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 时间:
  • 作者:雨打芭蕉
  • 来源:KX
  •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免费小说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小说在线阅读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推荐章节阅读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疼才能让人清醒

陆子熙和封梓晨无言以对,苏珞的话不无道理,让人不得不想,苏珞在回来之前就想到这一切了吗?

两人出了苏珞的房间,陆子熙问:“上次珞珞的检查结果如何?”

“夫人脑部受过伤,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很可能迷失过一段时间。”

陆子熙沉默,两人搭档多年,封梓晨总会一击致命的给他他想知道的事情。

房内,苏珞在床上做了片刻,身子很虚,她看了看高高鼓起的手背,不甚在意的甩了甩,晃着身子进了浴室,冲了一个温水澡,苏珞穿着浴袍出来,一眼便对上男人黑沉沉的眸子。

他在生气。

苏珞想,虽然陆子熙的表情一向冷峻,但对苏珞来说,分辨他的表情很简单,只需要看他的唇角,如果抿了起来,就证明他在生气,抿的越紧,越生气,而现在……可能恨不得拆房了吧?

“洗温水澡有利于退热。”苏珞说着,在床尾坐下来,微微的喘息。

湿法上的水珠争先恐后的落下来,渗入浴袍里,隐没在床上的被褥里。

脚步声响,苏珞被牵着坐到沙发上,热风吹来,长发凌空飞舞,她勉强一笑,“谢谢。不过,总统阁下,你今天不需要工作吗?”

陆子熙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回答:“不用。”

苏珞没有再说话,身子虚软,没等到头发吹完,她就靠在沙发里坐不住了,陆子熙转过头一看,发现她的脸更红了,再次大叫:“封梓晨!”

封梓晨匆匆而来,苏珞已经再次陷入了昏睡,封梓晨脸色大变,“必须要去医院。”

苏珞在昏迷了一夜之后,被送入西苑医院。西苑医院设施齐全,先进程度在世界前列,封梓晨亲自施救,两个小时后苏珞的情况才稳定下来,不过,在下车的时候刚好遇到前来采访林蔚蔚的记者,见到苏珞昏迷着被总统阁下以及首席医生送入西苑医院,立即开始报道,尤其是苏珞来的时候被穿了白色的衣裙,烧红的脸,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红点,样子已经暴露再次引起国民热议,这个样子分明是苏珞也过敏了。

一个下午,H国的国民,都在关注苏珞为什么也会过敏。

一般情况下,人对自己过敏的物质都会敬而远之,是来自心理的畏惧。这许多年来,自从苏珞第一次对头孢过敏,很多年都没有再过敏过,显然,她平时生活中很注意。

而这一次……国民议论纷纷。

将苏珞送进急诊室,陆子熙站在病房外面,后面是崔云哲、崔云正、柯蓝等人,阴沉密布的脸,陆子熙一见封梓晨就问:“情况如何?”

“有好转,不过,夫人好像有常规发热的情况,所以她才会前去洗澡吧。”

脚步声想,女子温柔的声音传来,“夫人生病了吗?我刚才看到新闻。”

林蔚蔚一身蓝色条纹的病号服,长相出众连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都像是量身定做一般。此时她长发披在肩头,精神看起来很不错,那日陆子熙前去看她时脸上的红斑已经消退了。

“夫人也对头孢过敏了。”见没有人说话,柯蓝说。

林蔚蔚脸上闪过意外,“这是……”

她转头看向陆子熙,陆子熙却没有看她,只是在跟封梓晨低声交代一些问题,听着封梓晨的问题,陆子熙抚额,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

一个人,就算有再多的理由和借口,造成的伤害也无法弥补。

内心被深深的无力感缠绕的陆子熙摇了摇头,“这个还得需要你实验一番,还是这个药必须得用?”

封梓晨摇了摇头,“你啊你啊,自作自受。”

他说完转身走了,林蔚蔚看了不禁说道:“封医生,你这是怎么跟阁下说话呢?”

封梓晨瞥了她一眼就走了,白大褂在空中划出一道痕迹。

陆子熙推门进了病房,苏珞病情虽然好转,可是,体温仍然很高。陆子熙坐在病床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苏珞幽幽睁开眼睛,手背的疼从这只手换成了那只手。

“感觉如何?”

苏珞舔了舔唇,陆子熙立刻送上一杯温水,一只手扎着针,一只手肿的像包子一样,苏珞还在犹豫,身子已经被人揽入怀中,温暖的胸膛烫伤她的后背,气息绕过后颈直窜入她的鼻息之间,苏珞只觉得更热了,更渴了。

“喝吧。”透明的水晶杯递到她的面前,苏珞迟疑了片刻,曾经梦寐以求的如今她不用求就送到了面前,尽管心中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再贪婪,苏珞此时还是忍不住红了耳朵。

苏珞一口气喝了一杯水,陆子熙问:“还要吗?”

