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晏易安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

发布时间:2019-12-25 13:16:21    小说作者:迎冬    来源:zd

小说简介:迎冬最新小说《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无删节结局,主人公是晏晏易安,看晏晏易安拥有怎样的结局,迎冬是怎么叙述迎冬的故事:他蹲下,将她的鞋擦净。浓密蓬松的头发里发旋乖巧地隐藏着。她低头看他,卷翘的睫毛微敛。“易安...

晏晏易安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

晏晏易安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好聚好散

晏家生日宴的嘉宾,宋家也是其中之一。

晏晏老早就看见了范允,但是她现在并不想用好心情去对付这个人,于是她迟迟都没有过去。

可现在在对视的那一瞬间,范允朝她举了举杯。

晏晏见到她笑了。

还没思考出她这个笑是什么意思,忽然大厅里一黑,放在最前面的LED突然亮起,一个女人光着身子慌慌张张起来,她留着不短的头发,长手捞过一旁的衣服就穿了起来。

而在她的周围,满是昏迷不醒的女人。

晏晏全身都僵了,那不就是海天盛筵的场景么?

她看着LED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突然就意识到范允那个笑是什么意思。

四周开始唏嘘,大大小小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有惊讶也有鄙视。

这还不止。

等那个视频过后,是一个黑幕,只有画面只有声音。

只听见一道声音问:“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对晏家人什么看法啊?”

一道明显是晏晏的声音回道:“恨他们啊,讨厌他们,恨不得他们都去死。”

议论声一轮盖过一轮,这一次,就连晏温的眼神都变了。

晏晏只感觉全身都冰冷,像是置身在冰窖里。

那不是她说的……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真的没有。

可为什么会有呢……?

晏晏看向范允。只见后者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像是,胜利又嘲讽的笑。

嘲讽她不过如此而已。

晏晏快步走过去,想要试图澄清这一切,忽然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晏晏被扇得后退了一步。

她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莫馨馨,而莫馨馨更是气愤至极:“你这个白眼狼!”

说着又要一巴掌扇下来。

一只手抓住了莫馨馨。

是易安。

他皱着眉头,像是不满:“晏太太,事情还没弄清楚就这么打人,怕是有些不好吧?”

莫馨馨在气头上,压根不管面前的人是谁。

她说:“易少,这是我晏家人的家事,请你离场。”

莫馨馨强硬的态度让易安一下子就没有立场再管这件事,也就在这时,一通电话将易安叫离了现场。

易安看了一眼晏晏,最后终是无奈,和尹纪年离了场。

此时的晏晏冷静了下来,她看着莫馨馨又看向晏温,晏温已经不愿意和她对视了。

她知道现在只能解释。

“我没有说那些话,那些话不是我说的。”

可这样的解释更加苍白。那明明就是晏晏的声音,怎么可能不是她说的?

没有人相信。

宾客散尽,会场混乱,“跪下!”晏老太太的声音严厉深重。

晏晏站着没动。

晏老太太一拐杖就打了下来:“孽障!跪下!”

膝盖被打弯,晏晏“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她忍着痛,死都不低头。

“晏晏,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说出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来!亏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值得托付日安集团的人选!”

晏老太太眼里的失落让晏晏手指紧攥,晏晏宁死不认:“那些话不是我说的,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就是你的声音!你还想抵赖不成!”莫馨馨大喊,“范允!晏家好心将你带回家,你就这么对我们的?还诅咒我们去死?!你还有没有良心!”

晏晏掌心都掐出印来,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说的?”晏温平静地看着晏晏,眼里的光已经暗了下去:“那你告诉我,那些话是谁说的?”

