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by大小姐全篇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大小姐
  • 来源:zzy
  •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免费小说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by大小姐全篇免费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小说在线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全文免费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第11章 负荆请罪

“这是自然。”云宁宁点了点头,面色带了一丝娇羞,原本以为没有希望,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

若是林初雨说的是对的,那么她和江郎就还有在一起的可能,之前原本摇摆不定的心,在此刻安定下来。

不知怎么云宁宁并没有怀疑林初雨话里面的真实性,看着她的眼睛,总感觉有一种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信服。

“如果真如你所言,日后必有重谢。”

看着云宁宁满心欢喜的走了出去,林初雨心情也十分舒畅,伸了个懒腰,一旁的春桃倒是有些好奇,盯着桌面上的木牌,有些不可置信。

林初雨是怎么凭借几张木牌就能够知道这么多的,她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

林初雨看着春桃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张望着,问道:“春桃你在看什么?”

“公主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啊。”春桃语气有些佩服,眼神中还夹杂了对林初雨的崇拜。

林初雨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她凑过来靠近点,春桃立马心领神会,毕竟这么神奇的事情,肯定是要隐秘点的。

春桃满脸期待的把耳朵贴过去,“我就不告诉你。”听到林初雨的话春桃有些哭笑不得,“公主......”

林初雨莞尔一笑,神情满是说不出的俏皮,点了点春桃的脑袋,“关于星座塔罗牌占卜的事情,这里面的门道可多着呢,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

林初雨并不是小气,不愿意和春桃说这些,只是这里面的知识量太过庞杂,三言两语是说不明白的。

白天除了云宁宁上门之外,便再也没有人过来了,倒是有不少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张望着,不知道这新开的店铺是做什么的。

不是酒楼,也不像什么胭脂首饰铺子,里面装修看起来明亮堂皇又处处透露出来雅致,倒是吸引了不少过路人的视线。

好奇张望的视线有很多,选择进来的人却没有,似乎都在默默观望着。

林初雨坐在椅子上,面色是一派沉静,旁边的矮桌上是已经打乱的木牌,一双素手在其中穿巡着。

旁边的春桃面色倒是有些焦急,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的。

“春桃你别走了,快坐下来休息一下吧,看的我头都晕了。”看着春桃再一次从眼前走过,林初雨忍不住扶额。

春桃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外面热热闹闹的,人潮络绎不绝,叫卖声也不绝于耳,这家铺子的地段不错,虽然不是闹市中心,但是也够繁华的了。

“公主你说除了开始的云小姐,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第二个客人上门呢。”

林初雨很是平静,似乎门庭的冷清并不能影响她此时的心绪,收好了桌面上的牌,颇有种云淡风轻的味道,“这是正常的。”

如今的局面早在林初雨的意料之中,古人接受新事物的时间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所以她一点都不心急。

而且对于有些不了解的人来说,她这样的就和那种走江湖随便扯块布,然后摆个摊就开始算命的江湖术士来说没什么两样。

如果一旦了解,便会被星座还有塔罗牌的占卜所吸引,深深的沉迷在其中。

“春桃你就等着吧,我敢说过不了几日,就会有络绎不绝的人上门了,只怕最后我忙都忙不赢。”林初雨胸有成竹的说道。

云宁宁的事成了,那绝对是一块活招牌,到时候还怕没人上门么。

“对了!”林初雨猛地拍了拍脑袋,突然喊道,把旁边的春桃给吓了一跳,“我说怎么好像忘记了重要的事情,原来是招牌还没做呢!”

之前那副世外高人的景象,转眼就破功,林初雨风风火火的收拾东西,拉着春桃准备回将军府。

外面天色尚早,春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么早就关门吗?

