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侯爷,我要定了by雀巢咖啡全篇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雀巢咖啡
  • 来源:zzy
  •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免费小说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by雀巢咖啡全篇免费阅读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小说在线阅读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第11章 臭狱卒

沈洛希看着眼前这个面红耳赤的小侯爷,忍不住抿嘴一笑。

感情这小侯爷听不得情话,沈洛希就算是身处牢狱之中却还不忘调戏眼前这个小狼狗。

容瑾年若生在二十一世纪那定是十足的小狼狗,不过就是身子弱点。

人高马大、五官俊美虽然是他最大的特点,可是几次接触下来沈洛希也算是看清楚了,他的脸色总是透着一股白色,气血不足的样子。

“只是因为我无罪,你才愿意过来听我说话的吗?”沈洛希一副我冤枉、我委屈的模样,小脸楚楚可怜的,倒是跟三日前的香凡有些相似了。

“你又想做什么?”容瑾年虽不是太了解眼前这个总是让他出其不意的女子,可是却知她定不是那种总是让人怜香惜玉之人,这般姿态的她定是有什么‘阴谋’。

“容瑾年,你这是什么态度!”沈洛希不过是想要撒撒娇看看他会是什么表现,倒是没想到他一副受惊的姿态。

看来这出戏是演不下去了,索性也不在伪装。

不知是沈洛希看错了,还是怎么的,她这刚一发火,倒是看到容瑾年送一口气,好像是在说:这才对嘛!

沈洛希丢给容瑾年一记冷眸,便坐在那边不在说话。

现在只是期望云池那小子捉紧回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容瑾年自然知道云池的本事,索性也坐在了外边的凳子上。

楼之泽在云池出去之后,就想着要进来,可是没有小侯爷的召唤,他又不敢进来只能在外边做贼一样探头。

容瑾年看到后,才抬眸示意楼之泽进来。

楼之泽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猥琐的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狱卒,扶着容瑾年礼拜之后,才道:“小侯爷问的怎么样?这贱婢可招供了?”

楼之泽虽然跟沈洛希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这女子十足的悍妇一枚,在人面桃花就开始使用计谋,来到狱中虽只有三日可却一日都没有安分,现在就连小侯爷都惊动了,他要是喜欢她才怪来。

只是楼之泽只想着怎么定沈洛希的罪,并未瞧见当他说沈洛希是贱婢的时候,容瑾年那微微紧锁的眉头。

“楼大人,你这是人生攻击你知道吗?毁我清誉,等到查明真相的时候,你必须跟我道歉,堂堂京兆尹居然冤枉她人,且还刻意诋毁她人名誉,你这就是在给京城抹黑你知道吗?”沈洛希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再次因为楼之泽一句话而闪现。

容瑾年耳根子刚刚清净了,这会颦眉瞪了一眼沈洛希。

沈洛希自然是会察言观色的,知道现在自己得仰仗着容瑾年,索性就乖乖闭嘴。

楼之泽见沈洛希不说话了,刚准备继续说,就被容瑾年制止了。

“云池已经去查了,很快就会回来,我想楼大人应该有时间管这个案子吧?”容瑾年低沉的声音带有一丝犀利。

就连沈洛希都觉得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杀气,这个男人还真是有本事,身子虽然是弱不禁风的,可这底气十足,可不是一般人能震慑到的。

“当然,当然……”楼之泽吓得一个劲的弯腰。

额头上都是汗水的楼之泽,还不忘看着沈洛希。

沈洛希被他关了三日了,现在也是满肚子的火,一下就瞪了过去,好似是在说:“你看什么看,老娘也很委屈呀!”

楼之泽不敢在容瑾年跟前造次,索性就别过头不再搭理沈洛希。

一个时辰之后,云池火急火燎的从外边回来了。

这一个时辰对于沈洛希而言,简直有一种读秒如年的感觉。

“云侍卫,怎么样?”沈洛希率先看到了云池。

激动的从地上坐起来,容瑾年听到她的声音,循声看过去,这才看到气喘吁吁的云池。

云池对着容瑾年福福身子才道:“确实,怡红院的头牌就是香凡。”

“yes,我就知道是这该死的花老鸨!”沈洛希激动地从地上跳起来,忍不住答应响指。

容瑾年跟云池已经见识过沈洛希的神经兮兮了,总是出其不意说些他们根本就听不懂的话,显然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了。

不过楼之泽可并未领教过,见她这样,顿时哑口无言了。

半响,楼之泽才询问的看着云池道:“云侍卫可有什么证据?”

