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捧上天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医妃捧上天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 时间:
  • 医妃捧上天作者尘烟
  • 医妃捧上天小说源于:ysg

医妃捧上天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医妃捧上天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医妃捧上天小说在线阅读

医妃捧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捧上天》第十一章

白晚舟还想再欣赏欣赏楚醉云那张精致的脸蛋,南宫丞却暗暗将她扣住,一同上前与各位嫂子行礼。

行到最后一位,南宫丞目光一滞,旋即恭恭敬敬唤了一声“六嫂”。

楚醉云一双剪水眸也朝南宫丞望去,面上虽是克制,眸中到底带了几分不一般的情愫,只淡淡应了一声,“七表哥来了。”

她母亲高阳郡主是摄政王肃亲王独女,与晋文帝乃是堂兄妹,是以她打小也就和诸位皇子表哥表妹的喊。

如今虽嫁了六皇子,她始终不肯和旁的王妃一样喊南宫丞“老七”或者“七弟”,“七表哥”这三个字,是他们青梅竹马的证明。

庆王妃第一个就笑了,“老六媳妇,该改口啦!你的年纪虽比老七小,如今到底做了他嫂子,七表哥可再喊不得了。要不,老七以后见了老六,是喊六哥呢还是喊表妹夫呢?”

庆王妃今年二十七八岁,在这个时代不算年轻了,但她长了一张娃娃脸,一笑就显得很娇憨。

几位王妃都忍不住掩面而笑,“大嫂可真是老不正经,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般促狭。”

楚醉云很享受这种和南宫丞一同被开玩笑的感觉,脸上却是恰到好处的红晕,“大嫂惯会捉弄我,不理你了。”

说着,走到白晚舟身边,亲热的挽住了白晚舟的胳膊,“七表哥一时改不了口,七弟妹是喊得来的,七弟妹,嫂嫂们要赏牡丹,你一起来吧。”

白晚舟被她架得伤势又开始疼,不由暗暗骂娘,你们眉来眼去就眉来眼去,拉上我干啥子……

正想拒绝,庆王妃也走过来将她架住,“将军府的牡丹名冠天下,听说大将军为了让牡丹反季盛开,特将院子地面挖开,引进了西山温泉水,有温泉水的热气烘着,牡丹园才能四季如春,咱们妯娌今儿有眼福了。”

可怜白晚舟上辈子埋头苦干搞学术,宫斗小说都没看过一本,对内帷之争一窍不通,这会儿却被拉入了战局。

南宫丞那个鸟人也丝毫没有为她解围的意思,“那嫂嫂们尽兴,父皇母后在里面,我先去请安。”

望着几位王妃的背影,阿朗发自真心地担忧道,“王妃今儿怕是又有苦头吃了。”

南宫丞面色冷冷,“那也是她活该,过不惯明争暗斗的生活,就不该削尖头嫁入皇门。”

阿朗吐吐舌,爷平时挺有爱心的啊,怎么一沾上王妃就这么冷血无情?

楚醉云和庆王妃两人如黑白无常,一左一右架着白晚舟,架得她想跑都跑不掉,只得苦笑道,“大嫂六嫂松松手,我自己个儿能走。”

两人当即松开她。

庆王妃拍了拍手,方才满脸的笑意化作乌有,“咳,这院子也没洗手的地儿。”

白晚舟见识了她的换脸演技,都惊呆了:我是屎吗?抓我一把还得洗手。

楚醉云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依然笑盈盈的,让人如沐春风,“大嫂要洗手吗?园角还真有一处温泉池,父亲爱亲自打点园子,就特意挖了个池子洗泥巴。”

庆王妃越过中间的白晚舟,牵住楚醉云,脸上又堆起笑,“那你带我去洗洗手,我这人啊,有点怪癖,只要沾了脏东西,不洗把手就浑身难受,你最好也洗洗,新婚的人,别沾了晦气。”

庆王妃说得直白,是个人都能听懂,白晚舟就是那脏东西。

《医妃捧上天》第十二章

楚醉云淡淡一笑,“我倒是没这个怪癖。”

虽未苟同,却也不否认,只是不露痕迹罢了。

两人率先踏着碎石小径往池子走去。

赵王妃性子贞静,并不愿参与这种明争暗斗,借口赏花走开了。

端王妃敦厚,虽也不大看得上白晚舟的出身,到底可怜她此时处境,便打圆场道,“咱们也去看看那池子吧。”

