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王爷请让道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妖孽王爷请让道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 时间:
  • 妖孽王爷请让道作者千苒君笑
  • 妖孽王爷请让道小说源于:ysg

妖孽王爷请让道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妖孽王爷请让道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小说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免费阅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一章

是以灵月见火候差不多了欲装碗时,丫鬟鼓起勇气拦下,底气明显不足但又异常勇敢,道:“王爷是有交代过每日给南夫人炖燕窝滋补,并叮嘱每日下午申时炖好以便灵月姐过来取。可是今天灵月姐早来了两个时辰。”

灵月笑道:“那又如何?”

丫鬟道:“这一份不是给南夫人的,是给王妃娘娘的。南夫人的那一份,稍后奴婢会备好上炉,还请灵月姐晚些时候再来吧。”

灵月闻言愣了愣,随即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被王妃使唤了?”

丫鬟脸红了红,垂头应道:“奴婢不是王妃娘娘院里的人,但这两天王妃娘娘有伤,沛青常过来,她托奴婢帮忙看着的。”

“既然你还不是王妃的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狗腿干什么?”灵月声音忽然拔高,毫不留情地训斥,让偌大厨房里的别的下人都纷纷偷偷瞄过来,“你不能在这里帮夫人炖补品,那你干脆去碧华苑当差啊,王爷留你在这里有什么用?!要是耽误了夫人的身体,你能负责吗?!”

灵月强硬地把补品装碗,瞥了一眼被她三言两语给骂哭的丫鬟,冷笑一声,又道:“趋炎附势也不是你这样没眼界的,王妃是什么人,南夫人又是什么人,谁得王爷恩宠难道你还看不清楚?呸,不识好歹的狗东西!”

“不过是一个妾而已,难道还比正室娘娘要显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灵月的脸色很难看。她循声转过头来,正好沛青给叶宋喂了药回来端补品撞见了这一幕。

莫看沛青平时在叶宋面前莽莽撞撞的,可在外人面前她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尤其跟着重生的叶宋以后染了一些叶宋的脾性。灵月愤恨一眼瞪过来时,她显得十分气定神闲,还端走了那碗补品,对灵月展颜笑了一笑:“素闻南夫人温柔贤惠心灵手巧对王爷身体力行”,这“身体力行”四个字她咬得格外重,言外之意灵月不会听不懂,无非是南枢以身体取悦服侍王爷,灵月不由一怒,不等发作沛青就又道,“没想到灵月也如此体贴,自家主子不伺候好,来给王妃娘娘装补品,我正好有些忙呢,就多谢你帮忙了。”

说罢沛青就端着补品出厨房。

身后灵月气极一笑,充满了讽刺,道:“这有什么好炫耀的,左一个王妃娘娘右一个王妃娘娘,王爷待王妃娘娘如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其中的冷暖心酸,想必也就只有沛青和你家主子知道了。”

沛青回眸一笑,缓缓道来:“灵月你可真是大胆,竟敢私下议论王爷私事。不过不受宠又如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小姐好歹也是个王妃娘娘。再不济,娘家还在将军府,你小姐呢,娘家在素香楼吧。”

“你!”灵月怒瞪了沛青一眼,气得贝齿把嘴唇都咬白,看着沛青款款离去。

先前被骂的丫鬟开始细心地帮南枢配食材炖补品,最终灵月随便捎了几样精致的点心,气冲冲地回去了。

芳菲苑内,南枢正兴致颇好地作画,见灵月回来眼圈红红的,不由问:“怎么啦?”

灵月脱口道:“奴婢在庖厨遇到了王妃身边的沛青,沛青抢了王爷给夫人准备的补品,还口出恶言。她说奴婢也就是了,毕竟奴婢也是寄人篱下得过且过,但是奴婢不能忍受的是她辱骂夫人!”说着她就哭了出来形容好不委屈。

南枢放下作画的笔,过来安慰她,道:“那她说什么了?”

灵月边哭边道:“她说、她说夫人只是一个妾,还说,还说夫人是qinglou女子……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嘴脸,王妃出身高贵又怎么了,王爷爱的就只有夫人!她抢了夫人的位置,丫鬟还这样羞辱夫人!”

南枢笑得柔和,可袖中的柔荑却紧紧地掐在了一起,眉间漫出些许凄凉和苦楚,道:“沛青说得没错,我是妾,也出身qinglou。王妃娘娘有伤在身,比我更需要那些补品,我们就让给她吧,月儿不要生气难过了。”

“夫人!”灵月含泪委屈地嗔她一眼,“奴婢就是为夫人抱不平!”