“那香凡我跟小侯爷都见过,这还不算是证据吗,可以去抓人了!”云池虽然只是容瑾年身边的侍卫, 可是他的地位可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楼之泽虽然是京兆尹,可是比起官职其实跟云池也就不相上下。

“好!”

楼之泽看了一眼容瑾年,见他点头,这才带着狱卒出去。

“等会……”沈洛希见楼之泽就想这么走人可是不情愿了。

楼之泽驻足看着沈洛希,心想:她又想搞什么?

“楼大人,你这算是冤枉了京城的百姓吧?一句话都没有吗?”沈洛希,可不是吃亏的主,白白做了三日的牢狱不说,这三日她得损失多少银子,想起这个,她现在恨不得杀死眼前这个京兆尹。

“咳咳……”容瑾年见沈洛希这么不依不饶的,本想跟她使眼色让其适可而止,却不想她不止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小侯爷,您也被楼大人气到了对不对,这明摆着是有人眼红我们人面桃花,他楼大人就是看不出来,我身为京城的百姓,真是为大俞朝有这么不明辨是非的官员感到堪忧啊!”

“你……”

“楼大人,是想要等着怡红院的人消灭证据,才去抓人吗?”容瑾年,见京兆尹真的被沈洛希气到了,瞬间张口。

楼之泽指指沈洛希转身就走出了牢狱之中。

沈洛希一副大获全胜的样子。

“你还真是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是不是?”容瑾年不悦的看着沈洛希。

沈洛希没等反应过来容瑾年已经带着云池走在前面了。

“哎……你……”

沈洛希本想骂容瑾年的,可云池那嗜血的眸子一丢过来,她就乖乖闭嘴了。

走出牢狱就看到了那个想要对她动粗的狱卒。

“叫祖宗!”沈洛希正愁一肚子的气没地撒。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第12章 不吃亏的主

沈洛希看着眼前这个面红耳赤的小侯爷,忍不住抿嘴一笑。

感情这小侯爷听不得情话。

沈洛希就算是身处牢狱之中却还不忘调戏眼前这个小狼狗。

容瑾年这模样若是生在二十一世纪那定是十足的小狼狗,不过就是身子弱点。

180的修长身材外加五官俊美是他最大的特点。

可独独他的脸色不似常人那般的红润,总是透着一股白色,就像是气血不足的样子。

“只因我无罪,你这才愿意过来听我说话的吗?”沈洛希一副我冤枉、我委屈的模样。

小脸楚楚可怜的,倒是跟三日前的香凡有些相似了。

当然沈洛希可是很会审时度势之人,既然知道撒泼不管用,那香凡那招定会叫人心生怜惜。

“不然你以为呢?”容瑾年冷漠的看了一眼沈洛希。

虽不是太了解眼前这个总是让他出其不意的女子,可是却知她定不是那种叫人怜香惜玉之人,这般姿态的她定是有什么‘阴谋’。

“容瑾年,你这是什么态度!”

沈洛希不过是想要撒撒娇,倒是没想到他一副受惊的姿态。

看来这出戏是演不下去了,索性也不在伪装。

不知是沈洛希看错了,还是怎么的,她这刚一发火,倒是看到容瑾年松一口气,好像是在说:这才是她!

沈洛希丢给容瑾年一记冷眸,便坐在枯草上不再说话。

心里不禁默默地咒骂云池怎么还不过来。

此时的云池刚刚到了怡红院忍不住打一个喷嚏。

这天也不冷啊,自己这是怎么了?

容瑾年自然知道云池的本事,索性也坐在了外边的凳子上。

楼之泽在云池出去之后,就想着要进来,可是没有小侯爷的召唤,他又不敢进来只能在外边做贼一样探头。

容瑾年看到后,才抬眸示意楼之泽进来。

楼之泽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猥琐的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狱卒,对着容瑾年礼拜之后,才道:“小侯爷、这贱婢可招供了?”

