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完结版小说(白玥柳)

  • 时间:
  • 作者:白玥柳
  • 来源:WXB
  •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免费小说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完结版小说(白玥柳)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6章 误会

“我真心喜欢小姐,小姐亦然。既是如此,她又怎会因为争风吃醋而将二小姐推下水去?敢问是争谁的风吃谁的醋?那高状元无论哪方面,都不及本世子吧?”

亲王妃上前来便在他头上不轻不重拍了一掌,责怪道:“哪里不如你?高状元年纪轻轻功成名就,哪像你一事无成,天天只知道吃喝玩乐!阿昭将来嫁给你,白白糟蹋了人家!”

她几句话逗得众人一阵发笑,气氛也一时轻松不少。

有人问道:“既是如此,那会不会真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就要问二小姐了,”战连决转向顾凌燕,“二小姐,方才我与长小姐在院中谈话时你还不在,我不过走了一会儿,你便从房间匆匆赶到了后院,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与长小姐起了冲突,还掉进了水里。恰好这时大家也都到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顾凌燕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自己湿透的身子说不出话来。林氏见状,仍挣扎道:“难道燕儿会自己跳下水却不成?”

战连决欲将她们彻底拆穿,顾昭云却拉住了他的衣角。

她对他摇摇头,目光看向了因为气愤和纠结而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顾城。

若他拆穿顾凌燕的把戏,旁人笑话的只会是父亲。

战连决会意,点点头不再言语,看着顾昭云走向了顾凌燕。

“妹妹,你方才急急忙忙跑来叫我帮你梳头,才到河边便脚下一滑,我本欲拉你,却不小心推了你一把,这件事从头到尾便是个误会,是吧?”

顾凌燕瞪着她,欲言又止。

她又怎会不知这是在给她台阶下呢。

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许是这样,我方才走的急,又忽然脚滑,一时混乱,误会了姐姐。”

顾昭云满意地点点头,伸手轻轻替她擦了擦脸颊的水渍,道:“既是如此,妹妹快些回去换件干净衣裳,就算不穿嫁衣,也不要误了吉时呀。”

说罢眼神示意,几个婢女会意,搀扶起顾凌燕来,在众人注视下将她送往了房间。

事已至此,说了是误会,旁人也便再干涉不得。顾城作揖道:“让各位看笑话了,顾某人在此赔个不是。诸位还是尽早入席,吉时马上便到。”

主人都这么说了,看戏的宾客便纷纷又回了宴席。

林氏见如此收场,事情又是自己闹起来的,不免要在老爷面前说两句好话讨好一番,谁知顾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便冷哼一声离开了。

无奈,林氏只好率人追了上去。

后院终于又回归一派清静。

顾昭云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身对战连决道:“方才多谢了。”

战连决摇摇头:“没什么好谢的,本来也便不是你做的。”说罢又笑起来,“不过你这位妹妹,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想到方才的情形,顾昭云也有些哭笑不得。

“没想到她竟蠢到这种地步。”

战连决看着她,没有应声。

她并未发觉什么不对,只一心想着自己该去宴席间帮忙了,便道:“我该去前厅了,你呢?”

“我也去。”战连决点点头,两个人便一道往前厅走去。

本来一路无言的,临出后院时,战连决却忽然站住了脚。

看着顾昭云走出几步去,他喊道:“阿昭。”

顾昭云一愣,住了脚。

“我方才说的。”

“说的什么?”顾昭云回过身来看着他。

战连决沉默片刻,继续道:“我方才说的,下个月上门提亲。”

顾昭云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直看到战连决以为自己没戏的时候,她忽然扬起了嘴角。

“好啊。”她说。

门外锣鼓喧天,喧闹声一时更甚,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开始夹杂其中。

是迎亲队伍来了。

顾昭云转身出了后院,留战连决愣在原地,反复品味那一声,好啊。

好啊,她说。

大红的花轿停在将军府门前,一身喜服的新郎官下了马,不安又焦灼地等待着新娘被送出门来。

宾客和看热闹的路人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道喜,也有人偷偷问身边的人这新郎官姓甚名谁,竟有幸能与大将军结亲。

一片喧哗中,新娘子盖着红盖头,被人搀了出来。

“妹妹小心脚下。”顾昭云提醒道。

顾凌燕被她扶着,全身僵硬。

待门口众人看清了新娘,一时间窃窃声四起。

“这新娘怎么不穿嫁衣呀?”

“是啊,这一身粉衣,难不成是什么时兴的新打扮?”

