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无广告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顾小易
  • 来源:zsy
  • 我家老婆有点凶免费小说

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无广告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在线阅读

我家老婆有点凶小说在线阅读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免费阅读

第15章 堵在房间里

任苒强自镇定,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四少是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给我看到吗?”

他轻笑声,用手抓了下湿漉漉的头发。

“还你。

”任苒嗓音有些抖,“刚结婚的时候妈给了我一张银行卡,我给你放回去了,我自己又不是不赚钱,我可不想别人都以为我是靠你养着的。”

她说完这话,将钱夹拍在凌呈羡胸口处,他接过手看眼,果然见一张银行卡塞在里面。

“那是妈给你的,你喜欢清高,要还也别还给我。”

“那你就当没看见好了。”

任苒回到窗台前,拿起看了一半的书,她趁机将门卡插进了书页内。

“你怎么洗了一半出来了?”

“没拿换洗的衣服。”

任苒连视线都不敢抬下,“你就不怕我拍了你的照片,把你卖了?”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对我全身上下特别满意,越是隐私的部位越满意。”

任苒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手里的书砸过去。

所幸凌呈羡没有发现异样,他将钱夹放回去后进了衣帽间。

翌日。

任苒下班后就按着门卡上的信息找了过去,那是个去年才交付的新小区,她压了压帽檐,今天特地穿了一件宽大的风衣,就是怕事情败露后,有人会通过监控将她认出来。

任苒来到三十二楼,她一直低着头,这儿是一梯一户的大平层,她出了电梯便径自走到门口,抬手按响门铃。

她将耳朵紧贴着门板,屋内除了回旋的铃声外,并无其它动静。

任苒大着胆子掏出门卡,轻微的解锁声传来,她动作一气呵成,开门,进屋,关门!

她抵着门板,视线在屋内扫了圈,这儿比不上清上园的奢华和高调,但这地方寸土寸金,盖了这个富宁一品后市值更是飙升,看来凌呈羡对外面的女人出手也是阔绰得很。

任苒没有多余的时间欣赏,她找到主卧,走了进去。

屋内看不出有女人生活过的痕迹,任苒有些失望,她走到电视柜前,脚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却是双女人的鞋。

她从包里拿出了新买的微型录影机,开机后放到了一个装饰相框的背后,任苒又挪动边上的纸巾盒挡了下,确定不会被人发现后,这才离开。

今天还算顺利,直到回了家,任苒仍觉得心跳快从喉咙口蹿出去了。

当天晚上,任苒等到了十点多,凌呈羡还没回来。

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看来晚上是住在富宁一品了。

任苒不确定,单凭一个晚上能不能拍到她想要的东西,但凌呈羡第二晚开始就回来住了,她怎么都要再冒次险去把录影机拿回来。

如果里面什么都没拍到,那她还能想别的法子。

任苒还是选择了下班后过去,只不过换了身衣服,她做贼心虚,一路上小心翼翼都不敢抬头。

走进卧室,任苒径自来到电视柜跟前,录影机好好地藏在原来的地方,她赶紧拿起来,将画面往后倒。

拍到了!居然真的拍到了!

任苒这会来不及体会那复杂的心情,她将录影机放进包里,转身就要离开。

刚走到房门口,却听到外面传来阵说话声。

“你在这等我。”

“是。”

任苒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她慌忙要找地方躲,可房间就这么大,还敞亮无比,她情急之下只好钻进了衣帽间。

脚步声几乎在同时到了门口,任苒捂着鼻息,大气不敢出。

男人并未立即离开,他走进了衣帽间,应该是想换衣服。

任苒躲在唯一的一扇柜门后面,看到凌呈羡背对她站着,结实宽厚的背整个露了出来,解开皮带后,下腰的延伸处往下滑落,任苒不敢多看,忙闭上眼睛。

好不容易等他换好衣服,任苒见他似有急事匆匆离开了,外面传来房间门被砰地关上的声音。

任苒没有立即出去,等了约莫十分钟,确定凌呈羡已经完全离开后,这才爬出了衣柜。

她加紧步伐想要离开这儿,走到房门跟前,她一把拉开门,嗓子里禁不住喊出了声,“啊——”

凌呈羡并没有走,此时正斜倚在门框上,一双眼睛阴恻恻地落在她身上,他悠闲地抱着双臂,周身凝满了摄人的气息。

任苒想要从他旁边经过,男人横出一条手臂挡住了她的去路,他紧接着直起身朝她逼近,任苒不得不往后退。

凌呈羡用脚将门踢上,也不说话,就这么朝她逼过去。

她早就找好了理由,怕的就是毫无准备的被他撞上。

“我来看看你这儿是不是真的藏了人。”

凌呈羡勾起抹讥笑,任苒退到了床边,这才站定脚步。

“你怎么进来的?”