林初雨点了点头,“反正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来,咱们还不如回去想想怎么弄块好招牌。”

这话像是一个店老板说出来的么,想关门就关门,要是做生意都像林初雨这样,只怕都要喝西北风去了。

不过林初雨现在是公主,也不需要顾忌这么多,春桃想了想觉得也是,反正公主都这样的态度,她这个当奴婢的就更加没资格说什么了。

俩主仆一拍即合,便兴致冲冲的关门大吉。

旁边店铺的人,看着时辰还早呢,隔壁的就已经关门了,而且这才刚刚开业,顿时摇头叹息。不过看着刚刚走出来的姑娘,衣裳打扮皆是不凡,想来是不缺钱的主了,只不过开个店铺玩闹而已。

这样一来,原本对这个突然冒出的神秘店铺有几分好奇探究的人,顺时歇了打探消息的意思,谁家没有几个败家的儿女呢。

林初雨才回到府内,刚坐下来没多久,就看到周琴低着头毕恭毕敬的朝她走了过来,这可真是稀奇啊,她有趣的打量着,还是第一次见到周琴对她有如此神态。

“给公主请安。”破天荒地的,周琴竟然还主动给她行礼了,再一次让林初雨瞪大了眼睛。

“周嬷嬷你今天可没吃错药吧,我可受不了你这么大的礼。”

林初雨才不会被轻易被她几句话打发,可别忘了,上午才起过冲突的,而且貌似周琴还告了她一状,如今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

周琴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耻辱,抬头时却满是内疚和自责的神色。

她也是个狠角色,抬手一巴掌便打到了自己的脸上,没有丝毫放水的意思。空气中传来破空清脆的声音,只见周琴脸上便多了一道红色的掌印。

“公主,之前都是老奴的错,对你多有怠慢之处,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原谅了老奴吧。”

林初雨被周琴这一手给弄蒙了,她这个人想来吃软不吃硬。

之前因为周琴的态度还有动作,弄的她实在火大,所以才会毫不留情的反击,如今她突然唱这么一出负荆请罪,倒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周嬷嬷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敢和你计较呢。”见周琴如此模样,林初雨的神态缓和了不少,不似之前那么争锋相对。

只是她仍不知道周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暗自打量着周琴的神色,只见她眼神中满是愧疚和自责,好似是真心实意般过来认错一样。

“公主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折煞奴婢了,千错万错都是老奴的错。”周琴心知她和林初雨结怨已深,不下点狠功夫这死丫头根本就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一想到之前楚戈一和她说的那些,她眼中的怨毒像是要化成实质一样,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和她作对不说,现在都快要爬到他头上来了。

“周嬷嬷虽然你是我的奶娘,但是你也知道府里面的规矩,若是再有欺上瞒下的事情发生,可别怪我不留往日情面。”楚戈一双手附在背后,面色是一片冰冷,哪怕是周琴伺候了他这么久,看到这样的楚戈一,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诺诺点头应声。

“我不希望府里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你要记得不管公主如何,她永远都是你的主子,是将军府里的当家主母!”

扔下一句话之后,楚戈一头也不回的走了。周琴站在原地,满心欢喜以为楚戈一会惩罚那个不知好歹的林初雨,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她何曾看见过这样的楚戈一,他向来公正严明,这次却好似站着林初雨那一边,暗中在帮她说话,伺候了他这么久的周琴又如何看不出来。见林初雨不接她的话茬,如同看好戏一般的看着,周琴咬咬牙,反正已经如此,干脆做戏做全套,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若是公主不原谅老奴的话,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了。”林初雨仔细观察周琴的神色,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一双好看的黛眉忍不住蹙了起来。

这周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都快让她以为是不是被什么给附身了。

周琴的年纪也有四十好几了,只是平常在将军府保养得宜,看起来没有那么大,如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林初雨仗着自己的公主身份,便不把她这个将军府的老人放在眼里,颇有点以势欺人的味道在里面。

一双纤纤玉手将周琴扶了起来,看起来柔弱无骨的样子,却又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量。“周嬷嬷快快请起。

林初雨骨子里也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姑娘,自然是看不得周琴如此模样。先前也是被逼的急了,不然真以为她是吃饱了没事做呢。

周琴被林初雨扶了起来,“公主你这是肯原谅我了?”