有红盖头遮盖,无人知道顾凌燕一张脸已经涨红得如同熟透。顾昭云走在她身旁,却是分明能感觉到她连脚步都乱了分寸。

高航也同众人一样一脸错愕,看着一身粉衣的顾凌燕缓缓朝自己走来。他下意识看向了顾昭云,试图得到答案。

顾昭云却只是似笑非笑看着他,将新娘带到了他面前。

“高状元,吉时已到。”她道。

高航只得接过顾凌燕的手,将她送上花轿。

“花轿,起!”

一时间,锣鼓声复又响起。高航拜别顾城,自然没有受到好脸色,也只能硬着头皮,跃上马背,带着迎亲队伍沿长街回状元府去。

顾昭云看着队伍走远,忽然记起,前一世坐在那轿中被接走的,是她。

那时她满心欢喜地憧憬着未来,以为会是有情人长相厮守的好故事,谁知那一顶花轿,竟将她送向了地狱。

如今一切都变了,她成了冷眼旁观的那一个。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已经开始隐隐期待着。

直到队伍消失在街头拐角处,顾昭云才收回目光,转身准备进门。谁知一转身,便看到战连决倚在门框上,手中把玩一只玲珑酒杯,正望着她笑。

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人长得过分好看,嘴角轻挑的时候又最是迷人。

顾昭云微微发怔,一时想不明白,前世她怎么就把一个如此耀眼的人忽视了?

一阵轻风适时拂过,倚门而立的俊朗少年,门外望着他的娉婷少女,一切都美得不太真实。

是夜。

状元府的酒席方散了,两三个下人正在收拾院中的残局。

婚房中,新娘子坐在床沿,等着丈夫来揭开红盖头。

门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和低语,接着门便被人蛮力推开。

顾凌燕吓得浑身一抖,随即一想到来人是高航,且自己已经不得不成为了他的妻子,便又气又恼,干脆一把将盖头掀掉,恨恨地瞪着踉踉跄跄进门来的高航。

很显然他喝醉了,且是酩酊大醉。走起路来左脚踩右脚,没两步便将桌上的茶壶碰倒在了地上,碎得稀里哗啦。

“废物!”她咬牙切齿骂道。

大醉的高航确实将这两个字听了进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7章 小妾

他踉跄着来到床边,指着顾凌燕磕磕巴巴道:“你说谁是废物,啊?我告诉你。我还看不上你呢,不过事已至此。你就乖乖做我高航的妾,助我飞黄腾达。”

啪,顾凌燕打掉他伸着的手,气道:“小妾?高航我告诉你,我已经降低身份下嫁给了你,要我做小妾?不可能!”

高航嘴里喷着酒气,眼神浑浊而凶狠地瞪着顾凌燕,道:“老子要娶的本来也不是你!。不过你也是顾城的女儿,还有那么点利用价值,顾凌燕,你最好安分一点。咱们以后就是夫妻了,得一条心才对嘛。”

“高航!”

顾凌燕无力地挣扎半晌,终于屈服,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任由那人在她身体上肆意侵略。

待她再醒来,一室凌乱,床上却是只有她一个人。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见她的不甘和愤恨在眼中肆虐。

总有一天,是的,总有一天。她今日所受的一切,要让顾昭云千倍万倍地还回来。

顾凌燕嫁到许家去后,将军府上只剩了顾城父女二人和林氏一人主事。

顾昭云与父亲向来亲密,连唯一的女儿都嫁出去了的林氏,倒是显出了一副孤苦伶仃的模样,整日茶饭不思,想着与老爷说句话谈谈心,后者却因为婚宴当天那一出闹剧而一直对她冷眼相向,于是两日下来,更是愁眉不展,连屋子都不出了。

幸而这女子出嫁,有第三日回门的习俗。这一日顾凌燕和高航双双回将军府,顾昭云见林氏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有了生机。

新婚的夫妻二人给双亲敬茶,顾城仍然没有给他们好脸色。顾凌燕楚楚可怜地委屈了半天无果,只得作罢。

一顿饭后,林氏便将女儿拉进房中,诉尽了苦水。

高航则和岳父一处喝茶。尽管顾城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瞧过他,可高航清楚得很,机会来之不易,他必须抱紧这棵参天的大树。

“这茶口味倒是独特,初尝似乎过于清淡,可喝第二口时,便已经是唇齿留香,既有茶的醇香,又有花的清甜,丝丝缕缕,待入喉后竟是回味无穷。”