事已至此,也没有了隐瞒的必要。

任苒干脆坦然承认,“我拿了你的门卡。”

“你来干什么?”

“那个女人不是怀孕了吗?我想看看她是不是住在这,想跟她……聊聊。”

“聊什么?”

任苒觉得凌呈羡的目光像是一团火,烧得她浑身难受,“聊孩子的事。”

“呵。

”男人只是笑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沉默是最好的折磨,任苒往前走,想要离开,但显然凌呈羡并不如她所愿。

他手臂刚圈住她的肩膀,任苒就吓得退后两大步,小腿一下撞在了床沿处,她身体重心往后,一时收不住,就坐在了床上。

任苒要起身,肩膀却被凌呈羡按住了。

“你还没见到她呢,怎么就着急走了?”

“那你想把她叫来吗?”任苒还不忘指了下不远处。

“她的鞋子在这,我看到了。”

“你不说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不管吗?”

她艰难地吞咽下口水,“是啊,但你弄了个孩子出来,我怕她威胁到我的地位,毕竟妈也盼着能早点抱孙子。”

“是吗?”凌呈羡伸出手,轻握住了任苒的下巴,他无名指又在她下巴上勾了两下,这动作轻佻而暧昧,任苒刚要别开脸,就觉握住她下巴的手紧了紧。

她嘶了声,脸颊都快被他捏酸了。

“凌呈羡,你松开。”

男人弯下腰,视线同她对上,她不想看他,他还偏偏就要让她看着他。

“这么麻烦干什么?与其养着别人的孩子当白眼狼,你还不如跟我努力下,自己生一个。

 

第16章 把自己赔出去

任苒脸色变了变,她实在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给她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

她握住了凌呈羡的手腕,“这玩笑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开的。”

“夫妻之间要个孩子,很好笑吗?”

任苒装出镇定的样子,“你不是都有了吗?”

“你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孩子的事是我诓你的,在这跟我装什么呢?”

任苒眼见男人凑到了她跟前,呼吸很有节奏的拍打在她脸上,她这时候除了示弱就是装傻,“啊?我真不知道……”

“你不会是来偷东西的吧?”

凌呈羡就是这么吊着她,任苒的心一上一下,就跟坐过山车似的。

他冷眼看着她面色坍塌,然后又伪装起来,“你这能有什么给我偷的?”

“比如,你是来捉人的,又比如,你居心叵测,另有目的呢?”

“凌呈羡!”任苒用力朝他胸前推了把,却被他反推一把倒在了大床上,她赶紧蜷起双腿往后想要退,凌呈羡见状握住了她的一只脚踝,又将她拖回来。

他的视线很明显地落到了任苒的包上,她双手分别攀住了凌呈羡的肩膀,将自己往他跟前送。

“我哪能有什么目的啊,不过就是想跟你好好过,才会突然计较你外面的事。”

凌呈羡端详着面前的这张脸,任苒的美是很张扬的,毫不内敛,好看就是好看,眼角眉峰尽是风情,即便他这会愤怒难消,可他却还是忍不住想逗弄她一番。

“你要真计较,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任苒两手轻搂住凌呈羡的脖子,“跟你说了又怎样,你能亲手拔光外面那些彩旗吗?”

“能,为了你当然能。”

任苒一个字都不信,这就是一只公狐狸和一只母狐狸过招。

凌呈羡抬手,微凉的手指在她脸部一道道勾着,“感动吗?”

