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苒君笑-《妖孽王爷请让道》叶宋苏宸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妖孽王爷请让道作者千苒君笑
  • 妖孽王爷请让道小说源于:ysg

千苒君笑-《妖孽王爷请让道》叶宋苏宸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小说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免费阅读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六章

南枢擦擦眼泪,重新露出了笑容,道:“姐姐说的是,只要王爷全心全意只爱我,我就已经很幸福满足了。”她看了一眼琴,心血来潮便提议道,“眼下时景好,择日不如撞日,就让妹妹也见识见识姐姐的琴艺如何?不如姐姐也来弹奏一曲助兴吧?”

叶宋反应出奇淡定,面无表情:“我不会。”

南枢遗憾道:“姐姐这般玩笑,是不想让妹妹有机会听到天籁佳音吗?姐姐可是上京有名的才女,怎不会琴?”

叶宋默默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古琴。从前的叶宋有好乐师当师父、是上京有名的才女,这些都可以有,但此叶宋非彼叶宋啊,她不过是一觉醒来穿越顶替的货,哪里懂得什么古琴。她是真的不会好吗!

不等叶宋回答,南枢又巧笑嫣然地提议道:“要是姐姐不嫌弃妹妹献丑的话,妹妹可以为姐姐和音舞一曲。”

听沛青说,当初南枢在素香楼一曲舞可是撩倒了无数风流公子。能得苏宸掉了魂儿的舞,叶宋还真的是很想见上一见。摒弃南枢这个人怎么样不说,但是看美女跳舞也是一大视觉享受啊。

沛青感觉不妙,谁知道南氏跳舞会跳出个什么幺蛾子来,遂请示叶宋道:“小姐,奴婢看天色已不早,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叶宋皱眉凝睇沛青一眼,不悦道:“夫人欲舞,你让本王妃回去,岂不是败了夫人雅兴?你且闭嘴等在一边。”

见南枢已经起身行至琴桌前的空地,准备了姿势要舞一曲了,这个时候叶宋要还拒绝的话就真的是败她的雅兴。沛青不再多说什么,只和灵月双双退开了些许。

叶宋一人坐在与琴桌差不多长的宽凳子上,一点也不端庄,反而是大刀阔斧的感觉,要是再把腿抬起来踏在凳子上,那就真的是一个纯爷们儿了。南枢柔情万千地望过来,道:“姐姐,我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叶宋道,“那就开始吧。我说过我不会弹琴,难得妹妹想要跳舞,如何我也得弹奏一曲,妹妹莫要嫌弃。”说着一手撑着下巴伸出另一只手抚在琴弦上,漫不经心地手指滑过,勾出一串杂乱无章的音符。

南枢闻其声,顿了顿。

叶宋是第一次碰古琴,她觉得音色很好,用她现代人的逻辑方式觉得听觉很享受,是以当即生出了兴趣和即时创作的灵感来。随即双手都放在琴弦上,凭着喜好胡乱拨了一通,很是自得其乐。

连灵月这个丫鬟都知道叶宋弹得是一团糟糕惨不忍听。南枢舞技何其高超,竟还是和着琴声翩翩起舞,还恰到好处美若惊鸿。

沛青听觉麻木了,不可置信地望着叶宋。但好歹小姐也是出自名师,不可能会弹得如此拙劣,而听众是南枢和灵月可能就另当别论了,小姐一定是故意的,这么一想沛青就又释然了。

叶宋见南枢额上就隐约有了汗迹,呼吸也略急促不稳,觉得她可能是跳得有些累,立刻又意识到她奏的音乐可能是太急了,跳舞需要柔和的音乐。于是叶宋明显地放慢了速度,比一般的和舞曲子还要慢上三拍,一边面露赞赏之色道:“妹妹一舞倾城,果然名不虚传。难怪王爷如此喜欢了,姐姐看了也为之倾倒。”

南枢回眸一笑,令身后那湖光水色都黯然失色成为她的背景和映衬。可就在这时,约莫是南枢只顾着朝叶宋笑了忘记了脚下,结果一个重心不稳,惨叫了一声,紧接着整个人就向前扑倒,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夫人!”灵月见状大惊失色,连上前扶。

叶宋余兴未了,但南枢跌倒她不能再继续弹,琴声戛然而止。而那琴弦,经不住她的折腾,也绷地一下断了。

叶宋起身过去,亦是一脸急色,问:“妹妹怎么样,要不要紧?都怪我,弹琴弹得不好,害得妹妹跌倒。”

南枢额上的汗细密,脸色苍白,想必是痛得紧,咬着牙强忍着道:“没、没事……是我跳得不够好……”

灵月带了哭腔:“夫人,你到底伤到哪儿了呀!”