南枢摸摸她的头,笑道:“傻丫头。”她吃了一些点心,把剩下未完的画作完,画的正是苏宸的像,一身华服,英俊挺拔风姿绰约,那浅浅一回眸,天青微澜,落花无数。

灵月见此画像,先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喜滋滋道:“夫人真是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奴婢觉得最好的还是画,难怪王爷这么爱夫人。”

南枢羞赧一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说来我也很久没去碧华苑了,王妃娘娘的伤势也不知如何了。灵月,随我一起去看望王妃娘娘吧。”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二章

叶宋养了半个多月,已经能够半靠在床上了,但是还下不了床。半下午的时候,叶宋正在百无聊赖地翻本子,沛青板着脸进来禀报说:“小姐,南氏过来了。”

叶宋连眼也不抬,手指翻了一页,淡淡道:“是么,难得,快请她们进来。”午时沛青和灵月在厨房闹的不愉快她不是没听沛青说起,沛青也实事求是,还模仿着灵月的语气把灵月的话在叶宋耳边演说了一遍,听得叶宋兴趣盎然,罢后还点评一句,“你口才甚好,以后吵架的事都交给你去办。”

彼时沛青羞愤一跺脚:“好歹奴婢也是为了小姐,但奴婢可万万不是泼妇!”

南枢来碧华苑,叶宋没报期望,心里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很快南枢柔软婀娜的身姿便飘进屋中来了,微微福礼道:“见过姐姐。”

叶宋这才把眼睛从书上挪起来,笑得好不热忱,道:“原来是妹妹来了啊,妹妹来一次可算难得,偏生眼下我不便下床就不亲自迎接了,妹妹随意坐,不要客气。”

眼神在空中相交,叶宋的笑容无懈可击,南枢看得愣了愣,随即是满满的尴尬,悄然红了脸颊,无限娇羞。

因为在叶宋受伤之前,她可看见了南枢跟苏宸如何恩爱的。那种事被人撞见,就是再厚脸皮的人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南枢走到叶宋床边坐下,满是歉疚关怀地道:“姐姐的伤可好些了?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王爷也不会对姐姐这样……”

叶宋勾唇笑道:“妹妹不必太自责,这一切都是姐姐自找的。谁让姐姐撞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呢。”

南枢柔白的耳根都红得似滴出血来:“姐姐就会取笑我。”

叶宋笑意不减道:“吃一堑长一智,王爷下手也忒重了些,那些事我哪里还敢记得,过了脑就跟云烟儿似的散了。那天是我太冒失,妹妹莫见怪。”

南枢希冀地抬眼望着她,道:“那,我能和姐姐摒弃前嫌吗,那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当然可以。”

南枢娇柔地笑了起来:“姐姐真好,回头我一定好好说说王爷,下次不能再这样对待姐姐。”

她以为,叶宋这一身伤就跟吃一顿饭一样简单么。只是说一句话就能解决?还是说她本来就觉得叶宋受这么重的伤根本无足轻重,就跟花园里的小猫咪抓烂了一朵花然后随便轻斥两句一样平常?

叶宋觉得,起码应该把猫咪的爪子拔了才行吧。

叶宋笑得越发明媚,道:“那就多谢妹妹了。”

南枢一个手势,灵月领着两名丫鬟呈了一些上好的珠宝首饰过来,玉镯是上好的玉,金步摇子是最纯的金子。南枢道:“姐姐,这些是王爷平时带回来,我一个人哪里戴得了那么多,今天过来看望姐姐就带了几样过来,姐姐一定要收下。”

叶宋看也没看一眼,面上就浮现出十分喜欢的模样,道:“妹妹真有心,这些首饰真漂亮,那我就却之不恭收下了。”

南枢临走时,笑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

人一走,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道:“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我看她是这辈子被穷怕了没见过这么多首饰吧,王爷赏赐一点她就拿到这里来耀武扬威的!啐!王爷赏的东西,脏!”她气势汹汹地问叶宋,“小姐,这些怎么整,就让奴婢拿去塞狗肚子里吧!”

叶宋笑得懒洋洋的,道:“扔了多可惜。留着吧。”

“小姐,”沛青叉腰,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能被这些东西糊了眼掉身份!”