一张洁白的手帕递到了她的跟前,角落上面还绣着点点红梅,看着就十分精致,“周嬷嬷以前不过都是小事而已,下面的人不用心,让你也跟着一起连累了。”

林初雨这话算是给周琴一个台阶下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不是背后有人吩咐,那些下人又怎么敢擅作主张给她那样的饭菜呢。

不管周琴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她认错的态度已经摆在了这里。林初雨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也不希望给自己树敌,若周琴愿意修好,她何乐而不为。

“还是公主心善宽宏大量,你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约束下面的人,绝对不敢再对公主有丝毫怠慢。”周琴从善如流的说道,夸奖的话顿时如流水一般朝着林初雨涌去。

待到周琴离去之后,旁边的凌霜忍不住上前一步,面上尽是喜色,“太好了,公主你终于和周嬷嬷冰释前嫌了。”

林初雨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凌霜之所以这么激动,还不是为了以后她主子回来能够少一个敌人。

刚才要不是她眼神拦着,只怕凌霜早就已经迫不及待要扶起周嬷嬷了。“公主不是我说,竟然周嬷嬷都认错了,你就应该早点松口原谅她才是,毕竟人家......”

“行了,到底你是公主还是我是公主,我心里有数。”林初雨打断凌霜的话,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连周琴的真实来意都还没有分清楚,又怎么好轻易往下论断。

更何况她一个下人给主人道歉认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到了凌霜的口中倒成了好大的恩典了,实在是有些搞笑。

用过晚膳后,林初雨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忍不住叹息道:“如果每天的伙食都是如此,只怕我要长胖不少了。”

也许是因为楚戈一有吩咐,也许是因为周琴诚心悔改,反正今天的晚膳是格外丰富,这可让林初雨大饱口福。

刚刚那道八宝鸭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以至于整只鸭子都差不多进了她的肚子,把旁边的凌霜还有春桃看的是目瞪口呆。

也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入口即化、骨头都可以嚼碎了吞进去,还有一点焦香的口感,简直比她在现代吃过的各种鸭子都好吃多了。

对了,还有那道四喜丸子也不错......

林初雨砸吧着嘴,放佛在回味,看不出来这将军府的厨子还挺有两下子的。

春桃知道林初雨应该是吃撑了,连忙把准备好的酸梅汤汁递了上去。“春桃还是你贴心。”林初雨夸赞道,酸梅汤正好消食,还可以解解刚才一些饭菜的油腻。

一杯酸梅汤下肚,林初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日子,如果去除掉一些讨厌的人和事情,简直就像是神仙过的啊。

躺在榻上,林初雨忽然间觉得自己有瞬间的堕落,竟然觉得这种生活也不错。

凌霜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公主你这样,有失仪态,万一过会有人进来......”

林初雨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有些不耐烦的神情,她最讨厌被人指手画脚,特别是刚才在用膳的时候,凌霜就一直在旁边絮絮叨叨。什么食不过三、每样菜品不能多吃......

一大堆条条框框听的简直让人头疼,要不是那些菜肴的味道太好,差点让她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第12章 闲来无事看看

“现在这个点还会有谁过来。”林初雨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坐直了身体,端的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这坐姿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过舒服一点也不自在,还不如刚才她歪斜躺着舒服点。“那我这个时候来的话,岂不是很不及时了。”

林初雨闻声往门口看去,入目便是黑色描金蟒袍,视线再抬高点点,便是楚戈一那张英俊无比,看着却像是有人欠了他很多钱一样的脸。

你无论什么时候来,都不及时,林初雨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面上却是无比平静。“将军哪里的话,你若想来随时都可以来,偌大的将军府都是你的,还用挑什么时候不成。”

楚戈一笑了笑,林初雨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面上并没有多少欢迎的神色。

楚戈一收到消息,今天林初雨的店铺开张,虽然说只接待了一个客人,但是这客人的身份却并不简单——兵部尚书嫡女云宁宁。

生意惨淡是楚戈一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这个客人却是在他意料之外。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不清楚,但是具探子所说,云宁宁进去的时候表情不显,但是出来却是喜笑颜开,这不禁让他有些好奇起来。

楚戈一自认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可是总觉得林初雨身上有诸多的秘密,等待着他去探寻。

“晚膳可还合你口味?”听到他的话,林初雨便知道这丰盛的菜肴多半出自他手了,“还算不错。”看在美食的面子上,林初雨乐意给楚戈一几分面子。

楚戈一的唇角微微勾起,他可是都听说了,公主的食欲真好,那一大盘八宝鸭几乎全落到了她肚子里。若不是肚子装不下,只怕一桌子的菜都会被林初雨收拾了,就这样,还算不错?明显是口是心非。

