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30 10:10:44    小说作者:陆声声    来源:zsy

    小说简介:时桑榆的小说是《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本文作者是陆声声,文章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权倾京城的大佬,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真是讽刺

    时桑榆心头一紧。

    如果把经理交过来,事情闹大,难免会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无论气质、嗓音跟以前差别多大,但是她这张脸始终没有变。

    昏暗灯光下的浓妆暂时掩饰住了她的脸,但那也只是暂时而已。

    时桑榆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的酸涩不断翻滚。

    从入狱开始,她的人生就万劫不复了。

    尊严这种东西,现在的她根本不配拥有。

    她微微弯腰,捡起地上的卡,起身:“韩小姐,你的卡。”

    “我还以为钦哥哥看上的人有多清高呢。

    想想也是,一晚上都买不了五万块,弯弯腰就能得到这么多钱,相比现在心里一定在偷着乐吧。

    ”韩小姐满脸嘲笑。

    “韩姐姐,我们先走吧。

    ”时新月柔声说道,看向时桑榆,声音微微一冷,“别招惹那些招惹不起的人。”

    说完后便扬长而去。

    时新月走远之后,经理便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站在时桑榆面前。

    一扬手,就准备给时桑榆一巴掌。

    时桑榆紧紧攥住她的手腕,红唇一勾,“经理,我现在可是这儿最火的酒女,你当众掌捆我,怕是不妥吧。”

    经理的手腕被时桑榆重重地捏出青紫色,疼得嘴唇有些发白:“云烟,你想要造反了?”

    时桑榆放开她,不咸不淡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卖酒的,还得依仗经理你呢。”

    话说得礼貌,但女经理看着时桑榆的眼底里,已然出现了几分骇然之色。

    她能明确地感受到,如果刚才时桑榆再用力,她说不定就骨折了。

    这么大的力道,哪里是一个寻常女孩子应该拥有的!

    “谁让你跟韩小姐呛声的?”女经理话锋一转,“你知不知道韩小姐是什么身份!她是韩家独女,就算老板有势力,你觉得他会保你吗?”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

    ”时桑榆从吧台上取下一瓶人头马,回答道。

    女经理见她如此冥顽不灵,脸色气得铁青:“不说韩小姐,你知道她身边的女人是谁吗?是时新月!整个京城最尊贵的女人时新月!太子爷的未婚妻!要是你惹怒了她,难道想要整个私人订制为你陪葬吗?云烟,你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酒吧里一个卖酒女,你有什么资格跟时新月叫板!”

    时桑榆打开了人头马的酒瓶盖,“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女经理见她认错,这才离开了。

    坐在吧台的软椅上,看着靡丽的光线,时桑榆觉得务必讽刺。

    京城第一豪门千金,太子爷的未婚妻,这两个光环笼罩着时新月,所以她必须要对时新月百般讨好。

    真是讽刺。

    “哟,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只听见一个略带几分调笑的声音,将时桑榆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时桑榆回过神来,便看见一个脚步略带几分虚浮的男人。

    她立刻进入战斗状态,脸上挂起浅笑:“少爷要来一瓶吗?”

    被时桑榆这样的猫瞳看着,男人咽了咽唾沫,装出儒雅公子的模样:“这有什么名酒,都给本少来一瓶!”

    “少爷真大方。

    ”时桑榆站起身来,桃花眼弯成月牙。

    男人走过来,顺势将她抱在自己怀中,“小妹妹,本少来这儿这么久,怎么都没见过你?”

    他身上浓郁的香水味,熏得时桑榆鼻尖痒痒的。

    但是一想到等会儿拿到的提成,她不得不保持住脸上的笑:“少爷,我是新来的,叫做云烟。

    ”略微沙哑的烟嗓,听起来分外的勾人。

    “云烟妹妹今年多少岁,看上去真嫩?”男人的手落在她腰上,眸子一眯,问道。

    时桑榆巧笑:“二十出头。”

    男人看着她的娇颜,又咽了一口唾沫,说道:“私人订制有私人订制的规矩。

    我买了这么多,总得有点奖励不是?”