不由分说便把白晚舟往温泉池边拉去。

池子不大,却很有深度,汩汩的往外盈着热雾。

庆王妃果然墩身抄了一把水洗了手,楚醉云很有礼数,扶她起身。

两人转身往回走之际,庆王妃突然脚底一滑,打了个踉跄,人紧接着就往下滑了去。

楚醉云惊呼一声,一手抓住庆王妃,另一手就抓住了离她最近的白晚舟。

白晚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的力道一把扯得往下直滑,刚刚刹住脚,庆王妃又拽了她一把。

毫无悬念的,下一秒,白晚舟就落入了水中。

白晚舟前世今生都是旱鸭子,惊慌失措的扑棱了两下,片刻便被深水吞没。

庆王妃爬起身,看着在水里乱扑的白晚舟,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

直见水花越来越小,才对已经吓傻了的楠儿呵斥道,“还杵着做什么?没见你主子落水了?还不快喊人!”

楚醉云一副受惊小鸟模样,急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这可怎么是好?都是我的错,不该带大家来看什么池子。”

唯有端王妃二话不说,撸起袖子,也不顾身份形象了,趴到池边,伸手进水一把捞住了白晚舟的衣领。

“大嫂,六弟妹,快来帮忙啊!”

庆王妃和楚醉云被她这么一喊,只得都学着她的模样蹲到池边,合力把白晚舟拽出了水面。

白晚舟一抓到池子边缘,就求生欲极强的自己攀爬了上来,方才那溺水的滋味太恐怖了!

坐在池边吐了好几口水,才缓缓恢复过来。

楠儿一边哭,一边把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小姐,您快披上。”

白晚舟裹紧楠儿的衣裳,双目如鹰,锐利的刺向楚醉云和庆王妃。

这两个笑面虎,联手害她!

庆王妃对上她的目光,有些闪躲。

楚醉云却是出乎意料的坦荡大方,仿佛刚才那一切真是意外,“七弟妹,你没事吧?刚才可吓死我了!幸亏四嫂眼疾手快把你捞上来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七表哥交代。”

白晚舟也懒得跟她们继续演戏了,冷着脸道,“我在淮王府什么地位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就是死在这池子里,也不用跟你七表哥交代什么。”

楚醉云神色微变,很快便恢复原样,拍着白晚舟的手背安慰道,“七表哥性子刚直,一时间转不过弯儿,等他解过来了,七弟妹的福气在后头呢!七弟妹是不知道,七表哥若是对一个女人好,那女人就一定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做过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白晚舟浑身是又痛又冷,懒得再鸟这面慈心狠的女人,“楠儿,我们走,冻得厉害,我要回家换衣裳。”

说完,连个招呼也不打,起身拍拍屁股便走开。

看着主仆俩的背影,庆王妃皱眉道,“匪女就是匪女,毫无涵养!有这种人在皇家,简直就是皇室的耻辱。”

楚醉云淡淡道,“一样米养百样人,大嫂莫与她计较。”

倒是端王妃叹口气,“也是个可怜人罢了,老七也真是,既然已经娶进门了,哪怕当个房里人白养着,也不该这样冷淡人家。”

庆王妃点了点端王妃的额,笑道,“就你善心,你家老四待你如胶似漆,不代表所有夫妻都得恩爱。你也不瞅瞅她那德行,咱们老七哪有眼睛瞧她。”

端王妃眼底闪过一丝哀怨,便不再说话了。

再说白晚舟和楠儿一路往牡丹园外走,出了月亮门,却发现不是之前进来的天井,而是另一个院子,院内搭着戏台子,一派热闹到处都是人。

楠儿狠狠拍了一把脑袋,“糟糕,迷路了!”

白晚舟也想拍她脑袋,这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正想往回走,却被一行人叫住,“这不是老七媳妇吗?怎么浑身湿哒哒的?”

回身一看,喊她的竟是庆王。

他身后跟着一排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各个束着龙纹冠,正是东秦国的皇子们。

南宫丞也在其内,看到白晚舟这副狼狈的模样,也是一脸惊愕,“你怎么了?”