“你喜欢就好。”楚戈一并没有直接拆穿她,盯着林初雨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出神。

不管是京城还是宫中,那些贵女妃嫔们都严格把控食量,恨不得每天只吃几粒米过活,生怕自己长胖了,务必要时刻保持弱柳扶风的体型神态。像林初雨这般吃的,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林初雨被楚戈一的眼神看的浑身都有些奇怪起来,这男人没事盯着自己肚子看干什么,“将军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见林初雨开始赶人,楚戈一原本想转身离开,可是走到了门口,却又不知为何停住了脚步。

整个将军府都是他的,他想呆哪就呆哪,于是就在林初雨的目瞪口呆中,楚戈一竟然缓缓的坐了下来。“左右无事,我便在这里休息片刻。”

他朝着旁边的丫鬟点了点头,便立马有人奉上了他最喜欢喝的雨前龙井。

楚戈一神态十分悠闲,林初雨却有些不淡定了,什么地方休息不好,跑到她这里来休息,他今天莫不是吃错了药吧。淡淡的呷了一口茶,楚戈一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人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瞥见林初雨的表情,他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怎么,有意见?”

林初雨顿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她哪敢有什么意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当楚戈一是空气好了。

楚戈一招来侍从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那侍从就抱了几本书过来,楚戈一从中挑选一本,开始翻看起来。

见他铁了心的要在这里,林初雨也没有办法。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因为楚戈一在这里,姿势必须要端正又不能失了礼数,实在是有些难受。

更何况林初雨实在是不习惯,虽然楚戈一并不说话,好像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但是他的气势却还在那里,是怎么也让人忽视不了的。

“春桃给我拿纸笔来。”林初雨兴吩咐道,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免得目光不自觉的就往楚戈一身上飘去。

她准备大展身手,设计一个非常有创意,让人眼睛看了就忍不住一亮的招牌。

见楚戈一没有任何反应,好似一个木头桩子,林初雨放心的在纸上描绘起来。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春桃默默又把旁边的蜡烛给挑亮了几分。屋内的两人一个看书,一个写字,看起来很是和谐。

软趴趴的毛笔根本就用不上顺手,看着纸上大团的墨迹,再一次失败之后,林初雨终于选择放弃了。

她在现代连钢笔都很少拿,更不用说毛笔了,“春桃还有其它的笔吗?”林初雨有些绝望的问道,写字都很困难,作画更是痴心妄想。

楚戈一的视线微微一瞥,落到了地上被揉成一团的纸张上面,那上面的字简直是惨不忍睹,还有乱七八糟墨点的痕迹,看起来就连三岁小孩只怕都写的比她好看。

公主的字体会是这样?这看起来就像是出自大字不识的人手笔,压下了心底的疑惑,楚戈一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可是注意力却忍不住放在了林初雨的身上。看着面前摆放一排粗细不均的毛笔,林初雨是彻底无奈,忽然脑袋灵光一闪而过,对着旁边的丫鬟吩咐道:“你去给我找几根黑炭过来。”

丫鬟虽然不懂林初雨这个时候要黑炭做什么,但还是给她拿了过来。林初雨看到黑炭就像是看到救星,简单处理一下之后,再拿纸包起来,就充当她的笔好了,虽然简陋了一点,但至少比毛笔好用太多。

一旁的下人都满眼稀奇的看着,没想到不起眼的黑炭还能够这么用,平常都嫌弄脏手,差不多都是直接丢掉的。

楚戈一眉毛一挑的眼神中也掠过惊奇,没想到林初雨会来这么一手,被林初雨稀奇古怪的举动吸引,楚戈一手中的书本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林初雨在纸上写写画画,落在旁人眼中就像是鬼画符一样,让人有些看不懂了。蜡烛的灯光实在是太暗,写的久了便有些晃眼,林初雨伸手揉了揉眼睛,“春桃再把光线给我弄亮点。”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第13章 双子

