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165468》主角慕安宁陆景深免费阅读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1-05-18 16:29:48    小说作者:侵木    来源:mp

    小说简介:慕安宁陆景深大结局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享受小说作者的巧妙构思,56165468小说大结局章节更新中,侵木小说全集在线阅读:第1章开始  第一章 云泥之别  北城的夏格外酷热,连绵不断的雨却平添了丝寒意。  医院里。  慕安...

    《56165468》主角慕安宁陆景深免费阅读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一章 云泥之别

     

      北城的夏格外酷热,连绵不断的雨却平添了丝寒意。

      医院里。

      慕安宁穿着一件长袖T恤,却掩不住她的瘦骨嶙峋:“宋医生,我放弃了。”

      很久之前,她的胃就一抽一抽的疼,但手里没钱,所以拖到了现在才攒够钱来做检查,却没想到会是胃癌晚期。

      宋诺看着慕安宁,视线落在她胳膊上明显被掐出来的青紫,不由多问了嘴:“你想清楚了,确定要放弃治疗?”

      慕安宁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整个人往衣服里缩着,试图避开他的视线:“嗯,辛苦你了。”

      就这么死去,对大家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说完,慕安宁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宋诺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当夜。

      陆家别墅一片欢腾。

      今天是陆家继承人陆景深的生日,也是他正式接手陆家的宣告会。

      慕安宁缩在院内一角,嘴唇早已经冻得发紫,可她却只是抻着脖子往外张望。

      一辆又一辆的车驶进来,但都不是她在等的那人。

      这时,白色宾利车里下来一人。

      慕安宁看着,眼中亮起一道光,忙朝着那人跑过去:“景深!”

      陆景深看着她身上洗到发白的破旧衣物,眉心紧皱:“今天宴会,北城富商云集,你身为慕家小姐,穿着打扮还是要体面一些。”

      慕安宁笑容僵了瞬,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干净整洁的西服,强撑着笑说:“除了你,谁知道慕家还有我这么个人。”

      说完,她将一直藏在怀里的蛋糕献宝一样递到了陆景深的面前:“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生日蛋糕,你快尝尝。”

      这是她第一次做蛋糕,虽然失败了无数次,甚至还因为偷用了慕家厨房挨了佣人的骂,但只要陆景深喜欢,她就觉得值得。

      可他却只是冷淡的看着,丝毫没有接过的意思。

      慕安宁见状忙解释:“我知道你不吃奶油,这上面我都是用白巧涂的层,你放心吃。”

      她又把蛋糕往前递了递。

      陆景深听言却只觉烦躁:“不需要。”

      说完,他便越过她往客厅内走去。

      慕安宁看了眼手中的蛋糕,忙追上去将蛋糕盒塞在他手里:“你尝尝吧,我做的很好吃的。”

      像是怕被拒绝,她连忙转身跑开了。

      陆家别墅外。

      慕菀听着里面时不时传出的狂欢声,低声祝福着:“生日快乐啊,景深。”

      而后转身刚要离去,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仓促叫喊。

      “让开让开!”

      慕菀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两个陆家佣人拖着两大袋垃圾越过自己,走向一旁的垃圾堆。

      “哗!”垃圾袋倒下来,里面的垃圾倾泻而出。

      而那最上面熟悉不已的蛋糕盒令慕安宁不能忽视,她一步一步走上去。

      那还未开封的蛋糕盒被垃圾压扁,里面的蛋糕也被压成泥,不成样子。

      垃圾的酸臭味不断往鼻间涌着。

      慕菀胃里不住的反着酸水,可她只是怔怔的看着那蛋糕。

      身后,陆家佣人的谈论声不绝于耳。

      她本来没在意,却突然听到了‘陆景深’的名字。

      慕菀转头看去,就听她们接着说:“刚刚陆老爷子宣布了陆景深少爷的婚讯,他就要和慕念露小姐结婚了!”

      第二章 不堪

      结婚!