她强颜欢笑,“感动啊。”

“那就亲我一口。”

任苒嘴角微僵,眉头不自觉动了动,她菱唇轻印上去,刚要往后退,却被凌呈羡一把按在了脑后,绵绵细吻也被加深。

她虽有排斥,却不敢用力挣扎。

外面有脚步声到了门口,凌呈羡的特助敲了敲房门。

“四少,时间不早了。”

凌呈羡松开任苒,却没起身的意思,她嘴里催促了一声。

“你有事要忙,赶紧去吧。”

“无妨,”凌呈羡两手撑在她身侧,“我还想看看你在乎我的样子。”

任苒都快装不下去了,可她又有个能豁得出去的性子。

她紧盯着凌呈羡的潭底,说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我就是欣赏你这样的。”

凌呈羡手掌按向任苒的肩膀,将她往后推,她身子仰躺在大床上,两手就势扯住他的领口,将他也带了过去。

“你要真的欣赏我,就要有欣赏我的样子。”

任苒双手紧握,抬起上半身,可凌呈羡这会却用手指封在她的唇前,他眼角眉梢挂起了浓浓的嘲讽和鄙夷,“任苒,你别忘了你的第一次是怎么丢的。”

她神色微紧,凌呈羡手掌摸向她的脸,掌中稍用力将她的侧脸按进了床褥中。

男人俯下身,在她耳侧一字一语道,“要装就装的再像点,不然我会当真的,任苒,你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四少,你连真话和假话都分不清吗?”

凌呈羡莫名气得牙痒痒,“那我就当真了,我现在要你,你给不给?”

“给啊,”任苒毫不犹豫,“只要你日后好好待我,天天回家跟我过日子。”

门外再度传来敲门声,“四少,一会的会议不能缺席。”

凌呈羡懒得再跟任苒做戏,他直起身,目光凛凛盯着她,“碰你,我还觉得脏了手。”

他身子往后退,视线扫过任苒的包,没有停留,转过身便离开了。

她坐起来后第一时间将包抱在手里,任苒轻拂下头发,整理下凌乱的上衣后这才起身往外走。

离开富宁一品后,任苒并未立即回家,她就近找了个咖啡馆,坐定在安静的角落内,这才将录影机拿出来细看。

画面很清晰,没有丝毫的遮挡,凌呈羡的脸也全部露出来了。

任苒知道对方要这个视频,肯定是目的不纯,她耐着性子往后面看,还好里面的女人一直没有露面,从一开始就被凌呈羡蒙着脸。

她就说这男人是变态。

任苒不想夜长梦多,她找到对方的号码回拨过去,那头倒是很快有人接听。

“喂。”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是吗?在哪?”

任苒说了咖啡馆的地址,男人话语沉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你坐在那里别动,一会会有人过来。”

“那我的东西呢?”

“放心,我会彻底删除。”

“我不相信你!”

男人在电话那头低低笑了声,“你没得选择,我就算把视频给你,你能断定没有备份吗?所以,你只能信我。”

任苒一口气吞咽不下去,她攥紧了手机,“你要这个视频做什么?”

“我要跟你说我什么都不做,你信吗?”

任苒直接挂断了通话,又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狐狸,跟这种人说再多都只是浪费口舌。

服务员将她点的咖啡送上,任苒轻啜口,苦的要命,等了会后,她有些心烦气躁,时不时朝门口张望。

肩膀上陡然一重,任苒下意识抬头,看到个年轻的女人站在她身边。

“你好,我是来取东西的。”

对方目的明确,而且开门见山。

任苒拿过了旁边的包,“谁让你来的?”

“他只跟我说,一物换一物,你不亏。”

任苒听到这,从包里拿出了录影机递给她,女人接过手后放在了挎包内。

回到清上园,佣人早就备好了晚饭,任苒草草吃了几口。

她跟凌呈羡这样算是不欢而散,她自然不指望他今晚还能回来。

洗过澡,任苒看了会书后准备睡觉。

关了灯,院子内的景观灯光直上三楼,她将被子蒙过脑袋,可是录影机内的画面却像是放电影似的一直在她眼跟前打转。

那交缠的两个身影,其中有一个是她的丈夫,她再怎么不在乎,心里总是憋着口气的。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而且是用了很大的力,门板撞在门吸上直接弹了回来,任苒吓了跳,知道是凌呈羡那疯子回来了。

 

 

