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聂少宠妻-阮黎聂御霆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 时间:
  • 萌宝,聂少宠妻作者透明白雪
  • 萌宝,聂少宠妻小说源于:zd

萌宝,聂少宠妻-阮黎聂御霆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萌宝,聂少宠妻小说在线阅读

阮黎聂御霆萌宝,聂少宠妻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聂少宠妻》第11章 够了,出去!

男人的话,腾地一下让阮黎的脸红透了。

他真的认出她了。

事已至此,她无法再狡辩。

可是……

她瞬间想到了儿子。

如果她承认了,那她软软糯糯的乖嗯嗯,岂不是要一辈子背负总统私生子的臭名?

她并不了解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处置她们母子,驱逐到无人问津的国外,隐姓埋名过一生?

再者,未婚的新总统,刚上任就冒出一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子,这样的秘辛假如被媒体知道了,会如何疯狂地渲染,嗯嗯和她要如何生活?

又或者,总统的政敌们会不会对嗯嗯下手?

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涌上来,阮黎越想越后怕,双手渐渐握紧。

不能!

绝不能承认借种的事,更不能让他知道嗯嗯是他儿子……

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儿子的一辈子都毁了!

“哦——”

阮黎仿佛顿悟般,点了点头。

“我想起来了,原来是您啊!没想到,呵呵,无非一次酒后冲动而已,您还记得呐?”

“酒后……冲动?”

聂御霆眯起眼,感受到她吊儿郎当的态度,他眸中的笑意也瞬间消失。

他盯着她,目光充满探寻。

阮黎勾起唇角,没心没肺地朝他笑了笑。

“是啊!您不至于吧,总统先生!大家都是年轻人嘛,偶尔喝多了酒,发生点什么……咳!也很正常吧?”

阮黎心脏咚咚地跳,强压住内心紧张,努力扮演问题少女的样子。

好像在酒吧买醉,一夜情这些事对她而言,都只是小菜一碟。

聂御霆看着她不以为然的样子,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几分钟前他还占据上风,转眼间,事情的发展已超出他的掌控。

“那孩子呢?”他沉声问。

阮黎愣了愣,他竟然已经知道了嗯嗯的存在。

“呃,您是说我儿子吗?呵呵,当然和您无关啦,他爸早就走了……对,他走了,离开K国了!”

阮黎答得不假思索,连自己都快相信这是真的了。

聂御霆抿起唇,眼眸越发幽深。

阮黎站在那里任由他审视,看似表情轻松,掌心却不停冒汗。

“够了,出去!”

聂御霆彻底沉下了脸。

……

像踩在棉花上似的,阮黎一脚深一脚浅地逃回了形象设计办公室。

她觉得,聂御霆应该信了她的话,可又不是很确定。

但眼下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以男人如今至尊的身份,犯不着去计较三年前的一段露水情缘。重新遇见她了,一时兴起聊两句,过后多半也就忘了——

至少她希望是这样。

见她脸色发白地回来,吴依依简直不要太开心。

“哟,怎么样,阮黎,总统先生选了哪件?”她幸灾乐祸地问。

阮黎麻木摇了摇头,“他没说,可能还在考虑。”

“哦呵呵,考虑?那我就等着看你最终的方案了。”吴依依冷笑一声,得意洋洋扭着水蛇腰出去了。

“阮黎姐,是不是总统先生发脾气,说你什么了?”

吴依依走后,杜小米给阮黎端来一杯热茶,关心道。

阮黎摇摇头,“没事。”

趁吴依依不在,杜小米赶紧提醒她。

“阮黎姐,你要当心吴依依啊!知道你要来,她可不高兴了!她超级想当总统先生的形象顾问,可惜自己又没那个能耐,瓦伦丁奖她也递了作品过去的,结果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刚才她就是故意的!明知道总统先生只穿黑色的礼服,她还有意让你去送这三套,分明就是想让你惹总统先生不高兴,对你留下坏印象。”

阮黎叹口气。

以她刚才的表现,给那男人留下的何止是坏印象啊!

《萌宝,聂少宠妻》第12章 期望落了空

总统办公室里,聂御霆拉开抽屉,取出一只小小的丝绒首饰盒。

首饰盒有些泛旧,一看就是经常抚弄的样子。

打开盒子,里面放的不是价值连城的钻戒,而是几颗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女装扣子。

这是三年前那天早晨,他独自醒来后,在地毯上发现的。

就像揣着水晶鞋找公主的王子那样,他一直留着这几颗扣子。

三年来,虽然人在D国,他一直在找她。

他一刻也没有忘记她,没有忘记她带着几分娇憨,红着脸搂着他的脖子说喜欢他的样子。

那晚在机场偶然发现了她,尽管很生气被扣了个无耻渣男的帽子,他心中仍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更没想到的是,他让楚河满世界找她,而她竟然就在这栋裕京街99号里,自己送上了门。

但事实说明,是他想多了。

还没从吻她的滋味中回神,她就亲口向他承认,三年前那晚只是一次酒后放纵而已,她口中的无耻渣男另有其人。

原来整件事里,只有他自己是真正的一见钟情,不仅对她动了心,还心心念念记挂了三年。

可最后,期望竟然落了空。

巨大的挫败感涌上来,他烦躁地拉了拉领带,合上首饰盒,扔进抽屉的最深处。

可就在这时,门外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道奶声奶气的哼哼……

聂御霆不觉皱眉。

什么情况?竟然有员工把孩子带进了裕京街?