他兀自在那儿品味了一番,凭着十年寒窗的积淀,将这杯中茶好好夸赞了一番。

“若是小婿没猜错,这应当是西域特产的珍贵花茶,其中材料,许多是我们京中不曾有的。”

顾城听罢,总算短暂地瞄了他一眼。

“猜得不错。”他不冷不热道。

这于高航来说却是莫大的鼓励,他忙将茶一饮而尽,随即在替自己斟满之前,先给顾城倒了一杯。

“将军,请。”

顾城瞄一眼那杯茶,冷淡地哼了一声:“这茶虽好,喝三杯却便腻了。”

说罢便起身进了屋内,高航正迟疑时,他已经提了一壶酒出来。

“花里胡哨的东西,哪里比得上一口烈酒爽快。”

说罢,便已经仰头灌了一口,随即给了高航一个轻蔑嘲讽的眼神。

高航本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在顾城面前一次次丢掉面子,却也一次次吃力不讨好,若面前这人不是要攀附的对象,他早就让他死了千次万次。

待他正赔着笑脸盘算如何接话时,有人将一碟花生摆在了茶桌上。正是顾昭云。

其实她早便来了,在门口看了半晌,心中嘲笑了高航不下十次。

“爹爹,你又喝酒。”顾昭云在父亲身旁坐了下来。

顾城一见她便笑道:“只喝两口,身子不中用了,哪里还敢多喝?”

顾昭云怜爱地摇摇头:“没有不中用,爹爹硬朗着呢。”

说完这话,二人又说笑了一阵,顾昭云才看向了一旁早已十分尴尬的高航。

“高公子,”她道。

高航忙作揖:“长小姐。”

顾昭云问道:“不知妹妹嫁过去后这三日,你们相处得如何?”

“啊,”高航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短暂一愣后,才道,“长小姐不必挂心,二小姐贤惠可爱,与我十分恩爱。我必定也不会让她受苦受累,更不受委屈。”

“哦,是吗?”顾昭云玩味的眼神落在了他右侧脖颈上。

高航几乎是下意识便偏了偏头,将右脖颈挡得严严实实。

顾昭云几不可闻地轻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待睡了一个晌午觉醒来,她又在后院碰到了池边赏鱼的高航。

这次顾昭云直接便走过去,指了指他右侧脖颈上的一块触目淤青,问道:“高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高航下意识便伸手挡了一下,可顾昭云终究是已经看到了,半晌,他放下手,看着顾昭云。

“长小姐问这个,是关心我吗?”

顾昭云笑道:“非也。我只是在想,这究竟是令夫人所为,还是我那位好妹妹的杰作?”

一想到顾凌燕方嫁过去三天便开始闹出动静,顾昭云心中的期待便更甚。

高航不再伪装,冷哼一声,负手看向池中的鱼。

“长小姐若是感兴趣,许某也不介意告诉你。这里,”他指着自己脖颈上的淤青,“正是被我那位好妻子打的。是我与燕儿太过恩爱,令她一时嫉妒心起。”

太过恩爱?

顾昭云哑然失笑。

顾凌燕不知有多气恼自己设计让她嫁给了高航,方三天就夫妻恩爱了,谁会信?

她也不打算拆穿他,只一副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我也便放心了。不打扰公子雅兴了。”

说罢便要离开,高航略一迟疑,叫住了她。

“长小姐,听说,战世子下个月会上门来提亲?”

顾昭云点头道:“是啊,怎么了吗?”

“没什么,”高航勾起嘴角,眼中却是无半分笑意。他走近顾昭云,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你当初死活不嫁给我,却在我成婚之日和战连决在后院里幽会。顾昭云,你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和钱财吗?”

顾昭云无心反驳,随他怎么说去。

“你现在可以看不起我,”高航眼神中迸发着某种贪婪的欲念,“但是以后,咱们走着瞧。”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院。

顾昭云愣在原地。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8章 上门提亲

那人方才的眼神,像极了前世杀死自己时那样。凶狠,贪婪,近乎疯狂的偏执,甚至毫无人性。

像某种深山猛兽。

许久,顾昭云才发觉自己在微微发抖。

高航还是那个高航,可她顾昭云不再是从前那个顾昭云了。

要走着瞧是吗。

“我定奉陪到底。”

当夜,顾凌燕便被高航在床上狠狠蹂躏了一番。

他就像一只发泄的野兽,不近人情,发泄完也无一丝温存,闷头便睡。

而顾凌燕隐忍着,愤恨着,不甘着,日日夜夜。到了白天,又要面对高氏的种种刁难。

那个泼妇从来不让她好过,但她也不是吃素的。

两个人常常从早斗到晚,斗得一个状元府鸡飞狗跳。为了一个正妻的名分,也能提着刀互砍。

而高航面对这一切,选择的解决办法便是眼不见为净。

如此这般,也算是熬过了一个月。

因着皇后生辰在即,王公大臣及家眷们都在预备着贺礼,顾昭云便也想着亲手做一件贺礼送与皇后,以表心意。

谁知一大清早玉夕便急匆匆敲响了她的房门,还不顾礼节地在门外喊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醒了吗?”