“是。”春桃应道。转身又拿了几支蜡烛,正当她准备点燃放在林初雨跟前,楚戈一拦下了她,将蜡烛接过。

春桃小心地将蜡烛递给楚戈一,看着他轻手轻脚地点亮烛火放到公主身边,不由得捂嘴偷偷笑起来。

将军虽然经常和公主拌嘴,但实际上对公主很好呢。

其实楚戈一是真的好奇林初雨到底搞什么名堂,打算趁点蜡烛的功夫凑近看看。谁知林初雨感到有人靠近猛地一回头,正好和拿着蜡烛的楚戈一撞了个满怀。

害怕蜡油溅出来烫到林初雨,楚戈一下意识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同时伸长手臂把蜡烛远远拿开。

楚戈一的本意当然并非在这么多下人面前和林初雨搂搂抱抱,可当下气氛实在是......暧昧。非礼勿视,下人们纷纷转身,面上都浮现出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

“楚戈一你扯到我头发了。”林初雨说着,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发现是青丝被楚戈一的衣服勾到,她又急忙去扯。

“怎么回事啊,悄无声息地就站在人身后,吓我一跳。”林初雨埋怨道。

“不是你要人给你添烛火吗?”楚戈一将手中的蜡烛放下,伸手帮林初雨解决头发被缠住的问题。

“你的手!”林初雨惊叫。原来刚刚的蜡油全数洒在了楚戈一的手上,此时楚戈一的皮肤已经烫红了。

“无妨。”楚戈一将手上已经凝固了的蜡油揭下来。自己与这位长公主并无夫妻之实,若是寻常女子被人当众如此抱住定会破口大骂暴跳如雷,可是她似乎并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关心起自己的手。

她带给他的疑问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林初雨把楚戈一拉到井边,命下人从井里打了水上来 ,亲自替楚戈一挽起衣袖,然后用水瓢一勺一勺地浇在楚戈一被烫伤的地方。

楚戈一的手很大,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掌心上布满了粗糙的茧,一看就是常年练武手握兵器的人。林初雨有点自责:“是我不好,冒冒失失撞到你,害得你被烫到。”

“我堂堂七尺男儿,怎得这么娇气?是你小题大做了。”楚戈一嘴上不饶人,心里却有些感动。自己征战沙场多年,受过大大小小的伤无数,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伤就如此在意的人,印象中已经许久没有过了。

“是是是,我小题大做。”林初雨就知道他吐不出象牙,不过看在是为了护着自己才受伤的,先不和他计较了。

烫伤事小,林初雨不想承这个人情是真。要是让周琴那些将军府上本就不喜欢自己的下人知道了他们的将军因为护着自己而被烫伤,不知道要给自己什么脸色看呢。

想到周琴,林初雨还是觉得奇怪,一个曾经视自己为眼中钉的人,到底是为什么突然态度转变的那么彻底。这其中一定有蹊跷,不过没什么,让她放马过来吧,她林初雨还不信治不了这个悍妇。

烫伤要用流动的水浇伤处,不过楚戈一的烫伤并不严重,林初雨也用水瓢舀水浇了挺久的了。此时她停下了动作,将水瓢放回桶里,自己坐在井沿望着天空发呆。

楚戈一挥手遣退了身边跟着的下人们,自己坐到林初雨的身边:“瞧什么呢,这样出神。”

林初雨伸手指了指天空:“那是双子座。传说是一对孪生兄弟化成的。”

楚戈一挑眉:“人死了还真的会变成星星?”

“不是所有人死掉都会变成星星的。”林初雨目光定格在双子座所在的位置,“这对孪生兄弟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弟弟却是天神的儿子,拥有不老之躯。

“后来哥哥战死,弟弟请求自己的父亲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哥哥的生命。天神很感动,于是把他们变成了双子座,因此能够在天上常伴左右。”

这个故事听得楚戈一云里雾里,不知道林初雨到底要讲什么。林初雨扭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身边的人,道:“这世上即便真的有两人长相完全相同,可是她们的性格,身份,命运也不可能完全相同的。”

“那是自然,也完全没必要相同。”楚戈一道。

“我想好了,我的占卜屋就叫双子,明日就让人把牌匾做出来!”林初雨实在想不出,也不愿再想什么花里胡哨的名字了。

我的替身身份只是暂时的,等我将真正的公主找到,便要开始我的新生活,再也不要活在“长公主”这个身份之下了。

林初雨就是林初雨,无可替代的林初雨,不可能被束缚的林初雨。

暗自下定决心后,林初雨心情大好。从井沿上跳下来,缠着楚戈一问他的生辰,说要帮他看星座。

楚戈一刚听她讲完奇怪的故事,又怕她再说什么奇奇怪怪自己听不懂的话,赶忙摆手:“那些故弄玄虚的东西,还是留着忽悠你的‘客人’吧。”

他故意把“客人”二字咬的很重,分明就是按时她不会有客人。

不过林初雨心情不错,面对他的嘲讽,也只是傲娇地仰起头,少女的俏皮劲一览无余:“哼,走着瞧!”