“脚……崴脚了……”

叶宋捞起南枢的脚撩开裙摆一看,果真红肿了一片,当即皱了皱眉吩咐灵月:“快去叫人来。”灵月显然对叶宋和沛青不太放心很是犹豫,叶宋冷喝一声:“还不快去!”

灵月站起来,顾不得礼仪尊卑,道:“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王妃是脱不了干系的!”说罢转身快跑着去叫人了。

沛青也隐隐担忧,心里七上八下的。当然她是为叶宋担忧,看这南氏的扭伤,这下是玩大发了。要是被王爷知道……沛青不敢往下想。

可看叶宋的模样,全然一副为南枢担惊受怕的诚恳表情,她还柔声安慰道:“妹妹忍一忍,很快就来人了。”她把南枢半抱半扶地放在长凳上躺着。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七章

沛青把叶宋扯到一边,细声愤慨道:“南氏本来是舞姬,怎会跳不好舞,小姐弹琴那么慢她也跌倒,分明就是故意的!小姐,怎么办,王爷不会善罢甘休的。”

“该来的始终要来,该躲的躲不掉。”叶宋淡定道。

沛青跺了两脚:“奴婢就说吧,小姐不该弹琴,准出事!”

叶宋云淡风轻道:“幸好只是崴脚,要是落水或者摔断了腿,你我要是走了没亲眼所见,她在苏贱人面前说什么就是什么,岂不更加冤枉?”

沛青愣了,看见叶宋到南枢身边继续嘘寒问暖,蓦地反应过来。也对,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谁知道要是叶宋拒绝弹琴她又会耍出什么样的花招。

很快灵月就带着人来了。这来的人不是别人,恰好是刚回王府的苏宸。苏宸脸色阴沉,看见长凳上躺着的南枢,如一道疾风一般扫过来,将南枢揽进怀中。南枢依偎在他胸前,忍不住掉了眼泪,苏宸手指拭过她的泪痕,哄着道:“枢儿不怕,我来了。”他草草看了一眼南枢的脚踝,便把她打横抱起。

走过叶宋身边时,苏宸冷冰冰地睥睨着她,声音中含着不可忽视的怒气,道:“叶宋,你一天四肢健全能走能跑你就一天不会闲着是吗,枢儿一有事哪里都有你!本王告诉你,若是枢儿不能再跳舞,就用你的双腿来偿还,本王叫你一辈子也不能行走。”

叶宋半低着头,唇边只一抹比他还凉薄的淡笑,道:“知道了。”苏宸看得越发恼火,很想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看看她濒临死亡时还能不能这样无谓地笑!

南枢抓着苏宸的锦袖,楚楚可怜地解释:“王爷,不关姐姐的事,是我让姐姐抚琴然后我跳舞,没想到……”她含泪看了一眼桌上的琴,“我跳舞跳得不好,凤尾琴也不听姐姐使唤,坏了。”

“没事”,苏宸温柔地道,“琴坏了可以再造,枢儿身子要紧。”说着怀抱佳人便火速离去。

身后灵月赶紧抱了琴跟上,还不忘对叶宋道:“王妃可能有所不知,这凤尾琴乃是王爷跟夫人的定情之物,十足珍贵,整个上京也找不出第二把这样的好琴。”

灵月走出很久了,叶宋才若有所思道:“是么,我对琴没什么研究,南夫人居然也舍得,真是下足了血本。”

沛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问:“小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叶宋反问,“南氏的伤和我先前的伤相比如何?”

沛青:“小巫见大巫。”

“那不就是了,我都能活下来,难道她还因为崴一下就挂了不成?”叶宋走在前头,道,“我们也去看看。”

沛青还是无比担忧:“那要是南氏作得真是……不能跳舞了呢?”