苏珞靠在他的怀里摇摇头,陆子熙却没有将她放下,又问:“一直躺着难受吗?”

“难受。”

“哪里难受?”陆子熙立刻问,眉峰蹙起,似乎又要喊人,苏珞连忙说,“肚子难受,饿了,饿的难受。”

陆子熙只得放下她,走出门去交代人准备吃的。等他回来,苏珞又问:“你今天不用工作?”

“你不用管。”

苏珞吐了吐舌头,其实她也并不想管。

苏珞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玻璃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进她的身体里,唇角缓缓的露出一丝笑意。陆子熙奇怪,“你笑什么?”

“阁下有没有试过,独自一人在旷野醒来,身边凌乱的横陈着的到处都是死人?”

陆子熙微怔,他没有试过,但是想一想就觉得很恐怖,更何况……以前她的胆子一向很小。

以前,苏珞是个很温柔的女孩。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陆子熙觉得苏珞就是水,可以以任何一种形式陪伴在身边,平时无法察觉,直到离开才会让人恐慌。

他上前两步蒙上她的眼睛,苏珞条件反射的睫毛颤动,与她身上炙热的感觉不同,他身上的温度此时带给她一种沁凉的感觉,这样闭着眼睛也很舒服。

“不要想那么多。”他说。

眼前一片黑暗,明明是自己所熟知的黑,苏珞却觉得此刻与以往有些不同。

“ThelonlinessofnightsaloneThesearchforstrengthtocarryonMyeverhopehasseemedtodieMyeyeshadnomoretearstocry……”

病房里忽然想起一阵歌声,苏珞一颤,深情低唤,如同在诉说什么一样。

掌心之下,她的眉心蹙起,越来越紧。神思飘渺之间,又忍不住随着对方的呼唤心驰神往,反而是一直在空寂的心里飘荡的怨愤没了依靠的屏障。

门外。

“夫人的病很严重吗?我能否进去探望?”

崔云哲崔云正一左一右挡在门前,陆子熙刚刚出来交代柯蓝去准备晚餐都没有说请林小姐进去,他们更不敢擅自做主。

面对苦苦哀求的林议员,两人丝毫未被打动,两条手臂挡在门前,“林议员,夫人阁下需要休息,请林议员见谅。”

不远处有护士小姐低声议论,前几天苏珞前来看望林蔚蔚反而被拒之门外的消息医院已经传遍了,之后不久便有护士小姐偷偷作证,就在苏珞到来的十分钟以前,还曾进去帮林议员削了两个苹果,彼时林议员刚刚醒来精神很好。

如今,竟是林蔚蔚无论做的有多贴心,都不足以打动人心了。

她身上的病号服此刻将她衬得越发楚楚可怜,只是,少了捧场的观众。

正在这时,病房里传出男人的歌声,歌词激励人心,又带着安抚的力量,十分动人。陆子熙的声音其实并不大,可不知为何,病房的门没有关好,声音从门缝里流泻出来,不远处立刻有粉嫩嫩的护士小姐露出两个粉红的星星眼。

林蔚蔚却在瞬间红了眼,相识多年,陆子熙一直高高在上,连最普通的生日歌都不曾给她唱过,甚至,她在此之前还不知道他会唱歌,更没有想到陆子熙的歌声竟如此好听,却不是为她而唱。

崔云哲和崔云正听到歌声也愣了愣,继而发现病房的门并未关好,崔云哲反手关好房门,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可是,只有那么几句,依旧让人回味无穷。

林蔚蔚最后是白着脸回到病房的,再精致的妆容也抵不过内心深处的重重一击。

歌声停止的刹那,苏珞似乎站到了天堂,阳光灿烂,百花齐放,一切都那么美好。

“闭着眼睛,缓缓睁开,我要拿掉手了。”他说。

可是,在他拿掉手的一瞬间,她双眼爆睁,灿烂的夕阳照射进来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理的泪水顺着眼角流出,陆子熙责备道:“不是叮嘱你要缓缓睁开吗?这么急做什么?眼睛被阳光晒疼了吧?”

“疼才能让人清醒。”

一句话让男人沉了脸,等柯蓝送容易消化的饭菜进来他就拿起一旁徐凯松开的文件开始批阅文件不再上前了,紧紧抿起的唇角不知道是工作太让他烦心,还是在为苏珞的不爱惜自己而生气。

 

第17章 我帮你换衣服

苏珞在柯蓝的照顾下用了小半碗米粥便开始吐,在苏珞推开柯蓝时,陆子熙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几个箭步走了过去,苏珞坚持去卫生间,陆子熙却没理她,把垃圾桶往苏珞面前一放,抱着人凑近了一些,苏珞开始狂吐,不禁吃的小半碗米粥吐了出来,最后连胆汁都呕出来了。

吐完的苏珞一身狼狈,自己身上就不说了,连陆子熙的西装上也沾染了一些分泌物,苏珞一身冷汗,有些踟躇,“你,你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吧?”