      慕安宁震了瞬,脑海之中霎时一片空白。

      远处灯火如昼,她置身黑暗之中,手脚冰凉。

      慕安宁不知道是怎么走回的慕家,她站在门厅,听着客厅内的慕家人谈论着刚刚听闻的婚事。

      时间点点过去,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慕安宁一直知道慕家人厌恶她。

      只因为弟弟出生后,他们的父母出了车祸双双身死,所以慕家人将他们姐弟俩当做扫把星,就连佣人都可以随意苛责。

      慕安宁悄声绕过她们走向角落里的下人房,那是她和弟弟在慕家的住所。

      可这时,下楼的慕老太太看见了她。

      她手中的拐杖“砰砰”拄了两下地,厉声呵斥:“你身为慕家人,穿成这幅模样像什么样子?去你爸妈遗像前跪着认错去!”

      慕安宁不敢反抗,只怕惹她生气牵扯到弟弟。

      不知道跪了多久,直到一个佣人眼含鄙夷走过来:“念露小姐回来了,老夫人说你可以滚回去了。”

      慕念露是大伯家的女儿,比她早出生几个小时,也是慕老太太最疼爱的孙女儿。

      慕安宁垂眸掩去眼里的情绪,起身一瘸一拐的回到下人房。

      她只庆幸弟弟现在面临高考,在学校住宿,不会回来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一面。

      夜深,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慕安宁躺在床上只觉得脑袋烧的滚烫,手脚却冷的发抖。

      她扯过薄薄的被子胡乱将自己裹紧,却仍挡不住潮湿的冷气。

      昏昏沉沉中,慕菀恍惚间仿佛看见了五年前的那天。

      陆景深随着父亲一起来参加慕念露的生日宴。

      没人记得,那天也是她的生日。

      她站在角落里,看着慕念露对着蛋糕许愿,也跟着闭上眼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睁眼时,却看到陆景深站在面前说:“今天也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那一瞬,他就如同一缕阳光一样照耀在自己的世界里,带给她为数不多的温暖。

      这一点温暖,慕安宁记了五年。

      可现在,他终究要属于别人了。

      一直忍着的眼泪终究落了下来,洇湿了枕头……

      不过两天,陆景深和慕念露一月后结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北城。

      慕安宁听着客厅里慕家人议论着婚事安排,再想到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突然想要放肆一回。

      她要去找陆景深!

      想到他之前说的话,慕安宁翻箱倒柜终于翻出了一件看上去崭新的衣裙。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慕念露淘汰了的衣裙。

      她想着喉间酸涩一片,可还是换上了这件唯一的‘新衣’。

      雨滴答滴答的下着。

      之前她来过几次陆家,佣人都知道她是谁,见她过来也不知道该不该拦。

      就这样,慕安宁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

      大厅里,陆景深正在看财经新闻,听到脚步声,转头看过来。

      慕安宁的发丝沾在脸上,有些狼狈,可还是迎着他的目光问:“你喜欢慕念露吗?”

      陆景深皱眉,目光如刀上上下下将她扫视了一遍。

      慕安宁本就瘦弱,如今患病更是皮包骨般。

      这衣裙在她身上,格外不合身,再配上她此刻发白的脸,怪异至极。

      “我的事和你无关,慕小姐请回。”

      陆景深语气疏离,说完就让佣人把她强行带出了陆家。

      陆家门外。

      慕安宁带来的伞落在了陆家门厅,她呆呆的站着,倾盆的雨霎时浇透了身上单薄的裙子。

      可她只是看着陆家半敞的窗中露出来的半边身影。

      除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弟弟,她最在乎的人只有陆景深。

      可如今他却说他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雨水清凉,可此刻却如像一杯冰刀割着她的胃。

      慕安宁眼前一片昏花,唯有喉间弥漫的血腥味,提醒着她此刻有多不堪……

      第三章 深情不悔

      雨下了整日。

      入夜,陆景深刚出别墅准备去参见一个晚宴。

      却见慕安宁竟还站在门外,没有离开。

      而慕安宁瞧见他出来,刚要上前,可眼前却一阵发黑,整个人朝地上栽倒。

      这时,陆景深伸手扶住了她,让她免于摔倒。

      慕安宁堪堪站稳,等到眼前重新恢复了清明,她忙退后了两步。

      可身上脏污的雨水还是沾湿了他干洁的西装:“对不起,我……”

      陆景深冷着一张脸:“不必。”

      他甚至没有听完她的话,就径直越过她朝车上走去。

      慕安宁心中刚刚升腾起的温暖迅速凉了下去,喉间一片酸涩。

      望着他的背影,慕安宁再度执拗的问:“你是真心想要娶她吗?”