“我没那个贵气戴这些玩意儿”,叶宋笑眯眯道,“不代表别人不能戴,我觉得沛青你就适合戴。”沛青刚想反驳,她又垂下了头继续看话本道,“看在几个丫头给我送话本的份儿上,把这些拿去赏给她们吧。就是不知当苏贱人看见他送给自己女人的首饰戴在了丫鬟身上会是个什么反应。”

沛青反应过来,面露欣喜。

紧接着叶宋支着下巴想了想,再道:“不妥,说不准几个丫头会因此遭殃,不如拿出去典当换些银子来花。”

沛青麻溜地跑去办了。

没想到,几个丫头隔天就风风火火地来碧华苑报道,这倒让叶宋颇感意外。四个人整齐地跪成一排,道:“王妃娘娘,奴婢知道娘娘身子不好,感念娘娘恩德,奴婢已经向管家汇报过了,从今天起来碧华苑当差供娘娘使唤。”四双明亮的眼睛,怯怯地期待地望着叶宋。

叶宋看向沛青:“怎么回事?”

沛青为难地解释道:“小姐,奴婢经不住她们折腾,是她们硬要来碧华苑,奴婢才去问管家要丫鬟,她们自告奋勇地补上……于是就这样了。小姐,这碧华苑其实添几个丫头更热闹,奴婢一个人,可累了,你就同意吧?”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三章

然后五双明亮眼睛齐齐盯着叶宋。

叶宋有些头大,抽搐了下额角,道:“为什么突然想过来?”

一有主见的丫鬟代表大家道:“因为王妃娘娘很对奴婢的胃口。从前没接触过王妃娘娘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只听其他人隐约提起。只不过他们说得都不对,奴婢们接触过了才觉得王妃娘娘跟大伙说的都不一样。此次娘娘被揍,噢不,娘娘不慎受伤,奴婢们很是担忧,想亲自过来照顾。还请娘娘恩准,奴婢们感激不尽。”

叶宋见她态度诚恳,便问:“之前你们是在何处当差的?”

“奴婢是王府里的中等丫鬟,专管前院下等丫鬟的庭院清扫。”

“是嘛”,叶宋道,“你们之前的差事很是清闲舒服,还有下等丫鬟可以支使,可到了我这里就没有那么多好处了,还要做一些繁杂的活务,这你们也愿意?”

丫鬟们点头:“不愿意的话就不会过来了,只要娘娘不嫌弃。”

叶宋伸手指了指排在头的丫鬟,半天说不出拒绝的话来,面对那丫鬟期期艾艾的可怜眼神,最终她只得轻叹一声,道:“春春。”然后依次指了剩下三个:“夏夏,秋秋,冬冬,正好四只。一会儿让沛青带你们下去熟悉一下。”

四位丫鬟喜形于色:“谢王妃娘娘!”

自从碧华苑来了这四只货以后还真的热闹了不少,叶宋每天都有市井最火爆最流行的本子看,从各类宫心计到各类才子佳人风花雪月再到各类chiluo裸的动作爱情,到最后春春直接献上一本春宫图册,摸摸鼻子无谓道:“娘娘,奴婢看这本图册画风十分精美细致,娘娘可看着打发时间。”

于是叶宋接过来,春春就跑出去和夏夏、秋秋一起辟了一间厨房打算开小灶给叶宋改善伙食,厨房里噼里啪啦时不时传来几声嚎叫。冬冬比较温吞,和沛青一起在院子里拔草,种上去园丁老伯那里要来的花种。

叶宋耳朵不曾清净过。但她嘴角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一弯浅笑,对这样的吵闹日子显然惬意不已。然,当她翻图册,看见第一页一双男女以高难度姿势相互纠缠时,眼皮就抽筋了。

初始几天,沛青还是得去王府大厨房给叶宋端饭食药品等,在碧华苑小厨房被烧了数不清多少次以后终于成功地开火了。夏夏对做菜比较痴迷,随时手持一本食谱,做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给叶宋吃之前另四个丫头自然无可避免地被当做小白鼠不停地试吃。最终端上台面给叶宋吃的极品大补粥,虽然味道有些奇怪,但还是可以下咽。

这段时间苏宸很忙碌,几乎都是早出晚归,但每夜在南枢入睡之间总会如时回来。尽管这样,苏宸脑海中还是时不时浮现出那天晚上在海棠苑时叶宋染血的艳绝的笑。那抹笑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不断地刮着他的脑海,让他无比心烦意乱。

面对死亡的恐惧,一个女人还会那样笑,她感觉不到痛么,还是她真的没心没肺?