她有些无奈地放下手中的针线,上去开了门。正要说教几句,玉夕便抢先道:“小姐,你快去客堂,雍王妃来提亲了!”

顾昭云一愣。

雍王妃,提亲?

战连决的话在耳畔回响:下个月,我会去府上提亲。

他果然做到了。

已经再听不进去玉夕说什么,顾昭云转身便往客堂跑去,玉夕在身后一路撵着她。

二人来到客堂,只见雍王妃果然正坐着,和林氏说说笑笑。她脚边还摆放着好些聘礼。

男人们正在朝上商议国事,这些事便由女人们操办了。

可她的终身大事,怎么能由林氏去决定?

当下她便大步走进了客堂,落落大方对着雍王妃行了一礼。

“王妃安好。”

那原本说笑的二人见她进来,一个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一个却是喜笑颜开。

亲王妃笑眯眯扶起顾昭云,又带着她坐下来,才道:“我原想叫你来的,如今你也来了,咱们便不说旁的,只一句,阿昭,你可愿嫁给我儿连决?”

没成想王妃竟如此直白地问她。纵然顾昭云已经做好了自己处理的准备,此刻要说出那一句“愿意”,竟也有些难以启齿了。

王妃见她不应,便又握起她的手,道:“我知道,连决他玩心太重,整日只知吃喝玩乐,但他心可不坏,反而还十分正直善良,最重要的是,他对你十分钟情,从无二心,无论我何时问,都只一句非你不娶。阿昭,你可愿嫁给他?”

前世的许多被她忽视的记忆在这一刻涌上了心头。

彼时,正是顾昭云和高航的成亲之日。同这一世一样,雍王因与将军府交好,携妻带子来参加喜宴。

只是那时的顾昭云一袭嫁衣坐在房中,正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新郎来接她。

那时的战连决于他而言,不过和参宴的所有宾客一般,只是一张模糊的脸。可此时再忆起,所有的细枝末节却忽然都清晰起啦。

她盖着红盖头,在妹妹的搀扶下走向门外的花轿。

一阵风拂过,盖头的一角被掀起。她无意抬眸一望,只见一道身影站在宾客之间,那一双望着她的桃花眼中盛满了哀伤。

可她只望了这一眼。红盖头迅速又挡住了她的视线。接着,她便上了花轿。

不知为何,花轿迟迟不起,轿外却是除了锣鼓声外,还有另一种喧闹。

似乎有人在吵架。

她依稀听到有人喊:“连决,别做傻事!”

又听到似乎是新郎官的声音:“还请世子殿下自重。”

发生了什么?

她悄悄掀起盖头,又拨起轿窗帘子,朝外面偷瞄了一眼。

似乎有谁被人钳制住了,仍意图突出重围跑过来,却又被人拦了回去。

人头攒动,她看不太真切,正想问问轿旁跟着的喜婆怎么回事,身子忽然一阵晃动,轿子被抬了起来。

“起轿!”

轿子外有人喊了一声。紧接着迎亲的队伍便上了路。

顾昭云不再去想方才发生了什么事,盖好红盖头,勾起了嘴角。

意识回到现实。

她终于看清了那些曾经忽视掉的东西。

是战连决,一直都是他。

他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亦或是看到也不曾注意的地方,默默地守了她一世。

“阿昭?”亲王妃不安地唤了她一声,“好孩子,不愿意便不嫁她,莫要掉眼泪呀!我又如何会逼你呢?”

说着便捏着袖子去替顾昭云擦脸颊。

顾昭云这才惊觉,自己竟不知何时流了眼泪。

她忙自己胡乱擦了一擦,向着亲王妃连连摇头。

亲王妃只得轻叹一声:“也罢,是连决那个没心肺的不争气,没有好福气娶你。”

“不,不是的,”顾昭云仍一个劲儿摇头,“我没有不愿意。”

“那你。”

“我愿意嫁给战连决。”她一字一句道。

亲王妃肉眼可见的欣喜起来。她一把拉起顾昭云的手:“当真愿意?切莫勉强!”