叶宋想了想,道:“可能我也不会把我的双腿用来赔偿她吧。”

苏宸前脚抱着南枢回了芳菲苑叫来好几位大夫给南枢诊治,后脚叶宋跟沛青不急不忙地过来,在院子里候了一阵。直到大夫诊治完检查了南枢的踝骨确定没有大碍了之后,沛青才为自家小姐放下心来。

尽管如此,为了保险起见,南枢纤细白嫩的脚踝还是被包成了很大一只,苏宸体贴地让她靠在床上,事事都亲力亲为。一切处理妥当了之后,苏宸淡淡吩咐灵月:“送大夫出去。”

灵月依言照做,到门口时苏宸又问了一句:“王妃呢?”

灵月红着眼睛道:“王妃娘娘和丫鬟沛青正等在外面。”她跪下,言辞恳切,“王爷,夫人向来与世无争,处处对王妃娘娘容忍相让,但王妃娘娘却还是不依不饶,让夫人受了颇多苦楚。夫人性子温顺,怕给王爷添扰,平时就是受了委屈都不肯告诉王爷。奴婢恳请王爷为夫人做主吧!”

“出去,本王自有分寸。”

灵月起身退出去了以后,苏宸温柔地替南枢掖被角,捋了捋她耳边的发,那呵护备至的神态真的能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沦,道:“枢儿,让你受委屈了。”

南枢摇了摇头,脸颊蹭着苏宸的手心,道:“王爷,枢儿不委屈,你不要听灵月乱讲。姐姐、姐姐平时对我还是很好的,只要能呆在王爷身边陪伴王爷我什么都愿意。”

“乖,先睡一阵。我会处理这件事的。”苏宸扶着她的肩膀让她缓缓躺下。

苏宸临走时,南枢小手捉住了他的袖角,他转身过来看见南枢担忧的小脸。南枢皱着秀眉苍白道:“王爷,你就饶过姐姐吧,她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我不小心。”

苏宸微微叹息:“枢儿总是这么善良。”

叶宋和沛青被带到了大堂,苏宸端坐在主位,手持一盏茶饮了一口,两边各站了一排整齐严谨的家丁。

苏宸只略抬了抬眼帘,冷眼看着叶宋进来,声音悠长却冰寒至极,道:“叶宋,你可知错?”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八章

叶宋左右瞧了瞧,这光景还真有些像她在电视里面看过的审犯人,不由笑了两声道:“还望王爷提点一二。”

“跪下。”

沛青先行跪下,但叶宋依旧是堂堂正正站着,挺直了背脊,不卑不亢。

“来人,请王妃跪下。”苏宸眯了眯眼,冷声喝道。

整个堂上气压低得下人,谁也不敢大声喘一下。

这时上来两个家丁,手中都各拿着一根腕粗的木棍,道了一句“王妃得罪了”,随后两根木棍纷纷往叶宋膝盖抡来,强烈的钝痛侵袭了她的每一根神经,她不受控制地就咚地一下跪地,大口大口地喘息,倔强地仰起头来看着苏宸,一字一句道:“你是宁王,我也是相府千金,你苏宸,有什么资格让我下跪。”

苏宸道:“别忘了,进门一日就一日是宁王妃,夫为妻纲,本王就是让你去死你也活不得。”

叶宋闻言笑了起来,明明是不悲不喜,可听起来蓦地有几分苍凉,道:“你还记得我是宁王妃,你还记得你是我的夫?”

苏宸周身都散发出怒气,猛地一撒手把一杯茶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一步步走下来,站在叶宋身前,俯身钳着叶宋下巴咬牙切齿道:“伤了人你还有理了是不是?如果你妄图用这样的手段想博得本王对你的注意,本王只会下手不知轻重最终杀了你。你以为本王会惧怕区区一个将军府?”