晏晏语噎。

她若说,是范允为了陷害她找人合成的,没有人会信。

现在的她要是说了范允一句坏话,他们只会觉得她在逃避,她在试图把这些过错推在范允身上。

可事实上就是这样,这一切都是范允做的。可现在的她却说不得她一句不好的话。

他们根本不相信她。

她开始思考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她这么费劲心思得到易氏的项目,她这么冥思苦想地为了晏家的未来,她这样日以继夜只为了那一点点利益而花一整个晚上去策划,只为了让一切都没有纰漏。

而他们,却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怪她太狠,责备她晏家人的骨气不是这样用的。

她也就想得到那么一点点安慰和关心,她也就只需要那么一点点信任,可他们却连一点点都不愿意施舍。

晏晏站了起来,她一一扫过面前的人,晏老太太,莫馨馨还有……晏温。

她说:“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把我当过晏家人,即使我身上流着晏家人的血,你还是愿意相信那个和你们朝夕相处十几年的范允。

对于范允,你们放低了自己所有的限制。即使她没有晏家血脉,她也能自由出入晏家,亲切地喊着你们妈妈奶奶弟弟;即使她没有晏家血脉,她也可以有日安集团的继承权;即使她没有晏家血脉,你们也能把她当亲生的疼!

可我呢,没有人注意我衣服短了不合适了,没有人知道我对桃子过敏,没有人在意我吃了没有这个天冷不冷。只要我出一点纰漏,就千倍万倍不满意我;只要我出一点差错,就千倍万倍不信任我。

‘晏晏,你这样穿着丢不丢晏家人的脸?’‘晏晏,晏家人的骨气不是这样用的。’

可你们知道吗?刚来的时候,我以为妈妈会注意到我衣服短了,会给我重新添置新的衣服,我等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换来的就是这样一句‘你给晏家丢脸了’。我以为我不愿意让别人踩在晏家人的头上,我砸了人家的店,报复了她,我以为我做对了,可到头来却只有一句’晏家人的骨气不是这么用的’。

奶奶你知道吗?这个人曾经把我锁进男厕所,关了我一天一夜,她看着我被范水荷打得像条狗,还联合其他人一起来欺负我!”

哽咽的腔调让晏晏整个人几近崩溃,她哭着:“你们觉得范允温柔体贴,觉得她什么地方都比我好。可你们想过没有,就是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人,是她把我骗去A市,是她把我迷晕差点让我在那万劫不复!”

“是,我在市井活了十九年,什么都经历过。我曾为了一张一百块的钞票学狗叫,我也曾经因为几千块被范水荷当众打得像一条狗!我是配不上你们晏家,配不上你们的信任……”

晏晏渐渐往后退着,她笑着,眼泪砸在衣服上。

“那么从今往后,咱们好聚好散吧。”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不要再来晏家了

晏晏跑了出去。

她飞快地跑着,像是要将晏家甩在身后,甩出她的大脑。

跑得久了,她就脱下高跟鞋,光着脚继续跑。

柏油路的路面粗糙无比,糙得那双光洁的脚丫有了擦痕。

晏晏一瘸一拐地走在公路上。

冬日里的风呼呼地吹在她裸露的肩头上,晏晏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她抱着双肩蹲在路边,眼泪止不住地掉出来。

忽然一件黑色的大衣罩了下来。

晏晏还在哭着,就感觉自己被凌空抱起。那只大手很大很有力量,他抱着她,一股子清冽的香气就这么传了过来。

修长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

抑制住的哭意又渐渐涌上,晏晏就这么抓着他的衣服隐忍地哭了出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渐渐少了起来。

见晏晏低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易安手一紧,将她抱进了车里。

从车屉里抽出一张纸擦着她的眼泪,易安说:“厚衣服也不穿就这么跑出来,你知不知道很多人都在担心你?”

晏晏眼睛哭得红红的,连鼻头也红,她哑着嗓子,也不看易安:“谁会担心我?”

