轰隆隆的震响声中,开车大叔大声问道:“妹子,看你模样进城是找活干吗?”

      赵兰香眉眼一弯,朝这四十二年都不曾看到过的黄土大路呐喊:“找丈夫!”

      拖拉机摇摇晃晃地开到了县城,停在了路边。

      赵兰香提着樟木小皮箱跳下车,对大叔道了谢后,目光落在了供销社门口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身上。

      她眼神一亮,深吸了口气走过去:“贺柏松。”

      男人身影一怔,转身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你是……赵兰香?”

      清冷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如一汪清泉灌进赵兰香的大脑。

      贺柏松。

      这个上辈子待她好,为她受了很多苦,但最终还是被她抛下的人!

      赵兰香掩去眼中的情绪,摘下头巾:“嗯,我是赵兰香。”

      贺柏松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里的箱子:“辛苦了,我来帮你拿。”

      和上辈子一样的话,带来丝丝点点的不真实感。

      赵兰香望着那张几十年都再未见过的脸,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脸颊上冰凉柔软的触碰让贺柏松一愣,顿觉这女孩自来熟的过分。

      他皱起眉,躲开了:“我妈在家等你呢,快走吧。”

      说着,他大步走在前面,也没管赵兰香跟不跟得上。

      赵兰香望着那绯红的耳尖,笑了笑。

      好像自己吓到贺柏松了。

      “等等我!”赵兰香喊了句后跟了上去。

      头顶烈日炎炎,太阳光晕成光圈照在贺柏松身上,她看的有些出神。

      贺柏松曾说过,当第一眼看到自己时,他就动心了,但她从不相信,以致于错过了他。

      赵兰香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小跑到他身边。

      贺柏松察觉到她的靠近,默默放慢了脚步。

      两个人的身影慢慢消逝在人群中……

      贺柏松家是贺父生前工厂分的小两居,还算宽敞

      赵兰香坐在楼前的大树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蒲扇,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我妈说让我带你玩儿几天,等下周一工厂上班了,再让我给你安排工作。”

      贺柏松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走了过来。

      赵兰香回过神,点点头:“那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和上辈子一样,她进县城打工,她在贺家住了七年。

      期间遇到了……

      想到那个人,赵兰香心中不由冒了丝火,连嘴里的西瓜都变得又苦又辣,

      贺柏松见她脸色忽然变了,蹙眉问:“不好吃吗?”

      赵兰香望向他,忽然抬手抚上了他的眉心:“别老是皱眉,小小年纪都要成老头子了!”

      一时间,时间凝固。

      她手上还沾着西瓜水,冰凉凉的,也黏腻腻的。

      贺柏松率先回过神,猛地起身后退:“我们才认识一个小时,别动手动脚的。”

      声音虽带着丝质问和愠怒,但那脸却像被太阳晒了似的发红。

      赵兰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还算保守的七十年代末。

      “对不起。”

      贺柏松被她突然正经的语气噎了瞬,末了,只是转身走了。

      艳阳高照。

      赵兰香望着正跟对面楼下的人闲聊的贺柏松,脑袋无意识地放空。

      上辈子因为自己,他吃了不少苦。

      他的结局如何她都不知道。

      只是听说他和另一个女孩结了婚,生活还算安稳。

      这时,贺柏松看了过来,双眼中满是淡漠和陌生。

      这一瞬间,赵兰香却好像看到了上辈子她离开时的他。

      一样的暖阳,一样的白衬衫,一样的那双眼,只是多了些她此刻才恍悟的担忧。

      “贺柏松,带我出去走走吧!”