顾昭云低头轻笑,旋即抬头,认真道:“当真愿意。”

“好,好!”

王妃握着她的手,激动到眼中泛起泪花。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看得很清楚,连决有多喜欢你。你在哪里,他就看着哪里,别人都入不了他的眼。”

顾昭云静静听着,脑海中全是战连决的模样,他的笑,他的故作轻佻,他的认真,他的哀伤。

“其实王爷早便为他物色过合适的女子,可他谁都不理,问起来只有一句话:早已心有所属,今生绝不负她。”

王妃复又握紧了顾昭云的手,怜爱而感激地看着她:“阿昭,你肯嫁给他,是他的福气,我真的太开心了。”

顾昭云微微点头,心中亦是五味杂陈。

两个人这边说定了,亲王妃便又转身去对林氏道:“夫人,既然阿昭已经答应了,我们便择一吉日,把喜事办了,也算了了一桩夙愿。如何?”

林氏僵硬地笑了两声,点头道:“那是自然,两个孩子自小有婚约,这本便是水到渠成之事。至于择一吉日,便由王妃您来做主挑选吧。”

“既是如此,那我便定了,就在皇后娘娘生辰之后,如何?”

皇后娘娘的生辰,那岂不是就在眼下了?

顾昭云心中一阵不安,那不就是说,她很快便要嫁给战连决,成为他的妻子了?

这不安,其实是带着窃喜的。

事到如今,便只消等皇后的生辰了。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9章 联姻

眼看着只剩六七日光景,宫中上下都在为这件事筹备着。无论是生辰宴,还是助兴歌舞,包括最重要的献贺礼,都得上上下下安排好了,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皇宫,御书房。

皇帝立于案几前,正专心写一幅字。

门外有人报道:“皇上,将军府的人觐见。”

皇帝笔下不停,只点了点头,侯在一旁的张GG便走过去,打开了门,将那来人放了进来。

直到来人行过礼,皇帝才放下笔,将字画举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

“有什么话就直说。”

来人立刻道:“回皇上,一切无恙,只有一件事,将军家的长小姐与战世子已经互换了庚帖,将于皇后娘娘生辰后几日成亲。”

皇帝的视线从字画移到那跪着的人身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你是说,顾战两家,要联姻了?”

“正是。”那人道。

张GG眼珠一转,便道:“皇上,这虽是桩大喜事,却未必是件好事。两家都手握兵权,且深得民心,若是就这么成了一家人。”

皇帝将字画放下,负手而立,道:“朕知道。”

“奴才多嘴了。”张GG赶忙住了嘴,退到了一边。

房中一时陷入安静。

许久,皇帝喃喃道:“说起来他们两家要联姻,属实门当户对。朕不同意,也须得有个正当的理由才是。”

说罢他转向张GG,问道:“你可有什么想法?”

张GG忙道:“回皇上,奴才倒的确有一计。”

皇帝道:“说。”

“就说他们命理不合,若成亲必招来大灾。”

“然后呢?”

“然后便告诉他们,顾家的长小姐,生来便是要嫁进皇家的命格,借此由将她许给皇子们其中一位。如此一来,分散了他们两家的势力,还将护国将军一族的势力拉到了皇上您这边,岂不是一举两得?”

皇帝眯着眼睛,似乎正陷在思索之中。

半晌,他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去办。”

张GG受宠若惊,忙点头哈腰道:“是,皇上,奴才这就去办。”

说罢便拉起那人来,一道匆匆出了门。

明日便是皇后生辰了。到时候将军府举家都要进宫庆贺,顾昭云终于赶制完了要送给皇后的贺礼。

那是一方手帕,看着虽小,其上工程却是十分繁复,原来竟是用金线和彩线交织着,绣了一幅鸾凤和鸣图出来。

远看着只觉瑰丽华美,近处一看,更是巧夺天工,精致而不失大气。

别的东西她也实在不知送什么了,干脆便亲手绣了这么一方手帕,也算是尽心了。

连着几日赶制,不免眼睛有些酸涩劳累。便趁着天还未黑,走到后院去四处瞧瞧,放松放松。

此时正是霞光满天,头顶一片瑰丽。

顾昭云站在长亭中抬头望着,不觉便出了神。

忽然不知从哪儿传来啪嗒一声。她回过神来,往地上四处瞧着,却是并无什么异样。

紧接着,身后竟是噗通一声。待她回身,一道身影已经从墙上一跃而下。

“战连决?”她惊呼,“你怎么。”