“你爸,你爸很担心你,特意叫我出来找你。”

易安把衣服拢紧,将晏晏裹得严严实实,“你现在也不能回去,我给你开间房,你先好好休息。剩下的事到时候再说。”

晏晏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只是靠在椅背上慢慢闭上了眼。

车内暖气轰着,红绿灯,车停在十字路口。

易安看了一眼安静的晏晏。

他也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他自己都搞不懂。

绿灯起,易安回过眼,车开动。

今晚没有月亮了。黑夜漫长,城市灯火随着时间的消逝也竞相熄灭。

易安将晏晏抱进房里。

她很轻,像只小猫一样安静地靠在怀里,睡着了。

易安没有开灯,只是就着窗外的光慢慢地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易安拨通了电话。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低:“伯父,对,我已经找到了,她现在睡着了……好。”

挂完电话,易安在床边站了一会儿,而后离开。

夜一点点深了下去。窗外的灯火几近全灭。

安静的房间突然被人打开。

那人还穿着晚上的礼服西装,他中年镌刻在眼角的细纹还在,他走近床边看着隆起的那一团忽然叹了一口气。

将自己身上的寒凉捂热了些,晏之岚才敢靠近。

他坐在床边看着晏晏如玉的脸庞,也瞧见了她脸上的泪痕。

他微叹一声,手轻轻打在被子上,动作很轻柔,像是在哄着小宝宝入睡似的。

他说:“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很瘦很黑,是个干瘪的小丫头,你小心翼翼地望着我,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看得我一下子就心酸了下来。我的女儿,我的晏晏,我只想希望你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不用想那么多,不用做那么多,只需要当一个被宠爱的小公主,永远被人疼爱。”

可是,他们都知道,她做不到。

晏之岚沉默了下来。

窗外的光渐渐弱了下来,手机的光却照亮了晏之岚的脸。

他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语气强硬:“范允,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

冬夜,寂寥而寒冷。

在晏之岚出门的那一刻,晏晏睁开了眼。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睡着。

荒芜的草地间满是衰败的黄叶,道路的尽头,是一间破旧的幼儿园。

晏晏躲在草丛挡避的门口,看着门内昏黄的光,看着晏之岚坐在那里和姗姗来迟的范允面对面。

“爸,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范允笑着问道。

晏之岚没有拐弯抹角,他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晏家了。”

范允脸上一僵:“爸,你说什么?”

晏之岚又重复了一遍:“你以后不要再来晏家了。”

范允气急反笑:“为什么?是因为晏晏对不对?”

晏之岚没有说话。

像是气狠了,范允反复呼吸了好几次,她忽地大喊:“当初奶奶和妈妈都不愿意将她接回来,大家都愿意将错就错下去,你为什么就坚持要将她接回来?!难道我们一家人就不幸福么?!非得让她回来,硬生生地将我拆开才幸福?!”

范允的声音很大,大到躲在门口的晏晏可以将这一句话听得一清二楚。

将……错……就错?

晏晏睁着眼睛,心里泛酸。

原来他们都不愿意她回家,他们宁愿将错就错下去,都不愿意让她回家。

是啊,曾经那么幸福的一个家,有乖巧懂事的女儿,有调皮捣蛋的儿子,有温柔贤惠的母亲,有硬朗刚强的父亲,还有一个掌控大局颐养天年的祖母,多么幸福啊……

他们一起度过了春夏秋冬,度过了花开花败,度过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期。

而她,只是多余的一个。

晏晏没有再听下去,她走了,走得很慢,慢到似乎这个时间已经能走到天涯海角,走到没有人可以找到她的地方。

昏黄的灯光,破旧的幼儿园,晏之岚看着眼前激动的范允渐渐恢复正常。

他说:“我们以前是很幸福,可这仅限于我不知道晏晏是我的女儿。

当初如果不是你主动联系范水荷,如果不是你主动在我面前露出破绽,说不定我也会一辈子不知道这件事,把你继续当亲生女儿养。

可当我看着我的晏晏被范水荷当着那么多人打,看着她黑黑瘦瘦寡言寡语,看着她被同学孤立而卑微的讨好,我就想起了你。

你在晏家吃好的用好的穿好的,接受良好的教育,受尽宠爱。凭什么我的女儿就要在范家受尽这样的屈辱?

范允,你如果还把当初那一段父女之情放在心上,就不要再来晏家了。晏家,不欢迎你。”

晏之岚走了,范允不可思议地站在原地,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晏之岚就知道了这些事情。

但她清楚的是,如今,因为晏晏,她不能再去晏家。

然而这一切,晏晏都不知道。

关于晏晏易安的小说《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