      赵兰香手做喇叭状,高声喊着。

      旁边邻居似乎和贺柏松说了什么,他应了两句,然后朝赵兰香招了招手。

      见状,赵兰香起身朝他跑去。

      贺柏松,上辈子你护着我,那这辈子就换我来护着你——

      第二章 只对你

      夏日炎热的喘不过气来。

      赵兰香怕热,出来时又没带着蒲扇,碎发混着汗贴在脸上格外难受。

      这时,路边树下一个乘凉的老太太吸引了她的注意。

      赵兰香拍了一下贺柏松:“你等我一下。”

      说完便朝老太太跑去。

      “姐,你扇子借我用用,一会儿我回来还给你。”

      赵兰香的话让老太太和身后的贺柏松都怔住了。

      “你这丫头才多大岁数就叫我姐。”老太太哭笑不得地把手里的蒲扇给了让她。

      赵兰香尴尬地笑了笑,赶紧跑回贺柏松身边。

      上辈子自己在养老院里待了十多年,院里的老太太都是“姐姐妹妹”的称呼。

      贺柏松也只当她嘴瓢了,没多问。

      两人一路走着,赵兰香一边听着贺柏松介绍贺边的环境一边看着这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景象。

      她望着树上成串的榆树钱儿,突然停住了脚步:“你说人这一生那么长,要是有后悔的事该怎么办?”

      闻言,贺柏松面上划过一抹诧异。

      她这么年轻,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他还是回了句:“该弥补弥补,该道歉道歉。”

      “那不能弥补,也无法道歉的呢?”赵兰香追问。

      “那就记在心里,永远别再犯。”

      听到这话,赵兰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摇着蒲扇继续往前走着,贺柏松跟在她身后。

      投在地上的两道影子一点一点的重合。

      她转过身面朝着贺柏松,倒退着走:“贺柏松,你这辈子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吗?”

      赵兰香想,无论他想要什么,她都会帮他!

      熟料,贺柏松只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话音刚落急促的车铃声响起,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突然从一旁的巷子里冲出来,直直的朝着贺柏松撞去。

      赵兰香一惊,忙冲上前将人拉开,一脚踹在车后座上!

      “嘭”的一声,自行车和人摔倒在地。

      男人疼的嗷嗷叫了几声后站起来破口大骂:“你不看路啊!”

      赵兰香瞪他一眼后故作柔弱地倒在贺柏松怀里,直叫“脚疼”。

      柔软娇小的身躯贴在身上,贺柏松身体一僵,呼吸也随之一滞。

      “你骑那么快撞了我,居然还骂人,你什么素质?”

      赵兰香晃了晃自己被擦伤的脚踝,还不忘往贺柏松怀里拱。

      贺柏松整个人都傻了,双手跟夹了木板似的不知该放在哪儿。

      赵兰香瞄了眼头顶那越渐变红的俊脸,心中忍不住偷乐。

      男人见路过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暗骂了句“算我倒霉”后推着自行车走了。

      赵兰香轻哼了一声。

      跟我斗,讹不死你。

      “你脚没事吧?”贺柏松半抬着手,抱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淡淡的皂香钻进鼻子里,让赵兰香忍不住想起上辈子和贺柏松最后的那个拥抱。

      赵兰香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真的受伤了。”

      “……”看着一点都不像。

      贺柏松偏过头,声音发闷:“我扶你回去吧。”

      “背。”赵兰香道。

      贺柏松眼神一怔。

      “抱也可以,我很轻的。”赵兰香眼尾带着一丝狡黠。

      贺柏松哪里遇到过这么直白的人,当即就红了脸:“胡闹。”

      说着,他撒开了手径直往前走。

      赵兰香没说话,也没叫他,心里默数:一、二、三……

      刚数到三,贺柏松便停下脚步,闷头走到她面前转身蹲下:“上来。”

      赵兰香咧嘴一笑,喜滋滋地扑了上去。

      看着贺柏松通红的耳朵,她故意凑过去轻声问了句:“我重吗?”

      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贺柏松只觉所有的血都冲上了脑子,以至于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不重。”

      赵兰香笑了笑,手臂环住他的脖颈:“那下次就抱好不好?”

      贺柏松努力控制着呼吸,却无法从心里找到一丝厌恶,良久后才问了句:“你对谁都这样吗?”

