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昭禾楚淮南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11:25:33    小说作者:后卿    来源:zzy

    小说简介:后卿是本文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的作者,昭禾楚淮南为本文的主角,本文是穿越重生小说,如此引人入胜的小说你还等什么,快来看看精彩内容吧:昭禾自个爬上祭台。动手前祭司秉着好意确认了一遍。“生死有命?”昭禾笑眯眯的给人回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昭禾楚淮南小说全文阅读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第16章 谋士南淮

    昭禾因为这句话,险些一个没站稳栽了个跟头,即便被李安手疾眼快的扶住,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

    李安连忙问道,“这位小哥,可否方便告知是哪家义庄?”

    李安看着昭禾苍白的脸色有些不忍,她大病初愈,所有的盼头都在这个谢府的姐姐身上,如今忽闻此噩耗,小小的身体怎么承受的了。

    “问这么多干什么……”小厮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不大愿意开口。

    李安温和的笑了笑,他并没有生气,而是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来,递于小哥。

    “舍妹与这位珠儿姑娘一向有些交情,实在不忍心看她的芳魂无处可归。”

    这兄妹俩心肠倒是不错……

    小哥迟疑了一下,伸手接了银子,大概出于一种同为下人的悲凉感,开口道:“唉,就在城西那家,我们这种下人,死了也只会往那放。”

    李安道了声谢,揽着昭禾离开了。

    而另一边燕九柯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回公主府,他鲜少见的回了自己的府邸。

    甫一进门,墨影就从暗处现身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待他进了书房落了座,思路终于归纳清晰。

    随即有条不紊的吩咐道:“去查,谢长莘出事前,谢府有何反常。还有,谢府的棺材里,到底有没有她的尸体。”

    谢长莘的后事也算是风光了,由长公主亲手操办,只是谁也没见过这位谢府三小姐的尸首,对外只说,谢长莘是坠崖而亡,找到时尸首残损的厉害,实在惨不忍睹。

    墨影领了命,无声的退下了。

    甚至心里还有些小骄傲,主上下这么奇怪的命令,他脸上却一点好奇都没有,没脸没皮的在心里夸了一把自己的职业操守。

    燕九柯坐在桌案前,脸上的神色晦明难辩,这大概是一种发现自己反常,却又没办法解释自己如何这么反常的心理。

    想起侯府前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心情愈发的不好起来,他打心里不晓得自己为何对这个女人如此上心。

    而此时城西得义庄也迎来了一双客人,一男一女,男的生的一副温文尔雅的好相貌,举手投足间泛着一股子书卷气息,看起来倒像个读书人。女的看起来年龄不大,面纱下只露出一双悲伤后略显疲惫的眼睛来。

    “两位是…兄妹?”

    义庄没有主人,常年在这里负责看护尸体的是一个年岁四十左右的鳏夫,大概因为常年和死人打交道,身上也泛着一种阴冷的死气。

    李安还在和鳏夫就两人关系问题寒暄的时候,昭禾已经找到了珠儿的尸体,她身上还穿着她离府前见她的衣服,所以眼熟的紧。

    “是这位姑娘啊,搁这有段日子了,再没人来领,怕是就要进乱葬岗咯。”

    昭禾低声对着守尸的人道了声多谢。

    他们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阴沉的迹象,此刻,外面竟飘起雪花来。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李安咦了一声,伸手去翻了翻珠儿的尸身。

    “李大夫,我姐姐的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李安侧目看了昭禾一眼,微微沉吟。

    “这是毒杀。”

    昭禾脑海中忽然闪现出绿儿奉上的那碗莲子羹,她随手递给珠儿的画面,清楚的回放着。

    李安见昭禾神色有异,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从袖中取出了银针,轻轻扎进尸体,再拔出时,银针没入尸体的部分已经泛黑。

    “是毒杀,无疑了。”

    外面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守尸人看着越来越大的雪势道了声造孽,这房子不结实,别再塌了。

    莲子羹,坠崖,事情连在一起,便勾勒出一个清晰的轮廓。

    珠儿,不过是误饮了一碗莲子羹,做了自己的替死鬼。

    她在谢府只求自保处处忍让的愚蠢举动只会换来她们肆无忌惮的谋害,还有珠儿一条鲜活的人命。

    昭禾虽性子软绵,但毕竟是承着帝训长大的,她父皇在世时就喜欢拿着戒尺敲打她,一边敲一边问,若有欺你,害你,糟践你,当如何?昭禾的眼中一扫之前的悲伤和疲惫,那便忍之,让之,必除之。

    “是我对不住你,连累你跟着我受了很多苦。”

    昭禾对着珠儿的尸体,自言自语般。

    “我却不会让你枉死,你在下面等着吧,那些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这厢,昭禾正为珠儿的死而难过的时候,那厢,二皇子踏着风雪回府的时候心情也不是太好,本是例行的进宫请安,却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进了自家庭院的游廊,二皇子的脚步方停住,身后跟着撑伞的小厮无声的收了伞,退在不远处。

    “殿下,恭喜恭喜啊。”

    游廊内又传来一阵颇为急促的脚步声。二皇子寻声望去,见了来人,不得以压下脾气,目光阴鸷的举手拍了拍狐皮大氅上的残雪,冷笑着开口。

    “喜?我何喜之有?”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府中的炼丹异士长台道长。

    只因这异士在炼丹方面有些能耐,而二皇子又需要仰仗他的能耐去取悦皇上,故,对他还算客气。

    长台道长仿佛没察觉到二皇子的不悦一般,依旧喜不自胜道:

    “今日天降大雪,乃是祥瑞之兆,府中亦有麒麟之才,从天而降。”

    二皇子望了望天,又望了望道长。

    一句你“该不会炼丹炼傻了吧”憋了许久也没说出来。

    “道长所说的麒麟之才,现在何处?”

    长台道长将自个往游廊边上让了一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二皇子循着他的目光望去,从游廊一头便步入一个白衣公子来。

    这白衣看起来还像是洗的发白,二皇子的目光再绕着人转了转,从他身上没找出半点时下公子哥流行佩戴的金银玉石。

    这便断定了他的身份,布衣。

    还是很穷的布衣。

    果不其然,那人在他身前不远处站定,抬手斯斯文文的见了一礼。

    “草民南淮,见过殿下。”

    这是赤裸裸的想走后门将人引荐给他,二皇子沉吟,在想怎么委婉的拒绝长台道长。

    长台道长尤不知,笑嘻嘻的保持着一脸傻乐。

    “本王……”二皇子狠了狠心,拒绝道:“本王无事可谋,道长的一番美意,无福消受了。”

    还有一句没说出口。

    您还是回去多练练丹吧。

    关键字: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