一晃神,苏宸不知不觉地绕路去芳菲苑,途径碧华苑,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深深皱着眉头,很是暗恼,又很暴躁。

刚想转身回去时,碧华苑里面传来一阵阵少女的银铃般笑声,她们笑得很开心,让听者的心情也没来由地一轻。

苏宸在外面驻足了一阵子。透过院子大门的缝隙,他看见院中的贵妃椅上,叶宋正躺在那里,入夜的空气中泛着凉意,她浓黑的发丝轻轻垂下如流苏一般,脸很消瘦但掩藏不住耀眼的风华神采,身着薄薄的衣裙,偶尔浅浅迎风而扬。沛青怕她凉着,给她身上覆了一张轻被。几个丫鬟正围绕着她,似在讲笑话。

但丫鬟们都笑得很开心,她却只淡淡一笑。眉眼间流淌着柔软的笑意。

那慵懒的神态,苏宸看得怔愣。他从来没在别的女人身上看见过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包括南枢,也没有。

后来笑话讲完了,叶宋挥手让丫鬟把石桌上的果盘瓜茶都撤了下去,换上火光很昏黄的白烛,登时院子里的气氛有些阴森了下来,她双眼倒映着流光有些狡黠,道:“快坐好,现在轮到本王妃给你们讲了。”

沛青搓了搓手臂,道:“小姐……有必要搞成这样么……”

“这样才能身临其境。”叶宋睨她一眼,她不敢再有异议,于是叶宋顿了顿开始缓缓讲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小的时候娘讲给我的。我娘小时候在外婆家,那是一个很恬静的镇子,家家户户有养狗,一到晚上都有犬吠之声。外婆跟我娘说,那是因为一到晚上狗的眼睛会看到人眼所看不到的东西。”

“有一天,镇上死了人,那人的棺材放在家七天,七天之后晚上才由镇民抬着去入葬。白天外婆就让我娘在门前撒一碗白米,结果我娘贪玩忘记了这件事。晚上外婆随入葬队伍念殓文时,我娘就一个人在家。那晚家家户户的狗都跟疯了似的乱叫,我娘很害怕,才想起她忘记了撒米,于是慌张去舀米。可是当她一转身……”

几个丫头被叶宋的故事和环境所感染,都十分紧张,面露害怕之色。

“后、后来呢?”春春强作镇定地问。

下一刻,叶宋表情十分的惊恐害怕,看着丫鬟们身后的婆娑树影,颤声道:“后来我娘看见了……”随即尖叫一声,指着几人身后,捂脸大声道,“后面!你们后面!后面是什么!”

几人闻言,哪里敢转身,纷纷跳起来,尖叫声一声比一声高,看到对方叫得惨烈自己就势必要叫得更惨烈。

把碧华苑附近树上的几拨飞鸟都震惊了。

然后就听见叶宋捶桌大笑。她笑得很大声,也很开心,丝毫没有女人家该有的矜持和含蓄,简直像个男人似的狂浪。不过这样才更加的真实。

院外的苏宸,嘴角不经意泛开极为清淡的笑意。

叶宋不慎碰到了胳膊上的痛处,真是乐极生悲,被磕得眼泪都出来了。登时几人才发觉被捉弄了,各自淡定地整理仪容,准备洗洗睡了。就当这件丢人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叶宋起身,几人都要上前来扶她。她摆摆手,道:“无妨,我自己试着看看能不能走回去。”沛青贴心地递上来一根拐杖,她扶着拐杖缓慢地站起来一点一点朝卧房挪去,回头还不忘看一眼丫鬟们,眨了眨笑眼道:“晚上听到敲门声千万别答应,也别做噩梦哟。”

丫鬟们一通恶寒。叶宋这才爽朗地笑着进屋。

苏宸透过缝隙看到那抹坚韧的背影进了屋,屋中点燃了灯关了房门,碧华苑安静了下来。他这才乘着夜色缓步离开。

真是一个不知消停的女人。

去到芳菲苑时,南枢正身披薄裳轻倚窗前等他归来。烛光窗镂,美人如斯。

苏宸有些心疼地揽过她的肩,发现她身子有些凉,道:“怎的这么晚还不睡,穿得这么少。”

南枢伏着苏宸的胸膛,笑意点点十分温柔,道:“等王爷回来。”