白晚舟还没来及回答,楚醉云的声音就传来了,“七表哥不要怪晚舟,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带嫂子们去看温泉池,也不会害得她失足跌入水中。幸亏大嫂四嫂临危不乱,合力把她捞上来了,否则,我可真没脸见七表哥了。”

这话说得很有技巧,首先承认是自己害得白晚舟落水,至于为什么会害得她落水却不明说。

正常人听了,都会觉得是白晚舟自己贪玩掉进去了,更会赞赏楚醉云敦厚善良,把白晚舟的锅背了,也不抢庆王妃和端王妃的救人之功。

南宫丞当即阴了脸,“阿朗,送王妃回府更衣。”

《医妃捧上天》第十三章

庆王笑道,“老七,淮王府离将军府坐马车也得半个时辰,你想冻死你媳妇啊?依本王看,醉云妹妹和她身量也差不多,让醉云妹妹找身衣裳给她换了不就行了?父王母后都在,怎么也该让七弟妹去请个安。”

庆王妃白了庆王一眼,“谁说醉云妹妹不是这个主意呢?谁知老七媳妇是个不听人劝的,我们在后头喊了好几声,她都不搭理我们,直嚷着要回淮王府。”

众人又是会心一笑,土匪就是没家教啊!

白晚舟冷眼看着妯娌俩一唱一和,不去百老汇演话剧实在是屈才。

再让她们唱下去,自己以后怕是更无立足之地。

当即甜甜一笑,对着几位皇子盈盈行礼,“诸位皇兄皇弟好,叫大家见笑了!大嫂六嫂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事儿怎么能怪你们呢?要怪也得怪我自己啊!大嫂去洗手,我就不该担心大嫂安危凑到旁边站着,后来大嫂虽然确实脚滑差点落了水,那不是还有六嫂拉着呢吗?倒是我,叫你们乱扯了两下,竟就掉进去泡成这德行,咳!害得你们两人自责成这样,真的是我不该!”

白晚舟一番话说出来,楚醉云和庆王妃都瞠目结舌,她竟然敢巧舌反驳!

其余人也大致听明白了,本该落水是庆王妃,白晚舟是被她们拖下水的。

庆王愣了愣,旋即爽朗一笑,“原来淘气的不是七弟妹,是你大嫂啊!那这身衣服,就更该借了,醉云妹妹,七弟妹的衣服,由本王向你借,你可得把最好的衣服拿出来。”

楚醉云早恢复了她那张处变不惊的脸,温柔道,“这还用大哥说。晚舟,快随我来,我带你换衣裳去。”

“那就麻烦六嫂了。”白晚舟也不客气,跟上楚醉云便走,一边走一边打了两个喷嚏。

楚醉云善解人意的解下自己的斗篷,露出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身,“七弟妹先披我的衣裳吧,招了风就不好了。”

白晚舟才不管她是真情还是假意,本就是你们害我落水的,给件披风还不是应该的吗?是以伸手便接。

谁知接到手上的却是另一件披风,耳畔传来南宫丞低沉的嗓音,“披本王的。”

白晚舟抬眼看他,只见他眸深如水,小样,刚才冻得打哆嗦也没见他解衣,小情人一脱外套,就心疼了?

好,就成全你们。

白晚舟一把将斗篷披风都捞过来,全披到身上,“太好了,我冷得要命,一件怕是不够。”

南宫丞没料到她会这般,眼睛瞬间搓起了火,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说什么,简直憋出内伤。

楚醉云也轻咬唇瓣,痴痴看着那件披风,满眼都是不甘与戚怨。

白晚舟对他们的暧昧本无所谓,但楚醉云既然对她先下了手,就不怪她不客气了,当即便催道,“六嫂,走呀,我冷。”

楚醉云被她一催,收起眼底哀怨,粉脸又堆上了温柔的笑容,“好。”

第一眼看到她这笑容的时候,当真是觉得这女娃儿好,又漂亮又温柔又有亲和力,这会儿再看她这张笑脸,白晚舟有种看着人皮面具的感觉。

楠儿要跟上去,却被庆王妃拦住,“小丫头片子,你主子跟颖王妃去换衣服,你还有不放心的呀?难得出趟差,你也玩玩,那边有戏班子,看戏去。”

被庆王妃这么一打岔,楠儿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白晚舟的身影,吃了刚才迷路的亏,她也不敢去找,只得在原地守着。