    这些富二代口中的奖励无疑就是那一种。

    时桑榆挑花眼微微一撇,像是背台词一样,念出刚才对吴公子说的话:“什么奖励?烟烟为少爷你丢了一个心算不算?”

    “云烟妹妹真会说话……等会儿,陪本少去三楼。”

    时桑榆皱了皱眉,启唇,想要说什么,却听见男人略带几分不耐地说道:“就是让你去陪本少喝喝酒,怎么,花言巧语说得好听?”

    “我这不是怕……烟烟一个卖酒女,给少爷丢脸了吗?”时桑榆立刻想好了应对的说辞。

    哪怕她心中再不情愿,为了等会儿拿到手的三万块,她也必须得装出乐意的样子。

    听见她软软的声音,男人的脸色这才好了几分,“等会儿本少要去见贵客。”

    时桑榆会意,桃花眼一眯,甜笑道:“这吧台上的人头马,XO怕还不行。

    等会儿烟烟让经理去酒窖拿几瓶好酒。”

    把酒窖里的皇家礼炮威士忌给卖出去……时桑榆在心里盘算着价格,脸上的笑容真实了几分。

    “本少让别人去取,你就跟着本少就行了。

    ”男人一哼,手搂住时桑榆纤细的腰。

    时桑榆忍住作呕的冲动,乖巧地跟着男人下了三楼。

    跟一楼的灯红酒绿,二楼的纸醉金迷不一样,私人订制的三楼,接待的都是一些有权有势、在京城排的上名号的人物,所以装潢得低调内敛。

    不远处,韩小姐跟她的好闺蜜时新月正朝着时桑榆的方向走过来。

    时桑榆心头一慌,将头偏过去。

    “这不是周少爷吗?”时新月路过的时候,跟周少爷打了一个招呼,只是她语气平平,显然心情非常不好。

    “时小姐是来找人的?”周少爷一脸了然。

    提起这个,时新月的脸色更是铁青一片。

    她好不容易看见他……结果,那个男人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时新月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周少爷玩得愉快,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顾身后的韩小姐,快步离开。

    韩小姐看着周少爷身边的时桑榆,与刚才羞辱的女人的背影重叠。

    她冷笑一声:“周少爷什么时候看上这种货色了,便宜的鸡到处都有卖,怎么偏偏看上这一个?”

     

    第十六章太子爷也觉得她漂亮?

    现在她身份跟韩小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时桑榆懒得跟韩小姐斤斤计较,微微垂头,没有吭声,只是听着那些讽刺。

    韩小姐嗤笑一声,抬起下巴扬长而去。

    她走远了,时桑榆才抬起头来,看着时新月离去的方向,桃花眼微微发冷。

    周少爷唇一挑,语气里是满满的嘲弄:“真他-妈愣得像只呆鸡。”

    时桑榆回过神来,立刻对他开口道歉:“给周少丢脸了。”

    一边巧笑嫣然的哄着这位富二代,时桑榆一边在心里想着一个问题——

    周少爷是上流圈子的富二代,认识的人同样是名流,如果他要见的客人中,有认识她的人怎么办?

    心中的担心一闪而过。

    时桑榆想,这种可能性微乎及微。

    田蕊当年用各种理由说服了时鸿,为她聘请了高价的私人教师。

    豪门大小姐不去上公立学校,选择私人教师然后考入名牌大学,是上流社会常有的事情。

    所以时桑榆还从来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

    田蕊费劲心思想让人淡忘她这个正牌大小姐,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给时桑榆帮了大忙。

    正想着,周少爷已经硬生生把她拽到了包厢门口,只听见有人大声笑着说道:“周少找了一个怎么样的绝色美女来?”

    “云烟,卖酒的。”

    周少爷话音刚落,就又听见那些公子哥的笑声,略带几分讥诮。

    私人订制的卖酒女,这些上流社会的人看不上,实属正常。

    时桑榆连脸色都未曾变过。

    “卖酒女啊,周少什么时候喜欢这种类型的了,真稀奇。”

    “云小姐倒是抬起头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是有绝色,能把我们周少给迷住了……”

    时桑榆乖巧地抬起头,目光轻轻扫过整个包厢,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等等……

    司南枭?!