第17章 再见那个他

任苒忙闭起眼睛装睡。

凌呈羡进了屋内,站定在床前。

任苒大气不敢出,直到听见男人的脚步声朝浴室走去,这才掀开被角偷看眼。

洗完澡出来,他也没有找她的麻烦,两人各自睡着半边床,倒是相安无事。

接下来的几天,任苒心里不定,毕竟视频的事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似的随时会引爆。

她跟凌呈羡的关系不冷不热,即便他天天回家,但也无话可说。

这日,任苒休息,凌呈羡从床上坐起身,“晚上有个应酬,你跟我一起去。”

她下意识拢起眉头,“你带个女伴自己去吧。”

“那也得分场合,今天黄家宴请,就得正房出席才算尊重。”

任苒被这话弄得里外不舒服,但既然嫁给了凌呈羡,有些场面上的活动该出席还是要出席的。

因是黄家家宴,任苒特意挑了条羊毛呢的长裙,她身材高挑,腰部被裙子贴身设计一收,显得更加纤细。

坐在车内,凌呈羡不忘嘱咐,“说是家宴,其实是黄家给孙子过十岁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备好了,一会由你亲自送给黄太太。”

“好。”

“任苒,你谈过恋爱吗?”

任苒心口猛地被刀锋尖尖地划过,不算撕心裂肺,但到底还是痛的。

“四少,谁还没个年少无知的时候。”

“谈过几次?”

“瞎谈的。

”任苒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凌呈羡饶有兴致地扯开嘴角,“确实,是因为那男人不行吧?”

任苒没再开口,双眼别向窗外,人也因为凌呈羡的这句话被拉到了过去。

到了黄家,高院别墅内热闹极了,尽管黄家说了不大办,可亲朋好友实在是多,只能按着紧要关系排列座位,任苒和凌呈羡被安排在了客厅的主位一桌上。

她给黄太太送了礼物,然后被客客气气地请过去入座。

任苒无聊地拿起手机打算玩会,却听到有人在喊她。

“姐。”

她回头一看,见徐芸推着任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任苒站起身,上次不欢而散之后,她和家里就没联系过。

“妈,你们怎么来了?”

“黄家送了帖子来。”

任苒不由看了眼任渺,以往这种场合她都不肯参加的。

任渺穿了身连体的长裤,打扮时髦,要不是坐在轮椅上,谁都不会知道她的腿已经残废了。

“是姐夫让我来的。”

任苒没说话,徐芸做出了解释,“是啊,呈羡说就得多带渺渺出来走动,见见人……”

“我也乐意听姐夫的话。

”任渺朝四周看了眼,“姐夫呢?”

“你要找他的话出去找,他不在这。

”任苒自始至终表情都是淡淡的,徐芸有些不高兴,“苒苒,你怎么说话呢?”

任苒没接话,坐回了椅子上。

任家的人被安排在旁边那一桌,没过多久,凌呈羡和几人从外面走来。

“人还没到齐吗?”凌呈羡见对面的两个位子空着。

“看,说曹操曹操到。

”刚当了家的黄先生忙起身过去相迎,“霍先生,林小姐,你们这时间掐的真准。”

任苒视线垂着,一听到这个姓氏,只觉全身的血液往脑门冲。

也许是她太敏感了,这世上姓霍的人有那么多。

对面的椅子被拉开,一男一女坐定下来,男人正好就坐在任苒的对面。

“这就是林小姐的未婚夫吧?”

林小姐也是落落大方,“对,这是我未婚夫霍御铭。”

任苒心头咯噔下,她抬起头,正好同男人的视线对上,记忆当中那张已经模糊的脸这会和跟前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那个跟她一起趴在乡野田埂旁,讨论着应该怎样填志愿的少年郎,如今早已褪去了稚嫩,满身沉稳和冷冽尽是铠甲,像是变了个人。

任苒急急别开视线,这一幕却落入了凌呈羡的眼中,“认识?”

她嘴角挂满了自嘲后,这才开口,“我哪有那样通天的本事,能结识霍先生这般的人物。”

霍御铭并未接话,林涵双出来圆了两句,席宴正式开始,任苒连拿筷子的欲望都没有,只觉如坐针毡,恨不得立马离开。

凌呈羡轻摇晃下高脚杯的底端,酒红色的液体浸润过大半杯壁,“听说洲城的水利公益项目,林小姐也有兴趣?”