庆王妃摇头笑道,“我看七弟妹挺机灵的,怎么养了个这么愚钝的丫头。”

楚醉云带白晚舟到了内阁,拿出一套衣裳来,道,“晚舟,我的衣裳大都带到颖王府了,娘家未留太多,你万莫嫌弃,将就着穿吧。”

白晚舟觑一眼那衣裳,淡淡道,“这么好的衣服,怎敢嫌弃?只是晚舟出身山野,没气质撑这么好的衣服,还劳六嫂给换件平常些的吧。”

这是一件流光溢彩的五色雀金裘,穿上就是个花孔雀,去夜店跟妖艳jian货斗美倒是合适,穿到帝后面前,那不是找死吗?

楚醉云挑了挑眉,娇滴滴道,“还说不嫌弃,你都不肯穿。”

她这一撒娇,若是个男人只怕要当场酥倒,草裙都会毫不犹豫的套上,可白晚舟是女人,不吃这一套,“真不是嫌弃,这衣裳太贵重,又不好洗,我身上湿哒哒的,没得糟蹋了好东西。”

“你既不喜欢,那就换一套罢。”楚醉云没有再强求,只是转身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怨毒。

过了好一会,楚醉云才重新抱出一套衣裳。

白晚舟已经冻得在跺脚,看这套衣服没什么不妥,便换上了。

楚醉云围着白晚舟转了一圈,笑道,“还真合身!我先陪你去父皇母后面前请个安,然后带你看戏去。”

说罢,便挽着白晚舟往会客厅走去,白晚舟身上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这女人搞什么鬼?以她的尿性,功夫都是在人前做的,这会儿又没人看着,她搞得这么亲热实在可疑。

刚出内阁,就见南宫丞已经等在门口,显然在等白晚舟。

楚醉云美目流转,见四下无人,露出不明不灭淡淡的笑意,走到南宫丞面前,毫无预兆将白晚舟的手塞到他手中,“七表哥好贴心,在风口等到现在,我哪里就委屈了她?呐,完璧归赵。”

她动作快,抽手时,在南宫丞手背不轻不重的一撩。

少女的柔荑,如绵如脂。

南宫丞惊诧的看了她一眼,倒忘了自己还拉着白晚舟,等反应过来,连忙触电般甩开白晚舟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到他的表现,楚醉云心满意足,“七表哥既在,我就不越俎代庖了,你自己带晚舟去拜见父皇母后吧。”

说完,袅袅婷婷的往里走去,南宫丞略站了一会,才从那滑腻的触感中回过神,对白晚舟冷冷道,“等会儿见了父皇母后,休得再失礼。”

白晚舟一想到是他前女友害自己淹成落汤鸡,他还在这说风凉话,顿时没好气,“怕我失礼,还带我出来做什么?关在府里岂不是你好我好她也好。”

说完,不顾身上的疼痛,也大步往里走去,丢下面无表情的南宫丞。

南宫丞吃瘪,真是越看这女人越讨厌!挨了那么一顿打居然还如此不识好歹,他不禁有些后悔,今日就不该带她出来。

可惜眼下不能一走了之,否则不知道她还会出什么丑,三步并作两步追到她身边,已经带了怒意,“等会儿听本王安排,听见没?”

白晚舟睨了他一眼,“放心,我见人就磕头,绝不会失礼。”

南宫丞无语,这女人是听不懂人话吗?简直不能沟通!

晋文帝和范姜皇后坐在正座,楚将军和高阳郡主陪在左右手,诸位皇子王妃以及楚府几位子女则是团团坐在下首。

皇后远远看到南宫丞,露出慈蔼的笑容,“丞儿,那是你媳妇吗?”