陆子熙看向已经吓傻的柯蓝,微微蹙眉,“还愣着做什么,把夫人的衣服拿过来。”

液体已经差不多滴完了,柯蓝上前帮苏珞取掉针头,陆子熙脱掉外套抱起她朝另外一个房间过去。苏珞的病房是一个套房,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小型会议室,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活动室和一个公共卫生间,每个卧室中自带卫生间,属于总统套房级别,自然,苏珞能够住在这里也是因为她有这个待遇。

苏珞身上还有一些异物,被抱起的时候难免蹭到陆子熙身上,她连连看了他几眼,异常发红的脸此时有些发白,底气不足,“你,你身上被蹭到了……”

“衣服脏了再换便是。”

苏珞被安置在另外一间卧室,虽然比刚刚那一间小一些,不过仍有三十多平,柯蓝抱着衣服过来,连同干净的内衣裤,陆子熙皱了皱眉,“衣服留下,你出去。”

柯蓝立刻上前放了衣服,出去了。

身前的衣襟被人碰触,苏珞握住了陆子熙的手,“我自己可以。”

“你在生病。”陆子熙说。

“我可以自己换衣服。”苏珞很坚持。

陆子熙看着她,黝黑的双眸对上她温凉的视线,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这里是医院,你是病人,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苏珞:“……”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不懂他的意思。

如果这里不是医院,是酒店,如果她不是病人,那他就要对她做什么了?

苏珞身子往后缩了缩,却没有避开他的碰触,病号服共有五颗扣子,眨眼间全部被解开了,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衣,身上一凉,苏珞再看他,就见陆子熙正按着她的肩头把病号服脱下来,神情淡定,好像她只是一个人形模型。

苏珞立即反抗,一手刚刚被拔了针,因为液体的凉,她现在手还没什么直觉,另一手是疼,两只手笨拙又吃力的扯着衣襟,耳根却红的几欲滴血。

“只是换衣服,就算我是个男人,也不会禽兽到对病号动手。”陆子熙不容拒绝,再次掰开她的手,手脚麻利,两下就将衣服从她身上扯下来了。

白皙中透出斑斑红色的肌肤,黑色的文胸行程鲜明的对比,色彩撞击,动魄人心,尤其是被文胸紧紧包裹着的饱满,天生就有着让人蹂躏的欲望。

陆子熙看了两眼,转身进了洗手间,几分钟后,端着一盆水走过来,水盆里毛巾晃动,床上的人正背对着他将文胸脱下来,手忙脚乱的去拿新的文胸,谁知手腕再次一紧。

“你干什么?”苏珞失声问。

“身上还没擦就换上新的,不会不舒服吗?”

话音落下,两根修长的手指扯住她因为双手不适一直未能系好的扣子将内|衣扯落。

“陆子熙!”苏珞叫了一声,不过声音因为身体虚弱又刚刚吐光了胃里所有的食物,此时听起来有气无力的,反而像是撒娇。

她双手环起挡在胸前,陆子熙幽暗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他拧了毛巾,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这个你也要自己来?”

苏珞鼓了鼓嘴巴,“是的!”

陆子熙唇角抿了抿,那一刻,苏珞分明觉得她周身的气压都降低了几分,啧,真凉快!

从陆子熙手里接过毛巾,苏珞看了他一眼,陆子熙没有隐隐的皱了一下,“还要我背过身?”

“如果能的话,最好不过!”

此时今日,他的任何一种碰触,她都不稀罕!

没等他转过身,苏珞便先转过了身,手撑在床上转身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陆子熙站在她的身后,在她险些栽下床时,手臂不由自主朝前伸了出来,可看到女孩即便如此也没有吭一声,再次皱起了眉头,伸出来的手也缓缓收了回去。

毛巾擦在身上有一种湿潮的感觉,苏珞快速擦了几把,将身上的污渍都一一清除,才转身去拿刚刚被陆子熙扯落的内衣。

鼓得像个包子一样的手有些不灵活,陆子熙冷眼看着她别别扭扭的将带子套在肩上,双手却怎么都系不上背后的暗扣,却依旧别扭的不肯吭声。

他上前两步,拨开她的手将扣子扣上,抚平身后的褶皱便松了手,苏珞怔了怔,立刻整理了一下就穿上了病号服,转过身再看到他,苏珞的嘴角抽动了几下。

如果不是看到他眼底平静的神色,或许刚刚温情的动作真的会让她以为他是一个爱她的好丈夫。

然而,这一切只是他的举手之劳而已。

世上一切情意,最傻不过自作多情。苏珞曾经做过一次,如今,绝不会做第二次多情的人。

苏珞不曾想过的是,若真的只有责任,那刚刚陆子熙对她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呢?