……

看见程蕊抱着嗯嗯出现在办公室门口,阮黎差点惊呆了!

嗯嗯今天穿着一套棕色的小熊连体服,软乎乎的,完全是一只小小熊。

可不知怎么的,他却一直在呜咽,两只小手揉着眼睛,呆萌的小脸上全是泪痕。

“程小姐,就是这儿!”

吴依依一脸假笑,指引程蕊进门。

“阮黎,你瞧谁来了!呵呵,刚才我下楼,正好遇见她们在门口。这不?我就带她们进来了!”

吴依依说得眉飞色舞,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今天撞了大运,居然在门口碰到了程蕊和阮黎的私生子。

她赶紧带她们进来,故意一路绕远上楼,让很多员工都看见。

她还主动和大家打招呼说,这是阮黎的儿子。

走着瞧吧!越多人知道阮黎有私生子,裕京街的闲言闲语也就越多。等时机成熟时,她再添油加醋几句,一定能把阮黎挤走!

“小黎啊~”

程蕊看见阮黎,赶紧扯着哭腔跑过来。

“我带乖嗯去买东西,结果他不知道怎么了,从刚才起就一直哭不停,怎么哄都哄不好,打电话给你又关机!

还好我们就在裕京街旁边,我就赶紧抱他来找你了。楼下的哨岗还不肯放我进来,多亏碰见你们部门的吴依依才放行的。”

“嗯嗯……”

嗯嗯见了麻麻,立刻哭唧唧伸出小手臂,求抱抱。

阮黎赶紧把他抱过来,看着他难受的小哭脸,鼻子也跟着一酸。

儿子平时很乖,几乎不会哭闹,很让她省心。

可唯一头疼的,就是他病了的时候。孩子病了,最需要的是和大人沟通,可偏偏嗯嗯不会说话,再难受也说不出自己哪里不舒服,只能嗯嗯嗯嗯的哼哼。

每到这时,总让阮黎自责不已。

若不是她那让人头疼的稀有血型,儿子也不会跟着遭罪……

《萌宝,聂少宠妻》第13章 求抱抱

试了试嗯嗯额头的温度,还好,体温是正常的。

“我刚才就试过了,没有发烧!”程蕊赶紧补充,“我觉得他可能是在闹脾气吧!因为刚刚他一直指着蛋黄酥想吃,可我想着他鸡蛋过敏,就没给他买……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哭了。”

“怎么回事?”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一身黑衣的聂御霆走了过来。

阮黎差点血液逆流了,下意识拉起嗯嗯的小熊帽子挡住他的脸。

“对不起,总统先生,我们马上离开!对不起啊,吵到大家了!”

阮黎一把拉住程蕊要走。

“总……总统先生?”

程蕊听到来人是总统,整个人立马两眼放光,双脚像灌了铅似的,拖都拖不走。

而聂御霆的目光却锁在了阮黎怀里的“小小熊”身上……

嗯嗯被闷到了,自己伸手一把抹掉帽子,探出头来。

亮晶晶的琥珀色大眼充满了好奇,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陌生的聂御霆看。

聂御霆也不觉怔住。

之前隔着屏幕看不真切,现在这样近距离地看着这双琥珀色瞳眸,他心中顿时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正想着,嗯嗯突然伸出两只小手臂,朝他扑腾过来。

“嗯嗯~”

求抱抱。

聂御霆也没推诿,就这样直接把嗯嗯接过来抱在怀里了。

“总统先生,这……”阮黎拦不住,也不好拦,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不等聂御霆出声,程蕊已经笑嘻嘻打断了她。

“哎呀,阮黎,我们嗯嗯那么可爱,你就让总统先生抱抱嘛!”

阮黎:“……”

缩在聂御霆怀里的嗯嗯,突然间安静下来。

不仅不再哭闹,小脑袋还肆无忌惮在男人胸前蹭来蹭去,两只小肉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西服,生怕自己掉下来似的,把衣服都抓出了褶子。

“哇,我们嗯嗯真的好喜欢总统先生啊!那姨姨把你送给总统先生带回家好不好啊?”程蕊凑过去,笑嘻嘻道。

阮黎:“!!”