“傻瓜,下次我没回来你就不要等了,自己早点睡。”苏宸抚着她的后背替她暖着身子。

“要等,等一辈子也是要等的。”南枢巧笑嫣然地仰头,主动贴上苏宸的下巴轻轻吻了吻,道,“饿了么,妾身准备了夜宵给王爷。”

“嗯。”苏宸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着应下。

休沐日这天,春夏秋冬四个丫鬟大早就出府去了,回来带了一个小布包回来,放叶宋面前。叶宋似笑非笑道:“有良心啊,出门一趟还给我带手信。”

春春解开布包,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叠银票。春春嘿然笑道:“娘娘,上次你让沛青给姐妹送来的珠宝首饰,奴婢们依照娘娘吩咐拿去当了,这里是两千两银票,奴婢不能接受娘娘这么贵重之物,娘娘点点数目。”

叶宋啼笑皆非:“赏给你们的,你们收下便是了,还给我带回来,嫌少了?”

春春跪下,道:“不是,娘娘的这份心意,奴婢们已经很感动了。可娘娘现如今处境不好,留着说不定来日有大用处。”

“你想得倒周到。”叶宋吩咐道,“沛青,加上你碧华苑里一共五个丫头,你们一人一百两算是这段时间以来你们跟着我的赏赐,来日待我能够说得上话了,定不会亏待你们。剩下的一千五百两,沛青帮我收着,有备无患。”

丫头谢道:“谢王妃娘娘。”

叶宋脑海里一直有个疯狂的念头,银票可以换白花花的银子啊,那她放现代可真要发达了。一千五百两,就是一百五十斤,她要怎么背回去呢?

休养了一两个月,叶宋总算是能够下床自己行走了。

只不过,从胸前到腰腹,以及后腰处,都有尺来长的伤疤。胸前是因胸骨断了一根时留下的,而后腰是因身体猛烈撞击是石头上被棱角给划破的。

更衣时,叶宋站在铜镜前,伸手抚了抚身上的疤痕,女子完美无瑕的身体因为有了那疤痕而多了两分残破感。叶宋反而笑得懒洋洋的,仿佛那样丑陋的痕迹丝毫不带给她什么影响。沛青为她穿衣,细声咕哝:“但凡爱美的女子都很在意丁点疤痕,哪有小姐这样的,还笑成这样,小姐难道不介意身上留下疤痕吗?就算是小姐不介意,那未来的……”说到这里,沛青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及时打住。

“未来的什么?”叶宋挑了挑眉,道,“成为我未来的男人的人,不会在意我身上有伤疤。”

“王爷是不在意,王爷对小姐的一切都不在意。”沛青闷声道。

叶宋看着她,正色道:“他是我名义上的夫君,但绝对不是我未来的男人。”

沛青被叶宋不咸不淡隐隐有些压迫的语气怔住了,垂头道:“奴婢知道了。”

初初入夏时,阳光有了两分热辣。偌大的王府,花柳成荫无不盎然美丽。王府有一面平静宽阔的湖,湖中撒了错落有致的莲花,这个时节莲花正好抬头结出了花苞。以湖为中心,向四周辟出了几条寂静流淌着的小溪,从小溪边上扬起来的风也带着湿湿热热的感觉。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五章

叶宋总算能够出院行走,要是再闷在碧华苑里,就是没病她也憋出病来了。听春夏秋冬四姐妹说,王府东苑不远有一片好看的湖,景色正是优美。

叶宋心想,这王府她好歹也逛了许多地方,没想到居然没逛到过她们所说的东苑大湖,王府果然是大得够变-tai的。当即她决定,带着沛青去游湖。

从碧华苑到东苑湖,一路上问了两拨丫鬟,走了半个时辰,才终于到达。柳荫尽头,视野豁然开朗,湖中几盏莲将绽不绽,湖风爽朗,顿时把行走途中积累起来的热气都吹散了。

叶宋刚来得及深吸两口爽快的气,忽而一阵袅袅琴音便顺着风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侧头问沛青:“还有人来游湖?”

沛青表示不知道。

一主一仆便循声走了过去,拨开垂顺飘拂的柳枝往那边一瞧,只见那边树荫下,一张桌一架琴,旁边焚着一只香炉,女子端坐琴前,正素手拨琴,十分动听。她对面即是一面湖,身后则繁花锦簇,意境颇好。

叶宋眯着眼听了一会儿,沛青认出了人来,指着那粉色裙子的抚琴女子道:“哎呀那不是南氏吗?”

