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爷是个妻管严小说男女主角是谁-七爷是个妻管严男女主在一起了吗

    发布时间:2020-11-21 20:09:15    小说作者:吾吱吱    来源:zsy

    小说简介:抖音热推的宁初战西沉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一定会拜倒在作者吾吱吱的文笔之下,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先来阅读一下第16章吧!他看中她的血,她看中他的势,她成为他的小妻子,禁欲七爷高调放话:“我不欺...

    七爷是个妻管严小说男女主角是谁-七爷是个妻管严男女主在一起了吗

    第9章 说是巧合,她都不信!

    “听说这款戒指有特别定制的技术,可以在戒托上刻要透过钻石才能看到的字,宁初,你脱下来给我看看!”

    宁初一听,当即懵了。

    两百万,还刻了字,那得值多少钱?

    她没理战诗颖,眸光当即看向战西沉,“七叔,你真的刻字了?”

    战西沉看了看刀光剑影的老八,眸底闪过一丝凉意。

    他不说话,转头看着手足无措的宁初,幽深璀璨的眸瞬间变成深不见底的海。

    战诗颖看他七哥的眼神就知道肯定刻了,越想越生气!

    “宁初,你快脱下来让我看看!”

    宁初看着战诗颖那一脸势在必得的嚣张,先不说这戒指是假的,要真脱了拿不拿得回来还是个问号。

    她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那边一眼不发的战西沉,奈何那人却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姿态。

    真是傲娇啊!

    无奈,她只好收回目光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战诗颖,“这戒托那么小,就算真刻了字我拿下来你肉眼也看不到啊!”

    战诗颖得意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六哥是鉴宝师,他随身都携带着放大镜呢,你快给我脱下来,让大家都看看!”

    “轰——”

    宁初后背一凉,手心都渗出汗来。

    鉴宝师……

    这戒指一脱,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战烨见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正打算出来打圆场,却看到那边战诗颖二话不说,伸手就朝宁初扑过去打算抢。

    宁初本能的往后一躲。

    就在这时,厨房的方向王妈和一个女人推着餐车,正往这边送菜过来。

    宁初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绊,身子踉跄着站不稳。

    只听到“啊!”一声。

    谁都没有看清是什么情况,转过头,就看到那冒着热气的石锅鱼,连汤带锅的泼在宁初身上!

    战诗颖当即吓得往傅娟身后一躲。

    现场足足安静了两秒。

    紧接着,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关心宁初的伤势,而是纷纷把注意力转到主位旁边的男人身上。

    只见他一双幽深的黑眸平静如水,看着那边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的宁初只是微微蹙了蹙眉,那抹被他可以隐在眸底的阴沉谁都没有看到。

    大家一看他的态度,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伤的是宁初,这要换做那个人,今天这事儿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宁初趴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钻心的疼痛从后背传来,她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只剩下身体麻木的痛。

    她忍着疼,颤颤巍巍抬起头,就看到王妈惊慌失措的看着旁边的女人。

    宁初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那女人神色淡然,脸上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惊讶。

    “宁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这锅可是刚从火炉子上拿下来的。”

    女人皱着眉,说话间不经意的将手背在身后,也就是这个动作,让宁初一眼就看到她发红的手心。

    宁初秀眉一皱,她现在疼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看了一眼那推车,除了那锅鱼其他菜都还安然无恙的放在车上。

    而她刚刚站的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除了有人绊她根本不可能会摔倒。

    她忍着疼回头看了一眼,那地方除了四嫂和战诗颖其他位置都空着,战诗颖当时正站在她对面,根本不可能出手。

    说这是巧合,她都不信!

    “蓝汐,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小初扶起来!”战青山对着那女人吼了一声,后者却依旧站着不动。

    边上的王妈反应过来,赶紧冲过去将宁初身上的石锅移开。

    “宁小姐,你没事吧?”

    宁初想说没事,但是开口才发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现在倒是挺想知道,那个叫蓝汐的女人是哪路妖魔鬼怪,不仅傲慢还敢连战青山的话都不放在眼里!

    王妈扶着宁初起来,可是一动才发现,她背上的衣服都烫破了,下面被烫得红肿的皮肤都露了出来。

    “天呐!都,都烫坏了!”

    王妈惊呼一声,把大家的视线都引了过来。

    宁初艰难的直起身子,忍着后背传来的痛,走过去一把抓起蓝夕藏在身后的手。

    “你这手怎么也红了?是因为刚才的石锅太烫了吗?”宁初看着她,眼神冰冷坚毅。

    蓝汐脸色微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吗?餐车四面都有阻挡,就算被撞了顶多就是汤会洒出来,整个石锅翻下车?不是人为那就是有鬼,而你的手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怀疑是我故意把鱼汤泼你身上的?”蓝汐恶狠狠的瞪着她。

    “难道不是吗?”宁初反问。

    “宁初,你少含血喷人了,蓝汐才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战诗颖不满的替蓝汐打抱不平。

    “就是嘛!先不说蓝汐有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就算她有,那么大的动作我们现场那么多双眼睛怎么都没看到?”四嫂也冷笑着说。

    宁初才不管她们,直接一把掀开蓝汐的衣袖,红肿的手心顿时就呈现在大家面前!

    霎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脸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惊慌。

    只有主位边上的男人,幽暗的眼眸微微一眯,轻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深邃的目光漫不经心从宁初红肿的后背上扫过,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起了水泡,明显伤得不轻。

    但他却在那张素净的小脸上看不到半点疼痛,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孩儿,又一次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蓝汐看了一眼战西沉的方向,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

    她讽刺一笑,无所畏惧的瞪着眼前的人,“我天天在厨房里帮忙,烫伤切伤是在所难免的,你问问后厨的阿姨们谁手上没点伤?”

    “况且大家都知道我今天负责做烤肉,我的手就是在烤肉的时候烧伤的,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可不要这样诬赖我!”

    宁初看着她的手,觉得真是好笑,“你说这是烧伤?烧伤的受损皮肤都会不同程度的变黑,而烫伤一般都会起水泡,你想学人家颠倒是非也要有点水平!”

    关键字: 七爷是个妻管严 吾吱吱 宁初战西沉

    七爷是个妻管严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