“是,母后。”南宫丞眉头淡皱,还没来得及给下指示,白晚舟已经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儿媳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祝父皇圣体康泰,国运昌盛,祝母后天护慈萱,福寿双全。”

晋文帝和南宫丞一样,是个面瘫男,只说了一声“平身”。

皇后则微笑着朝白晚舟招了招手,“小嘴儿挺甜,快过来给本宫瞧瞧。说出去本宫这个做婆母的,媳妇进门一年了,竟连模样都没见过。”

“皇嫂,这事儿不怪您,怪淮王,媳妇前脚进门,后脚他就跑了,谁带媳妇进宫给您看呢?”高阳郡主笑道。

皇后伸出食指,对南宫丞虚点了两下,“等今儿席散了,带你媳妇到宫里,本宫有话交代。”

南宫丞就怕这个,眉头锁得更紧了。

白晚舟缓步走到皇后面前,见皇后慈眉善目,眼角虽有几道浅纹却不掩风华,可见年轻时是个大美人,且言语中尽是对自己的袒护,不由得就生出亲近之意。

皇后也正打量着白晚舟,那目光像x光,从上到下,仿佛刺穿了白晚舟的衣服,把她的骨头有几斤几两都探了一遍,打量完毕,才对晋文帝会心一笑,“竟是个标志人物。冲着这张脸,也不能算委屈丞儿了。”

晋文帝沉了沉脸,“妇人之见。”

话虽严厉,眼角倒有几分中年夫妻之间特有的宠溺。

帝后这轻飘飘的两句话,却叫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对白晚舟改了态度。

皇后的意思很明显,这媳妇,光凭这小模样我就满意了,老娘不在乎她的身份。

《医妃捧上天》第十五章

众人听了皇后的话,再去看白晚舟,果然发现她琼姿玉貌,光艳逼人,滇南深山云蒸雾漫,滋养得她冰肌雪肤,那眉目如画,仿佛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一般,细细一比,竟把在场的大姑娘小媳妇全比下去了。

就连号称洛城第一名姝的楚醉云,在她的映衬下,也失去了光华。

之前大家忌讳她匪女身份,没人太过关注她的容貌,更有甚者,和皇后一样,自打她入京,都没见过她的模样,就把她妖魔化了,谁曾想一个匪女竟是绝色美人?

也难怪她美,她老子是匪首,自然抢最美的女人做压寨夫人,她娘若活着,这里的女人们更是没立足之处了。

白晚舟知道皇后说这些,都是为了给自己撑脸,心生感动,便往前又走两步,“母后,您真好,儿媳以后一定多进宫看您。”

皇后握住她手,“若能早些给本宫抱个孙儿,那就更好了。”

南宫丞自然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母后,您身子不好,她粗得很,还是别让她进宫,省得冲撞了母后。”

皇后白了南宫丞一眼,“怎么……”话还没说完,便捂着嘴猛嗽两声,“怎、怎么会?咳咳,咳咳,咳咳!”

只见皇后越咳越狠,顷刻间脸都白了,众人慌作一团。

高阳郡主疾呼一声,“不好,皇嫂怕不是犯了哮病?”

晋文帝也急了,“快传太医。”

南宫丞上前扶住皇后,满脸都是关切,“母后,您要紧吗?”

其他皇子王妃也都围上来,白晚舟被越挤越往外,最后干脆由中心人物变成了边缘人物。

她冷眼旁观,皇后的症状确实是哮喘发作。这是个慢性病,在现代有药物控制,不算疑难杂症,治得好还能痊愈,但在古代,这可是个要人命的病。

死不死人先不说,动作大了喘,天气变了也喘,开花飘絮喘,生气发急也喘,这还只是白天,一到子时,那是夜夜都要喘的。

怪不得皇后面色是病态的苍白,瘦得衣服都快撑不起来了,身上有这病,能胖得起来才怪呢。

只是,皇后好好地坐在那里,并没有碰到那些会引发哮喘的情况,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接触到过敏原了,若能及时把过敏原移开,也能缓解症状,可白晚舟不知道皇后对什么过敏。

若这么一直咳下去,咳得气管肿起来,会非常危险。

白晚舟突然想起药箱里的特布他林,她自己也有轻微的哮喘,所以药箱才会出现这药,此时若是能借皇后用一下,肯定能缓解症状。

这么一想,忽觉袖口重了些,掏出一看,果然就是那支特布他林!

此刻,白晚舟几乎可以确定,药箱真的可以根据她的意念随时出现,只是药物更新的原则她暂时还没搞清楚。

不过白晚舟还是很兴奋,若能用这药把皇后救过来,也是日后一个靠山。

想到能借皇后打压南宫丞,白晚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下定了决心,皇后,必须救!

尘烟的《医妃捧上天》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捧上天》就可以了哦~

医妃捧上天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