“早些睡吧,明日宫里的嬷嬷还要来访。”

楚戈一也从井沿上下来,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嬷嬷来访?

她怎么不知道?

回到自己房间,林初雨向凌霜问起这件事。

“是......是宫里几位嬷嬷不放心公主在将军府的生活,所以想来看看公主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呵,娘家人还会管自己死活?这不像皇帝那边对自己的态度啊。

“是宫里的哪几位嬷嬷?”林初雨追问道。

“就是......就是公主大婚当天,在池塘里找到公主的几位嬷嬷......”凌霜不敌林初雨逼问,吞吞吐吐地说道。

果然是派人来查看她这个假公主是否露馅的。

想到这些她就不高兴。自己好好的穿个越,稀里糊涂就被抓来顶包,整天活得胆战心惊生怕被人发现。

既然如此,明天不逗逗那个嬷嬷怎么行呢。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第14章 惊现影后级别演技

昨天听了楚戈一的话知道宫里的嬷嬷要来,林初雨早早就睡下了,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谁知小厮传话说宫里的偌昔嬷嬷午膳后才来,让林初雨好不痛快,总觉得被楚戈一忽悠了。

早膳是凌霜服侍着用的。不得不说,公主的贴身侍女服侍人的确有一套。且不说布菜倒茶那些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看得林初雨眼花缭乱。只凭她察言观色的能力和贴心程度就让林初雨内心啧啧称赞。

只消林初雨眼睛一瞥,她想吃的菜就立刻被凌霜夹来送到面前的小碟子里;林初雨一呼气,面前豆浆就立刻被端上;微微一皱眉凌霜就明白自己不喜欢碟子里的食物,连忙拨出去。

这样的保姆要是放在现代该要多少钱啊?林初雨暗自估摸着,她知道像凌霜这样作为皇族的贴身侍女,月例银子肯定是好大一笔。不过这些是皇帝和真公主操心的事儿,她也乐得沾沾真公主得光腐败一把。

“凌霜啊,”林初雨吃饱喝足,接过凌霜手中解腻消食得普洱,漫不经心地开口道,“京城有名的茶楼都有哪些?”

“啊......”凌霜认真地想了想,“城东的芥青馆有几个颇有名气的说书人,城南月漱斋点心是独一无二的,还有将军府往西走两条街有一家叫子规啼,里面的歌妓......”

“好了好了,”林初雨打断她,“有没有那种,嗯......漂亮小姐姐多,漂亮小哥哥也不少的地方?你懂我意思吧?”

林初雨一个劲地挤眉弄眼暗示,凌霜不懂才怪。

“这......公主所说的这种茶楼,最知名的便是听雪阁了。刚刚奴婢所说的茶楼里最顶级的歌妓舞姬﹑说书人﹑点心师傅,大半都是从听雪阁里出来的。”

“这般顶级?想必消费也不低吧?”

“听雪阁的消费的确天价,单单是进去,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哦?那一般进去消费的是什么人?”

“能够进去听雪阁的人当然大部分都非富即贵,不过听雪阁阁主有时会自掏腰包来请客。”

“请客?”林初雨来了兴趣。

“听雪阁阁主喜欢结交奇人异士,所以总有人会慕名,而求得别人引介。”

“也就是说还会有一位引荐接待的中间人,会是谁?”

