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希唐承逸情至深处终是你全文全章节一九七二全本小说阅读

  • 时间:
  • 作者:一九七二
  • 来源:咪咕阅读
  • 情至深处终是你免费小说

欧亚希唐承逸情至深处终是你全文全章节一九七二全本小说阅读

情至深处终是你小说在线阅读

熙来攘往的国际机场,满是脚步匆匆、脸上有着浓浓的倦意的商人,游客以及接机送机的人。人潮随着飞机的起飞与将降,聚聚散散,最后,朝着各自的方向急速地散去。

机场大厅里,即将分别的情侣难分难舍,久别重逢的朋友互相拥抱,有生意往来的商人客套地握手、寒暄

一个身穿紫色的短袖针织衫与牛仔裤的长发女子走出了海关处。

她是个亮眼的女子。一双清灵晶湛的明眸镶在清透净白的瓜子脸上;小巧秀气的挺鼻下,是两片浑然天成的瑰色唇瓣,就算不上唇蜜也透出鲜嫩欲滴的晶润光泽。

左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包包,右手拖着行李,相对于其他旅客满脸的倦容,她倒显得神采奕奕。

走在她身侧的,是一个戴着墨镜,身穿高级手工西装的高大男人。男人注视着她,想要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她却微笑着拒绝。

男人对她无奈一笑,说:亚希,对我,你不用这么客气。但是她却永远都对他那么客气。客气到两个人彷佛像是初交不深的陌生人。

我只是想自食其力。欧亚希微笑着说。

她左颊一处凹了下去,形成一个浅浅的梨涡。柔顺的发丝随着清风微微地飘荡着,轻轻地掠过男人的脸。

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左手顺了顺调皮的秀发。

男人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墨镜后那双深邃的眸子,是不被发

现的深情。

莫先生,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司机打扮的中年人走到男人身边,毕恭毕敬地弯腰说道。

一起走吧。他又说。

不用了,谢谢,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欧亚希微笑地拒绝他的好意,一如既往。

男人似乎有些讶异,说:你不回家吗?

暂时还不想回去。欧亚希轻叹一口气说。

那个家,让她觉得呼吸都困难,所以,让她效仿鸵鸟,能逃一天就一天吧。

欧亚希那叹气的表情没有逃过男人的眼,只是大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然而,他嘴角那抹不由衷的笑容却出卖了他的心情,他置于裤袋里的大掌握成了拳头。但是他却装出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说:既然这样,你自己小心一点。

欧亚希点点头,然后朝他挥挥手,作为道别。

男人高大的背影越走越远之后,欧亚希举步离开了机场

走出了机场大厅,刺目的阳光迎面直扑而来,欧亚希抬手去挡。G市的骄阳,依然如记忆中的那般热情。

记得数年前,曾经有人统计,G市的人均走路速度是全国最快的。

G市的生活节奏很快,大街上到处都是匆匆的身影和川流不息的车辆。这是一个繁华的都市,一个每个人都在过着自己生活的城市。

她深深吸了口气,环顾这片睽违了两年多的土地,酸楚的热浪冲击着胸口。

她随便挑了辆

计程车坐上去,目光移向窗外久违的景致,美眸不经意地流泄一丝感伤。

两年多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那些生命中她曾关心过的人,变了多少?而她自己,又变了多少?

看着车窗上倒映出的影像,她抚上脸庞。容貌没变,心,却经过两年多的漂泊之后,变得好沧桑了。

两年前,她几乎算是逃离这个城市,抛开关心她的人和她关心的人逃离;而两年后的今天,她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情,重新面对这片埋藏太多往事的城市?她又该以怎样的面目去面对那些或熟悉或已变得陌生的人?

回来,或许,只是因为她累了。

在异地的将近一千多个日子里,她觉得自己像是无根浮萍,四处飘泊,有时看着万家灯火,心里是说不上来的空虚凄凉。

短短两年,她却觉得好倦、好累了,身心俱疲。

异乡,没有真正属于她的停歇处,也没有温暖她的心的人。

于是,她回来了。

莫修扬坐在后座,眼睛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这时,司机打开了车内的收音机。

收音机里传来了交通台男主持沉稳的声音

最新消息,机场高速刚刚发生了连环车祸

听到这个消息,莫修扬的脸色一沉,对司机说:快,掉头,回机场!

可是,莫先生

别可是了,在下个路口掉头!莫修扬脸色深沉地说,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亚希,你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这叫什么?

流年不利吗?

右手捂住被车窗划破、正在流血的左手手臂,看着闹哄哄的车祸现场,再看看那长得看不到尽头的车阵,欧亚希觉得太阳穴一阵抽紧。

她才刚下飞机,G市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她啊?