猛掐程蕊一把的同时,又瞄了眼聂御霆。

还好他面色无异。

“你叫嗯嗯?”

聂御霆看着怀里的小娃娃,抬手揉了揉他的小卷发。

卷发下的额角,不经意间露出了几颗红疹子。

聂御霆一愣,随即掀开嗯嗯的衣领查看,然后又撸起了嗯嗯的袖管检查。

肉肉的小手臂露了出来,上面竟然有不少红色的疹子,像是蚊子包,却又比蚊子包小一些。

“这……怎么回事?”阮黎变了脸色,赶紧解开几颗连体服的扣子,这才发现小娃娃的胸口上也有了红疹。

难怪嗯嗯刚才一直哭,出疹子又痛又痒,再加上一身连体服捂着不透气,不难受才怪!

“啊呀,这是什么……出疹子了吗?天呐,我怎么没发现?我这个姨姨怎么当的?”

程蕊也过来查看,语气里满是自责。

阮黎并未责怪,毕竟程蕊和她一样,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她打算立刻带嗯嗯赶去医院,可小娃娃今天却一反常态,小肉手一直扯住聂御霆的衣服,怎么劝都不肯放手。

“阮誉恩,听话!”阮黎难得板起脸对儿子。

嗯嗯瘪着小嘴,一脸委屈得要哭的模样,琥珀色的大眼睛看看麻麻,又看看抱着自己的男人,小手手始终不肯松开。

《萌宝,聂少宠妻》第14章 可能是遗传

“这样吧!楼下也有医务室,可以先带孩子做个检查。”

聂御霆搂紧嗯嗯,不等阮黎回答,就这样迈开大步朝电梯走去。

阮黎着急嗯嗯的病情,只能一咬牙跟了上去。

而程蕊不仅跟上去,还语带兴奋地夸赞:“哇,总统先生好帅!”

只有吴依依,气得鼻子都歪了。

好不容易总统先生过来形象设计办公室,她居然连句话都没和他说上!

阮黎那个女人简直不要脸,为了坐稳形象顾问的位置,居然利用私生子来勾引总统先生,真是太恶心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回去工作?愣在这儿干嘛!”

一转头,她只能把气都撒在杜小米身上。

杜小米低着头,敢怒不敢言,坐回了位置上。

……

裕京街99号的医务室,完全是一家顶级装备的迷你医院。

考虑到总统的安危,医务室配备了经验最丰富的医疗队伍,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最好的药物。

如果遇上突发状况,甚至还能进行高难度的手术。

嗯嗯被送进检查室,很快有了结果。

红疹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对身体倒没什么大影响,只是痛痒难忍,就连大人都会很难受,更不要说是嗯嗯这样的小孩子了。

还好医生及时对症下药,病灶还没扩散就控制住了。

嗯嗯全程都赖在聂御霆怀里,吃过药后也不肯撒手。

楚河中途赶来,看见阮黎和孩子,整个人都愣住了。

直到聂御霆一个眼神过去,他才终于反应过来,安静退到了一旁。

一番折腾下来,天黑了,也过了下班的时间。

聂御霆抱着嗯嗯起身,语气不容置喙,“药也吃了,那顺便送送孩子。”

他说着,让楚河安排了车子。

阮黎倒抽口气,程蕊却笑得合不拢嘴,“好啊好啊,那就麻烦您了!”

很快,两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大门口,聂御霆抱着嗯嗯坐进第一辆的后座。

阮黎正在犹豫,却被程蕊一把推进了车内。

“正好啊,小黎,我们和总统先生坐在一起吧!”

话音未落,却被楚河拦住了,“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按规定后座只能坐两位,请您移步后面那辆。”

程蕊没办法,只能悻悻退了出来。

司机问了桦枫的地址,车子发动了。

嗯嗯有些困,躺在聂御霆怀里,小脑袋一点一点往下沉,最后睡着了。

车厢里十分安静,阮黎默默坐在一旁,思考着找个什么合适的借口,从明天起不去裕京街了。

眼下这种情况,她必须先躲起来。

“他没学说话?”聂御霆突然开了口。

敏锐如他,早就察觉了异常。

从下午到现在,这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只会嗯嗯嗯嗯的哼哼。

阮黎咬住唇点头,“嗯。”

想了想,又补充道:“不是没学,是根本不会说话。”

不能让聂御霆对嗯嗯感兴趣……她必须让他觉得嗯嗯不好,才能进一步打消他对孩子身份的探究。

“为什么?”聂御霆问。

“可能是遗传吧,”阮黎随口胡诌,“他爸说话就不利索。”

聂御霆睨她一眼,默了默,最终没再说什么。

见他似乎没了兴趣,阮黎松了口气。

车子很快到了桦枫,聂御霆抱着嗯嗯,抬腿就要进屋。

阮黎本来想拦,可看了看身后那几位黑着脸的总统贴身保镖,只能和程蕊使眼色,让她想办法阻止聂御霆进门。

谁知程蕊竟主动接过熟睡的嗯嗯,飞速上楼了,“哦,那个……小黎啊,你先带总统先生参观下!我马上下来哦!”