叶宋下颚像是要断掉了一般,强忍着痛道:“你宁王岂会怕一个将军府,只不过要是我死了也是因为南氏而死,虽然我看不起你毕竟是圣上赐婚,我死了你以为南氏会很好过?你不怕将军府,呵,难道你也不怕皇上吗?”面对着苏宸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虽然叶宋不知道这是怎么样一个朝代,但她电视上、小说里看得多了去了,无非是这样一番利益纠葛。她猛地侧头,把自己下巴从苏宸手里挣脱,顿时一声清脆的骨骼响,下巴脱臼了,她说话都在抽气,仍旧是笑着,朗朗乾坤正气凛然,话语声毫不避讳地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连这个王爷都不怕的话,莫不是王爷要造反?!”

苏宸顿了半晌,缓缓道:“好一张利嘴。来人,给本王掌嘴二十。”

“王爷!”沛青伏地祈求,“求王爷饶了小姐吧!奴婢愿意、奴婢愿意代替小姐受罚,都是奴婢不好,南夫人的伤也是奴婢造成的!”

苏宸一脚把沛青踢开,嫌脏地在她衣裳上擦靴,道:“你是什么东西。掌嘴三十。”

“王爷!”

“四十!”

沛青再也不敢求情。眼睁睁看着两位王府里的老嬷嬷上前,一人蹲叶宋一边。第一巴掌下来的时候,叶宋就被扇得晕头转向。一连几巴掌下来,她发丝散乱不堪,两边脸肿得老高,嘴角也破了渗出了血丝。

沛青哭得十分凄厉。

“啐。”叶宋若无其事地吐了一口污血,声弱气喘道,“莫哭,哭丧的话,还早了点……”

整整四十巴掌下来,叶宋都已经无法清晰地思考了,趴在地上沛青唤了她很久她才勉强地应了一声。

苏宸冷眼看着这一切,还不解气,又清冷道:“宁王妃叶氏,凶悍善妒,屡屡迫害南夫人。今以家法伺候,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两名家丁架住了叶宋,准备行刑。沛青被丫鬟拽着,死活不得近身。行刑前,叶宋忽然清醒了过来,抬起头深深地望着苏宸,消瘦尖细的下巴有些扭曲,双颊红肿可怖,唯有剩下那双清透的眼眸,还有些微的光亮,仿佛能够洗净一切污浊和不堪。

她轻轻道:“家法,什么家法?”

苏宸回看着她:“本王就是家法。”

杖责时,一道一道闷闷的木棍声敲打在叶宋的身上,叶宋手指弯曲着死死扣着地面,形容痛苦至极却愣是不叫出一声。

一口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地板上格外夺目,叶宋晕过去前用奄奄一息的声音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从来都不会问我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认定是我的错……真的是你有多爱她就有多恨我么……”

苏宸广袖中的手冷不防抖了一下,他心中一沉,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三十仗还没打完,最终苏宸摆手让停下。叶宋已经连动弹一下都不能,腰背上、屁股上都是模模糊糊的血迹。

沛青扑过去拼命想要抱起叶宋,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眼泪滴滴答答掉进叶宋发丝散乱掩面的眼窝里,良久叶宋才动了动眼。

叶宋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挣扎着自己站起来,每往外走一步,仿佛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身体没有一个地方不叫嚣着痛。站在门口时,日光把她单薄的身影照得苍凉,她缓缓侧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苏宸,眼中光芒万丈明亮非凡。嘴角习惯性地勾着一抹笑,周身怒气丝毫不比先前苏宸的要少,那种低气压反倒让苏宸诧异。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十九

叶宋嘴角一直在溢血,但口齿无比清晰地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他妈又不是我老子,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敢这么动我。从前那个爱你的叶宋,今时今日完完全全被你打死。现在你面前的叶宋,你看清楚,是我。再有下一次,”她咧嘴,语调沉沉缓缓令人窒息,“我就宰了你的南枢。不信的话,尽管试一试。”

叶宋被打磨的次数多了,好歹也皮糙肉厚了一些。在碧华苑里养伤期间,她跟没事儿似的,任由几个丫鬟忙时把碧华苑搞得天翻地覆,闲时围坐一堆问候灵月和南枢的爹妈祖宗。

可问候的祖宗多了辈分难免混乱,这时沛青就扭头问叶宋:“小姐,南枢的祖父的外婆的弟弟,叫什么?”