    司南枭怎么会在这里!

    时桑榆唇角的淡笑僵住,只觉得周身发冷。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早遇不见他晚遇不见他,偏偏在他跟周少爷应酬的时候撞上了!

    司南枭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冰冷深邃,掀唇,“云烟?”

    “太子爷也觉得周少的新欢漂亮?”有人吹了一声口哨,笑嘻嘻地说道。

    司南枭饮了一口玻璃杯中的酒,垂眸,声音清冷:“是很漂亮。”

    得到司南枭的夸赞,换作旁人应该肯定会欣喜若狂,可是时桑榆,反而觉得更冷了。

    “太子爷,你都不理妩媚,妩媚生气了。

    ”坐在司南枭身旁的女人娇笑一声,说是生气,更像是撒娇。

    司南枭修长的指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冰冷目光落在时桑榆的脸上。

    对于冯妩媚说的话,置若罔闻。

    冯妩媚脸上的媚笑一僵,愤恨地看了一眼时桑榆。

    周少坐在一旁的沙发,开了一瓶威士忌,将酒杯递给了时桑榆,“喝。”

    烈酒,酒精味熏得时桑榆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

    但是这一行有这一行的规矩,她要是拒绝了周少的酒,就是瞧不起周少。

    时桑榆倒满了玻璃杯,嘴角一抹甜笑:“云烟敬周少。”

    抬起头,将烈酒一饮而尽。

    冯妩媚幸灾乐祸地看着时桑榆,这威士忌这么烈,时桑榆有得好受的了。

    想到刚才司南枭失神地看着时桑榆,冯妩媚嘴角一撇,轻笑道:“云烟可是私人订制本周业绩最好的卖酒皇后,平时都没见她主动卖过酒,我还以为她不会呢。”

    冯妩媚像是随口一说,事实上,却是实打实地在污蔑时桑榆。

    业绩最多,也就是卖酒赚的钱最多。

    如果时桑榆“不会卖酒”,那钱是从哪儿来的?

    以时桑榆的相貌身段,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冯妩媚见在场的男人看时桑榆的眼神变了几分,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朝着司南枭身上靠去:“太子爷……”

    “让她滚出去。

    ”司南枭启唇。

    时桑榆心头一紧,又莫名如释重负。

    “那云烟先走了。”

    说完之后,她便快步离开了包厢。

    周少爷眉头一皱,时桑榆毕竟是他带进来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司南枭赶出去,他也觉得有几分难堪。

    但是司南枭身份尊贵,哪怕周少爷心里再怎么不悦,也只能陪笑道:“太子爷这……”

    “周少爷就别替云烟说情了。

    ”冯妩媚略带几分关切地打断了周少爷的话。

    眉眼之间,却是掩不住的胜利与得意。

    包厢的门没有关上,半掩着,司南枭的目光落在门外靡丽冰凉的灯光上,通体气压又低又冷,周少爷对上司南枭的眸子,身子微微一颤。

    “把她叫回来。

    ”司南枭嗓音低哑,情绪莫名。

    冯妩媚唇角得意的笑一僵,娇笑道:“太子爷,你不是叫云烟滚吗……”

    司南枭薄唇一掀,神色带着淡淡的嘲弄:“我让你滚。”

    冯妩媚这下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让她滚?太子爷这是要为云烟那个贱人出气?

    “妩媚可是做错什么了……”冯妩媚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

    难不成云烟就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太子爷光是见了她一面就失了神,要替云烟惩戒她?