“我们林家一向注重公益,能拿下来自然是好的。”

凌呈羡势在必得的东西,当然不会拱手让人,更加不允许人家过来抢食。

“这项目可不赚钱。”

“我知道不赚钱,但是能赚个好名声嘛,我们看中的也是以后。”

黄家的客厅内有投影设备,精挑出来的照片被投放在偌大的背景上,凌呈羡靠近任苒,手臂轻揽住她的腰,“你看霍先生和林小姐,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霍御铭深邃的潭底似有波动,目光轻落于任苒的眉头上。

他看到那两道秀气的眉展开着,她眼底也是波澜不惊的。

“我跟你,不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这话明显哄得凌呈羡高兴了,也不顾这是什么场合,当着众人的面就亲了任苒的脸。

黄家还准备了祝贺的视频,宋城的不少名人都出镜了,任苒盯着那一张张脸,心里却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她甚至觉得心慌,总觉得要出事。

画面镜头一转,任苒最担心的事竟真的来了,她面色煞白,不敢再看,一双眼睛死死地往下压。

人群中有人惊呼,“那是——”

没错,那是凌呈羡的脸,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任苒双手交握,听着对面的林小姐哎呦一声,“这都什么啊。”

黄先生急得冷汗直冒,站起身吼道,“关掉!关掉!”

凌呈羡却是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关掉做什么,挺好看的,继续欣赏。”

这人肯定是疯了,任苒这个时候不敢去招惹,干脆把嘴巴给闭紧了。

黄先生一脸的懵,以为他是气糊涂了,“四少,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来的。”

“不看到最后,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凌呈羡话语落定,旁人也不敢开口,更加不敢议论,霍御铭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余光看向了对面的任苒。

 

 

第18章 巴掌,不哭

视频时间很长,弄得每个人既尴尬又难堪,这东西居然出现在了黄家的家宴上,很明显是有人要让凌呈羡下不来台。

到了后半段,女主角才算是有半秒钟的露脸,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是谁。

凌呈羡喊了声停,“倒回去,让我看看那张脸。”

负责播放的人将画面切回去,精准地掐在那一秒上,女人的脸被投放在大屏幕上。

“放大。”

对方闻言,将原本应该埋在男人颈间的脸放大,五官逐渐清晰,任苒抬下头,却是惊得浑身都僵硬了。

那张脸,居然是任渺的!

不可能的,这怎么会这样?

很多人都认出来了,议论声压都压不住,“怎么……这……这不是任家的二小姐吗?”

“对啊,四少不是刚和任家结亲吗?”

“但娶的是任家大小姐!”

“天哪——”

任霄和徐芸也是一怔,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徐芸气急攻心,就连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凌呈羡从座位上站起来,他快步走到任渺身边,任渺这会满脸委屈,脸也涨得红红的。

他双手握在她的轮椅上,低下头同她说道,“你相信我吗?”

“姐夫,为什么会这样?”

“我会还你个清白的。

”凌呈羡说着,推了任渺往最前方走去,任苒看到男人站定后,将手轻按在任渺的肩膀上。

“相信大家看视频的时候,也注意到了,画面中的这张脸,是我小姨子,拍到的录像是我跟她相拥走进的卧室。

但渺渺因为一场意外摔伤了腿,至今还在康复中,是不可能站起来走路的,所以很显然,视频是假的。”

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向了任渺,她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凌呈羡适时站到她身前,她抬高视线,那些异样的眼光全都被他挡干净了,男人的视线扫过一圈后,最终落定在任苒那桌上。

“现在要想做个假视频并不难,偏巧我手底下就养了一帮这样的人。

”凌呈羡说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出三五分钟,就有人走了进来。

任苒深觉不对劲,这人来的太快,好像知道这边会出事,就守在外面一样。

最原本的视频很快被还原出来,画面中的脸也变了,男的不是凌呈羡,女的更加不可能是任渺。

霍御铭夹了一筷菜放到林涵双的碗里,这场戏做成了闹剧,估计没那么容易收场。

凌呈羡朝任苒招了招手,“苒苒,过来。”

她喉间轻滚下,推开了椅子慢慢起身,手不小心还碰翻了桌上的红酒。

任苒犹如踩着刀尖般走到了凌呈羡的身边,男人往旁边站了站,“把你妹妹送回去吧。”