阮黎扶额,认识程蕊这么几年,怎么今天才发现她如此没有眼力见?

正要开口请总统回去,没想到聂御霆竟真的自顾自参观了起来。

《萌宝,聂少宠妻》第15章 我的话,就是规定

桦枫的一楼是店面,二楼是居室。

店面规模不大,除去阮黎和程蕊,目前只有三名员工。她们白天九点来上班,晚上六点下班,现在已接近晚上八点,所以店里没有别人。

和所有的设计师工作室一样,桦枫一楼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成品样衣,还有一扇巨大的落地橱窗做展示。

正中的办公台上放着各式色卡和布料,色卡由浅到深依次排开,布料按照不同材质码放整齐,这是准备为下一季的新品打样用的。

聂御霆背着手,在大厅内缓缓踱步。

这种时尚设计师的工作室,他还是第一次见。虽然有点乱,但乱中有序,感受到桦枫的专业性后,他的唇角不觉微微扬起。

“这些都是你设计的?”他指了指样衣。

“哦,是。”

阮黎简单应了,她其实心不在焉,一直思索如何才能让这尊大佛赶紧离开。

可聂御霆始终悠哉游哉,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又转了一圈后,他停在了橱窗前,“还有男装?”

“嗯,对。”

“很好。”

聂御霆点点头,指着橱窗里假人模特身上的两套西服,对阮黎道:“这套……还有这套……明天带到办公室来。”

阮黎回神,这才发现他指着的是桦枫下一季的新品。

为了扩大品牌的受众范围,她第一次尝试了男装设计,目前刚做出这么几套样衣,都展示在橱窗里了。

保险起见,这几套样衣都用的是最百搭,接受度最广的黑色。

见她没反应,聂御霆拧了拧眉,“怎么,不愿意?”

“哦,不是,”阮黎赶紧摇头,“目前只有模特身上这几件样衣,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尺寸。”

聂御霆看了看假人模特,以他一米八八的身高,再加上一身常年勤于锻炼的肌肉,他的体型简直比假人模特都更加标准,要穿上样衣完全没有问题。

“先带过来试试。”他说。

“不行的。按照规定,您的衣服只能是合作品牌的衣服。”阮黎仍旧摇头。

她是在找借口推脱,因为根本不想去裕京街了。

她也很舍不得,毕竟放弃这个总统私人形象顾问的职位,就等于是放弃了让桦枫进一步扩大知名度的机会。

但没办法,她不能因小失大。不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才是眼下最稳妥的办法。

他是日理万机的总统,几天不见到她的话,估计也就彻底忘了。

“我的话,就是规定。”

聂御霆深深瞥了她一眼,幽暗的眸子微闪,像是能把她看透似的。

“记住,明天上午十点,你和这两套衣服,必须准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说完,不再给她反驳的机会,径直迈着大长腿出了门。

阮黎愣在原地,直到大门关上,她才回神,有些泄气地跌坐在沙发上。

她怎么有种这男人和她耗上了的感觉……

下午她瞎编的那些话,他到底听进去没有?

正在思索,身后噔噔噔响起脚步声,程蕊气喘吁吁地小跑下楼。

“咦,总统先生呢?”

不过几分钟时间,程蕊已经换上了一套极其淑女的白色长裙。

嘴巴涂得像猴子屁股那样红不说,居然还喷了香水。

习惯了她平时T恤牛仔裤的样子,突然见她这样,阮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来,皱了一下午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

“我说程大小姐,你这是干嘛?套路得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程蕊一脸惋惜地跺脚,“很明显吗?唉,真是的,早知道我就不浪费时间涂唇膏了!男神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不走干嘛,留下来过年吗?”阮黎还在笑。

看着她的笑容,程蕊像是意识到什么,贼兮兮地眯起了眼。

“小黎,他可是我先看上的,你不准和我抢哟……”

阮黎一怔,本来还准备把聂御霆就是三年前那个男人的事告诉程蕊,现在也打消了念头。

瞧这架势,要是知道她强行和男神滚过床单,程蕊这迷妹怕是要疯。

“好好好,男神是你的,我有嗯嗯就够了。”

她站起身上楼去看儿子,谁知程蕊又拔腿追了上来。

“不干!不干!乖嗯也是我的嘛!”程蕊赖皮道。

关于阮黎聂御霆的小说《萌宝,聂少宠妻》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萌宝,聂少宠妻》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萌宝,聂少宠妻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