    “卫清。

    ”司南枭冷声道,“把时……云烟给我带回来。”

    惹了他就想跑?不可能。

    ……

    时桑榆从柜台要了几颗胃药吃了,胃内的难受这才稍微有所好转。

    她一边轻轻揉着小腹,一边在心中想着之前的事。

    难怪自恃清高的时新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不只是为了陪韩小姐。

    更重要的原因,怕是为了司南枭吧。

    提起司南枭,稍微好转的小腹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纯粹是因为心理原因。

    司南枭的轻度洁癖她很了解,要是被他知道她在这里卖酒,还对着别的男人讨好卖乖……

    时桑榆不敢想下去了。

    以司南枭这样冷硬的性子,最好的结果大概就是彻底厌弃她,然后顺便把她重新送回南郊监狱。

    时桑榆正想得出神,便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时小姐,太子爷让你回去。

     

    第十七章没有一点对她的手下留情

    “卫清,太子爷找我有事吗?”时桑榆唇角扯开几分僵硬的笑。

    司南枭刚把她赶出去,现在又要把她叫回去,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一程准没什么好事。

    “不知道。

    ”卫清看着时桑榆身上裁剪修身的黑色长裙,微微皱了皱眉。

    时小姐穿成这个样子,难怪太子爷会生气。

    见卫清看着她的衣服,时桑榆低头稍微打量。

    除去锁骨,还有半边肩头,她几乎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走吧。

    ”卫清回过神来,沉声说道。

    时桑榆心中更是忐忑,跟随着卫清重新走进了包厢。

    走进去的时候,时桑榆脸上的僵硬褪去,笑容明艳动人。

    来私人订制的贵公子哥,花钱买的都是美人儿一笑,没谁会喜欢她一张冷脸。

    进去就闻见浓郁的烟味,时桑榆清了清嗓子,声音甜腻:“太子爷找云烟有事吗?”

    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私人订制的卖酒女了?司南枭矜贵的俊颜上遍布寒意:“听说云烟小姐在来私人订制三个星期,业绩已经是第一了。”

    司南枭这个惜字如金的男人,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个字。

    时桑榆微微蹙眉,便笑着回答:“太子爷怎么关心起云烟来了?”

    她的目光落在一旁低着头的冯妩媚身上,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冰冷。

    想必,冯妩媚刚才没少对司南枭添油加醋地抹黑她。

    “云小姐还差多少业绩?酒,我全买了。

    ”司南枭看向时桑榆,神色难辨。

    司南枭话音一落,立刻有人吹着口哨说道:“太子爷看上这妞了?”

    京城最尊贵的男人,泡女人也这么有钱任性。

    男人眼红,眼红司南枭随便一开口便是几百万砸下去,女人更眼红,眼红这个身份卑贱的卖酒女,竟然得到了太子爷的青睐。

    “那就谢谢太子爷赏脸。

    ”猫瞳直视着司南枭,时桑榆一字一句地说着。

    她的脸上毫无喜色,

    男人的表情被烟雾遮住,时桑榆看不清楚他到底有几分愠怒,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包厢内沉默了半晌,便听见司南枭的声音,很是冷淡:“我买酒窖,连酒带地,提成都是云小姐的。”

    酒窖里所有的酒,提成已经是一笔相当可观的大数目。

    更何况,司南枭不只是打算买下酒窖的酒。

    他买下那一块地的钱,她同样能分一杯羹。

    听见司南枭的话,冯妩媚立刻抬起头来,眸子里满是震惊与嫉妒,死死地盯着时桑榆。

    与她一样,这里的所有女人,听见司南枭的话,无一不把眸子都落在时桑榆身上。

    她们嫉妒的,不仅仅是时桑榆能够得到的那一大串零。

    太子爷来这里可不是一次两次的,但从来没带走哪个女人,也没跟哪个女人稍微亲密。

    怎么时桑榆一来,太子爷就被她迷住了?

    时桑榆脸上的笑收敛起来,看着司南枭,模样平静冷淡,就这样对望着,好像他们是陌生人。

    她什么都没有说,包厢内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冯妩媚娇笑着插了一句:“太子爷真是大手笔。”

    她心里快要嫉妒死时桑榆了。

    太子爷出手,这随随便便就是七位数啊!哪怕她是私人订制的头牌,拼了命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看着时桑榆,冯妩媚心中一阵愤愤不平,为什么太子爷会看上这么一个不干净的东西!