人隔得还有些远,看不大清对方的面容,叶宋细细辨认了一番觉得是有些像,便道:“这么远你也认得出来?”

沛青唏嘘:“有时候我认人不看脸,看气质。”

“那她有什么出尘的气质能让你辨认得出来?”

沛青:“骚气,都随风飘了数十里了。”

叶宋:“你口才果然进步甚快。”

南枢身边的灵月比较眼尖,一侧头便瞧见柳树下有两抹鬼鬼祟祟的人影。她歪着身子走过来几步,看清了是叶宋和沛青,面上带着揶揄而不屑的笑,面子上还是对叶宋草草一福礼,扬声道:“这不是王妃娘娘和沛青姐姐嘛,这么巧,也来赏湖?我们夫人正在那边弹琴呢,王妃娘娘和沛青姐姐若是觉得好听,不妨走近了过来听,奴婢好奉上果茶,这般躲在树下干站着不太好受吧?”

沛青冷笑了一声,道:“我道是何人在此处弹琴扰了王妃娘娘赏湖雅兴呢,原来是南夫人。王妃娘娘在相府的时候,请的乐师师父可是上京数一数二的,不是谁的琴音都能够入得王妃娘娘的耳的。”

“你!”灵月被噎,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叶宋上下打量了灵月一眼,那种眼神可能她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确确实实是不怎么好,淡淡一眼,像打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口上却是对沛青说的:“在人前,要谦虚一点。”

沛青垂首:“是,奴婢知错了。”

这时琴声戛然而止。南枢起身,缓缓走过来,随口问:“灵月,是谁来了?”

灵月让开了道,叶宋和沛青从柳树下走出来。南枢一愣,紧接着展颜笑道:“原来是姐姐,姐姐怎么来了?”

叶宋看了看湖光水色,道:“我大病初愈,想出来走走。又听闻这东苑的景色甚美,于是就过来瞧上一瞧,没想到景色美,见到妹妹人更美,弹出的曲子亦是绕梁不绝。”

南枢惭愧道:“让姐姐见笑了,姐姐快请这边坐。”叶宋便过去,随她一道坐下,南枢纤白的手指撩了撩琴弦,又道,“只不过,我学的只是一些粗浅技艺罢了,这琴技的精髓还掌握不到一二呢,哪里能比得上姐姐。刚刚我好似听沛青说,姐姐的乐师师父可是上京数一数二的人物。”

叶宋淡淡一笑,道:“沛青瞎说。妹妹已经是很了不得了,就是太谦虚了一些。若仅仅是掌握一些粗鄙技艺连精髓之一二都没把握,当初就能以一舞一曲勾得王爷的心,着实是厉害,连姐姐都自叹不如。”

南枢僵了一僵,面色有些白,面露愁绪:“原来姐姐也在意我是qinglou女子出身的么。虽我出身卑微,但身心俱是清白,才被卖入qinglou便得幸遇上了王爷。我知道我的出身成为王爷的诟病,但我除了付出我的所有来真心对待王爷,我已无别的能够回报他……”

叶宋心道,这一番恳切告白,若是那苏贱人听到了恐怕得当场泪洒感动得不知今夕何夕然后情难自禁抱着美人闭门深谈云翻雨覆去了。她抬眼四望了一下,并未发现苏宸的影子,于是安慰梨花带雨的美人儿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她身上。

叶宋扶着南枢的肩,取出手帕替她擦了眼泪,十足十地宽容大方道:“哎呀妹妹怎么说哭就哭了呢,快莫要说这些,姐姐才不会嫌弃你。退一万步说,妹妹与王爷如此真心相爱,就是全天下嫌弃妹妹王爷也不会嫌弃,所谓白首不相离愿得一人心,说的不正是如此么,妹妹应该开心才是。”

沛青在一旁,低着头嘴角狂抽。她家小姐哄起人来简直说的不是人话,如此两面三刀,她心中不由默默为小姐点了三十二个赞。

南枢顿了一顿,忍了眼泪,但脸色一直不得缓和。一旁的灵月尽管气愤也只好忍着,她觉得王妃一定是故意那么说出来气她家夫人的。看起来是好话,可听起来分外扎耳。

千苒君笑的《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妖孽王爷请让道》就可以了哦~

妖孽王爷请让道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