      闻言,赵兰香笑意褪去,眼中多了几分深情。

      她凑到贺柏松另一只耳朵旁,一字字道:“只对你。”

      贺柏松心滞了瞬,望着远处的工楼一言不发,却将步伐变得更为稳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赵兰香跟随着上辈子的轨迹进了工厂。

      转眼就是两年。

      她已经成为工厂里的小组长,比上辈子挣的多,除却自己用的,寄回给家里的,还能剩下一些攒着。

      而贺柏松也大学毕业,留在县城做了老师。

      这天是青年节,工厂放假。

      赵兰香和过去两年一样去学校找贺柏松,却不想正目睹他被人围堵的画面。

      她一惊,立刻冲上前:“你们在干什么?!”

      可当看到拦住贺柏松那人的脸时,她背后倏然一凉。

      眼前男人赫然是她上辈子瞎眼爱上,以至毁了一生的祸首——陈央!

      第三章 吃醋

      也许是重生的生活太安逸,让赵兰香差点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陈央看着突然冲出来的她,轻啧了声:“哪儿来的小丫头,什么事儿都敢管!知道我是谁吗?”

      普通人听到他这话都害怕的不行,可赵兰香早就知道他是什么德行,也不怕他。

      “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离我们远点!”

      赵兰香拉着贺柏松就往外走,一点儿也不在乎陈央是什么反应。

      贺柏松跟在她身后,眼底神色不明。

      而阻止了小弟追上去的陈央开口却是问:“那姑娘叫什么?”

      “赵兰香。”

      闻言,陈央眼眸眯了眯,随即高声喊:“赵兰香,我是陈央,我舅是你们工厂的会计马军,我记住你了!”

      赵兰香脚步没停,这些话上辈子就听过一遍。

      要不是怕连累了贺柏松,她一定会回去把陈央这个恶心的家伙揍一顿。

      而贺柏松却转头深深看了眼陈央。

      之后,赵兰香经常能‘偶遇’陈央,时不时收到他送的花和礼物。

      虽然她一次都没有收过。

      这天,赵兰香下班早和贺柏松买菜回来。

      刚到楼下,就被手捧着花的陈央堵了个正着:“我说了,我总能找到你。”

      赵兰香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你闲的没事干了是不是?”

      这时,一旁看热闹的邻居闲言传了过来:“果然是乡下丫头,刚来多长时间就不学好,有伤风化!”

      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话,赵兰香也懒得去细听。

      别人的嘴她也管不了,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贺柏松身上。

      可他眉心紧皱,清俊的脸像是布满了乌云的天。

      赵兰香愣了愣,解释道:“我和这个没用的纨绔子弟不熟。”

      陈央:“……”

      贺柏松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他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央看着这一幕,脸上带着几分窃喜:“听到没,他说你的事与他无关,跟我吧。”

      谁知道赵兰香望着贺柏松发愣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捡了宝似的笑容。

      她转头看着陈央,一脸感激:“你还是有点用的,以后你可以多来找我,送礼就不必了。”

      说完,赵兰香撒腿就朝贺柏松跑去。

      陈央傻在原地,根本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点着钨丝灯楼道中光线昏暗,赵兰香拉住贺柏松:“你生气了?”

      贺柏松默不作声,但那双眼中却透着丝说不出的别扭。

      赵兰香知道他是吃醋了,此时倒是有些感激陈央让他开了点窍。

      她看着那双眼睛,轻道:“那我明天也买花送给你好不好?”

      贺柏松一愣,扭身继续走:“庸俗。”

      赵兰香嘿嘿笑了几声,跟了上去:“对,他庸俗,咱们贺柏松才是真正的清雅。”

      虽然已经听了她两年不着调的话,但贺柏松的脸还是忍不住发烫。

      好在光线暗,赵兰香也看不见。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这些日子压在胸口的石头好像忽然都不见了。

      转眼,一贺过去。

      这几天,赵兰香都和贺母一起上下班。

      她记得上辈子也是这几天,贺母下班途中被抢受伤,由于救治不及时出血过多身亡。

     

    关键字: 62781638 凤小溪 赵兰香贺柏松

    62781638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