    时桑榆对于冯妩媚的话恍若未闻,看向司南枭,开口:“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太子爷不如说说有什么条件。”

    “脱一件,半个酒窖。

    ”司南枭掐灭烟草,不咸不淡地开口。

    话音一落,整个包厢陷入蓦然的安静。

    良久后,冯妩媚捂住唇,幸灾乐祸地笑道:“太子爷真是好兴致,这样的玩法,妩媚还没有见过呢。”

    幸亏她之前把云烟不干净的事情告诉太子爷了。

    她就说嘛,像这种不干不净,随便个男人都能上的下贱玩意儿,怎么可能入太子爷的眼。

    时桑榆脸色一白。

    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礼服,司南枭的话,分明是打算羞辱她。

    扯开一丝浅笑,时桑榆轻挑桃花眼,道:“这笔生意,我做不起。”

    “云小姐是工作人员,我是客人,这笔生意能不能做,抉择权在我手上。

    ”司南枭淡淡地道。

    “我只是一楼卖酒的工作人员,好像并没有这个义务,太子爷这么吩咐我,怕是犯法了吧。

    ”时桑榆道。

    “卫清,”司南枭偏头,“你手底下的人很久都没开过荤了。”

    卫清的目光轻扫过时桑榆,接着便微微点头:“是。”

    接下来的话,哪怕是司南枭不说,时桑榆也明白。

    这包厢里的人都听得出来,这是司南枭的威胁。

    有的公子哥目光落在时桑榆身上,仔细打量,啧啧称奇。

    平日里,太子爷可从来没有把那些主动贴上来的女人放在心上,都是卫清在处理后续,处理的方式一向彬彬有礼,娱乐明星就雪藏,豪门小姐就破产。

    只有面对这个名不经传的卖酒女,太子爷亲自开口了。

    能让司南枭亲自开口,这个“云烟”到底做了多罪不可赦的事情?

    时桑榆看着司南枭,低笑一声。

    她怕是吓傻了吧,司南枭就是这京城的法。

    没有他不能做的。

    时桑榆开口:“那太子爷记得履行承诺。”

    “时小姐是不信我?”司南枭嗓音冷沉。

    除了时桑榆以外,没有人注意到他转变了的称呼。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时桑榆。

    戏谑玩味、幸灾乐祸,男男女女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太子爷说的话,京城有哪个人敢不听的?”时桑榆答非所问地说。

    她就是太相信司南枭了。

    她相信司南枭此时此刻的冷戾外表下,没有一点对她的手下留情。

    双腿交叠,司南枭开口:“一件衣服价值百万,对于时小姐而言,应该是很划算的买卖。”

    司南枭此时此刻很是清楚,时桑榆对他说话向来都是半真半假,说她对他爱慕已久是假,说她爱钱才是真的。

    他是疯了才会相信她。

    时桑榆深吸了一口气。

    她是喜欢钱,也的确需要钱。

    她要拿回被时家掌控着的林婉书的遗产,就必须得攒下一大笔钱。

    可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以这种低劣的方式赚钱。

    闭眼,时桑榆深吸了一口气。

    再次睁眼,引入眼帘的是一只骨节分明、肤色苍白的手。

    手的主人握着一个玻璃杯。

    时桑榆诧异地看向手的主人,是一个带着口罩和金丝眼镜,只露出眸子的男人。

    男人看着她,顿住,声音平静,将酒杯递到她面前,晃了晃。

    时桑榆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男人良久才憋出两个字:“……喝酒壮胆。”

    “……谢谢。

    ”时桑榆接过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现在对酒精分外敏感,这一点红酒便刺激得她胃疼,可时桑榆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眸子惬意地眯了眯。

    司南枭狭长的凤眸看着她,目光比之前冷了几倍。

    黑色礼服的拉链在背后,时桑榆伸手,拽住金属质感的拉链,手腕一撇,轻响一声,便露出光洁的美背。

     

     

    第十八章太子爷去看时二小姐了

    该章节不可预览

    陆声声的《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就可以了哦~

    关键字: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小说
    猫咪文学网猜你喜欢