诅咒声,喇叭声,受伤者的呻吟声不断地在她耳边回响,站在太阳底下,她的额头不断地沁出冷汗,耀眼的阳光让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觉得身上的力气正在流失,再这样下去,她就算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也会中暑的。

亚希亚希

耳边传来一个急切的呼唤声,顺着声源望过去,看到那个一脸担忧的人,她该觉得高兴的,因为她不是一个人面对这失控的场面,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人,不是她最想见的那个

亚希,有我在,没事了,我送你去医院。莫修扬一把扶住了几乎虚脱的她,然后带她走出了人群

这天,Z大附属医院的急诊室里炸开了锅。

急诊室大门处一团忙乱,救护车在响,机场高速的那场车祸已经造成了几个人当场死亡。

进急诊室,测量伤者的血压、脉膊,给伤口止血,输血,整个急诊室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在忙,不时夹杂着几声候诊市民的不耐抱怨声。

将欧亚希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坐好之后,莫修扬顺手抓住了身旁了一个医生,说:

医生,你快救她!

突然被拉住的唐承逸回过头来,看到拉住他的人是莫修扬的时候,显然有些吃惊。

值了一夜的班,再加上这场严重的车祸,他几乎已经三十六个小时没有好好休息了。此刻的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底有着淡淡的青影,发丝不像以往那样一丝不苟,大白褂也不复笔直。

但是,这一切却无损他的魅力。

他身上有股沉稳安定的气质,只要有他在,总是能让周遭的人无比的安适。

是你!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唐承逸的莫修扬似乎也有些吃惊,但是心系受伤的欧亚希,他又说:亚希受伤了,你快看看!

亚希受伤了?

接收到欧亚希受伤的信息,唐承逸没来得及思考她怎么已经回国了,就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

看到欧亚希左手手臂处满是血迹,他的眉头打了个结。

欧亚希有些痴痴地看着他,她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见到他,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她刚回国的第一天,在她没有调试好心情的现在就与他重逢。

和他分别两年七个月零七天,他却还是和以前一样,俊帅、出色。只是凝视她的眸子,不再带着以往的溺宠。

意识到自己的念头,欧亚希有些慌乱。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他那样伤害了她之后,她竟然还贪求他的温柔?难道受一次伤害还不够吗?

唐医生,快,刚送来了一个很严重的伤患,他在来的

路上呼吸心跳出现短暂性停顿护士有些气喘地跑到唐承逸的身边。

再看了脸色苍白的欧亚希一眼,唐承逸就要转身去救治那个伤重的患者。

可是他的手臂却再一次被莫修扬拉住了,莫修扬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问:你要扔下亚希?

唐承逸没有再看欧亚希,眼睛盯着莫修扬,严肃地说:别妨碍我救人!

他是一个医生,医生的存在是为不幸者谋求平等的生存权利;医生,在面对病人的时候,不能有私人感情的存在,私人感情只会影响他的判断力,甚至耽误病人的病情。

他的音质,不高亢,也不低沉,如流泉,温润而干净;如清风,和煦而温柔,拂掠心头,令人感到无比舒畅。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冰冷的谷底。

说完那句话,唐承逸甩开了莫修扬的手,和护士一起离开了。

闭上眼睛,不再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欧亚希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修扬,算了。

她知道他是医生,有他的职责,而他们,早在很久之前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扔下她,也是无可厚非的。

明明这么告诉自己,可是心头上的伤比手臂上的伤还要痛。

一个护士处理完欧亚希的伤口之后,欧亚希对莫修扬说:修扬,麻烦你送我回去。

你受伤了,要住院。

听到莫修扬这么说,欧亚希从站了起来,扶住

墙,说:你不送我,那我自己回去。

看着一脸坚决的欧亚希,莫修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永远都是无法拒绝她任何要求,即使知道那要求并不合理,不过,宠她,却不代表会放任她不管。

好吧,我送你。

欧亚希坚持不肯回家住,而她的好友田天天被死对头许诺拐去同居了,田天天的房子空了下来,所以欧亚希暂时住在她的房子里。

送欧亚希回来之后,莫修扬说要留下来照顾她。

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她声音满是疲惫。

今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度过这混乱的一天。

我不放心你,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

经过这样混乱的一天,她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和莫修扬争执,于是,只好让他留下来。

或许是因为有避不掉的时差问题,或许是因为伤口一直隐隐作痛,又或许是与唐承逸重逢的冲击太过强烈,回国的第一个晚上,欧亚希失眠了。

明明疲惫不已,可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周公迟迟不肯垂怜,她的脑海里清晰地回想着初次遇到唐承逸的情形