楼之泽虽跟沈洛希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这女子十足的悍妇一枚。

在人面桃花就开始使用计谋,来到狱中虽只有三日可却一日都没有安分,现在就连小侯爷都惊动了,他对沈洛希是半点都喜欢不起来。

楼之泽只想着怎么定沈洛希的罪,并未瞧见他说沈洛希是贱婢的时候,容瑾年的远山黛眉不由一皱。

“楼大人,你这是人生攻击、毁我清誉你知道吗?等到查明真相的时候,你必须跟我道歉,堂堂京兆尹居然冤枉她人,且还刻意诋毁我的名誉,你这就是在给京城抹黑你知道吗?”

沈洛希那咄咄逼人的样子,令眼前的楼之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气呼呼的脸颊足以证明,他现在多想给沈洛希顶嘴。

容瑾年耳根子刚刚清净了一会。

沈洛希再次不消停。

他不禁颦眉瞪了一眼沈洛希。

沈洛希接收到了来自容瑾年的冷眸,瞬间乖乖闭嘴。

楼之泽见沈洛希不说话了,刚准备继续说,就被容瑾年制止了。

“云池已经去查了,很快就会见分晓?”容瑾年低沉的声音带有一丝犀利。

就连沈洛希都觉得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杀气。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本事,身子虽然是弱不禁风的,可他却有这等让人不敢震慑的威严。

“是了,是了,下官……”楼之泽吓得一个劲的弯腰,说话吞吞吐吐的。

额头上都是汗水的楼之泽,还不忘瞪着沈洛希。

沈洛希被他关了三日,现在也是满肚子的火,一下就瞪了过去好似是在说:“你看什么看,老娘也很委屈呀!”

楼之泽不敢在容瑾年跟前造次,索性就别过头不再搭理沈洛希。

一个时辰后。

云池火急火燎的从外边回来了。

这一个时辰对于沈洛希而言,简直有一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云侍卫,怎么样?”沈洛希率先看到了云池。

激动的从地上坐起来,容瑾年听到她的声音,循声看过去,且看到气喘吁吁的云池。

云池对着容瑾年福福身子才道:“公子,怡红院的头牌就是香凡。”

“yes,我就知道是这该死的花老鸨!”沈洛希激动地从地上跳起来,忍不住打一个响指。

这又是什么?

云池不禁上下打量一番沈洛希,这女子总是出其不意。

容瑾年似乎已经适应了,沈洛希这般神经兮兮,不为所动的眸睨了一眼沈洛希。

楼之泽可并未领教过,见她这样顿时哑口无言了。

半响,楼之泽才询问的看着云池道:“云侍卫、可有什么证据?”

“那香凡我跟小侯爷都见过,这还不算是证据吗,可以去抓人了!”云池虽然只是容瑾年身边的侍卫,楼之泽是京兆尹,可是这官职比起来其实跟楼之泽算是不相上下。

“好!”

楼之泽看了一眼容瑾年,见他点头,这才带着狱卒出去。

“等会……”

沈洛希可没想让楼之泽好过。

楼之泽驻足看着沈洛希,心想:她又想搞什么?

“楼大人,你这算是冤枉了京城的百姓吧?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

沈洛希,可不是吃亏的主,白白做了三日的牢狱不说,这三日她得损失多少银子,想起这个她现在恨不得杀死眼前这个京兆尹。

“咳咳……”

容瑾年见沈洛希这么不依不饶的,本想跟她使眼色让其适可而止,却不想她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小侯爷,您也被楼大人气到了对不对,这明摆着是有人眼红我们人面桃花,他楼大人就是看不出来,我身为京城的百姓,真是为大俞朝有这么不明辨是非的官员感到堪忧啊!”