病号服的裤子苏珞正要拿过来自己换,却被人按着腰身一下子褪到了脚踝,挺翘圆润的臀被小小的内裤包裹着所有的神秘,笔挺的双腿,为了防止苏珞再次翻脸,陆子熙没有多加欣赏便给她换上了新的裤子,只是在苏珞的脚踝看见了那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

他皱着眉,抓着她的脚踝细细观察。

鲜红鲜红的颜色,开放正盛的玫瑰花好像从苏珞的脚踝上长出来,鲜艳欲滴。

“这个是什么?”

“纹身。”

陆子熙蹙了蹙眉,以前的苏珞是个十足的乖乖女,乖巧的甚至可以让人遗忘她的存在。饶是最叛逆的青春期,也没有像别的女孩一样叛逆过,无论花销,上学,还是吃穿,都是一个标准的淑女。

陆子熙眉头越皱越紧,苏珞坐在床上,用被子紧紧的将自己裹起来,杜绝他的再次侵犯一样。

衣服丢了一地,苏珞缩在被子里做鸵鸟,只是肚子仍然饥肠辘辘的发出叫声。

陆子熙将衣服收拾了一下丢进洗衣篮,又出了房间,封梓晨站在客厅里,见到陆子熙就问:“怎么样?我进去看看。”

“等一下再进去。”陆子熙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问道:“为什么会吐?”

“应该是发热所致,也可能是长时间没有进食,她的身体出现排斥现象。”

陆子熙皱着眉,十分不喜欢他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斥道:“你到底能不能治病?”

封梓晨轻啧了一声,唇角一副轻浮的笑说着:“现在知道着急了,你早干嘛去了。”

陆子熙无话可说,人的劣根性正是如此,拥有的时候并不珍惜,等失去了还想要再次挽回。可人终究不是阿猫阿狗,不是你昨天做错了事,今天道个歉它依旧能陪着你玩。

他按了按眉心,疲惫道:“尽快确诊。”

“你还是先把你的衣服换一下,这样出去你的形象倒是更光辉了。”

陆子熙低头看了看沾染着异物的衣裤,边解开袖扣边说:“你先进去检查,让柯蓝再准备一些吃的,我换了衣服马上过来,你最好再见到我的时候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封梓晨摊了摊手,“抱歉,我不擅长撒谎。”

跟苏珞一样的直白,不过这次陆子熙却径直走了,蔑视他。

撒谎,陆子熙想,政治不就是撒谎和演戏吗?

封梓晨给苏珞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应该就只是肠胃功能弱,加上发热之后的不适,呕吐也很正常。封梓晨在一旁说着检查结果,苏珞躺在床上,发红的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冷淡的像生病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等柯蓝送饭过来,苏珞问:“江女士怎么样了?”

“还在警察署,被拘留了。”

“哦。”

苏珞就没有什么反映了,比之之前林蔚蔚头孢过敏住院的时候,苏珞这次头孢过敏住院可谓人赃并获,江女士纵然无辜,此时也不由长了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这次有封梓晨指导,苏珞的用餐速度很慢,半个小时才吃了小半碗,封梓晨就不让她吃了。

“我没饱。”苏珞有些生气,在雅居的时候陆子熙断了她的牛奶,现在连饭都不给吃饱了!

封梓晨哭笑不得,“夫人,您现在不能吃太多。”

“我饿!”

陆子熙一进门就听到苏珞仰着绯红的小脸,说的咬牙切齿。休闲的白衬衫,卡其色长裤,让男人看起来更加玉树临风,看了看封梓晨说:“不能再吃了吗?”

“夫人可以少吃多餐,一下子吃太多,肠胃承受不住就会呕吐,最好这三天都吃清淡易消化的。”

柯蓝连忙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陆子熙就朝着苏珞说:“一个小时,忍一个小时就吃,我陪你饿着。”

柯蓝脸色一变,她这才想起,总统阁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还没有进食。

苏珞想了想,微微点头,“那先叫警察署的人过来吧,我有事。”

雨打芭蕉的《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就可以了哦~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即可哦!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zhujue--]小说

雨打芭蕉小说《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雨打芭蕉最新小说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徐凯陆子熙,《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雨打芭蕉最新小说章节试读: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情只需要耐心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雨打芭蕉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徐凯陆子熙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小说在线阅读,作者雨打芭蕉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徐凯陆子熙,本文雨打芭蕉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情只需要耐心等耐用心浇灌总会开出美丽的花儿,可日日夜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雨打芭蕉《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全章节免费阅读-徐凯陆子熙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雨打芭蕉创作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的小说最新目录。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