叶宋想了想,觉得很头大,于是回了一句:“诸如此类的,统称他大爷。”

沛青当即啐了一句:“他大爷的!”

其间,南枢带着灵月过来探望了一次,送上一碗据说是王爷亲手配制命人炖煮两个时辰转给南枢喝的极品燕窝给叶宋,叶宋笑得满面春光,道:“妹妹真是太有心了,正好我觉得饿呢。”

南枢一脸忧愁:“怎么说姐姐都是因为我才被王爷……千不该万不该都是我的不该,我没想到王爷会下手那么重……”

“无妨无妨,姐姐我哪有妹妹这样身娇体贵肌肤吹弹可破,王爷横竖打不死我,你不用太担心。”叶宋说着便伸出手来,有些勉强,“妹妹,我身子有些不便,够不着燕窝呢。”

南枢亲手给送了过来递到叶宋手上,柔柔道:“这些事只要吩咐一声,我来做就好了。”

两手相接,这画面太过熟悉。南枢是个柔弱的女子,眼看着手又快要端不稳,幸好叶宋从善如流地扶住了南枢的手腕。南枢微微一愣,紧接着叶宋手突然一送,绊着一碗温烫的燕窝往南枢这般泼了过来。

南枢抽气一声,手背被烫出了娇艳的红痕,衣襟也打脏了。灵月低呼:“小姐!”她愤愤不平地朝叶宋瞪过来。

叶宋担忧地问:“妹妹你没事吧?你看你手都烫着了,都是姐姐不好,明明知道你娇弱连杯茶都端不稳竟还让你为我端燕窝,是姐姐的过错!”说着就一丝不苟地吩咐沛青,“沛青,快去找大夫来,要是给南夫人留下伤痕,王爷真会要我了我的命的。”

沛青转身欲走,南枢接过灵月的手帕草草擦拭了一下衣襟,垂眼温顺状,就是嘴角的笑意煞是僵硬,道:“不碍事的姐姐,是我没注意,还打翻了上好的燕窝,害姐姐没得吃。灵月,还不快收拾一下。”灵月弯身拾起地上的碎瓷片,南枢略略福身,又尴尬道,“姐姐,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换身衣裳。姐姐当好好休养。”

叶宋善解人意一点头:“嗯,妹妹快回去歇着吧。一会儿还是要记得看大夫才是。”

傍晚的时候,听说南枢在碧华苑受了委屈还略有些着凉,苏宸怒不可遏。他转而就来碧华苑兴师问罪了,彼时叶宋正懒洋洋地半躺在回廊上的躺椅上,兴味缭绕地瞅着几个丫鬟正兴高采烈地玩一种游戏——叶宋介绍过来的扑克牌,只需在木板上画上图案写上数字,就能玩了,游戏规则又很简单。

偶尔叶宋忍不住也要过一过手瘾。

正巧轮到她了,秋秋和冬冬在一旁观战,叶宋手中擒了系列木牌正思量着如何出牌的时候,忽见沛青、春春和夏夏把木牌倏地一丢,然后站了起来,与秋秋、冬冬一起整整齐齐站了一排。

叶宋挑眉,随口道了一句:“怎的不玩儿了?我又没出老千。”

“王、王爷。”几人弱弱地道。

叶宋这才缓缓抬头,看见苏宸正朝这边走来。说来,他还是第一次主动往碧华苑里走动呢,尽管他给叶宋的永远是一副要吞人的臭脸色。

叶宋看见他基本没什么反应,整个人更加散漫,唇畔凝着笑,道:“今儿吹的什么风?”

苏宸走到回廊这边,垂眸看了一眼廊上的一堆木牌,把目光缓缓移到叶宋脸上,眸色生寒冷冰冰道:“今天枢儿来你这里被烫伤了手?”

“你这是兴师问罪来了?”叶宋笑眯眯地望着苑外远方,吁了口气,“王爷一定是没叮嘱好南氏,才使得她明明在我这里吃了那么多亏还要几次三番往我碧华苑走动。她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这么喜欢找虐的人。不过她来,我还是蛮开心的,多个人说话。至于你说她被烫了手”,叶宋侧了侧头,瞳中尚有金色余晖,光彩十分耀眼,“新婚大喜连敬茶都要洒了的人,今日洒了燕窝,你的意思是南氏的弱不禁风也是我的错?”