      陆景深只是自顾坐上车,偏头瞥了她一眼:“是我求婚。”

      “嘭!”车门关上,遮挡了视线。

      慕安宁怔在原地,看着车疾驰而去。

      原来这是他的意思,那自己也就放心了。

      她该笑着祝福,可不知为何,眼眶却是一片滚烫,笑不出来……

      慕安宁浑浑噩噩的回到慕家,走进了灵堂。

      屋内一片昏暗。

      她跪在地上,看着台上父母的遗像,满目悲伤。

      “时间过得快,转眼你们就走了十七年了,弟弟也马上要高考了。我知道,这些年他是为了我才留在慕家,不过很快,属于他的噩梦就要结束了。女儿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病,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拖累他了……”

      慕安宁低诉着,胃里突然一阵刺痛,她握拳的手紧抵着胃试图平复,却毫无用处。

      许久,她才缓了过来。

      “还有一件事女儿一直没有和你们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喜欢了很多年,只是他很快就要和慕念露结婚了。”

      慕安宁的声音轻不可闻,却承载了五年来的深情。

      寂静侵袭着灵堂。

      很久,慕安宁撑着麻木的腿站起身。

      “爸,妈,等他和慕念露结婚,等弟弟高考结束能离开慕家,女儿便能安心的去陪你们。”

      只是希望,她还能坚持到那一天……

      三天后。

      慕安宁正坐在房内发呆。

      突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

      她转头看去,却看见自己的亲弟弟慕亦舟走了进来:“姐,我回来了!”

      少年高大的身影几乎挤不进这破败狭小的下人房,慕安宁看着,心中一片酸涩。

      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根本不用再回来慕家,他也可以过得更好!

      但很快,他就可以自由了……

      慕安宁垂下眸想掩住自己的情绪,突然,她看见慕亦舟锁骨上明显是被人殴打出来的青紫陡然怔住。

      她心尖一颤,怕自己错看,忙将人拉住细细检查着。

      慕亦舟忙要挣脱她的手,却又怕伤到她,只能不自在的任她看。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慕安宁一连几问,难掩心中的焦急担忧。

      她这辈子努力的活着,拼命挣钱,为的就是慕亦舟能好好的,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竟然受了这么些的伤。

      所以他这么多天不回来,不是因为要冲刺高考,而是不想让自己发现他满身的伤……

      慕安宁看着慕亦舟小心翼翼的将伤痕掩盖的动作,眼眶通红一片:“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说着,她拉着人往外走。

      慕亦舟发现了她通红的眼,慌乱的伸出手擦拭着:“你哭什么,我是男子汉了,一点小伤又不疼,真的,你看!”

      说着,他还伸手往那青紫上重重的捶了一下。

      慕安宁很明显的看见慕亦舟脸色白了瞬,可他还是笑着忍着,不让她担忧。

      那一瞬,慕安宁一颗心像是被人捏紧,直至窒息!

      第四章 曾答应的事

      夏日炽热,连吹进来的风都带着燥。

      慕亦舟看着不说话的慕安宁,有些慌的伸手扯了扯她手腕:“姐,我真的不疼。”

      闻言,慕安宁鼻尖又一阵酸涩,可她忍了下来,紧紧抱住了弟弟:“舟舟,答应姐姐,不管有什么事,你都要和姐姐说好不好?”

      慕安宁心里清楚,慕亦舟身上这些伤怕都是慕家那些小辈动的手。

      要是换了旁人,他定然不会受伤。

      而他之所以忍受慕家人,也是为了不让慕家人迁怒自己,报复到她身上……

      如果没有她,慕亦舟根本无需忍受这些,他可以脱离慕家,而不是现在这样。

      她再也不想做他的累赘了。

      慕亦舟不知道慕安宁的心思,只当她还在担心自己,只能沉默的抱着她让她安心。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措辞:“我听说6月12日,陆景深要和慕念露结婚了?”

      慕安宁身子一僵,缓慢松开了手,装作平静回:“是啊,景深喜欢她,他们两个很配。”

      慕亦舟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戳破她的伪装:“那姐姐呢?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吗?”

    关键字: 56165468 侵木 慕安宁陆景深

    56165468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