看着那人朝她走来,顾昭云忽然记起,再过不久他们便要成亲了。

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定定地看着他走近。

然后便毫无防备地被拥进了怀中。

那是一双温暖而有力的臂膀,将她圈在怀中的动作却是克制而小心翼翼。

她能感觉到自己额头贴着的地方,心脏正有力而急促地跳动着。

他只是这么抱着她,一直没有说话,

奇怪的是顾昭云竟也没想去挣扎,反而有些贪恋这个拥抱。

半晌,头顶才缓慢而温柔地说了两个字。

“谢谢。”战连决说。

顾昭云终于不轻不重地推开他,道:“谢什么?谢我肯嫁给你,还是不推开你?”

战连决看着她,眼神温柔到如同一汪碧波荡漾的湖水。

“谢谢所有。谢谢你来到这个世上,谢谢我们能相遇。谢谢我爹和将军为我们定亲。”

蹲了片刻,他继续道:“谢谢你肯嫁给我,谢谢你不推开我。”

顾昭云静静地听着,只觉心中软成了一片。

到底何德何能,能得到他这么多的爱,甚至就算没有回应也毫无怨言。

她微微仰头看着他的脸,是如此认真坚定,眼中满是感恩和疼爱。

她没有理由推开这样一个视她为珍宝的人。

如此,便不再多想,只往前一凑,便亲在了那人唇上。

她没有闭上眼睛,她能看到战连决眼中的惊诧,继而便成狂喜,然后占据主动。

这是一个绵长而轻柔的吻。

是顾昭云终于窥见自己的心,是战连决隐忍的爱终于窥见天光。

不知多久才分开,顾昭云早已双腿绵软,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了战连决身上。

那双眼睛仍然含情脉脉地望着她。她知道,若不及时止损,怕会做出更要命的事来。

“你怎么会来?”顾昭云先开口问道。

战连决轻笑道:“你答应我母亲那日,我就想来了。其实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日日想见到你。”

短短两句话,顾昭云竟觉脸颊烫得厉害。许是方才那一吻,让她呼吸有些不畅了。

战连决复又将她拥入怀中,下巴轻轻抵在她头顶,来回摩挲着。

“说实话,我真的很开心,还有点紧张。我原本以为这一辈子我都只能远远看着你。”

顾昭云听着只觉无限心酸,亦伸出双臂,环住了他的腰身。

“对不起。”她道。

对不起,从前忽视了你的所有爱意。

对不起,那一世负了你。

对不起,连累你被奸人所害。

“没有对不起。”战连决搂她更紧了些,“你哪里对不起我,你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

顾昭云心中无限柔软,靠在他怀中不再言语。

即便就这么一直站着,也并非不可。

半晌,忽然记起他是翻墙进来,顾昭云心中觉得好笑,便当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战连决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顾昭云如实道:“上次你翻墙而入,今次也是。怎么,将军府的大门太窄太矮了不成?”

闻言,战连决也无奈笑道:“你还未过门,若公然见面,怕旁人闲言碎语。可我又实在想见你,便只有翻墙了。”

他语气中竟还带了一丝委屈,顾昭云听得心软,抬起头来,在他脸上捏了一把。

罢了,自己也愣了。

怎么会做出如此动作?

战连决微微一怔,便伸手在她脸上轻轻还击了一把。第19章结束

白玥柳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就可以了哦~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

顾昭云战连决主角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结局无删节-白玥柳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结局无删节,顾昭云战连决大结局,是白玥柳大大写的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前世误信豺狼,终是害人害己!今生今世,她定叫这对渣男贱女苦不堪言!

小说名称: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完结版小说(白玥柳)

白玥柳大神著作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已完结上线,主人公是顾昭云战连决,顾昭云战连决的故事令人感动,让人止不住继续看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的结局,快来看白玥柳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完结版结局:前世误信豺狼,终是害人害己!今生今世,她定叫这对渣男贱女苦不堪言!

小说名称: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

白玥柳最新小说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精彩在线阅读

让人一直关注顾昭云战连决的小说就是《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它的作者正是白玥柳大大,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可是白玥柳的最新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精彩可在线阅读,快来看看吧:前世误信豺狼,终是害人害己!今生今世,她定叫这对渣男贱女苦不堪言!

小说名称: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