苏宸抿了抿嘴,已有怒意:“叶宋,你不要欺人太甚,只要你不动她,本王就不会动你。奈何你每次偏偏就是要找死!”

叶宋满是讥诮地勾唇:“那么水做的妙人儿,掐一下就能坏了,你说我要是真动了她,她还能好好儿地跟你倾诉委屈?不过,想必太柔弱了什么事也做不了跟个废人有什么两样,可能就只有给王爷暖床这一点还有些作用。”

“叶宋,事到如今你怎么还不知收敛,还敢这么桀骜不驯!”

叶宋闭上了眼,嘴角笑意未减:“你是头一天才认识我吗。”

 

《妖孽王爷请让道》第二十章

苏宸看着她清瘦的脸庞,终是拂袖而去,冷冷道:“这次本王就放过你,再有下次,别奢望本王还对你手下留情!”

叶宋不由讥笑一声,他留过情面吗?

再睁眼时,苏宸早已经不在了。天色渐暗,沛青细声道:“小姐,我们进屋吧。”

叶宋淡淡嘀咕了一句:“奇怪,苏贱人这么容易就走了。”

沛青想了想,道:“难道是怕小姐真的弄死南氏?”

“嗯有可能。”

鉴于上次南枢来碧华苑没讨得了好,后面就再也没来了。倒是灵月,在王府厨房那边频繁跟碧华苑里的丫鬟们撞上,每每都要口舌一番。

今日下午听说苏宸回来得颇早,体贴入微地去了芳菲苑陪伴南枢。半下午的时候,春春眉飞色舞地从外面回来,她从其他府里丫鬟们的口中得知,似乎今日灵月吃错了肚子,以至于王爷跟南氏在书房里吟诗作画、而灵月在一旁伺候笔墨时一直闹肚子,结果整个书房的空气里都漂浮着一种十分诡异的味道,薰得苏宸的脸色跟那味道一样臭。后来灵月实在忍不住,告罪退下,去了茅房欲仙欲死,而苏宸在南氏那里也未继续呆多久便离开了。

叶宋听后,不喜不怒地一一把五个丫头都看了一遍。她们本是笑得一脸开心和幸灾乐祸,结果被叶宋这一看,慢慢就笑不下去了,最后有些心虚了起来。

叶宋问:“谁的主意?”

沛青弱弱举手。

“怎么做到的?”

夏夏举手:“奴婢上次休沐的时候出门碰巧买了一点巴豆,奴婢看放着就快要发霉了,丢了可惜。”

叶宋摩挲着下巴,有些惋惜:“你们就只给灵月的伙食投了巴豆,没给南氏的也来点儿?”

冬冬道:“我去投的,但是看起来那不像是普通丫鬟的伙食,应该就是南氏的伙食。可能给灵月吃了,说不定南氏也吃了,只不过南氏比灵月能憋。”

然后叶宋就再也忍不住,跟几个丫头一起放声大笑。

南枢还真是有心,待叶宋活蹦乱跳了之后,便邀她赏湖品茗。叶宋正准备带着苏宸那块白玉佩出门见见世面呢,有此邀约,她决定还是先去赴约再出门去逛。

沛青跟在她身边,不住地担忧提醒:“小姐,南氏肯定没安好心,你这一去,万一她又整出什么事来可如何是好?不如我们不要去!”

明媚的阳光铺陈下来,叶宋笑弯了眼,手搭在眉骨上,望见不远处的凉亭,亭内已摆放好了瓜果点心,南枢端庄地坐在一边,灵月站在一旁,正等着她。她道:“盛情难却,南氏这么热情,不去怎么行。”

进凉亭时,南枢起身相迎,笑脸有加:“姐姐来了,快请坐。”

“妹妹这么客气做什么,还这样隆重地邀我喝茶,实在是受宠若惊。”叶宋嘴上这么说,进来便撩衣而坐,丝毫不客气。

南枢亲手给她斟茶,笑道:“让姐姐笑话了,实不相瞒,自从上次在姐姐面前丢丑以后,我内心愧疚一直无颜敢面对姐姐。但回头一想,都是一家人,我做错了事岂能退缩,应当主动向姐姐赔罪。今日在此相聚,希望姐姐能够原谅妹妹,备了这些茶点,也希望姐姐能够喜欢。”