“你……”

“楼大人,是想要等着怡红院的人消灭证据,才去抓人吗?”容瑾年,见京兆尹被沈洛希气的已经有些无法控制自己,才张口道。

楼之泽指指沈洛希转身就走出了牢狱之中。

沈洛希一副大获全胜的样子。

“你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吗?”容瑾年不悦的看着沈洛希。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第13章

沈洛希那叫一个委屈。

大大受损失的人是自己,现在他容瑾年还让自己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欺人太甚了。

“哎……你……”

沈洛希本想骂容瑾年的,可云池那嗜血的眸子一丢过来,她就乖乖闭嘴了。

走出牢狱就看到了那个想要对她动粗的狱卒。

“叫祖宗!”沈洛希正愁一肚子的气没地撒,感情都被他赶上了。

狱卒见面前这个脏兮兮的女子,有小侯爷撑腰,扑腾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姑奶奶饶命啊!”狱卒一个劲的磕头。

这一番下来,沈洛希倒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平易近人了。

更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狱卒,不禁皱眉不悦道:“晦气。”

丢下这俩字,就快速的追上了容瑾年跟云池。

容瑾年的马车已经在牢房门口等着了,沈洛希见容瑾年上车,很自觉地准备跟上去。

“下去!”

却不想容瑾年冷漠的丢下这俩字,直接让云池把帘子放下了。

沈洛希吃了一个闭门羹,这脸面还往哪里放。

云池看都不看沈洛希一眼,驾车而去。

灰尘打在她的身上,她才知道什么叫灰头土脸,看着走远的马车,才跳脚骂道:“牛什么牛,不过是小侯爷,等着老娘拿下你,看你还怎么嚣张……”

沈洛希知道容瑾年是嫌弃她脏,确实看看自己全身上下,不敢入目。

不知容瑾年是否听到了,沈洛希刚骂完,他的轿子就停下来了。

沈洛希见容瑾年看向自己这边,才乖巧的对着他招手,道别。

容瑾年刚放下帘子,沈洛希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做出一个fack的手势。

“死丫头,你没事吧?”沈婆也被放出来了。

走出牢房就看到沈洛希站在那里,确定自己的女儿没事,沈婆激动的差点就哭出来。

沈婆现在也不见往日的气势汹汹了,也不再嫌弃沈洛希了。

见自己的便宜老娘准备哭,她最见不得女人哭了,还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娘,准备打住且说道:“这不都没事了吗?哭什么哭,我的老娘,你知道在牢房门口就留很晦气的!”

“死丫头,不早说!”沈婆丢给沈洛希一个白眼,就直接拉着她往人面桃花去了。

路上人来人往的都没有看出来这是往日风采过人的人面桃花老板娘跟老娘娘的女儿。

沈洛希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这副颓废的模样,加快了脚步。

二人不出一刻钟的时辰就到了人面桃花。

沈洛希敲门,好一会陈二才开门,打量她二人一番,有些不满的说道:“本店暂不营业,看不到吗?”

“是我!”沈洛希,知道自己这副鬼样子,陈二认不出来也是人之常情。

陈二一听是小姐的声音,转头对着身后大喊:“老板娘跟小姐回来了……”

陈二激动的语气都开始颤抖。

沈洛希可不想在这里煽情,三日没有洗漱,她觉得自己身上都要起痱子了。

“感人肺腑的话,你们跟我老娘说吧,本小姐要去洗漱了,热水准备好了没有?”沈洛希说着就往二楼跑。

人面桃花的小斯,之前并不知道小姐跟老板娘今日能回来,所以什么都没有准备。

这会快速的去准备热水。

沈洛希在房里坐着,发呆。

当然不是想什么事情,只是太累了。

这快睡着的时候,陈二突然过来敲门。

“小姐,小侯爷找您?”

“谁?”

沈洛希以为自己听错了,容瑾年不是刚刚跟自己分开吗?怎么又找上门来了?难道是香凡那边出什么岔子了?

想到这里沈洛希是不迟疑,直接就开门,准备下楼去见容瑾年。

倒是没想到人家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小侯爷,怡红院那边怎么样?”沈洛希很紧张的拉着容瑾年。

云池一看她脏兮兮的手,拽着公子的衣袖,瞬间别过头。

他不敢想象沈洛希会遭遇到什么样待遇。

可是却迟迟没有听到惨叫声。

这才怀疑的转过头看着公子跟沈洛希。

眼前的一幕,是云池不敢相信的。

公子不仅没有踢开沈洛希,反倒是有些安慰的看着她道:“放心,不是怡红院那边出事了,是本公子有事要与你商议!”