“姐夫,”任渺这会不依不饶起来,伸手拽住了凌呈羡的衣角,“为什么有人要这么害我?我谁都没有得罪过……”

徐芸心疼的不行,走过来想要带任渺先回去。

凌呈羡回首盯着那面墙,“视频里的卧室,是我住的富宁一品,也就是说,这两人是进了我的屋子拍的。”

任苒手掌紧攥下,看向男人的侧脸,凌呈羡也将目光别回来。

仅仅那么一瞬间,他眼底的残忍和冷漠清晰可见,“我的房子不可能轻而易举地让人进去,能拿到我房卡的人,除了我的家人,还有谁?”

任渺嘴唇哆嗦着,说出来的话都在抖,“姐,你就这么恨我吗?我们是亲姐妹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

要不是凌呈羡有后招,任渺今天这张脸皮恐怕就要被扒干净了,任家从此以后也要被人指指点点,连门都不敢踏出去一步!

徐芸怒急攻心,脑子一时也是气糊涂了,她上前步,抬起手掌狠狠扇在了任苒的脸上。

她的脸被打得偏向一侧,耳朵里嗡嗡作响,她没喊没叫,仿佛是打在别人身上。

凌呈羡手情不自禁想要伸出去,但还是强行忍耐下来。

林涵双啧啧两声,压低了嗓音同旁边的霍御铭道,“即便她真做了那种事,可也不至于被这样当众打脸吧?”

男人自始至终也没看台上眼,“别人家的事,管那么多做什么?”

“也是。”

徐芸打过之后,有些后悔,但打都打了,还能怎么样呢。

任苒白皙的面颊泛出几道清晰的指痕印,黄先生赶紧让人撤了那些画面,“四少,这事肯定还有误会,您别动怒。”

徐芸推过轮椅,任渺一把抓住任苒的手,手指在她手背上用力掐着,任苒挨了这一耳光,人还是出奇的冷静,她将手往回抽。

徐芸软声软气地安抚任渺,“渺渺,这么多人呢,别闹,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任苒眼眶内的身影被撕碎,鼻尖也泛出酸涩,她抬起脚步想要离开。

凌呈羡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坐回去。”

她被他带回了圆桌前,出了这种事,任家的人也没心情留在这,任霄和徐芸推着轮椅走了。

“四少,今日是我招待不周,我敬您一杯。”

凌呈羡拿了酒杯站起身,任苒将被一巴掌打散的头发拨至耳后,她已经顾不得别人看她的目光了,算了,习惯就好吧。

“这种视频是怎么出现在这的,总能查到。”

“是,”黄先生忙不迭点头,“我一定好好查。”

“我想,八成是跟水利公益有关吧。”

霍御铭拿了一张纸巾,正在折东西,也不参与进讨论中,他听到凌呈羡分析到了重点上,“做公益项目,个人和公司的形象至关重要,这视频里的人要真是我,那我岂不是连竞选的资格都没了?你说是不是,林小姐。”

林涵双眉头一拧,“你什么意思?”

“有可能林小姐现在做不了主,那我要换个人问问了,是不是,霍先生?”

任苒半边脸还是麻的,听了凌呈羡的话,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向对面。

霍御铭折好了一只千纸鹤,小心翼翼地放到旁边,“你方才不也说了吗?你是被自己人捅了刀子,四少不查查枕边人,倒查起这些无关紧要的来了。”

今天这些人,都是不把她推进火坑不罢休。

 

顾小易的《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家老婆有点凶》就可以了哦~

我家老婆有点凶[!--zhujue--]小说

我家老婆有点凶在线阅读-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

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顾小易所写的《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人人都知凌呈羡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一切诱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小说名称:我家老婆有点凶

凌呈羡任苒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我家老婆有点凶》

顾小易最新小说《我家老婆有点凶》无删节结局,主人公是凌呈羡任苒,看凌呈羡任苒拥有怎样的结局,顾小易是怎么叙述顾小易的故事:人人都知凌呈羡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一切诱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小说名称:我家老婆有点凶

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无广告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在线阅读

凌呈羡任苒的小说是《我家老婆有点凶》,本文作者是顾小易,文章我家老婆有点凶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人人都知凌呈羡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一切诱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小说名称:我家老婆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