“喜欢,我喜欢极了。”叶宋环视了一眼四周,笑眯眯道。

亭外是一面小湖,湖水从东苑那边的大湖引过来,环境十分清幽并带有淡淡的花香。来时,不远处便有丫鬟出入,因而和东苑湖相比不显得寂寥。

叶宋感慨道:“以前妹妹还没来时,我甚少在这王府里走动,没想到府里还有这等景色优美之处。”

南枢低低柔柔一笑,道:“这里不光湖色优美,月下赏花也别有一番风味呢,王爷得空便会和我来此处赏月赏花,以后姐姐也可以常来。姐姐请喝茶。”

叶宋抿了一口,笑眯眯道:“妹妹真是好福气,王爷对妹妹宠爱有加,对我就完全不在一个境界了,月下赏花这等风雅韵事,还是更加适合王爷跟妹妹一些。”

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闲话之后,说起了宁王苏宸,南枢面上的表情半是甜蜜半是哀怨,真真让人忍不住想怜惜。她敛起裙角起身,轻轻拂袖坐在了凉亭边上的长凳上,垂眸看着平静的碧水湖面,道:“王爷最近很忙,回家得更加晚一些了。”

叶宋手指漫不经心地摩挲茶杯沿口,着顺口接话道:“再怎么忙,回来也会去看妹妹的吧。不过妹妹别在意,男人嘛,少不了要应酬,他又是个王爷,当初不正是在素香楼与妹妹一见倾心的么……”话说到这里叶宋及时打住,挑眉看见南枢的脸色僵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笑道,“妹妹无须烦忧,我说笑呢。王爷身心可不都在妹妹身上么。”

南枢笑得有两分勉强:“让姐姐笑话了。王爷最近晚归,大理寺太忙了。听说最近大理寺有不少案子需要他亲自审理。”

叶宋恍然:“哦,原来如此。”

这湖中,有不少名贵的红鲤,成群结队地在水中游淌分外肆意。南枢见着那些红鲤煞是可爱,便又开心地笑了起来,转头吩咐灵月道:“我们只顾着在这里品茶吃点心,差点也忘了水里的鱼儿也会饿,去帮我拿一些鱼饵过来吧。”

灵月领命下去,很快带来了一盅鱼饵。

南枢那纤白柔嫩的指尖拈了一些鱼饵洒在了水里,道:“乖,吃吧。”

鱼饵一下,红鲤争先恐后地游过来争吃的,还有几尾比较圆滑的鱼儿晓得讨南枢的欢心,竟跃出水面摇摆着尾巴短暂的停留之后又落了回去。阳光把它们红色的鳞片照耀得更加光鲜亮丽。

南枢被逗笑了,扭头与叶宋道:“姐姐你快过来看,它们争食的样子真好笑。”

叶宋淡淡笑着起身,沛青屡屡向她投来担忧警示的目光她都弃之一边,果断走了过去。这时一道风从湖面拂过来,十分凉爽,叶宋飘飞的裙角恰恰沾上了南枢的,这时南枢为了看鱼身子向亭外伸出去一半,然后这风来得又甚是时候,只见她惊恐地娇呼了一下,整个人就朝外栽了下去,径直栽进了水里。

只听见噗通一声,整个湖被打破了平静,漾开的一圈一圈碧色波浪。这一切来得太快,叶宋拉她也来不及。

叶宋低眉看着南枢掉下去的地方,淡定得很,没有任何动作。准确地说,叶宋根本不想拉她。

俗话说得好,自作孽不可活。

灵月倒抽一口凉气,张口就准备大喊。

叶宋一个转身,恰好拉住了灵月的胳膊,把她狠狠往亭柱子上一甩,把眼冒金星的她抵在柱子上手捂住了她的口,另一手钳住了她的双手,冷眼看着她。

那眼神,如月夜下的一头母狼,看得灵月心尖一颤。

千苒君笑的《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妖孽王爷请让道》就可以了哦~

妖孽王爷请让道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