那是个冬日的午后,阳光温暖而慵懒。

室内宜人的温度让人昏昏欲睡,所以,当挺着啤酒肚的中年副教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讲着《实用英语与修辞》的时候,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的欧亚希

早就摆好了棋盘,有恃无恐地与周公撕杀了起来。

就是她与周公斗得难分难解的那一刹那,吱的一声,教室的后面那扇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了。

欧亚希微微扬起朦胧的睡眼,朝声源处望去,在光与影的暧昧中,她看到一个儒雅帅气的大男孩走了进来。

走进教室的唐承逸在欧亚希的右后方、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

睡意正浓的欧亚希继续趴回书桌上,打算继续与周公他老人家切磋切磋,但是,就在这时,教授的声音顺着柔柔的清风送到了欧亚希的耳中:我期末考试可能会出李白的《忆秦娥》来让你们翻译。

努力抓住教授的声音,欧亚希的瞌睡虫被赶跑了,她抬起头来,望着教授,拔高了音调,一脸诧异地说:什么?一群鹅?

教室寂静了三秒钟,只听到同学们的呼吸声,随后,寂静的教室爆发出哄堂的大笑声。

教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欧亚希一眼,痛心疾首地说:欧亚希,又是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群鹅’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水平?没有文化?

欧亚希?

她就是欧亚希?

唐承涵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欧亚希?

唐承逸深褐色的眸子眯了起来,他盯着右前方的欧亚希的脑后,彷佛在研究着她一般。

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唐承逸的研究对象的欧亚希很不怕死地继续对教授说:耶,不是一群鹅啊?难道是一群鸭

?

欧亚希的话音刚落,教室里爆发出比刚才更要夸张的笑声。

唐承逸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他努力压抑着即将溢出口的笑声。老天,她怎么那么天才?连这样夸张的笑话都可以闹出来?再看看讲台上那个教授涨红了的脸,唐承逸暗暗在心里为那教授祈祷,但愿教授不会被气到脑溢血。

教授指着欧亚希,手微微地颤抖着,说:欧亚希,你不但没有知识,而且还没有常识!居然连李白这么有名的词都不知道!

换作其他人,早就乖乖地跟 的教授道歉了,但是她是欧亚希,不是其他人,所以她仍然不怕死地跟教授抬杠:我跟李白又不熟,没他手机号QQ号、MSN和E-MAIL,我怎么知道那么多他的事呀?

欧亚希,我告诉你,连基本知识都不懂,期末考试你肯定过不了!被气得七孔冒烟的教授冒出这么一句话。

如果不是真的怕教授被她气到晕倒的话,她真的想翻白眼。

这个教授怎么那么没有新意啊?

她大一和他抬杠的时候,他也是说欧亚希,我告诉你,不认真学习,期末考试你肯定过不了。她大一时候的期末考试不但过了,而且还是漂亮地以高分通过了考试。

现在她都大二了,他台词也不换一句,真是一点都不懂得与时俱进,一点创新精神都没有。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尊师重道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于

是她眼珠子转了一圈之后,一脸讨好地说:教授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嘛。

眼见一向喜欢与他抬杠的欧亚希自动求饶,觉得自己终于占了上风的教授得意地说: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这样吧,如果你能把《忆秦娥》一字不漏地背出来,我就不跟你计较,期末考试我就放你一马。

唐承逸看着她的后脑勺,几乎认定了她会当众出丑。

谁知道她却平仄有调地把整首《忆秦娥》背了出来: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背完之后,欧亚希还一脸得意地望着教授,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想象欧亚希脸上此刻有可能出现的表情,唐承逸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教授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但是他有言在先,又不能随便发作,于是只好对欧亚希说:欧亚希,你给我好好听课!

收到!欧亚希朝教授一笑,然后还真认真地上起课来。

下课的铃声响起,教授下课两个字的话音刚落,早早就收拾好课本的学生涌出了教室。

欧亚希。

刚和同学一起走出教室的欧亚希听到有人叫她,她回过头来,看着站在她身后气质淡漠而干净的大男孩。

她清丽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只差没有流下口水了。

帅哥!

大帅哥!

