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秋白闫司慎完结版小说(乌月星)

  • 时间:
  • 作者:乌月星
  • 来源:WXB
  • 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免费小说

谢秋白闫司慎完结版小说(乌月星)

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小说在线阅读

《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第九章 真是个厚脸皮

当他冲完凉,冷静下来之后从里面出来,对上谢秋白指责的怒瞪。

&ldq

uo;下流!”

闫司慎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她指什么。他只是因为旁边多睡个人,

太挤太热,所以去冲个凉,结果让她误会了。

下流?

本相解释一二的闫司慎,摸着下巴,盯着她。

挺正直的眼神,在独处的空间,夜黑风高的晚上,昏暗的房间,似乎就让这个眼神变了味。

至少在此时的谢秋白眼里,他此时根本就不是什么严格律己不好女色的“死神”,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色狼。

她现在在玩火!

她不玩了!

闫司慎却突然欺身上前,一下压住谢秋白。虽然没贴近她,但他的四肢却把她禁锢在自己怀中。

谢秋白几乎忍不住,要用尽全力把这只色狼踢废。但动脚中途,她却收了些力道。

不是她疼惜他,而是不想就此暴露,把之前的努力都白废。但在心里,已经把闫司慎千刀万剐,太监了N回!

她这一记不重的脚,轻松就被闫司慎化解。他的腿压住她刚才踢起的脚,这样的动作,让他的身子压的更低,几乎与她贴在一起。而她的腿也因此劈开,下防暴露出来。

动作要多暧昧,就多暧昧。

谢秋白羞恼得脸上涨红,只是夜色把她的羞色掩盖进来。但她的心,却“砰砰砰”地乱跳,声音大得像打鼓。

无论面对多大的场面,她都没有这样紧张过!

然而,就像所有的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在这关键时刻,肯定会有人进来。

比如,闫妈妈。

闫妈妈就在此时推开门。

虽然里面没开灯,漆黑一片,但外面的光投进来,足以让她看清里面——他们两个,男上女下,姿势暧昧。而这姿势,好像有点像霸王更上弓的味道啊!

“头一次知道,阿慎你还有这么急切的时候啊!”闫妈妈一点也没有因为撞破别人在做不

得不说的事的羞愧,反而调侃起自己的儿子。

谢秋白羞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正常人看到这种状态,不是应该回避吗!

闫司慎却已经习惯他妈妈最爱看他笑话的调调,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我说了,这是我的女朋友,我和我女朋友做爱做的事,这不是您天天想的吗?”

闫妈妈瞪大眼睛,眨了眨。再认真看了看谢秋白,美眸转了转,似乎是考虑着闫司慎这话有几分真实。

“你们继续,小瑾啊,完事儿了,如果不累,陪阿姨看电视啊!阿慎你也悠着点!”闫妈妈笑呵呵地阴了儿子一道。

闫司慎已经习惯她不坑自己一把就不爽的脾气,要不然,她也不会故意把人安排在他的房间,还刻意拿那么多的粉红色刺激他!

不就装修的时候他非要黑白色调吗!至于这么记恨自己的儿子?

谢秋白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她发现闫司慎用幽深的眸子盯着自己,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她伸出小手推着他的胸膛,“阿姨叫我去看电视。”

只是她的手贴在他的胸膛,摸着觉得烫手。想收回来,但又怕他真的压下来。

闫司慎也是脑袋一抽,就压下来。其实正尴尬时,闫妈妈就进来了。此时正好借机还她自由,一翻身,就躺在她旁边。

谢秋白急忙站起来,理了理乱掉的睡衣,逃到楼下客厅。

闫司慎脑海里全是谢秋白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还有她光洁细嫩的肌肤……

他一定是疯了!

翻身下床,他走到外面的阳台,做体能训练,打军体拳,练拳击……

总之今天可能躺下姿势不对,不太好睡。

终于平静下来,闫司慎回到床上。粉红色的被子就在旁边,他就忍不住去想谢秋白。

破天荒的,他在非任务期居然没能早睡,好像还失眠了。

他不会承认他在等她回来,直到凌晨4点,黑幕开始退去也不见她回来,他起身离开房间。

站在楼上往楼下客厅看去,电视里还在放着肥皂剧,她正蜷缩在沙发上,身上裹着毯子一动不动地歪着。

闫司慎皱眉,她这个样子,就让他想起她那个家,还有那样的母亲。

在她的身上,他能感觉到“无处容身”四个字的凄凉。

心里想着,明天和母亲好好谈谈,给她安排一个客房,他已经走到楼下沙发前。看到她已经睡去,眼角挂着泪,眉头紧锁,与电视中的温馨喜剧形成对比。

听到她嘤嘤地轻哼,睡的极不安稳,他就忍不住握住她的手。

睡梦中的谢秋白似乎是感觉到温暖,脸上表情为之一松,露出婴儿般安宁的睡靥。他的心也跟着一软,就陷了进去。

谢秋白迷迷糊糊地醒来,好一会儿才回神。

环顾四周,发现她又回到闫司慎的房间里。抬头就能看到挂在对面的表,时针已经指向10。

悠悠地起床,她还记得闫司慎说过,过了饭点就没饭吃的事。她准备去厨房偷点吃的回来。再不行,还可以出去买。毕竟这里不是军营,想整点吃的还不容易。

可她才转头,就看到旁边放着一份早餐,牛奶、吐司、蛋和小黄瓜。简单但是营养还比较均衡。

有早餐吃!

谢秋白去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一下,回来就抓起吐司,准备夹上蛋一起吃。她一伸手,就愣住了。

手指上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微微一颤。早就习惯了吃冷餐的她,已经很久没吃上还有温度的餐点了。

缓缓地握住牛奶杯,温热的温度让她觉得烫手,也烫着她的心。

她甚至都有种当闫家的女儿挺好的感觉。

错把温热早餐当成闫妈妈准备的谢秋白,心里颤动的同时,一股被她压抑多年的酸楚,涌上心头。

细细地吃完早餐,平复一下心情,才拿着杯碟出去。

一到客厅,谢秋白就对上闫妈妈调侃的笑脸。有了昨天的经验,知道她并无恶意,而且还感动于她准备的早餐,心里的柔软便涌出来。

“阿姨早。”

谢秋白说完,就不好意思地往厨房走。

闫司兰正往外走,看到她,就送上狠狠地怒瞪,“也不看看几点了,还早?寄人篱下怎么就这么厚脸皮!”

“阿兰。”闫妈妈轻喝一声,声音里带着严厉。

闫司兰重重哼一声,然后错过谢秋白就走过去。

等谢秋白清理好杯碟出来,闫司兰已经不在了。她看到闫妈妈冲她招手,就走过去。

“早餐好吃吗?”

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谢秋白闫司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