云池张开眼睛、再闭上眼睛、来来回回好几次之后,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公子转性了。

云池禁不住咂舌的看着沈洛希。

这女子到底有什么特殊的魅力,能让公子三番两次的打破自己的底线。

而这边沈洛希一听不是怡红院出事了,也就松了一口气,瞬间松开了容瑾年的衣袖。

“说吧,什么事?”

容瑾年被沈洛希松开之后,打量她一番,不禁皱眉。

“你先洗漱,一个时辰之后,本来在包房等你。”容瑾年说完直接带着云池去了隔壁的包间。

沈洛希见他嫌弃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嘟囔的说道:“本姑娘也没让你来找我呀?”

嘟嘟囔囔的回到房内,此时陈二已经备好热水了。

沈洛希泡在里面,才觉得什么叫舒服。

只是心里疑惑,容瑾年半路折返,找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

殊不知刚才分开之后,容瑾年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云池见公子心不在焉的模样,这可不是公子往日会有的表情,禁不住询问道:“公子,莫不是还在为了沈姑娘担心?”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容瑾年自言自语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云池刚想搭话,却不想小侯爷抬眸道:“改道去人面桃花。”

“公子,老爷在府上等着回复呢?”云池着急的看着容瑾年。

“无妨,不耽误。”容瑾年说完就不再说话。

云池知道自家公子的性子,他决定的事情几乎是没人能改变的,既然公子要去那他只能遵从了。

一个时辰后。

沈洛希轻轻的推门而入。

一身浅色的衣裙,倒是刚刚才那般脏兮兮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女子见过小侯爷!”沈洛希一副端庄的姿态。

云池哪里见过这样正常的沈洛希一副,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上下打量一番。

自然容瑾年也觉得奇怪:她突然转性了?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第14章 被气晕的便宜老娘

沈洛希瞧着二人这模样,也知道自己伪装的可还行。

忍不住笑道:“看来本姑娘还是有成为淑女的潜质!”沈洛希沾沾自喜的看着容瑾年二人。

殊不知这二人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

云池见她这样说话,瞬间鄙夷的说道:“沈姑娘,可是受何刺激了?”

云池这一句话足够让沈洛希不想在伪装自己了,禁不住丢给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一记冷眸。

云池自打第一次见到沈洛希就觉得她与常人不同,总而言之就是不喜。

“是啊,被你刺激了!”沈洛希说着直接怼了过去。

云池刚想跟沈洛希继续对峙,却接收到了来自容瑾年的审视,瞬间乖乖闭嘴。

“沈姑娘,请坐!”容瑾年指指自己边上的位置,便让沈洛希坐下。

沈洛希见云池闭嘴,也不再纠缠。

其实她也是一时兴起才改变了自己的装束,想着既然要勾搭小侯爷,怎么也得投其所好,现在还处在摸索的阶段,所以这不才有了这一出,倒是没想到不仅没有惊艳到他们,反倒惹了一身骚。

沈洛希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此刻脸色更为不好看了。

“小侯爷突然折道而返是为何?”沈洛希赌气的看着容瑾年,很自觉地给这倒茶,也不管容瑾年。

容瑾年此时看着她好似是在跟自己赌气,不由一笑。

云池就站在边上,见着容瑾年含笑的脸庞,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小侯爷不近女色这是人尽皆知的,而他不苟言笑,这一点云池也是最为清楚的。

沈洛希现在不给小侯爷好脸色,小侯爷居然笑了?

云池揉揉自己的眼睛,不过此时容瑾年已经恢复了,所以他想着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你的人面桃花遭此一劫,你觉得还能正常运营下去吗?”容瑾年若有所思的看着沈洛希。

还在气头上的容瑾年听到他这句话,瞬间恼火道:“难不成小侯爷是准备替我人面桃花出头,这些日的损失都算在京兆尹的头上?”

沈洛希眸睨了一眼容瑾年,见他面无表情这才继续说道:“我人面桃花自然要整顿一番。”

其实沈洛希现在已经知道青楼绝非是长久之计,它存在太大的弊端了。

竞争对手稍微一使用手段,自己就损失不少,要是多来几个怡红院,那日后人面桃花赚的自然不如赔的多。

现在容瑾年突然这么询问,沈洛希不由一阵开心,难不成他跟自己想的一样?