优质大帅哥!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外貌协会的超级VIP,人生以肤浅为目标,看尽天下美男是此生最伟大的愿望。

据欧妈妈说,欧亚希小的时候,怎么也不肯给那些长相欠佳的叔叔阿姨抱,但是长得有美化城市作用的叔叔阿姨又另当别论。她会叔叔阿姨地谄媚地叫个不停,哄得那些叔叔阿姨个个心花怒放,每个人都把她捧在手心。

被欧亚希用毫不掩饰的眼光打量着,唐承逸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眼睛,但是想到今天来的目的,他又对上了她的眼。

我是欧亚希,你是?最初的惊喜淡去之后,欧亚希心里有着疑惑。

她很确定自己不认识他,甚至在今天之前都没有见过他。因为对于美好的事物,她一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尤其像眼前这个这么优质的帅哥,见过的话,当然更加没有可能会忘记。

唐承涵的大哥,唐承逸。唐承逸向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哇咧,上帝真是眷顾他啊,不但给他一副好皮囊,还赐予他温润如玉的音色。

你比唐承涵那家伙好看多了!欧亚希毫不掩饰地称赞着他,好像怕他不相信,她又加了一句:真的。

欧亚希像他走近一步,近距离看他才发现他的眸色不若她的那般漆黑,反而是深褐色,那颜色像足了她最爱的巧克力!

欧亚希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

老天,这帅哥真是充分地演

绎了秀色可餐的含义啊!

如果被自诩为继恐龙绝迹之后、史上唯一一个硕果仅存的霹雳无敌世纪超级美男子的唐承涵听到他的好朋友说了这句的话,唐承涵会伤心到要去跳河以示抗议吧?为了维护唯一的弟弟超级无敌帅的地位,唐承逸决定自动忽略欧亚希的话。

他将手中褐色的纸袋递给她,说:这是承涵叫我拿来给你的。

今天,他刚好有事回家,唐承涵拜托他帮忙带点东西给欧亚希,这也是医学院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外国语学院的原因。

欧亚希接过那个纸袋,看到里面的几张DVD之后,碎碎念地说:唐承涵那家伙真是懒惰,这点小事居然还要麻烦你。

不过也多亏了唐承涵的懒惰,让她有了一个和帅哥认识的机会。但是,话又说回来,唐承涵这家伙真是没有义气。明知道她对帅哥没有任何的免疫力,他家哥哥那么帅,居然不早点介绍给她认识!她打定主意,下次见到唐承涵,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

谢谢你平时对承涵的照顾。唐承逸说。

虽然,唐承涵一直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但是他天天把欧亚希的名字挂在嘴边,应该是喜欢她吧?

她看起来是那种个性开朗的女孩子,在个性上和唐承涵很配。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让他的心有那么一秒钟的抽紧,但是欧亚希的反应却让他忘记了心里那一刹那的怪异。

啊咧?照顾?欧亚希愣愣地看着他,下一秒就笑了出来。

如果一见面就给唐承涵两拳算是照顾的话,那么,她对唐承涵的照顾还真是无微不至啊!

我讲了什么笑话吗?唐承逸回忆着刚才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没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她有必要笑得这么夸张吗?

老天,你该不会以为我是唐承涵的女朋友吧?欧亚希止住笑声之后问。

当唐承涵的女朋友?老天,她又不是头脑坏了。她和唐承涵是同一种人,换个专业的说法就是同性相斥,所以,她和唐承涵不来电,注定只能当哥们。

他的确是这么以为的,但是看到她此刻的反应,他知道自己会错意了。他轻笑,脸上满是尴尬。

我郑重声明,我不是唐承涵的女朋友。她很认真地说,连唐承涵的哥哥都误会他们的关系,更别说是其他人了,难怪进大学这么久,都没有男生来追她,原来她是被唐承涵坏了行情啊?

为了掩饰自己此刻的尴尬,唐承逸说:那真可惜,承涵他不懂得把握机会。

据唐承涵那个大嘴巴说,他和欧亚希是高中同学,大学又考上同一所大学,所以两个人交情匪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回想起唐承涵当时说这句话的表情,他总觉得唐承涵是在故意误导他。

既然这样,唐大帅哥,现在有个超级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要不

要去把握啊?

冬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微微暖风轻拂过她的脸庞,她轻敛眼睫,长发也彷似轻舞般地随风飘扬。

那一刻的她让唐承逸看呆了

情至深处终是你欧亚希唐承逸小说

欧亚希唐承逸情至深处终是你全文全章节一九七二全本小说阅读

主角叫欧亚希唐承逸的小说情至深处终是你,一九七二是本文的作者,情至深处终是你在线完整阅读快来观看吧!一九七二的最新小说在这里等你来读:熙来攘往的国际机场,满是脚步匆匆、脸上有着浓浓的倦意的商人,游客以及接机送机的人。人潮随着飞机的起飞与将降,聚聚散散,最后,朝着各自的方向急速地散去。机场大厅里,即将分别的情侣难分难舍,久别重逢的朋友互

小说名称:情至深处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