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子阳段艺秋小说玄医针仙-王子阳段艺秋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10:29:17    小说作者:花园别墅888    来源:zzy

    小说简介:花园别墅888最新小说玄医针仙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王子阳段艺秋,《玄医针仙》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花园别墅888最新小说章节试读:六月,太阳已经异常猛烈了,城里人出个门恨不得把空调安到背上,农村人照样干...

    王子阳段艺秋小说玄医针仙-王子阳段艺秋小说阅读

    《玄医针仙》第20章 怪老头

    王子阳感觉自己做了很多梦,而且无一例外全是噩梦,尤其最后一个,梦见张欣穿着白色睡衣,而睡衣上面血迹斑斑,她一步步哭喊着向他走来:我死的很惨,帮帮我,帮帮我。王子阳被吓醒过来,想坐起来却发现无法办到,右边肋骨痛的他几乎又要昏厥过去。

    心里对张大山恨啊,王八蛋,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非弄死你不可。

    伸手摸了摸,整个腰部被白色纱布缠了起来,显得很笨重。

    再看看身处的环境,竟然是在一条小得很可怜的木船上。船停泊着,头顶上空不到一米五的地方就是船顶,两边宽度也不足一米五,王子阳睡在中间,下面铺了一床被子。

    见鬼的是,这条船破的几乎不能遮挡雨水了,但这床被子的质地却非常好,摸上去是正宗的丝绵,还是大牌子,没个几千块断然是买不来。

    更令王子阳吃惊的是,船尾方向有个白色网袋,就随便挂在了船内板上面,里面插着一瓶瓶酒,有洋酒、红酒,都还是高档货。

    王子阳再忍痛换了个姿势看向船头,首先看见一个火炉,有木炭亮着,烧着一壶水。

    再隔壁有些碗筷酱料等等,看上去就是个小厨房的模样。

    这到底什么鬼地方?

    王子阳喊了一声,只有回音,而没有人应答。

    所以,即便知道自己不适宜乱动,王子阳还是忍痛极力挪动到左边,透过船内板的裂缝和洞孔窥视船外的世界。

    是一个小岛,看上去还算干净,植物特别多,长势也很好,岛上隐约能看见一间小木屋,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于是王子阳又挪动到另一边继续窥视,这次看见的不是小岛,而是清澈的水面,几公里之外则是一座山,山上有信号接收塔,山的另一边应该是城区。

    见鬼,自己为何会在这种地方?

    莫非自己落水时,这艘船刚好经过,船主救了自己?

    思考了几秒,王子阳摸摸自己的口袋,手机钱包什么都在,钱包里面的钱还在,手机自然早就不能用,打电话通知人来接自己那不可能。可不接,坦白说,王子阳有点儿担心,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他觉得肯定有,否则救了以后会送他上医院,而不是带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无意中翻了翻被子,王子阳更担忧的心里发寒,这床被子的另一面竟然全是血迹,看上去仿佛包过血人,虽然血迹已经干固,但看鲜艳程度,应该不超过一星期。

    尼玛,这人不是搞器官倒卖的吧?

    正想着,突然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王子阳赶紧把手机抓在手里,必要时这也是武器。

    不到十秒钟,只见船一阵轻微的晃动,有人上了船,弯着身子进了狭隘的船舱。这是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头,穿人字拖,沙滩裤,黑色衬衫,头发鸟窝一样乱,脸相还算好,但他的眼神很古怪。或者说眼睛古怪吧,左边大,右边小,还是斜的,令人看上去就对他有几分距离感。

    他进来看见王子阳已经醒来,脸上挤出一丝比不笑更难看的笑容道:“身体状况不错,比我想的要快醒,练过武吧?”

    王子阳道:“练过下,这儿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儿?”

    “你猪脑子吗?当然是我救了你,不然你为毛在这儿?”

    “你是谁?”

    “呵呵,你可以叫我老金。”

    “你是医生?”王子阳摸了摸包着自己整个腹部的纱布道,“包的很好,很专业,医生的手法。”

    “你这么问,说明你也是医生了?”

    “是,我是外科医生。”

    老金退出船舱,伸手在船头挂着的布袋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一盒很精致的茶叶,然后拿出茶杯,用烧好的水给自己泡了一杯,再点上一根烟。这烟也是在布袋里摸出来的,很精致的金属烟盒,里面整齐排列着一根根雪茄。没错,是雪茄,而且他的打火机是zippo。

    尼玛,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住破船,但里面有那么多奢侈品。

    王子阳正打算问,老金先开了口:“抽烟不?”

    王子阳点头:“来一根。”

    老金取了一根雪茄丢给王子阳,然后把打火机也丢了过去,王子阳点燃抽了两口,老金道:“年轻人你很没有礼貌知道吗?我救了你,还给你烟抽,你连谢谢都没说一句,莫不是你觉得我救你有什么目的吧?”

    王子阳道:“有怀疑过。”

    “好吧,有怀疑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老金转而道,“告诉我为何好几十人一起打你,你得罪了人?”

    “你看见了?”

    “白痴,我刚好经过,不然怎么救了你,你有够幸运的啊!”

    王子阳想想觉得也对,如果不是这怪老头经过,自己基本上就把命交代在桥下了:“谢谢!”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算是得罪人吧,他们找我寻仇来着。”

    “听口音他们都不是六门县人,你这寻仇有够远的,你是跑来这儿被他们追上的还是撒谎?”

    “我没撒谎。”王子阳对这怪老头很无语,跟大妈似的八卦,“这事一言难尽,我就不说了,我想知道你为何不送我上医院?”

    “你现在感觉很痛?很不舒服吗?”

    “这倒没。”

    “这小儿科送什么医院,而且送你去医院等于送你去死。”

    “那些人看见你救了我?”

    老金摇了摇脑袋:“他们觉得你挂了吧!”

    “我没挂,挂的是他们了……”

    “这事我没兴趣,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何跑这儿来。”

    看来不说是不行,这怪老头满满的求知欲,就没见过那么八卦的老头。

    王子阳把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以后,老金的眼神稍微有几分怪异,他把烟放一边,喝了两口茶钻到船头拿出钓竿上了鱼饵往外面抛,弄了半天才回来继续抽他的烟,嘴里道:“外接手术都是教授级的老医生才可能,你这么年轻的医生跑过来外接手术,你要不医术很高明,要不就是个骗子,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看来这怪老头真是医生,至少曾经是,不然不会知道这些!王子阳也没有隐瞒他,把整体情况也说了一遍。

    老头眼里放光盯着王子阳:“分离连体婴手术,你主刀?没撒谎?”

    王子阳郁闷道:“我没有撒谎的必要吧?”

    “小子,有天份啊,对中医有研究吗?”

    “懂一些针灸和中草药,也给人治疗过。”

    “正好,你懂就不会觉得我要对你咋样了……”说话间老金把烟掐灭,在腰间摸索了一下,摸出一个扁平的针包,打开,里面插着二十多根针,又细又长。

    关键字:

    玄医针仙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