“你自知青楼也不是长久之计,你何不借故直接关掉?”容瑾年知道沈洛希是一个爱财之人,现在让她把她整顿好的人面桃花关掉,估计她一时半会是不会接受的吧?

“为什么要关掉,我难道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被打垮吗?”沈洛希假意反驳。

容瑾年故而继续说道:“沈姑娘,你一清白女子,难道想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青楼吗?”

显然他是有些着急了 ,云池第一次见到小侯爷这么急功近利,顿时暗自摇头。

“好,我答应你,那我有什么好处?”沈洛希本来就不是多生气,只是刚刚出狱心里不免有些发气,刚好容瑾年跟云池赶上了,索性她也就发了一顿邪脾气。

这会沈洛希这般说着,一个愣神的功夫,她已然来到了容瑾年的身前。

俩人挨得很近。

若是按照往常云池早就将沈洛希从小侯爷身前赶走,或者说早就将其打死了。

可此时他已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瞬间捂着自己的眼睛道:“侯爷,我去外边候着。”

云池说完一个腾空就直接消失了。

沈洛希见云池这么给力,不免给他竖起大拇指,在转眸看着自己眼前的容瑾年。

俊冷的五官,现在泛着微红,眼睛闪烁,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无处安放的手,现在在桌子上敲打着。

沈洛希一眼就看出来了,他那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沈洛希得寸进尺的故意往前一探头。

“沈姑娘,请自重!”容瑾年已经被眼前这个总是让人出其不意的女子亲吻过了,实在是想不出,她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

容瑾年猛地起身。

沈洛希见他这样忍不住放声大笑。

容瑾年听到沈洛希的笑容,这才知道自己被戏耍了。

“本侯爷,有事先走一步。”不想跟沈洛希继续争执下去,转身就逃走了。

沈洛希看着容瑾年有些落荒而逃,心里乐开花了。

云池在门口本来是准备偷听的,这姿势都做好了,却不想小侯爷突然就出现了。

二人突然对视一眼,云池挠头看着四周,假装刚刚看到容瑾年的样子,且道:“小侯爷,咱回去?”

“要不然呢?”容瑾年这脸色被沈洛希这般一弄,到现在还没有退去红润。

云池虽不喜沈洛希,现在小侯爷因为沈洛希变的正常了,云池倒也觉得将功补过了。

云池快速的驾车回府。

沈洛希在人面桃花想了好久,觉得容瑾年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了自己现在也有这个打算,所以现在让她结束人面桃花,她还是觉得挺是时候的。

“陈二……”沈洛希在楼梯间对着楼下的陈二吼道。

陈二快速来到二楼,对着沈洛希福福身子道:“大小姐,咱们准备怎么干?”

陈二知道现在老帮娘跟大小姐都没有了,人面桃花自然是要重新开张的,他还准备大展身手呢?

“集合所有人一刻钟之后开会!”沈洛希说着就回屋换衣服去了。

毕竟这样束手束脚的装束实在是不适合她。

时间刚到沈洛希就看到全部人都在一楼结合了。

就连自己那个便宜老娘也在楼下,沈洛希知道自己突然宣布要结束人面桃花,这壳子的老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女儿呀,你开会准备做什么?”便宜老娘显得比沈洛希还激动。

沈洛希摸摸自己的鼻子,一阵娇羞的笑声。

显然沈婆被自己女儿的举动吓到了,瞬间走到沈洛希的跟前,摸着她的额头纳闷的说道:“这也没发烧呀?思春了?”

“老娘……”沈洛希一阵不悦。

见自己那便宜老娘不再调侃自己,才道:“我决定了,要结束人面桃花。”

“什么?”

“大小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噗通……’

雀巢咖啡的《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就可以了哦~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小说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by雀巢咖啡全篇免费阅读

病娇侯爷,我要定了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雀巢咖啡穿越重生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沈洛夕容谨年,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直到某天,某只狼化的小绵羊压在她身上,提起多年前旧事:沈洛希,我记得你当初说我不行是吗?然后她被折腾得快废了,哭着哀求我错了,我错了,我相公最行了!

小说名称:病娇侯爷,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