“这个奴婢就不清楚了。”凌霜道。

不是自夸,仅凭自己的占星知识,以及自己来自异时空的见多识广,神秘的听雪阁阁主会愿意与自己结为朋友的。与其等待某个不知名的中间人为自己引荐,倒不如主动出击。

红唇弯出一抹狡黠的笑,她有主意了。

因为偌昔嬷嬷下午才来。早膳用完后,林初雨将店铺的标志画好,连同店名一起交给管家,请他差人去做。

店铺的标志她昨天就想好了,使用了塔罗牌中命运之轮的元素,将牌上的轮盘与十二星座的代表符号结合在一起。其中双子座的标志比其他十一个标志大了一号,正好与店名双子相呼应。

作为一名占星师,该有的神秘感还是要有的。此时她的一些穿着便很重要了。听说将军府有绣娘,林初雨便画了一张草图,请她赶制出来。

料子嘛,想想自己瘪瘪的钱包,自然是能薅将军府的羊毛就薅吧。反正楚戈一可是她的“夫君”,不薅白不薅。

“本公主看我房间里的紫色床幔不错,就用那个吧。”林初雨挥挥手便走了,只剩下人们面面相觑。

不是她不想要好的。一则楚戈一到底是个常年征战在外的将军,仓库里衣服布料什么的可能还真没有太多。二来,虽说是薅羊毛,可是真用什么昂贵的料子也有点过了。将军府里这些老狐狸可没把她当主母,她才不想被人嚼舌根。

午膳用完后没多久,门口的侍卫就进来通报说偌昔嬷嬷来了。林初雨一听说赶快请她进来。

“奴婢给公主请安。”偌昔嬷嬷进来之前,林初雨遣退了房间里的所有下人,连凌霜也不例外。

可是偌昔嬷嬷还是单膝下跪,行了一个隆重的大礼。

林初雨对于宫廷里这些繁琐的礼节向来是不太在意的,可是面对一位年纪大自己一辈的人下跪,心里是真的不好受。

她本来就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一个人人平等的年代。平日里使唤下人心安理得,是因为她知晓他们是有薪水拿的。之前斥责对自己不敬的下人,也是觉得基本的尊敬和态度,是服务行业必不可少的。

但偌昔嬷嬷这般大礼,她可真真受不起。

“嬷嬷快请起,”林初雨上前扶起偌昔,“屋内只有你我二人,您不用行礼了。”

“谢公主。”

“嬷嬷既知我身份,叫我林初雨就行了。”

“姑娘好爽快,老奴羞愧。”偌昔嬷嬷扶林初雨坐下,拿起桌上的茶杯为林初雨倒了杯茶,自己则坐到林初雨对面,道,“姑娘该受老奴一拜,姑娘临危受命,不顾自身危险,冒死帮助公主。何况又如此谨慎细心,连圣上和皇后娘娘都未察觉端倪。有勇有谋,实在是女中豪杰。老奴佩服......”

这老太太也太会来事了吧。

这一上来又是下跪又是倒水,完了再来一通夸。听得林初雨晕晕乎乎,哪怕知道她此行别有目的,可是这通吹捧她真的很受用啊。

“嬷嬷谬赞了,我只是小聪明而已,没被发现已是万幸了。”纵你吹捧天花乱坠,小姑奶奶也不会真上你的套。受用归受用,该表现出来的淡定和谦虚还是一样不能少。

“其实当日实在是不得已,才不得不请姑娘帮奴才们这个忙的,还请姑娘莫怪罪。”偌昔嬷嬷说时真的满脸愧色,连眼眶都微微泛红,那份愧疚和悔意溢于言表。

这神态,这台词,戛纳柏林威尼斯几个电影节哪个去了都能轻松当影后了吧。

林初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她表演。

偌昔别的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把之前凌霜叮嘱她的话换了个方式说了出来。

末了,才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凌霜和老奴说了周琴的事。姑娘如今和将军府上下相处的还好吧?”

大小姐的《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就可以了哦~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小说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by大小姐全篇免费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大小姐古代言情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林初雨楚戈一,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天下一片喜庆,宫内却是要闹翻了天长公主不见了!喜房门口,周琴插腰大骂:没用的东西!连个人都看不住!跪在地上的宫女不敢反驳,这是将军府派来的接亲娘娘,听说是将军的奶娘,得罪不得的。小宫女才刚爬起来,便听前面一阵喧闹,掌事姑姑的声音传来:找到了、找到了!快准备热水,公主掉池子里去了!

小说名称: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